請來找我

2014/02/06 16:21:41台視文化愛閱團人氣:146

 

出版/台視文化公司
作者/羅米莉‧伯納德
定價/320元
Find Me!

 

【重點介紹】
精彩又讓你坐不住的驚悚懸疑小說,讓人融入的情節,結合了最新的摩登科技和引人注目的暗黑神祕。

 

【關於本書】
如果有駭客的本領和正義感,會幫助一個自殺的女孩嗎?能揭開她求助的秘密?


薇克.塔特明白跟寄養父母共度的好日子不會持續太久。不是因為她的罪犯父親可能隨時會出現,也不是因為她被警探24小時不分晝夜如影隨形地盯上,這警探一度讓她父親溜走。也不是因為她是個駭客,利用犯法的方式幫助女性去避免她母親的命運——同時可以賺點外快。


葳克很明白她跟小妹露西將會再度搬家,她甚至不想把東西從行李箱裡拿出來。

但是有天早上,薇克在台階上發現一個署名給她的神祕包裹,裡面有一本她朋友泰莎的日記,並發現一張字條:請找到我。


【國外媒體佳評如潮】
美國浪漫作家協會:一個頑強的女性新領導者出現了,這是個牢牢抓住你目光的青少年版《龍紋身的女孩》


珍‧葛瑞菲 (賽門休斯特出版公司):「請找到我」是個精彩又讓你坐不住的驚悚懸疑小說,讓人融入的情節,結合了最新的摩登科技和引人注目的暗黑神祕。主角葳克既頑強又脆弱,使她成為具有無比吸引力的女英雄,從第一頁開始你也不禁被拉入她混亂的世界。我很高興羅米莉加入我們。


出版人市集:羅米莉‧伯納德的「請找到我」三部曲,開啟了一個新的駭客兼罪惡終結者葳克‧泰特,有種青少年版利斯貝特‧莎蘭德 (「龍紋身的女孩」女主角)的味道。她收到一個死去的朋友寄來的日記,很顯然是要尋求幫助,但是卻讓葳克的小妹被一個危險的狩獵者盯上…


【內文試讀】
我正在破解遠端電腦的防火牆,卡森警探則在對面街上靠邊停車。我通常不喜歡在這時被打擾——事實上,在我駭入電腦時,從來不喜歡被打擾,不過正因為他讓我把雙腳放到地上,以做好隨時逃跑的準備,正因為他讓我心跳聲在耳裡低沉作響,正因為他是卡森警探而且他又來了而且我很害怕,所以我停了幾分鐘的時間。我坐在黑暗中,觀察那輛便衣警車未熄火空轉,並告訴自己一切都會沒事。


畢竟我已做好準備。我在養父母家的保全攝影機上動過手腳,把前院的影像訊號接到我電腦。我不需要離開書桌,就能看到一切——熄了燈的轎車、陰暗街道景色、黑漆漆的左鄰右舍等。過了整整五分鐘,什麼事都沒發生,一點動靜都沒有。儘管這情況實在是乏味至極,但我掌心依舊出了汗。
害怕是愚蠢的。他現在根本動不了我,我現在的生活嶄新亮麗,他不能對我怎樣。我的養父母就像迪士尼電影的那種父母,我和我妹跟他們一起住在鎮上富有的區域。我已不是先前卡森送給社工照顧時的那個女孩了。


呃,至少我是如此告訴自己的。
而且不管怎樣,他在這裡停車的原因可能很多,不一定跟我有關。他在這裡停車,有可能是因為他被分派到這區域,或是因為他住附近。
或者是因為他在監視你。儘管我在腦海裡把這些字眼抹去,但這些字眼還是蠕動不安。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我把眼神轉回螢幕上一行行跑動的電腦程式碼,但是就是無法專心。我必須不斷重複鍵盤敲擊步驟。
卡森曾告訴大家,他認為如果要追蹤我們那位毒販父親的話,我和莉莉是他的最後線索。他想的其實可能沒錯,而那正是讓我害怕之處。因為如果我爸爸要是真的回來的話,要是他看到我們新家外頭有警察的話,他絕對會認為我成了緝毒線民,這樣一來一切都會搞砸的。
嗯,至少我所剩的一切會搞砸。
而我所剩實在無幾,我差點因此笑了出來。然後我聽到車門猛力關上的聲音,我心臟就快蹦出喉嚨了。
他以前從未下車過。我猛然把椅子轉回面向螢幕的角度。那個人一定是卡森,我認得出他的瘦長身形,認得出他肩膀在他那件「僅限會員」 夾克底下的弧度。他熄了轎車引擎並下車,不過沒關係,真的沒關係,他只是在人行道上徘徊而已。


安啦。
真的。
直到他開始朝屋子移動。
我差點把椅子翻倒。輪子向後滑動,發出軋軋聲,我赤腳用力踏到地板上。我這時已經站起來,做好準備了。
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準備好做什麼。如果我下樓,就必須透過窗戶才能追蹤他的動向,而這樣他就可能會看到人影。
但是留在這裡也不好。監視攝影機只照顧到前院,後院和側邊庭院都看不到,也就是說我跟盲人沒有兩樣。我必須等待他的動作,等待他的決定。

沒錯,我絕對不可能那樣坐以待斃。
我抓起我的棒球球棒——也就是我放在床邊那支,大家都認為我是多麼喜愛運動,才會有這支球棒——然後我走到臥室門邊。
然後我雙腳就走不下去了。
在這種情況下不該發生這種事。我雙手不該顫抖,我不該是小女孩薇克.塔特,我應該是我妹妹莉莉應該擁有的那位姊姊。
我一定做得到。不過我身體和門之間那兩英呎的距離,對我來說,簡直就像兩英哩一樣。我很害怕。像我這樣的人應該要待在電腦後工作,那才是我們的天命。


我還是硬把門扭開,雖然走廊上只有靜寂的黑暗,但是窗簾擺動的樣子就像剛被碰過一樣,而且樓下某處傳來某種吱吱聲。
這情況擊發了我腦袋裡的靜電,就像我大腦忽然被調整到一個畫面滿是雪花的電視頻道。
是腎上腺素,我心想,同時迫使我的雙腳交替前進,我雖然已經惶恐了起來,但局面還是可以被控制的。
而且絕對可以控制得住。我把球棒扛在一邊肩膀上,開始朝樓梯轉角走去,在我快走到最上層的階梯時,我才發現身旁還有別人。有道黑影沿著牆壁滑動,從樓下往上緩緩行走。在心跳的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可能要昏倒了。
那是卡森,他已經在這裡了,我讓莉莉失望了,我……那道黑影悄悄逼近,而我妹妹的臉自黑暗中浮現出來。「薇克?」
「我的天,莉莉!」我掌心貼到胸膛,感覺心臟朝胸骨猛擊。「靠,你嚇到我了!」
莉莉往前走,向我靠近,我看到她眼神瞄向棒球球棒。「你在做什麼?」
「有人來了。」說也奇怪,儘管我心裡激盪翻騰,聲音依舊聽起來扁平有自信。我越過她身邊,同時告訴自己我很好,或許我真的很好,或許我只是需要看看我想擺脫的那個人。
我一隻手扶著牆壁,急忙衝下樓梯。「你留在這裡等著。」
不過想當然,她不會留在這裡。莉莉緊緊跟著我,她的腳趾都要碰到我的腳跟了。
「什麼人啊?」
我幾乎聽不到他的聲音,但是我知道她想說什麼。莉莉希望情況跟我想的不一樣,希望這一切都有個美好的解釋,而那卻是我沒辦法負擔的幻想。事實上,我們兩個人都無法負擔這種幻想。
我繞到她身旁。「小莉,現在是早上五點半,你覺得他來這裡做什麼?」
莉莉的下巴儘管顫抖著,還是抬了起來。「他到這裡,或許是因為他知道你做駭客的事吧。」
他不可能知道的。「他不知道的。」
「你怎麼能確定?」
「因為我就是確定。」幾乎是這樣吧。
在我們下方,一條黑色身影從窗戶旁掠過,黑影在前門旁遲疑了一會,我們看到有樣東西在空中彎成弧形。


那是手臂,一隻手。卡森正在檢查窗鎖。
莉莉伸手捉住我,然後有那麼一下子,她看起來遠遠不足十一歲。「薇克,我們必須叫醒布蘭和陶德。」
不行,絕對不行。我們的養父母絕對會暴跳如雷的。布蘭和陶德根本不曉得這一切到底是什麼回事,而我其實希望保持現況就好。他們並不需要知道我那小小的電腦使用習慣,他們不需要知道有個臉部空洞的警察只會在半夜過來巡視。他們已經知道夠多了——只要再多知道一些事情,他們就會把我送交警方,把莉莉交給政府處理。
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反正也不會有人相信我說的話吧?陶德大概會堅持跟卡森對質,雙方會交換意見,然後就會要求我闡述我自己的版本。卡森會用一套謊言來解釋這一切——警察都是這樣做的——然後就會剩下我一個人,正是大家所認為的那種滿口謊言不良少女的模樣。
「薇克!」莉莉的手指抓得更緊,我把她甩開。「叫醒他們。」她輕聲說,而且語氣帶了點即將爆發的歇斯底里,自從上次警察來找我們爸爸後,我就再也沒聽過這語氣了。
「回去樓上。」
「叫醒他們。」莉莉不停重複說著,就像念禱詞一樣,但還不如說是像召喚咒。我妹妹想召喚某種神話才有的父母來保護我們,某種神通廣大的大人來讓一切夢魘消失。我並不想責怪她,當你僅有的依靠只有我時,是很難感到安全的。
「你不需要再做這種事了,薇克。」
如果我不做,誰要做?布蘭?陶德?我知道莉莉想要他們修好這一切,但是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有人應該要保護你,並不意謂他會保護你。我雖然總這麼說,但還是把這些話往肚裡吞,那並不是我想讓莉莉知道的事。
即便我很確信她早就知道。
莉莉扯了扯我的手肘。「他不敢闖進來的。」
我大腦同意他說的話,但是身體其他部分……身體其他部分認為他敢闖進來。警察對我們這種人並不需小心行事,我們是敵人,我和莉可能有美妙新生活,但或許他知道我們原本的樣子,而那就是讓我拿出球棒的原因。「你跟我一樣清楚,警察不一定都是好人。」
我們透過窗戶,看到卡森轉身到房子右側去,他徘徊了一下子,好似聽到什麼聲音或是想到什麼事,然後就沿著房子前方走到另一側。
他現在要去哪裡?感到困惑的我更貼近了窗戶一點,心裡多少期盼他用恐怖片的方式,躍入我的視線裡。如果他這麼做,我會整個像小女孩一樣尖叫。我知道我會這樣。


我再往前悄悄移動了一英吋,看到他在屋角轉彎時的最後一點身影。
他在做什麼?那裡什麼都沒有除了——那裡有後門!我踩著腳跟轉過身,胸膛緊縮封閉了起來。我們有沒有鎖門?
我捉著莉莉的手,拖著她走進走廊,閃過布蘭的瑜伽器具和陶德的那一排休閒皮鞋。在黑暗中你幾乎什麼都看不到,但是我們移動速度相當快。我們很擅長這種事,我們曾練習過。
只是練習得還不夠。
卡森經過了日光廳的高窗旁時,我們都還沒走到走廊終點。等到我雙腳踩到廚房磚時,他早已站在後側階梯上,黃色的陽台燈下。我剎住停下來,而莉莉則閃到我臀部旁邊。當時萬籟俱寂,只有我們的呼吸聲:過於大聲且過於混濁。
在外頭的卡森把一隻戴了手套的手壓到窗戶上,遮掩他那雙往裡頭瞧的眼,然後在一片漆黑中,我喘不過氣來。
他什麼都看不到的,他不會知道我們在這裡。我大腦不斷重複這些字眼,但是我的身體緩緩往牆壁靠得更近。
卡森的手抓住門的把手,金屬發出叮叮聲,他在測試門鎖,而門鎖住了,鎖住了,感謝老天爺。
我鬆了一口氣癱軟在地,直到我聽到他的笑聲,低沉且凍結的聲音,聽起來就像從他體內某個又深又黑的地方冒出來一樣。
莉莉畏縮著身體。「你確定他只是來找我們爸爸嗎?」
「是的。」
不是。


她發出了某種極細微的嗚咽聲,像動物聲一樣,我很怕卡森會聽到。而他是聽不到的,我知道他聽不到。但是,當卡森的身體緊繃了起來,頭偏向一側,使深陷的雙眼成了兩團黑色空洞時,我一隻手臂摟住妹妹單薄的肩膀。
我把她拉得愈來愈靠近,直到我感覺兩人骨頭只隔著皮膚碰在一起。我們站在黑暗中,看到他微笑了起來。


【作者介紹】羅米莉‧伯納德
羅米莉‧伯納德於喬治亞州立大學獲得文學學位,之後從事過馬術教練、手機銷售、個人助理、馬匹飼養員、運動騎乘教練、會計助理,還曾當過客戶服務專員。 (自稱那是段非常黑暗的時間)「所以別相信別人說什麼憑著學士學位找不到工作。」羅米莉‧伯納德自述。羅米莉‧伯納德跟她的伴侶現在定居在亞特蘭大市,每天騎騎馬,同時在公司法領域工作。「請來找我」是她第一本小說。

Facebook 粉絲團

最新回應

訂閱回應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514,475
  • 今日瀏覽人數 : 15
  • 昨日瀏覽人數 : 192
  • 上週瀏覽人數 : 1,668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8,913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