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視 - 部落格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一襲青衫,身長玉立;一笠紗帽,難掩俊顏。

 

     初見雲狂,他儼然一副行走江湖的裝扮,於低調之中顯露卓越的氣質;端坐於歌舞喧囂之中,有一種超然於物外的淡漠;無意于舞娘的挑逗,言辭坦率卻不解風情。雲狂的特立獨行、我行我素的個性氣質格外吸引人。當他仗義出手相助被人調戲的舞娘,超群的武藝與驚人的膂力令他霸氣四射、威懾四方。輕風拂開的面紗下,朗眉星目,令人一見傾心。

 

     初時的雲狂,像是位武功高強、路見不平的江湖俠客。隨後大王返程官道邊的帶著殺機的潛伏,深夜一襲蒙面勁裝的刺殺,帝王駕崩後行宮的刺探……雲狂的真實身份與責任、意圖隨著他一次次的現身逐漸揭開了神秘的面紗。

 

     少年雲狂,將門之後,身負亡國之恨,喪親滅族之痛,複國之重任。他天生神力,家學淵源之下武藝卓絕,他的性格理念卻恰恰應了他名字之中的那個“狂”字——他尚武、狂傲、重義、守諾。

 

     雲狂自幼就有了“以戰止戰”的理念,在他看來,無論是複國還是復仇,無論是結束戰亂的局面還是權傾天下,都只有靠武力來解決;從小就失去至親和家園,浪跡天涯、四處流浪時受到的欺淩讓他形成 “以暴治暴”的想法並自此堅信;學者大儒們的治國理念也好,行兵佈陣的兵法戰略也罷,他都不屑一顧。極度自信之下的極度自我,讓他除了叔父之外再難服人。在如蘇哲之類的謀士看來,他太狂太傲以至目中無人,一味崇武輕文外加個性魯莽以至急躁冒進,初年牛犢不畏虎的勇氣令他難免犯了輕敵之失。寇縣久攻不下還沒有讓雲狂意識到自己的問題,直到他在張吉的重兵圍剿之下兵敗遇險、險些喪命,才讓他有所醒悟。

 

     在呂家莊養傷期間,雲狂開始讀兵書,研究兵法,對於叔父請來的謀士錢忠也懂得以禮相待,不再口出狂言。足見雲狂的個性之耿直果敢,他的所思所想坦然付諸言行,無絲毫作偽;他行事果斷,一旦意識和發現到問題,敢於面對,勇於解決。敢於直面自我,勇於面對失敗的雲狂,是一個內心真正強大的人,這樣的人只要有一線生機,都能反敗為勝,正所謂“勇者無懼”。只是,以他的自信與執著,和他倔強的個性,想要他意識到自己的問題,認錯服軟,勢必要在他付出沉重的代價之後。

 

     雲狂 服勇重義,只要是敢於堅持自我,不畏艱難甚至死亡的人,無論身份地位,都能夠得到他的敬重與認可,海天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雲狂個性豪爽豁達,一旦兄弟相稱,就一心信任,兩肋插刀一生不負君。他以為他以誠相待,他的兄弟也一樣,卻不想人心隔肚皮,人各有志,並不是所有的付出都能夠有同樣的收穫。

 

     一身黑夜行衣的雲狂仿若暗夜裏的利刃,

     藍袂飄飄于落英繽紛中劍若驚鴻的雲狂仿若湛藍海水中卷起的浪花,

     白袍銀盔策馬疾馳的雲狂仿若天邊飄動的雲團……

 

     自古美女愛英雄,這樣的雲狂,自是令人一見醉心,再見傾情。於是在一次次的英雄救美女與美女救英雄的俗爛劇情裏,雲狂開始了與兩個女人之間的糾葛情愛。

 

     冥冥之中的機緣巧合之下,個性開朗率真的呂樂吸引了雲狂的目光。雲狂一向不解風情,對感情粗線條,他無心去體會和感受女人過於細膩情感和隱寓言行之中的深情。呂樂直白的花癡,直接的示愛,很快令雲狂明白了她的心意更為之動情。呂樂的率真,讓無意於愛情遊戲的雲狂如沐春風。然而呂樂同樣的好強與自我,讓她的付出與善意皆以自身的是非判斷為標準,而不會去考慮對方的需求;她一心追求自己想要的愛情,卻並不去想那是不是對方想要的;呂樂或許愛雲狂,但她卻並不真正瞭解雲狂,她甚至根本不瞭解男人。她對男尊女卑思想的叛逆,要強且執著於己見的固執,讓她與雲狂在相愛之初的相處之時就開始矛盾重重。妙戈的挑撥之所以能夠生效,正是因為他們倆人之間並不適合而有了問題與嫌隙。他們都在以各自的方式來愛對方,固守著各自的價值觀與愛情觀,不願妥協,沒有讓步,亦沒有真正的包容,當各自的觀念背道而馳針鋒相對時,便有了不和諧的火花。爭執、誤會,一次可以在兩情相悅和相守的決心中被壓下,當二次、三次的矛盾發生之後,這才發現真正的問題並沒有解決。呂樂之於雲狂,是對的時間愛上錯的人。他們或許會是對方一生的摯愛,但因為並不適合,註定了無法一生相守。

 

     妙戈之於雲狂,是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妙戈生性溫婉,細膩體貼,無微不至,為了所愛,她願意付出一切,在她心中愛人就是天。同為孤兒,妙戈和雲狂有著相同的體會與同樣的渴望,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他們都願意堅持付出自己的努力去爭取,只是所用的方式不同。雲狂這樣的百煉鋼,正需要妙戈這樣的繞指柔,一剛一柔,方才相得益彰。然而妙戈與雲狂相識在後,她表達愛意的方式又過於含蓄,像雲狂這樣一根筋認定了就不會更改的人,有了呂樂的先入為主,妙戈想要贏得雲狂的心就幾乎成了不可能;之後她的不折手段,更是撞進了雲狂厭惡心機、討厭陷害與欺騙的誤區。其實妙戈妙戈從一開始就錯過了機會,錯過了在她最美好的時刻讓雲狂發現她的美好和愛上她的機會,她必竟是第二個被雲狂當成女人的人。第二,就註定永遠成為不了第一和唯一。

 

     雲家軍重振旗鼓之時,將是雲狂重振聲威之時。雲狂隨叔父繼續他的王者大業之時,也是他與兩個女人之間的情感糾葛暫告一個段落之時。是開始也是結束,是延續也是終結。

 

新增回應

  Country flag

關於我

一個喜歡看劇評劇的人,一個想像力豐富、腦子裏常常天馬行空的人,一個細心也粗心的人,一個常常被人笑太天真但有時候考慮問題卻又狠現實的人,一個會想太多也常對關心的人碎碎念的人,一個沒有太多朋友、並不擅長交際,但离不开朋友的人。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92,890
  • 今日瀏覽人數 : 94
  • 昨日瀏覽人數 : 94
  • 上週瀏覽人數 : 636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3,104

關於我

一個喜歡看劇評劇的人,一個想像力豐富、腦子裏常常天馬行空的人,一個細心也粗心的人,一個常常被人笑太天真但有時候考慮問題卻又狠現實的人,一個會想太多也常對關心的人碎碎念的人,一個沒有太多朋友、並不擅長交際,但离不开朋友的人。

關於我

一個喜歡看劇評劇的人,一個想像力豐富、腦子裏常常天馬行空的人,一個細心也粗心的人,一個常常被人笑太天真但有時候考慮問題卻又狠現實的人,一個會想太多也常對關心的人碎碎念的人,一個沒有太多朋友、並不擅長交際,但离不开朋友的人。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