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視 - 部落格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雲家軍重播戰鼓,與張吉一再交手,終於在一次激戰中,在薛國國君拒不發兵馳援之下,雲深陷入重圍、身受重傷,已是勉力支撐。一騎勇將從天而降,銀盔白袍的雲狂單刀匹馬闖入城中,手起刀落處,敵軍如切菜般倒下,他深入陣中救出了重傷的叔父,卻最終還是失去了他在世上唯一僅有的血緣至親。在重傷的叔父面前,雲狂含淚接下了雲家軍的統領之職。雲狂手捧叔父染血的盔甲一臉沉肅,他將一心悲憤、一腔熱血、淩雲壯志凝聚在了全軍背水一戰的號令之中。雲狂知道,從此推翻暴政、爭霸天下的稱雄之路,他將孤身獨行。

 

     不成功,便成仁! 雲狂成功了!

 

得勝的雲狂返朝欲持問薛王,薛王卻已被畏於雲家勢力的宮中內侍所殺。見到人頭的那一刻,即使身經百戰如雲狂,狂傲如雲狂,也不禁在當下震驚失措,這必竟是弑君。錢忠反應極快,以懲治亂臣為由殺內侍以表忠君的立場,堵住了天下悠悠眾口,隨即順勢扶持雲狂稱王。雲狂雖在事發當下有一絲怔忡,隨即便當仁不讓,霸氣盡顯。望著近在咫尺的龍椅,雲狂的臉上流露一絲充滿自信與神馳天下交織的微笑,他想與心中所愛共用這執掌江山的尊榮。

 

     背水一戰取勝後,戰爭還遠遠沒有結束。即使已貴為一國之王,雲狂仍然親自帶兵上陣,作戰時仍然身先士卒。褪去銀甲換上一身黑金戰甲,雲狂紅袍加身,少了一分飄逸,多了一份狠厲與沉穩,狂傲與霸氣儘量。馬上持刀縱身一躍,如天神降臨,雲狂臨空飛刀一劈,敵軍立刻身首異處,旋身將長刀舞成一團花,借力使力,刀柄亦成武器,橫刀擋車,刀挑數輛戰車,連翻百人,盡顯驚人神力,勇不可擋。雲狂戰場上的雲狂意氣風發,揮灑自如,“戰神”二字,當之無愧。

 

     雲狂與與張吉之間的戰爭進入白熱化。水中決戰,張吉墜馬,雲狂毅然棄馬與之公平對決,決戰之危、生死關頭表現出英武果敢重義之士的坦蕩胸襟。或許正是悲憤的力量,加上一場場戰役的累積沉澱,雲狂終敗張吉於刀下。張吉屢敗雲家軍,險些致雲狂於死地,更令叔父雲深重傷至死,他對雲狂來說有不共戴天之仇,勝負即分,此翻張吉定然難逃一氣。然而張吉長刀抵頸之時的面無懼色、視死如歸的氣魄正是雲狂所欣賞的,加上雲狂與他多次交手生出的惺惺相惜之情。於是,“各為其主,錯不在你。你欠我的,我殺了你也還不了。”盡顯雲狂是非分明、果敢豁達、胸襟開闊的大將之風;“從今天開始,你的命是我的”一句話又霸氣十足。這樣的戰王,怎能不令張吉臣服?!

 

     江山美人,孰輕孰重?

 

     自古英雄大都希望坐擁江山,懷抱美人。就像海天,他一介草莽出身,卻是江山要、美人也要;相比之下戰王雲狂,則愛江山更愛美人。

 

     收服張吉之後,大軍節節勝利,半壁江山已入囊中,正是乘勝追擊的大好時機。戰王雲狂卻丟下大軍,隻身潛入尚在敵方掌握的城池,為的只是見呂樂一面,此雲狂執著之一。趕到呂家莊後,對海天深信不疑,以至被其所騙誤以為呂樂已進宮,與其約定“先入平都者為王”此雲狂執著輕信之二。害怕失去至愛而失了冷靜,陷入強烈不安的暴怒之中,在沒有完全證實呂樂的下落之時,改變進攻路線,冒著可能腹背受敵的危險,舍逍關而取平都,正是“沖冠一怒為紅顏”,此雲狂執著重情但衝動輕敵之三。深信海天為人,小看了人內心欲望的影響力,自信足以與敵軍主力抗衡,此雲狂執著輕信之四。為盡快攻城而放手軍隊在攻城掠地之後肆意屠殺百姓,欲以武力威懾施壓,此雲狂執著失策之五。面對士卒的屠殺一臉淡漠的雲狂,與那個救孩童于疾馳車馬之下的雲狂,救女子於危難的雲狂難以重疊。

 

     雲狂太過執著。執著所愛,一心一意,將愛情與愛人至於霸業江山之前;執著重義,始終對兄弟信任有加;執著于自己的信念和原則,始終堅信不移;執著於一切都可以暴露無遺在陽光下的簡單明瞭、非黑即白、是非分明。

 

     錢忠:“這樣你會失信於天下。”

     雲狂:“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失信於天下。”

 

——雲狂的不在乎,正是因為他的在乎。他不在乎失信於天下人,只在乎是否失信於所愛所重之人,是否失信于自己許下的承諾。如同雲狂因為相信所以不相信。他相信海天的為人,相信海天是真的把他當兄弟,相信海天不會欺騙和背叛他,所以不相信海天會奪他的所愛,會對他欺騙與背叛,即使海天先他而入平都,錢忠和蕭輝都力勸他除去海天,他還是對海天深信不疑。他更相信呂樂,相信呂樂像他愛她一樣的愛他,相信呂樂始終把他放在心中第一位,相信呂樂不會背叛他們相守的誓言,不相信她會另嫁他人。 當始終相信,始終在乎,始終堅持的雲狂,面對兄弟和愛人的同時背叛,當他的信仰與原則因此而被顛覆之時,他該何去何從?!當雲狂終於登上天下的霸主之位,卻失去了他最珍愛的人,他又情何以堪?

 

自古英雄多寂寞,從來王者皆孤獨。

 

新增回應

  Country flag

關於我

一個喜歡看劇評劇的人,一個想像力豐富、腦子裏常常天馬行空的人,一個細心也粗心的人,一個常常被人笑太天真但有時候考慮問題卻又狠現實的人,一個會想太多也常對關心的人碎碎念的人,一個沒有太多朋友、並不擅長交際,但离不开朋友的人。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97,681
  • 今日瀏覽人數 : 42
  • 昨日瀏覽人數 : 81
  • 上週瀏覽人數 : 51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680

關於我

一個喜歡看劇評劇的人,一個想像力豐富、腦子裏常常天馬行空的人,一個細心也粗心的人,一個常常被人笑太天真但有時候考慮問題卻又狠現實的人,一個會想太多也常對關心的人碎碎念的人,一個沒有太多朋友、並不擅長交際,但离不开朋友的人。

關於我

一個喜歡看劇評劇的人,一個想像力豐富、腦子裏常常天馬行空的人,一個細心也粗心的人,一個常常被人笑太天真但有時候考慮問題卻又狠現實的人,一個會想太多也常對關心的人碎碎念的人,一個沒有太多朋友、並不擅長交際,但离不开朋友的人。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