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視 - 部落格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自從那天夜裡,與母親抱頭痛快哭了一場,解開心中深埋的心結以後,曾經情感疏遠的父母親,像是要把二十年來虧欠的幸福都一次給足她一般,往後日子裡無微不至的關懷呵護,讓顧明琦難免有些受寵若驚。


而這一切,都是靳韜為她帶來的,如果不是他帶她回到杭州,如果不是他堅持找到懦弱逃避的她,也許,她這一輩子都會被自己困在自怨自艾的束縛裡,始終抑鬱著不能脫困。


顧明琦心中纏結已解,上海靳公館、杭州顧家此刻唯一的重心便是放在靳韜和顧明琦這場已經遲了六年的婚禮上,顧老爺、顧夫人開始細細張羅,大宅院裡處處張燈結彩,熱鬧非凡,一定要將女兒風風光光交到靳韜手中,並趁機將她顧家二小姐的身份介紹給眾人知道。


「姑爺,有給您的電報,上海派來的。」


這天,顧家僕僮收到一封來自上海的電報,一刻不敢耽誤,急急忙忙的跑進大廳,遞交給靳韜。


「上海來的?靳韜,快看看,是不是商行或是家裡有什麼急要的事情?」顧老爺有些緊張的說道,好好的,怎麼會突然來了通電報呢?


「爸,先別著急,說不定是姊耳邊少了朗兒的調皮聲音,不習慣家裡太平靜,催問我們什麼時候回去。」靳韜接過電報,打趣的笑著說道。


對於朗兒,姊可是寵上了天,離開這麼多日,還不知道她怎麼想念呢。


他攤開電報,閱讀著文字內容,緊湊簡短的叮囑,讓他原本堆疊在臉上的笑容瞬間收斂,卻不想讓在場的人發覺擔心,立刻強迫自己必須轉變心情,他盡力的表現得若無其事,將電報交給顧老爺,暗暗向他示意。


「怎麼了?」一旁的顧明琦敏感的察覺靳韜的情緒變化,心底泛起疑慮,不安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姊想念朗兒了,一些問問家常的話。」靳韜安撫她,笑了笑,沒什麼事的。


「真的嗎?」


「真的,難不成爸爸和靳韜還會聯合騙你嗎?」顧老爺明白靳韜的想法,配合的說道,他要女兒別疑心。


儘管,靳韜和爸爸一再地保證,仍然削減不了顧明琦的忐忑,她直覺得又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尤其,夜裡,爸媽又特地把朗兒帶到他們房裡去睡,顧明琦身旁空落落的,根本就睡不安穩,在亦夢亦醒之間輾轉。


爸爸和靳韜的反應真的不太尋常,讓她很不安,好像他們有事瞞著她,這種感覺以前好像曾經有過,她曾真真實實的感受過。


可是,她卻記不起來是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之下,最終,她翻來覆去,意識無比的清醒,感覺到有人拉著她的手,她起身,發現是靳韜,他就坐在她身邊,一副心事重重、為難不已的模樣。


「你怎麼還沒睡?」顧明琦問道,這麼晚了,看他的衣著像是要出門似的。


「睡不著,所以就來到妳房裡,想看看妳,抱歉,把妳吵醒了。」


「你是在想今天下午的電報嗎?那封電報果然不是嫻姊話話家常這麼簡單而已,對吧?」顧明琦確信,緊張的問。


「其實我本來打算今晚偷偷離開杭州直接回上海,如果和妳告別,我擔心自己根本狠不下心轉身,原來當年爸媽必須離開妳時,心裡是這麼掙扎。」


顧明琦聽著靳韜反常的言語,曾經的離別焦慮再次亂竄在心,眼神裡滿是受傷的不解與不願,她直接反應的緊緊抓住靳韜的手,不許他丟下她。


「我知道爸媽曾經的不告而別,讓妳心裡受傷了這麼久,掙扎著妳是不是能夠承受再次的重蹈覆轍,是不是能夠承受心裡再一次受傷,所以猶豫著究竟該不該叫醒妳,沒想到妳自己卻先醒了。」


「為什麼突然要走?難道是我做錯什麼事,所以你已經厭倦我了嗎?朗兒呢?你只要孩子,不要我了嗎?」


「天曉得我有多不想把妳留下,思念了六年終於才盼到妳,我怎麼可能不要妳,就是因為要保護妳和朗兒,所以才必須讓你們都留下。」


靳韜伸手,緊緊的摟住顧明琦因為震驚而不自覺微微顫動的雙肩,他如果不堅定的向她表明他的立場,只怕她又會再一次陷入被放棄的擔驚受怕中。


「我沒有要偷偷帶朗兒離開,相反的,我希望他留在妳身邊,為了妳和孩子的安全,你們都必須留在杭州。」


「為什麼?」


「今天下午的電報是樂樵發來的,他說他得到消息,日本人恐怕就要打到上海了,沿海這幾個城市只怕都躲不了,所以明天爸會先安排妳和朗兒還有媽到鄉下避一避,樂樵那邊已經安排德叔、德嬸、嫻姊從上海出發,你們直接到靳家在鄉下的宅子會合。」


「你呢?你不和我們一起走嗎?或者我和朗兒和你一起回上海?一家人不是應該就要在一起嗎?」顧明琦雖然明白事態有多緊急,卻始終不願和靳韜分開。


「我必須回去,如果我和你們到鄉下去,上海那些靠靳家商行生活的職員該怎麼辦?而妳和朗兒,是我往後日子最重要的牽掛,只有你們平安無事,我才能無後顧之憂,所以你們不能跟我回上海冒險,同時我還要慎重的託付妳,把自己還有孩子照顧好,記住你們是我能堅持下去的意義。」


這一別,婚禮怕是要無盡延期了,突然決定離開,為了他們母子倆日後的生活,靳韜只能如此委屈顧明琦了,他將匆匆準備的結婚證書交給她,這是他所能想到對她和他們孩子的權宜安排。


「對不起,倉促緊急,已經沒辦法給妳一個盛大的婚禮,這次回上海,也不曉得是個什麼情況,我不想自私的綁住妳,但為了妳和朗兒日後的生活,必須要有這紙婚書,證婚人、介紹人、主婚人都已經齊備,只要妳簽名用印,妳和朗兒就是我靳韜名正言順的妻子和兒子,將來我要是有什麼萬一,這紙婚書就是你們的保障。」


「你不要說這麼不吉利的話嘛!」他這樣慎重交代模樣,真的讓她新底由然竄起一股不祥預感。


隨後,靳韜又將絕不離身的項鍊取下,交給顧明琦,這項鍊不僅只是裝飾用途而已,它其實是一把鑰匙。


「這鑰匙收好。」靳韜將鑰匙掛在她的脖子上,「這鑰匙一定要貼心收著,千萬不能交給別人。」


「這是什麼鑰匙?」


「在靳家鄉下房子的主臥室裡,床底下有個暗道,要進去暗道必須要有鑰匙和密碼,這是唯一的一把鑰匙,密碼就在鍊子上,只要順時針仔細算算兩個記號中間的數字就知道,裡頭的東西是你們日後生活的保障,我把這鑰匙交給妳,等於是把半個靳家的家產都交到妳手上,以後這麼一大家子就靠妳照顧了。」


「這……」


「妳很堅強,我相信妳可以做得很好。」靳韜相信,除去外表的柔弱,她內心的堅強一定可以幫他照顧好這些他所重視的家人。


最後,還有一項東西,雖然不捨,靳韜還是決定必須給她,這次回上海,會是個什麼情況誰能說個準,他不想耽誤她。


「ANGEL,如果將來妳遇見了更好的幸福,我會祝福妳。」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靳韜將最後這項他對她的安排遞給她。


「離婚證書?」


「只要妳簽名,隨時都是自由的,裡頭我所能給妳的保障,相信姊不會為難妳的。」


「你……」


顧明琦望著靳韜,迅速做了個決定,她起身,拿起桌案上的鋼筆,在結婚證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並毫不猶豫的將離婚證書撕毀。


「朗兒不能沒有爸爸,我會等你來和我們團圓。」


「ANGEL……」


「你要是敢失信,就等著看我孤獨到老吧。」


顧明琦堅決的威脅著,靳韜走近她,輕撫著她的臉龐,欣慰的微笑,緊緊抱住她,明明是好不容易迎來的幸福,卻不得不她將推離,害怕她的過度期待,不敢再給她任何承諾……



就在那晚道別後,隔天一早,顧老爺便迅速安排女兒和妻子、外孫離開杭州,前往靳家在鄉下的產業所在,而他則是孤身一人返回上海。


幾天後,靳嫻與德叔、德嬸也到來會合,說起上海如今情勢緊張,物資越來越缺乏,價錢連連翻漲,人心急躁浮動。


八月十三日,日本人果然如情報所示一般攻佔了上海,轉瞬間,夜夜笙歌的繁華地區遍地斷瓦殘垣,死傷不計其數,幸好上海還有拼盡全力浴血抗戰的軍隊,以及其他國家的租借勢力,情況不若南京那樣慘烈。


為了依靠靳家的商行和樂和醫院生活的數百職員,靳韜和樂樵堅持留在上海,一開始,每隔兩三個月靳韜和樂樵一定會寫信告訴他們近況,而這些書信,便是顧明琦支撐下去的精神支柱。


某天,卻忽然斷了音訊,急得顧明琦六神無主,若不是靳嫻死命阻擋,幾乎就要直奔上海確認靳韜的安全。


靳韜和樂樵就此失去聯絡,因為戰亂,阻隔兩地,兩人生死至今不明。


時光煎熬難度,一別就是八年,等來了日本人終於投降停戰的勝利消息,卻依舊等不到她最想要的消息……


這日,靳家宅院前,一個小女孩自己正撿著石頭玩,將它們堆疊一落又一落,持續著屬於她自己才明白的樂趣,而她也注意到,有人正走過來,停在靳家門口,伸手敲了敲門環……


「叔叔,你來我家要找誰呀?」小女孩站起身,仰著頭,好奇的問。


「這是妳家?」


那人困惑不解,想著心裡猜測的可能性,仔細的觀察著她的五官,可是怎麼會……不像……況且,這個小女孩的身量年紀看起來應該還很小才是……


「小妹妹,顧明琦是妳的什麼人?」


「是我媽媽呀。」小女孩不疑有他,肯定的回答她的問題。


是她的女兒!那人心中訝異萬分……


「妳今年幾歲了?」


「五歲。」


五歲!那肯定不是了……


「玥玥,妳在和誰說話?」宅院裡傳來熟悉的聲音,是她!


剛剛顧明琦好像聽見女兒在和什麼人說話,她開口問道,向玥玥確定。


「媽媽,剛剛有個叔叔敲我們家的門,還說了媽媽的名字。」玥玥走進屋子,回答媽媽的問題。


「叔叔?」會是誰呢?顧明琦心裡困惑。


「對啊,叔叔還問我幾歲了?」


「那妳怎麼回答他?他人呢?」


「我跟叔叔說我五歲,可是叔叔好像很傷心,然後就走了。」


「走了?」


顧明琦聽著女兒的描述,心裡一震,會來找她的人,會在意玥玥年紀的人,難道是……


「靳韜!」糟了!他誤會了!


顧明琦急急忙忙跑出屋子,追了出來,才打開大門,卻因為慌亂,左腳被門檻絆了一下,差點摔倒,正當她以為自己就要摔倒在地時,有人伸手扶住她,她站穩身子後,才看見有一個人就站在他面前,似乎歷經了趕路,風塵僕僕的模樣。


「靳韜!」顧明琦本能反應的直接抱住他,「幸好你還沒有走。」


「本來打算要走,可是走到路口,心裡越想越疑,還是想要選擇相信妳曾經承諾過會等我回來的保證,所以又折回來了。


當初在我離開時,早已下定決心不耽誤妳將來的幸福,連離婚證書都給妳了,如今又有什麼立場埋怨妳另組家庭,更何況妳不是個會輕易背信的人,就算妳真的改變了,一定也有苦衷,或者那人是真心待妳好的依靠,這些年來妳心裡決計會對不能信守曾經的承諾耿耿於懷,所以就算妳選擇別人,我也要親口對妳說出祝福,如果我就這樣不聲不響的走了,妳會一輩子無法真正放開心結輕鬆過日子的,所以我又回來了。」


「你誤會了,玥玥在還是嬰兒的時候,就和她的媽媽失散,戰亂時期,大家都自顧不暇了,她的親戚家裡不願意再多養個孩子,打算送她去孤兒院,我實在不忍心她一個毫無生活能力的孩子沒人照顧,所以才和嫻姊商量,收養了她,也可以和朗兒作伴。」


靳韜聽了,忍不住為自己的莽撞誤會自嘲著。


「我們之間似乎總有許多陰錯陽差,差一點又錯過了。」


「幸好你最後選擇相信我,對了,樂樵呢?怎麼他沒和你一起回來?」顧明琦問道,怎麼沒看見他?


「樂樵有他的理想,所以戰時便去當軍醫,任性的把樂和醫院的經營丟給我,商行和醫院的事情完全讓我分身乏術,直到最近日本人軍隊撤退,職員們的生活和安全不在處處充滿危機,我才能來見妳,對不起,不但沒能給妳一場盛大的婚禮,還讓妳久等了」


「不重要了。」


生命如此脆弱,能夠和心裡所愛、所記掛的家人一起活著,已經是上天最大的恩賜,現在她有這麼愛她的家人,她愛的朗兒、玥玥,還有始終不曾放棄過她的他,那些表現讓外人欽羨的虛禮俗套根本就不重要。


顧明琦依戀的靠在靳韜的懷中,珍惜著這份得之不易的感情,因為唯有珍惜,才是對這份賜予最合適的回應……


【END】

新增回應

  Country flag

標籤

最新回應

訂閱回應

關於我

一個熱愛小說創作的人,希望有一天小說能被改編成電視劇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12,780
  • 今日瀏覽人數 : 32
  • 昨日瀏覽人數 : 77
  • 上週瀏覽人數 : 459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14

關於我

一個熱愛小說創作的人,希望有一天小說能被改編成電視劇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