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視 - 部落格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如果人可以選擇自己的命運,路宬封不會希望自己是阿薩古部落的貴族,雖然從小享盡養尊處優的特權,受到最好的習文騎射的教育,卻也被要求必須承受為皇室無條件效忠。


而誰又能不知,只要一旦上了戰場,次次交鋒就是出生入死,永遠猜不准的危機四伏,稍有不慎,便是賠上性命的賭注。


儘管如此,他還是毅然踏入這場性命攸關的選擇,不顧老太太的阻攔,配合她勉強提出的交換條件,只因為,塔帕契部落首領穆特的性命必須由他親手了結……



如果人可以選擇自己的命運,殷滿悅不會讓自己重蹈覆轍,迷失在虛幻編織的美夢裡,天真的以為幸運地受到上天眷顧,恩賜給予她這場充滿旁人艷羨目光的婚禮。


如果上天慈悲,願意給他重來一次的機會,她寧可虔虔誠誠的伴隨青燈古佛,平平靜靜的度過了無生趣的後半殘生。


出了城門,偌大的路老夫人新墳上,送殯的人群神情哀悽嚴肅,豎立的白幡迎風亂舞,一名老婦人抱著一個襁褓嬰兒,恭敬的拜別路老夫人。


就在她起身之際,殷滿悅一身白衣素裙,趁其不備,迅速的搶回嬰兒……


「妳這是在做什麼?」


老婦人沒料到女子會出現,破壞了路老夫人的葬禮,一時之間尚未從震驚中恢復。


「不做什麼,我只不過是想要回我的孩子。」


「胡鬧!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現在正在這什麼,居然這樣不知輕重!」現場負責主持儀禮的族長從沒遇過這麼離譜的事情,怒不可遏,斥責女子,「果嬤嬤,還愣著做什麼,快把小少爺抱回來,別耽誤送老太太入祠堂的時辰。」


「誰都別想帶走我的孩子,既然你們認定我和路宬封沒有拜堂,沒有身份送老太太一程,那麼我的孩子自然也沒這資格。」


「妳……太胡鬧了!這……妳這……大逆不道啊!」族長簡直氣壞了,從來還沒有人敢這樣挑戰他的權威,今天居然這樣被一個身份不明不白的女子質疑。


「族長,這可難辦了呀,按照族規,沒有子孫護送,老太太是入不了祠堂的啊。」


「這我知道……」


「老太太還有孫子,名正言順,輪不到我的孩子來送,等路宬封回來,讓他自己來請老太太進祠堂,到時候,我寧願三步一跪、九步一拜的向老夫人謝罪。」


「妳以為破壞老太太入祠堂是小事一件嗎?一旦宬封回來,子裔認祖歸宗,就必須動用族規懲治他今日未送老太太入祠堂的不孝,子裔得受族人一人棍的誡罰,妳忍心嗎?」


「今日既然是我破壞了老太太的大事,將來若有懲罰,我甘願替他承受。」


殷滿悅賭氣說完後,抱著孩子轉身離開,不理會眾人的叫喚,頭也不回。


「族長,這……」


「族長,是不是要派人把孩子追回來啊?」


「沒追了,沒看她去的方向嗎?一路的崖山峭壁,不怕她發了瘋就帶著子裔跳下去嗎?」宬封現在還生死未卜,他不得不替他看著他這唯一的後嗣血脈。


「可是老太太的牌位該怎麼辦?總不能讓她老人家在這郊外吹風淋雨。」


「沒辦法了,這附近有間庵堂,先將老夫人的牌位安置在那,等宬封回來了,再讓他懲治這個大逆不道的丫頭。」


「也只能如此,到時候,我非得很狠打那無法無天的丫頭一棍不可。」


發生這樣的意外鬧劇,路氏的族人無奈,只得捧著路老太太的牌位往附近的庵堂走去,指責、詈罵此起彼落,隨著越行越的腳步,已漸漸的越來越聽不清,卻還是可以從眾人的比手劃腳裡感覺到他們的激憤。


殷滿悅從藏身之處走出,無言的望著路老太太的墓碑,身上衣裙的潔白無瑕,是對她最嘲諷的顏色。


如果不是月老廟的錯換花轎,如果不是兩家協議的將錯就錯,也許她的生活中根本不會有這些波瀾,而她也不需要承受這些……

新增回應

  Country flag

標籤

最新回應

訂閱回應

關於我

一個熱愛小說創作的人,希望有一天小說能被改編成電視劇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16,637
  • 今日瀏覽人數 : 45
  • 昨日瀏覽人數 : 54
  • 上週瀏覽人數 : 436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014

關於我

一個熱愛小說創作的人,希望有一天小說能被改編成電視劇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