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視 - 部落格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時間不知道已經流逝多久,原本漆黑寒涼的夜色已在不知不覺中轉換成為光亮刺眼的陽光,自打路宬封離開船艙之後,殷滿悅就一直瑟縮在角落,一語不發,失魂落魄,彷彿是受到無法承受般的驚嚇。


這也難怪,路宬硯可以理解,一個從未離家過的女孩子忽然必須面對完全陌生的環境和人事,她並不難想像她會多麼驚慌失措,既然她和路宬封已是既定的事實,有些話,他反覆考慮著是不是應該告訴她,路宬硯猶豫的在殷滿悅的船艙門口猶豫不決。


「二少爺……」


正當路宬硯難下決定之際,果嬤嬤端著飯菜,走到殷滿悅的船艙前,看到了路宬硯有些訝異,難不成他從知道換花轎的消息後就一直站在這兒,都還沒離開過嗎?


「二少爺,果嬤嬤能理解,其實你也不必太過自責,這樣的事你事先也是想不到的。」


果嬤嬤勸慰著路宬硯,她和大少爺也是吃驚不已,誰能相信呢?


聽著果嬤嬤的勸慰,路宬硯只是望了她一眼,隨後,終究選擇沈默面對。


「老太太把迎親的事情交給你,你自然是想把事情辦好,可誰能想到,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看起來還是這般依依順順的模樣,竟然能玩這些花招。」

 

「果嬤嬤,別說了,這飯菜是要送去給她的嗎?」


「是啊,大少爺吩咐的。」雖然她不是很願意伺候這樣一個滿是城府的人,但既然大少爺吩咐了,再怎麼不情願她還是來了。


「我替妳送進去給她吧。」


「這……合適嗎?」路宬硯的話讓果嬤嬤顯得有些遲疑,畢竟男女有別,這樣不太好吧。


「沒關係,妳有事就先去忙,我還有些話想單獨對她說。」


「那好吧,等會兒我再來收拾。」


路宬硯接過果嬤嬤的拖盤,在確定果嬤嬤已經離開後,這才走進船艙,正式和殷滿悅面對見面。


「滿悅姑娘……」事情再這麼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路宬硯決定開口喚她,有些話他想和她談談。


角落的殷滿悅聽見叫喚,意識到路宬硯的存在,昨晚的記憶再度湧現,她下意識的退縮。


「妳別怕,我只是想跟妳說幾句話而已。」


「二少爺,為什麼會這樣?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明明應該是姐姐嫁進路家,我應該到卓家的呀,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們在月老廟認錯了新娘,所以抬錯了花轎了,是場意外。」


「可是大少爺他不肯相信呀,不管我怎麼解釋他都不肯相信,他認定是我耍了花招,根本不肯相信我,結果……結果……結果就……」一想起昨晚,殷滿悅忍不住心裡的委屈,完全止不住自己的淚水。


「也許……這是月老要給妳和宬封的緣分……」


「我不要……我不要這樣的緣分……」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緣分,為什麼月老要跟她開這種玩笑呢?「二少爺,求求你,送我回去,求求你送我回去呀。」


「可是……」


「求求你……送我回去……」殷滿悅承受不了這樣的巨變,崩潰的痛哭著。


望著殷滿悅的眼淚,路宬硯再也無言以對,如果她這麼希望回去……這麼堅持非得回去的話……


「好,我們回去。」


路宬硯伸手,扶起殷滿悅,走出船艙,下定決心的大聲命令。


「靠岸!停船!」


只是面對路宬硯的下令,船上眾人猶豫不決,不知道是不是應該遵守。


「怎麼?我的話喊不動你們嗎?」


「這……」


還是我得去請路宬封的對牌才准?」


「不需要,靠岸,停船。」聽見果嬤嬤的回報,路宬封本想來到船艙一探究竟,卻恰巧遇上的這一幕,察覺了路宬硯語氣裡的賭氣不滿,他開口命令道。


掌舵的人聽見路宬封的命令以後,再也沒有意義,將船駛向就近的碼頭停靠。


「我們走。」路宬硯帶著殷滿悅果斷的下船。


「大少爺……」


「讓他們回去。」路宬封確定的說道,其實在藥效退去後,他也責問過自己會不會過於武斷,「我也想知道……」


「萬一他們不回來了怎麼辦?」


「如果她堅持不肯回來,便是我當真錯怪她,我就有責任必須一輩子照顧她,如果,他們很快回來了,表示這趟回家只是走個過場,那麼往後我和她就只剩下各取所需而已。」


 

殷滿悅跟隨著路宬硯下船後,路宬硯便在碼頭附近雇了輛車,馬不停蹄的帶著她往南走,兩人日夜奔程,終於在最短的時間內回到縣城,路宬硯駕駛著馬車,在殷家附近的市街上徐徐而行。


「滿悅姑娘,前面就是殷家了。」路宬硯見殷家就在眼前了,開口向殷滿悅說道。


殷滿悅透過半掩著的車簾,已經可以看到殷家的大門,總算可以回到疼愛她的娘親身邊,心裡不禁泛起歡喜,卻看見一對身影熟悉的男女正從殷家大門裡走出,是卓公子和姐姐!


「二少爺,快停車!」


殷滿悅突如其來的要求讓路宬硯差點反應不及,但他依然迅速地停下馬車,將車輦停靠在殷家的對街,掀開車簾,察覺了殷滿悅的失神。


「怎麼了?」


「是卓公子和姐姐!」


卓公子正小心翼翼的呵護著滿鈺姐姐,看來伉儷情深,如此般配,反觀自己,更像是個外人。


「卓公子和姐姐現在如此恩愛的模樣,似乎是將錯就錯了。」


路宬硯順著殷滿悅的視線望去,這就是她失魂落魄的原因。


「卓家和殷家同在縣城,當晚發現錯誤後,若有心改正錯誤,便會派人趕緊追來,可是現在兩人光明正大的同進同出,便是最明顯不過的選擇。」


殷滿悅聽著路宬硯的話,難掩失望,原本她還以為老天爺特別眷顧她,讓她美夢成真,誰知,會在月老廟出了差錯,如今,就算回家了又能如何?


「爹爹和大娘已經對這場意外做出選擇,他們決定將錯就錯,而我早就已經沒有資格了,殷家不會接受一個已經失去清白的女兒。」


「滿悅姑娘,如果妳不願意回路家,我會替妳安排日後的生活,路家會照顧妳一輩子。」


路宬硯的提議,殷滿悅不願意接受,她堅決的搖搖頭。


「我不需要路家的照顧。」


「妳既不能回去,也不願意接受我們的照顧,妳是不是已經有什麼打算?」


「也許以後常伴青燈古佛,了卻一生,才是她最該前往的去處。」


「妳打算出家?」路宬硯訝異,她怎麼會有這麼消極的想法了!


殷滿悅也不確定,可她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自己往後還能去哪?


就在卓方維和殷滿鈺離開後,殷家似乎又有人正打算出門,宅子的動靜引起了殷滿悅的注意,先是爹爹和大娘一同走出,而在他們的身後是……


「是我娘!」


跟隨在爹爹和大娘之後的母親穿著華美,身旁還有丫鬟攙扶!


「二少爺,我從來沒見過我娘穿得這麼漂亮,這是怎麼一回事?」


「有幾句話也許妳聽了難過,但現實情況就是如此,妳願意聽嗎?」


殷滿悅抬頭望著路宬硯,他要說的這些話和她有關係嗎?她雖然不明白,但仍然點點頭,她願意聽。


「殷家的生意如今已是年年吃緊,妳知道這事嗎?」


殷滿悅搖頭,家裡生意上的事一直都是爹爹和大娘在經營,他們從來不曾和她說起過。


「殷家的生意年年吃緊,必須要有路家的支援,才能繼續經營,所以才答應路家的提親,想讓妳的姐姐成為路家的少夫人,但現在既然是妳進了路家,他們也明白,路家往後是因為妳才照顧殷家的生意,自然不敢虧待妳的母親,雖然這話說起來是用妳做了利益交換,但現實便是如此。」


殷滿悅低頭,只要她在路家,爹爹和大娘就會好好善待娘親嗎?娘親就能過上好日子嗎?只要她還在路家一天嗎……


「二少爺,我們……回去……」


「考慮清楚了?」


「想清楚了。」如果娘親往後都能舒適優渥的過日,她不怕利益交換,她抬起頭,下定決心的告訴路宬硯,「我們回去!」

 


在殷滿悅表示了願意回到路家,接受她與姐姐的命運安排,路宬硯終於可以放心,再次帶著她連夜再趕回到碼頭。


路宬硯護著殷滿悅,讓她小心的走上船板,先前他看到殷滿悅的處境,他也在氣頭上,直接對路宬封出言不遜,希望他們的離開沒有太觸怒路宬封的原則底線。


「這幾天來來回回的奔波,妳肯定累了吧?」路宬硯對著歷經舟車勞頓的殷滿悅微笑說道,盡可能的向她釋出路家的善意,「我看妳還是先回船艙休息,晚一點我再替妳送點吃的過去,到路家還有好幾天的船程要走,需得好好養足精神才行。」


「二少爺,謝謝你。」殷滿悅真心的感謝著路宬硯,雖然這一趟奔波依然改變不了什麼,但只要娘親能過上好日子,她就能堅持下去。


至於他們的歸來,自然引起了關注,有人趕緊去向果嬤嬤通知了消息,果嬤嬤放下手邊的工作走了出來。


「才鬧著回去,結果還不是回來了。」果嬤嬤看著始終在路宬硯身後的殷滿悅酸溜溜的說道,原來「回家」就是走個過場而已。


「果嬤嬤,能不能別再說了。」路宬硯聽著果嬤嬤對殷滿悅的敵意,出面制止,「走,我送妳回去休息。」


路宬硯安頓好殷滿悅後,發現船隻依然泊在岸邊不曾啟航駛離,心裡不禁納悶。


「怎麼了?為什麼還沒開船?」路宬硯問著在船板上的人。


「大少爺還沒回來。」


「大哥不在船上?」


「大少爺已經離開好幾天了,到現在都沒有回來,咱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離開後這裡發生過什麼事?」這狀況不正常,路宬硯急急的問。


「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二少爺離開後沒過多久,碼頭這裡就一陣混亂,好像是朝廷的官兵貼告示,大少爺說要離開去看看,結果就沒再回來過。」


「派人去找啊!」


「找了,找了好幾天都沒見著大少爺去哪,咱們的人都去找了,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有誰知道告示上寫了什麼?」


面對路宬硯的詢問眾人無言,面面相覷著……


「二少爺,咱們都不識字啊,不過,我聽人說是朝廷要打仗的消息。」


打仗?如果是和別的國家部族還沒什麼好擔心的,如果是和塔帕契部落……


「我出去找找,把所有的人都叫回來等我的指令。」


「是!」


路宬硯匆匆忙忙的下船,在碼頭的市街尋找,發現了官府貼出的告示,告示上寫著,定北將軍已凱旋回朝,塔帕契部族屢犯邊境,武試的決勝要提早舉行,也向各地招兵買馬,徵求有志報國者。


「糟了!」路宬硯心裡一冷,「他該不會已經進京了!」


而今,刻不容緩的是趕緊將他追回來,除了原先不願他去戰場上送死,再有他和殷滿悅並未正式拜堂成親,如果他就此消失,沒有名分的殷滿悅在路家該如何立足?


路宬硯看見路邊跪著兩個穿著素衣的女子,是一對打算賣了女兒替丈夫安葬的母女,身邊圍繞著幾個人,正不懷好意的估量著年輕女孩的身價。


路宬硯直接拿出一枚大白銀錠交給她。


「公子……」


面對突如其來的銀子,母女兩人有些驚慌失措。


「這女孩我買下了。」


路宬硯扯下腰間精刻著路兀元闔家族圖徽的玉珮,將玉珮交給女孩。


「妳到碼頭去,找到路家的船,我是路家的二少爺,告訴船上的人是我讓妳去的,負責服侍少夫人,還有,如果過了三天後,我和大少爺都還沒有回來,就直接讓他們啟程先回路府,記清了嗎?」


對於路宬硯的交代,女孩肯定的點點頭。


「記清了。」


「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一定要照顧好少夫人。」最後,路宬硯慎重的交代著女孩後,立刻往京城的方向離開,希望還來得及追回路宬封……

新增回應

  Country flag

標籤

最新回應

訂閱回應

關於我

一個熱愛小說創作的人,希望有一天小說能被改編成電視劇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12,602
  • 今日瀏覽人數 : 39
  • 昨日瀏覽人數 : 57
  • 上週瀏覽人數 : 459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14

關於我

一個熱愛小說創作的人,希望有一天小說能被改編成電視劇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