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電視公司自律委員會一百零五年度第二次會議記錄

2017/02/16 12:23:02自律委員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臺灣電視公司 自律委員會

一百零五年度第二次會議記錄

 

會議時間:105年12月28日(週三) 15:00
會議地點:台視公司 中廈B1 第二會議室
會議主席:謝副總經理 陳齊
出席委員:
李遠            (財團法人台北市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鄭自隆         (政治大學廣告學系教授)
蔡念中         (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教授)
王亞維         (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系專任助理教授)
左燕妮         (台視公司新聞部經理)
楊秋蘭         (台視公司節目部經理)
廖重明         (台視公司業務部經理)
列席人員:
劉孟竹         (台視公司新聞部主任)
游芳瑄         (台視公司節目部副主任)

紀    錄:

鄭宇晴

 

 

一、 宣布開會

 

二、 主席致詞:各位委員午安,由於周總經理臨時必須參加主管機關的相關會議,因此由本人代表主持會議,謝謝各位委員出席此次自律委員會議並依議程進行。

 

三、 討論提綱

 

1、新聞部:
  (1)觀眾來函表示(詳附件1),台視10/23午間新聞播出恐怖情人施暴影片,認為妨害兒少身心。事實上當時新聞處理有抽格,受害女子也有馬賽克,未來如果遇到相關新聞事件,是否動態影片不使用,改採用定格方式處理?

 

劉主任:遇上暴力畫面我們都會抽格處理並上馬賽克保護,但這樣的做法有些觀眾依然覺得對兒童不宜,NCC會收到觀眾比較激烈的言論。請教委員以後暴力動作是否連抽格都不適合,應該改成定格或是其他處理方式?

 

鄭委員:馬賽克處理是合適的,詳細動作看不太清楚,只看到模糊身影。

 

劉主任:觀眾表示依然看得出打人動作。已抽格處理並且動作沒這麼明顯了,除了翻桌子外,因為翻桌的動作沒有打到人。觀察別台播出此影片時沒有我們抽得多,不清楚別台是否也有收到檢舉。

 

蔡委員:這樣處理在法規上是沒有觸犯的。

 

左委員:NCC沒有處罰,但觀眾認為午間新聞播出畫面小朋友看了會效法。

 

蔡委員:拿日本NHK及東京電視台為例,他們處理這種新聞大部分都是口播的方式,最多是放照片。

 

左委員:類似案件日本NHK畫面處理上比較保守,以國內電視台來看是有點難。

 

蔡委員:如果能做到跟他們一樣,那台視就是台灣的NHK。

 

鄭委員:觀眾的指控沒道理,申訴內容寫「完全沒處理」,其實是有處理的。

 

王委員:的確是沒有犯規。不過畫面相當戲劇性,施暴地點不只在一處,在各地各種時間,對觀眾來說有累加性的恐懼效果。一開始壓在地上打,後來又翻

桌還衝到前面打,建議取最沒有威嚇效果畫面就好。另外影片各角度很完整,來源是否可以被質疑?

 

蔡委員:現在攝影器材取得方便,應是擺在家中長時間拍攝。

 

王委員:受害女生提供她被打的畫片,前面也許還有一段沒提供的部分才是關鍵。她的選擇與她的角度是否可以相信?

 

左委員:也有觀眾認為施暴者不應馬賽克,加害人應該讓大家看清楚長什麼樣,好做防範。

 

(2)台視主播劉宜函遭超商店長偷拍,勇於揭發店長偷拍惡行,不過因為此案件牽涉性騷擾,為保護被害人新聞播出時並未揭露主播身分,但其實主播本人同意自己身分曝光,未來碰到類似案件如當事人同意,可否揭露其身分?

 

左委員:其實各電子報已經先揭露這則新聞及主播身分,但電視媒體並沒有。即使她很勇敢,但還是應該保護她不該露臉?

 

鄭委員:法規保護受害者,不應該露臉。

 

劉主任:性騷擾等於性侵害,因此處理此則新聞時是比照法則。

 

左委員: 性騷擾防治法第12條規定,廣告物、出版品、廣播、電視、電子訊號、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不得報導或記載被害人之姓名或其他足資識別被害人

身分之資訊。但經有行為能力之被害人同意或犯罪偵查機關依法認為有必要者,不在此限。

 

劉主任:平面媒體曝光有加一行小字,經當事人同意。電視也是從頭到尾上字。

 

王委員:假設是自己的親人發生這種事,你願意嗎?即使是自己女兒很勇敢,作為一個父親我不願意媒體一再曝光親人被騷擾的動作。對家人朋友而言都是第二次傷害。

 

廖委員:請教委員,經當事人同意這件事是否需要一些證明?怕事後反悔?

 

鄭委員:請當事人簽書面。

 

左委員:請記者詢問當事人時錄音或請當事人簽切結書,當然如果當事人播出後又反悔,我們還是會幫他撤掉!

 

謝主席:為維護公司及新聞部聲譽,以後就當事人同意的部分,錄音或簽切結書是必須的作業流程,以確保相關使用素材的權利。進行下一個議程。


2、節目部:
戲劇—植劇場系列播出內容涉及驚悚恐怖等情節時,一方面基於無線電視台電視級別與尺度準則,需大幅修剪;但另一方面為尊重製作單位之原創構想,避免破壞劇情完整呈現,因此本部在審查時,於兩者之間該如何衡量標準?以下為每個單元之內容概述與影片範例,及目前本部前製處理方式。

 

(一)播出時間:每週五晚間10至12點
(二)播出級別:保護級
(三)播出單元:
(1)「天黑請閉眼」(驚悚)─內容涉及犯罪行為、屍體等畫面。
(2)「積木之家」(靈異)─內容涉及靈異現象等內容。
(3)「夢裡的一千道牆」(恐怖)─內容涉及恐怖、鬼怪等內容。

 

(四)前製處理方式
(1)標示警語─除了在內容播出時標示警語外,也另外於每段播出前露出警語告示。
(2)修飾畫面─屍體呈現方式過於驚駭或血腥時,建議製作單位將造成不安之內容,以打矇或特效方式處理畫面。
(3)修剪或替換畫面─過度強調犯罪之行為時,建議製作單位修剪過多重複性的犯罪動作或使用其他畫面替換處理。

 

楊委員:目前植劇場播出驚悚恐怖系列,分別為《天黑請閉眼》、《積木之家》、《夢裡的一千道牆》,內容涉及犯罪靈異等,播出時間為晚上十點之後,列為保護級。原始大片頭版本審核時,與導演及製作人即持續溝通,因文化部補助時鼓勵拍攝犯罪懸疑推理等劇,製作方認為剪輯過後失去原本畫面拍攝效果,觀眾會認為台灣無法拍攝這類型作品。血腥部分都已處理過。此爭議點是有大量血腥、屍體畫面及犯罪行為過於詳細,協議過程中製作方則認為傷口特效花費心力及預算完成,希望畫面能被保留。請教各位委員最佳處理方法為何?

 

李委員:此劇文化部皆有補助?

 

楊委員:本劇分兩次獲文化部補助,一次是一般型,另一次是旗艦型,全部52集均獲補助。文化部補助的題材是文化歷史職人劇,犯罪、推理、懸疑等類型。文化部支持植劇場這樣的戲劇,但NCC方面是尊重民意反映,因此會有矛盾之處。

 

謝主席:幾度參與文化部舉辦的電視節目劇本創作獎頒獎典禮,懸疑類型如植劇場「夢裡的一千道牆」便是得獎劇本。文化部相當鼓勵劇作家嘗試各類型故事,劇種很多創新突破,並非一般偶像劇題材故事,懸疑、恐怖、推理類近兩年明顯增長。

 

李委員:植劇場極具誠意,培養新演員並嘗試不同的創作。以影視產業發展長遠來看,電視頻道經營者應該選擇高品質節目,而不能一直依賴一些收視好卻品質不佳的作品。現在的植劇場品質非常好,電視台大力支持是值得鼓勵的。

 

游副主任:節目部對於本劇處理方式為畫面標示警語,大小片頭播出時也會上警語字幕提醒觀眾斟酌。另屍體畫面則打矇,但製作方希望不要做打矇處理。

 

鄭委員:畫面本身不應該被破壞。不需再打矇,上警語字幕就好。如「戲劇效果斟酌觀賞」。既然是文化部支持的戲劇,正片前後已上字幕提醒觀眾。如果

觀眾仍有意見,應與文化部溝通。

 

謝主席:建議小片頭增添警語,畫面上則不干擾觀眾觀賞;這部分都是演員的演技展現,但畫面處理後則完全看不出演員的臉部表情演技。

 

蔡委員:新聞上是要打馬賽克,戲劇上的表現不應被遮蔽。

 

王委員:無線電視台對觀眾還是要負責。第一,建議將最不合適部分剪掉,也不要打馬賽克。第二,在處理恐怖畫面時,身為無線電視台經營者要有勇氣面對創作者,因為影響觀眾收視行為,電視台還是要斟酌。第三,上警語字幕,若抗議電話仍蜂擁而至,請客服人員準備好應對,讓傷害降到最低。

 

楊委員:已與製作方溝通讓犯罪過程的秒數縮短,但他們仍有堅持,非常兩難。

 

李委員:文化部補助的戲劇,文化部也應當擔起一半責任,電視台是配合政策。

 

蔡委員:合約裡應清楚規範首播台及製作方的責任等等。

 

李委員:以電影創作者角度來看,以前常常跟新聞局抗爭片子被剪。電視台在爭議處打上警語,不動到畫面為原則。

 

王委員:電視台審查的立場要撐住。公視八點檔播出「孽子」時有兩段爭議,但必須跟製作單位溝通。最後製作方妥協爭議場景做刪減,大眾媒體所承擔的責任不能忘記。尊重雙方立場,盡全力溝通。

 

謝主席:謝謝各位委員寶貴的建議,主要是須做好大小片頭及血腥畫面上警語,客服及主管先準備好Q&A。進行下一個議程。

 

3、業務部:

12月有媒體代理商詢問是否接受「下一代幸福」廣告託播,因該內容涉及反同議題,業務部並沒有承接此預算,請教委員此廣告內容是否適合於公開媒體播放,同時應該謹慎考量的觀點為何?

 

鄭委員:學理上,廣告賣有形商品,也賣無形的意識觀念。不論反對或贊同,都應該接下此廣告。如選舉時,即使接了國民黨廣告及民進黨廣告,基本上不代表本台立場。

 

謝主席:反同、挺同皆有拍廣告購買媒體播放及刊登,只是反同廣告選擇於無線電視播放,應是認為電視觀眾較為傳統,是他們要傳達理念的目標;而挺同

廣告大部分都購買網路及新媒體來宣傳。

 

鄭委員:反同廣告先出來,後面挺同廣告就來了。

 

李委員:廣告歸廣告,有時候涉及道德及價值觀問題,接與不接之間要衡量。電視台是個品牌,為了多賺一點錢卻換來觀眾反感,其實是另外一部份的價值損失。挺同反同也是此類。

 

鄭委員:社會議題也是廣告表達的一種方式。普世價值觀自然是不容許挑戰,例如贊同納粹行為。至於挺同或是反同廣告都是可行的表達。

 

王委員:比例上可以再思考一下,假設貴頻道只上一種廣告便形成一種立場,挺同及反同廣告皆持平呈現,則有公共辯論的空間。若只接受其中一方並且多次播放,才會對輿論形成集中的效應。

 

蔡委員:婚姻平權法案初審過了,其實更大的戰場在明年。

 

謝主席:謝謝各位委員意見,業務部未來會斟酌處理相關廣告預算。

 

四、 臨時動議

 

五、 散會

 

 

 

 

附件1(2).pdf (165.8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