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十三章  初入虎穴

2011/06/03 21:43:59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第十三章  初入虎穴

 

(阿飛化身為Young在異國重新出發,他將面對什麼樣的挑戰…)

台北這邊的袁警官家,泡泡為了阿飛的離開跟所有的人嘔氣,已經兩天沒跟爸爸說話了。 袁警官其實總是欲言又止。 他心想要是泡泡知道他早就知情了,不知有多生氣。這個自己寵壞了的女兒,只放心把她交給阿飛了,怎麼又自己把阿飛送去做這麼危險的工作?  是不是該更堅持一點?

 

這天泡泡終於開口了… 「爸,我要去找阿飛!」

 

「女兒啊、爸爸知道妳生氣,可是阿飛做的不是普通的工作,他是去個…比較…危險的地方。」

 

「我不管,我要他當面跟我說清楚,為什麼要騙我,就算要分開我也要知道原因。」

 

「就已經跟你說了跟感情沒關係,阿飛想好好的闖翻事業,所以選擇這個工作,他也是為了你們的未來。」

 

「好,那你們都怎麼聯絡?」

 

「都由胖胖負責,我和大少的公司負責後勤。」

 

「我去找胖胖。」

 

「這事千萬別讓余家凱知道,他是這個案子的負責人。」

 

「連余大哥也合起來騙我?」

 

「是他挑上阿飛的!」袁爸爸低下頭。

 

「余大哥? 你告訴我阿飛到底是做什麼工作?」

 

「臥底」 袁爸爸一個過意不去的眼神;而泡泡卻瞪大了眼。

 

「爸,你不是說阿飛就像你自己的孩子? 你明知道我那麼愛他,爸,你怎麼可以?」只見爸爸突然大聲起來,

 

「冷靜點好不好? 阿飛如果沒一點擔當,我怎麼放心把妳交給他?  你們除了談談戀愛,到處玩,有沒有想過前途?阿飛這次去考這個特考,事先也沒找我商量,沒想到余家凱給挑上了。」袁警官停頓了一下子,帶著不捨的表情繼續說著,

 

「我第一次看這個孩子很認真的要做一件事,他有他的想法,不讓妳知道是因為他怕壞了決心。他很在乎你的…要不,幹嘛冒生命危險去作這種工作,不就是想回來以後可以給妳一個保障。」

 

「生命危險? 你是說他會有危險? 不、不行,我不要,我不能再失去他了,我要去找胖胖。」

袁爸爸發現自己一急說錯了話,忙著圓話,

 

「泡泡,爸爸不是那個意思,阿飛只是去做情報工作,蒐集一些毒梟的情資。」

 

「毒梟? 像上次那批人? 爸,他們是殺人不眨眼的,阿飛怎麼鬥的過?」

 

「妳放心,阿飛不是一般的臥底,我們有萬全的設備可以監視他的行蹤…他準備了很久,他很有信心…」

 

「他準備了很久?爸,你是說他早就在準備了,你們都知道,就瞞著我?」

 

「女兒,你冷靜點…」

 

此時泡泡呼吸急促,不知是難過、不捨、或氣憤了,這個愛了10年的男孩子,她居然一點都不了解,不,不能就這樣…

 

袁爸爸爸緊張了起來,「泡泡,你怎麼了? 要不要看醫生?」泡泡抓著胸口看似極不舒服,

 

「爸,你讓我去找阿飛,沒看到他我沒辦法好好過日子。」

 

「好吧! 我跟胖胖說,讓妳讓妳透過視訊看看阿飛。 可是妳要答應我,不能讓他分心影響到他工作。」泡泡含著淚水點了點頭。

 

阿飛送了幾天貨,把這附近的地緣摸的差不多了。 但最關鍵的的還是毒幫的所在地,這個大本營據說很“普通”。 找了幾天一點頭緒也沒有,正頭疼著。這天一回來就覺得氣氛很緊張,除了他的泰國老闆又多了兩個人在交頭接耳,一見到Young就停住了談話,泰國人走向他…

 

Youngwe got a big shipment just unloadedwatch it closely if any piece missingyou will be dead!」

 

What is it?」

 

Not of your businessyou are a delivery boyok?」

 

I see!」

 

阿飛直覺是批重要的東西,這泰國人也太過相信他了,就把這箱貨放在車庫裡。 也就是他住的地方。 入夜以後他起身檢查這批大貨,沒錯,是箱值錢又要命的小東西。阿飛的巧手又派上用場了,偷偷摸摸的拆了箱,蠻有威力的德製制式90。 小小的一箱12隻也值個十萬美金,確實是“大貨”。 阿飛靈機一動 拿出了兩把動了點手腳,心想…進不進的去毒幫,就看這次了。

 

午夜3點零3分,約好視訊的時間。阿飛必須把握天亮前把箱子還原,於是在電腦上打出

I'm in middle of something…” 就斷線了。

 

胖胖這邊有一點擔心,因為不知原由。 今天泡泡到學校來找他,他躲了過去。 正想跟阿飛商量對策,怎知人家在忙,也不知忙什麼。胖胖腦海裡突然浮現出泰國女孩子大大靈活的眼睛、黑亮的皮膚、緬腆的笑…切! 阿飛是去“工作”,想到那兒去了…

 

隔日儘管睡眼惺忪,阿飛天一亮就按圖送貨,沒想到是間漂亮的別墅,純白色的外牆活像到了地中海,乖乖,這要說是毒窟,打死也沒人相信。只是他被交待只能把箱子送到門口就不能再進去了,看來只能等下次機會了,多瞄了鐵門內一眼,赫然發現那台BMW重機,原來…會不會…阿飛心中的疑問一堆,但急不得…

 

按照阿飛的計劃,不消半天,泰國人就會接到一通“客訴”的電話, 因為槍被他動了手腳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是阿飛計劃的,僅管他的膽識還沒真的通過測試,眼前這個好機會真的不容他錯過。果然泰國人沒別的辦法,為了收齊尾款,也就把阿飛推上最前線了,阿飛沒預期到這麼快就能直搗黃龍了,“硬著頭皮”正是他現在的心境寫照。

 

到了門口,那台重機還在。 嗯,阿飛心想今天一定可以看到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很迷幻的感覺;應該說好奇吧,或者想從記憶裡把“他”翻出來。阿飛這次終於進的了門,穿過庭院,兩隻瞪著他的大型挪威那大大提升了這屋子的“氣勢”,明亮的大廳,一個人也沒有。

 

阿飛心裡想著這裡怎麼亮到不像個毒窟,每個門都是全自動開啟。 阿飛隨著開門的次序一步步走進屋內。 很清爽的一間房子,乾淨例落的線條,阿飛專注的記憶它的動線,將來有一天也許用的到…  阿飛刻意的閒散,瀟灑還帶點優雅的走著,面不露懼色。 因為一路有監視器盯著,他必須不帶懼色,直覺告訴他,除了這趟,再難有機會進來了。

 

終於進到了一個看來像儲藏室的地方,還是一個人也沒有,就桌上那三把槍。 阿飛心想,我才動了兩把,那來第3把? 這下可好! 阿飛巧手調好兩把,這第三把,多花了一點時間,真的是有問題,不過機警的阿飛也想到了其實是這裡的人故意試他的,就是怕一切是設計的。沒想到這黑幫裡的人這麼心細,阿飛怎能不更加小心。

 

弄好以後阿飛故意在試射區的靶上試了各一槍,全正中紅心。 神準的槍法震撼到監視室裡的人; 就是那雙漂亮的大眼睛。  槍法其次,看著阿飛專注的眼神;立體的側臉線條;阿飛還挑釁的向著監視器一笑,眼睛的主人側過身去閃開了監視器,雙手抱胸不安的來回跺著步!

 

其實這是很危險的動作,阿飛怎會不知道,但為了早日進入這個地方,不下重藥不行。 阿飛並不想在這異國的荒山裡真的待下兩年而一事無成。回程來到客廳看到桌上的信封套,應該是尾款吧!阿飛拿了就大搖大擺的出了別墅,再瞄一眼那台重機,還在!

 

這個晚上泰國老闆似乎很開心,把阿飛帶到鎮裡唯一的小酒吧狀似要慶祝一下。 酒過三巡以後,老闆要人領來了兩個穿著火辣的泰國妞,對著阿飛大大的放電。 可惜阿飛腦海裡只有接下來該怎麼做和錶面的時針和分針,希望能在三點零三分時準時上視訊,今天的突破有必要向台北報告一下。 只好一味的喝著調酒,就藉酒意癱在桌上任人搖也搖不動了,結果就這麼狼狽的被泰國老闆架回了住處。

 

真醉了的阿飛還是錯過了上線的午夜3點零 3分。 清晨阿飛一醒發現忘了連線,趕快打開電腦偷瞄一下,只見昨日留下的訊息,

What's wrong  Pao Pao came to me everyday Urgent!”  阿飛只打下

Fine Do keep her out of the case!” 就匆匆關了機。 阿飛一下子全醒了,能瞞泡泡多久是此刻他最不願意去想的事,事實上,也是他最不能夠去想的事。

 

這天阿飛出門前看天上的雲層厚的很,臨時決定改開那部看來不起眼的貨車。 開著開著果然就突然一陣強大的陣雨傾盆而下。 阿飛正在竊喜自己的好運,突然眼前又是那輛BMW重機正冒雨緩緩的前進,阿飛心想上次在白屋沒看到人,這次居然又碰到,如果是天意,說不定正是可以幫他進入敵營的好機會,豈能就這樣放過。

 

跟了約莫十分鐘,阿飛擋住他的車示意要載他一程。 原本他不肯,來回了兩趟以後終於停了下來,把車放在林子裡上了他的車,只是還是不說話連帽子也不脫。阿飛也不多話,直接帶他到別墅門口,然後門自動開了。 阿飛很自然的直開進大堂前,黑衣騎士領著阿飛進了屋…這次是直上二樓,阿飛居然不疑有他,就這麼隨他進了其中一間大房。

 

Excuse me!」阿飛還是忍不住開口,騎士一回頭掀起眼蓋,又用那雙明亮的大眼看著阿飛。阿飛頓時雞皮疙瘩全起,這一刻他突然想了起來,伸出了手和食指指向“他”…

 

接著騎士脫掉了安全帽,落下一頭長髮,看著阿飛…

「是妳? 這…這是妳家?」阿飛沒想到這麼快就能接觸到他的“目標”。

 

「還記得我?」

 

「當然!」 不知該喜,還是尷尬,甚至是害怕,再加上上次的肌膚之親,阿飛真的開始手足無措了,倒是小雨笑的意外的甜。

 

「你怎會在這裡? 上次在路上…謝謝你,我不敢認你,在這裡看到你真有點驚訝,你女朋友呢?」

 

「我…在台灣不小心得罪了一個立委,打了人家小孩被通緝,我女朋友的老爸是警察氣壞了,我不想被關,幾個道上的兄弟幫我忙跑到這裡,可是…很後悔!其實。」 

 

「嗯,你真的有些狼狽!」白令雨笑了笑還伸手摸了一下阿飛已滿臉腮的臉頰,像上次一樣。 阿飛還是沒閃開,反而注視著她,淺淺的笑著,這次被電到的是小雨,趕緊收回她的手。 

 

「不好意思,你個子好高,我一直當黑衣騎士是男的。」

 

「有什麼差別嗎?」小雨還是一貫的笑著,阿飛把頭輕斜了斜,做了個聳肩的動作, 

 

「沒有…只是早一點、晚一點看到你而已 。」阿飛笑著說著。

 

「上次…我心情很糟,把你當成別人了,很不好意思。」

 

「那次啊…」阿飛尷尬的眼睛左飄右移的,阿飛笑得實在靦腆,可能是小雨的態度讓他放鬆了,也可能是沒有忘記自己的任務…

 

誰知很意外的小雨竟然刻意的貼近阿飛,右手搭上阿飛的肩,把臉湊近… 就在他臉上近距離斯磨,阿飛除了輕笑,並無反應。 小雨另一隻手又摸上了阿飛的臉龐,唇輕輕劃過…阿飛依舊不動如山,連笑容都沒有變…

 

小雨突然停下來,退了一步說著,「你走吧!」難掩臉上的緊張神色,這應該是不太尋常的。

 

oung一臉狐疑,反射似的伸手想拉住她,被小雨閃過。「妳怎麼了?」

 

「沒事,這地方有人在監看,你快走吧,免得有人改變心意。」

 

「什麼意思?」

 

「有人想試你是真的逃亡還是有目地的,剛剛的酒和女人都是。」

 

「然後呢?」

 

「如果剛剛你敢碰我,可能恐怕…」 小雨說的認真,阿飛只是行注視禮,心裡頭想一定要穩住,沒什麼好怕的!

 

「現在呢?」

 

「你回去吧,如果有緣…」 眼神顯出了溫柔。 Young沒多說話,離開時吐了一大口氣,今天很險,真的很險!這個地方果然不是要來即來,要走就可走的了,阿飛還有什麼關要過呢? 阿飛只能慶幸自己沒有急功躁進,一切還控制在自己手裡,但下一步呢?

 

「你們覺得怎樣?」他前腳剛離開,屋子裡的人開始討論了起來,先開口的當然是白令雨。

 

「你放水!」然後是Alex;是個華人。

 

I can tell。」(看的出來)後開口的是個白人叫 Brain

 

「我沒有!」小雨辯解著,但神色看的出來些許不安。

 

「這個男的太搶妳的眼,我覺得不可靠。」Alex又說了。

 

too risky!」 (太冒險了)

 

「那是你們的錯覺,之前在台灣見過一次,就這樣。」

 

「我們認識妳多久了?」

 

likewise!」(同意)Brain顯然是聽的懂中文但不會說。

 

「你們要試,我也試了,我真的需要用人。」

 

「小雨,你真的要用他?他太年輕了,我怕是個麻煩。」

 

Final test?」(終極測驗?)

 

「不行,他是個單純的人,這樣試我不同意。」

 

Nowthis is your problemwant him or not?」(這就是妳的問題了到底要不要用他?)

 

For safety reason…」(為了安全起見)這次是Alex。 而一旁的小雨咬起指甲了。

 

「妳看妳,說妳對他沒什麼,你緊張什麼?」

 

I’ll get it done!」(我來安排)Brain到底要安排些什麼? 這最後一關又是什麼? 小雨又怕些什麼?

回應

2017/02/23 02:24:38 #

啵比外送茶坊
★【主頁看照約妹】啵比外送茶坊+LINE:dd963

★【服務地區】

★【台北市】中正區.大同區.中山區.松山區.大安區.萬華區.信義區.士林區.北投區.內湖區.南港區.文山區 (皆可送)

★【新北市】三重.土城.永和.中和.汐止.新莊.板橋.新店.廬州.五股(皆可送) 淡水.林口.龜山.八里(因地區偏遠需加200車資)

★【台中縣市 】中區.東區.西區.南區.北區.西屯區.南屯區.北屯區.逢甲.大里.七其.大雅.東海.烏日(皆可送)

豐原.沙鹿(因地區偏遠需加200車資)

★【高雄市】左營.三民.前鎮.前金.苓雅.新興.鼓山.(需加200車資)楠梓.鳳山.小港(因地區偏遠需加400車資)

★【新竹市】東區.北區.香山.竹北(皆可送)

★【彰化市】員林.鹿港.草屯.南投市(皆可送)二林(因地區偏遠需加200車資)

★【服務內容】淋 浴?口 交?愛 愛【無 套需提前預約】

★【服務地點】汽旅/住家/賓館/旅館/星級酒店

免轉帳★免刷卡★免點數卡★見妹妹不滿意可換★現金交易

啵比外送茶坊 台灣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319,447
  • 今日瀏覽人數 : 148
  • 昨日瀏覽人數 : 997
  • 上週瀏覽人數 : 6,51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357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