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十四章  終極試煉

2011/06/07 00:20:15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Final Test, Young的第一個要命的考驗…)

 胖胖一眼就看到泡泡在教室門口,「泡泡,妳怎麼這麼早?」

 

「我來等你! 找了你幾天你總是不在。  大少什麼也不說,爸爸又不准我去找余家凱,說會害了阿飛,你們都不知道我的日子是怎麼過的!」

 

「對不起,進來吧!」

 

「我知道你負責阿飛的行蹤,你一定找的到他,至少讓我跟他說上話 。」泡泡含著淚水的說著。

胖胖真的於心不忍,看看門口附近都沒人,領著泡泡進研究室。

 

「泡泡,不是我不讓你跟他通話,他現在正在關鍵期,最近有些進展,真的不能受任何影響,會害死他的。」

 

「什麼進展? 有危險嗎?」

 

「這次的計劃很特別,阿飛很聰明,運氣也不錯,很快就得到對方的注意,也許順利的話很快就能滲透進去。 糟糕,我不該跟妳說這些機密的。」

 

「他一進去我不是更沒機會跟他講話了?」

 

「恐怕是的,一進去他就是孤軍奮鬥了。 你也不要太緊張,他可以的。」  

 

「我知道你在安慰我,可是我好久沒看到他了…」泡泡低頭忍住淚水。 胖胖還是心軟了。

 

「我想想辦法,讓妳用視訊看看他,但是妳要答應不能穿梆,不能讓她知道你在,用我的名義跟他說話,你行嗎?」

 

「真的可以嗎? 視訊? 怎樣讓他看不到我? 那我要怎樣才能看到他?」

 

「我把這邊的影像關起來,但是聲音不關,我們的時間很短,用打字的比較慢,你可以嗎?」

泡泡點點頭,

 

「只要能看到他就好了!」

 

「答應我不能激動、不能哭、真的可以?」泡泡點了頭。

 

「我們的連線時間是午夜3點零 3分,什麼時候妳能來?」   

 

「明天週末,晚上好了,晚上我過來。」

 

「好,我幫你弄個睡袋。 記得先不要跟袁爸爸說,我會叫大少過來,怕萬一我控制不住場面。」

 

「謝謝你!」泡泡安了半顆心離開學校,她真的能看到阿飛嗎?看到以後呢?

 

週五夜,按例大家都在小酒館裡混,阿飛一個人喝著悶酒。 任酒女怎麼拉,他也不願意下舞池。 那池子裡的男男女女都各有所需,但阿飛什麼也不想,這是唯一他可以放鬆的時候。屋子裡煙霧迷漫,這兒不禁煙的。 嗆久了,居然也習慣了、麻痺了、糟糕的是精神越來越好,想一醉倒地都不行!

 

進來了個外國人,打一進門就盯著阿飛。 阿飛對他禮貌的笑笑。 外國人點了兩杯純酒,居然一杯點給阿飛,在這兒好像很少拒絕人家的。龍蛇雜處的,永遠不知道旁邊的是白道或黑道。 阿飛舉著酒杯對老外敬了一下也笑了一下,阿飛這迷濛的笑很是殺人,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倒是,老外走過來了…

 

May I?」老外指著旁邊的位子。 阿飛隨手一指表示歡迎,嘴角輕揚的笑著還是帶著茫的眼神。

 

You don't look like you are from here!」

 

阿飛笑著回應,「Taiwanand you?」

 

The States。」

 

Welcome to Thailandcheers!」舉杯又是一敬,這老外邊喝邊端詳著78分醉的阿飛,

 

You got beautiful eyes…」 

 

Pardon?」阿飛湊過臉去表示聽不太清楚,其實他只有5分醉,只是慵懶的動作加深醉態而已。

 

Your eyes are …」老外貼近距離幾乎碰觸到阿飛,再湊近一點快咬到耳朵了,

 

mesmerizing!」

 

阿飛晃了下腦袋,一下子醒了不少,因為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WellI'm straightthanks anyway!」(我是異性戀者,還是謝謝!)起身想離開但被老外阻止。

 

Are you sure?」老外抓住阿飛的肩。 阿飛這下有點生氣了,直覺這個老外是來找碴的,

 

Misterbehave yourself!」

 

這時他的泰國老闆和友人都過來了,沒想到另外兩個人也過來了,原來這個老外並不是一個人。 這幾個泰國人交頭接耳以後,阿飛的泰國老闆居然兩手一攤就夥同友人離開了。阿飛急了,

 

What do you guys want from me?」(你們想幹嘛?)

 

Nothingjust get you another drink!」(想再請你喝一杯)

 

I had enoughI'm out of here…」 阿飛起身想離開。

 

沒想到另外兩人就直接扣住阿飛的手押住他,其中一人手抵住阿飛的腰,原來帶著傢伙。 阿飛只得乖乖的被帶走,阿飛感覺這些人應該是山上的人,可是要找他有需要用押的嗎?  難道他暴露了身分?小雨呢?怎麼沒看到她?掙扎中阿飛被押上一台車往山裡開,不過天色太黑了,阿飛坐在後座的貨廂當中,也沒把握到底被載到那兒…

 

台北這邊三個人等到天快亮了,都累到睡著了,泡泡窩在睡袋裡瑟縮著。 可惜阿飛那邊一點動靜也沒有,泡泡的臉頰還沾著淚痕。最早醒的大少正搖醒胖胖,

 

 「噓,別吵醒泡泡,看看阿飛現在人在哪裡。」他指著電腦,胖胖看了看螢幕,

 

 「好,阿飛的位置應該在住的附近山上,但沒有離開預定範圍,問題是現在是半夜,天快亮了,他跑那兒去了?這麼巧泡泡來他卻不上線。」

 

「待會怎麼跟泡泡說?  最好不要讓她知道太多。」

 

「我們什麼也不知道,能說什麼?」

 

「就說網路有問題連不上線就好了。」

 

 也只好這樣了!」就這樣,泡泡終於還是失望而返,晚上她還會再來,每天她都會再來,直到看到阿飛為止。

 

阿飛被押在一間刑房不像刑房,倉庫又不像倉庫的地方。 一晚上加一整天一直有人問他問題,從那兒來的、叫什麼名字、家裡地址、假護照怎麼來的…根本是疲勞轟炸。父母的名字,小學到大學的學校,中文問完了換英文,就是不讓他睡。

 

天一黑一亮,窗戶全開,亮到他也無法闔眼,很累,真的很累,但是還是要撐著。 沒水喝更沒有食物,不吃還撐的住,沒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不過並沒有刑求他,也沒有綑綁,但他不敢逃,硬要逃就半途而廢了! 他明知道說什麼也要挺住,還好當初設定就是要他“做自己”混入毒幫,他只要說實話就可以了。

 

突然來了個泰國女孩子問他, Shower?」阿飛心想,問完了? 居然讓洗澡? 怎有這麼好的事? 想想幾天沒洗澡了,大概滿臉鬍腮了。 想到終於可以碰到水,於是點點頭,起身跟著泰女走。到了一間很漂亮的浴室,泰國小女生直接就要脫阿飛的衣服,阿飛閃開示意要自己來就好,請她出去,沒想到泰女就自己脫衣開水,嚇的阿飛直接奔出浴室。

 

“原來是惡整我!” 阿飛有點氣,但還沉的住。 只是不知沒水喝還能撐多久。 攤坐在地上的阿飛心裡在盤算著,應該是毒幫沒錯,他們到底想幹麼? 他直覺只要能活著出去應該就有機會進入毒幫了。 阿飛把頭埋在腿上手環著頭想小睡一下。

 

又換了一批人進來,阿飛OS:“還輪班呢,跟你們耗上了!”  這批人像是華人,一來就遞菸,阿飛揮揮手表示不要,有一個中文聲音出現,

 

「抽吧! 可以提神,誰知道你還要在這耗上幾天?」

 

「為什麼這樣搞我?」

 

「上頭的命令,想看看你的本性。」阿飛苦笑著,心想“比我到特警隊面試還難!”

 

「你們一定搞錯了,我送貨送的好好的,讓我回去吧,萬一老闆把我開除了,難道要我回去關?」

 

「你好像還不太知道狀況,我們大老闆要的人誰敢搶?」

 

「是嗎?  你們老闆做什麼生意的?」

 

「真的不知道? 送貨的時候你不知道送給誰?」

 

「我以為是游擊隊,槍我懂一點,我老闆才收留我, 我只管送貨,客戶不歸我管。」

 

「修車呢?」

 

「我嗜好飆車,研究過,這沒什麼!」阿飛已經沒多少氣力了。

 

「電腦呢?」

 

「大學唸這個的誰不會?」阿飛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一直揉著眼睛,

 

「我好累,可不可以讓我睡一下?」那知這人又過來幫他點煙,沒要讓他休息的意思。

 

「來一根吧,我還沒問完呢!」阿飛接過菸聞一下味道確定不是別的,抽了一口,大嗆一聲,咳了起來,因為兩天沒喝水,喉嚨太乾,一整個難受。

 

「我也不想看你這麼狼狽,這樣吧!讓那個泰妞伺候你洗個澡,我們再繼續!」

 

「你們這邊很奇怪,洗澡就洗澡,為何要人伺候?我怕癢我不要!」  

 

「你寧可難受也不要這個漂亮妞陪?  她可以做全套的喔!」

 

「不要就不要,不要煩我,我只想睡覺…」阿飛又趴下去了。

 

「哈哈哈,走!」 這人吆喝一聲又走人了,阿飛想這次我真的可以睡了吧!

 

 阿飛才閉起眼就聽到腳步聲,很不情願的抬頭… 是那個外國人!

 

Hinice to see you here!」阿飛還剩著開玩笑的心情。

 

Are you sure 」老外頂起阿飛的下巴。

 

No!」阿飛閃開又趴下去堅持想睡。 老外這次有點過火,用手撫摸阿飛的頭髮和耳朵。

阿飛這下光火了,

 

Keep your hands off me!」沒想到這個老外倒是笑的很開心,用手指頭輕劃過阿飛的背。

 

You are really gorgeous!」阿飛被激怒了,直接跳了起來,

 

Let me go!」阿飛直衝往門口卻愣住了… 門口擺的可是兩支AK步槍,只得乖乖的退回房裡。

 

阿飛差不多已經在崩潰邊緣,身體和心理的都是。 可是都倆天了,不能不熬下去,阿飛相信他的直覺是對的,想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不過腳卻不太聽使喚,回頭已經彎了膝成跪狀。只見老外蹲了下來對著他說,

 

Come with meYou can get a good rest 」又伸手想碰阿飛的身體,這次被他擋著了。

 

No way!」阿飛瞪起眼,再也笑不出來了。

 

Oksuit yourselfYou'd better be tough enough!」(隨便你了,最好你夠強悍)阿飛OS﹒“什麼意思啊? 還沒完沒了?”這一刻的阿飛真的有點後悔了,很想回家,可是…

 

老外走了以後,阿飛還沒闔眼又來了一個先生,這個可斯文多了,一開口

 

「任天飛先生你好!我叫Alex

 

「怎樣? 還有什麼花樣?」

 

「任先生,這是聘書。」A先生丟了本小本到阿飛面前。

 

「什麼聘書?」

 

「只要再做一件事情,你就可以進來工作了,我該好好恭喜你。 在這兒除了安全,不用回去坐牢,很短的時間可以累積很多財富,比起你現在的工作要好太多。」

 

「什麼事?」 

 

「沒什麼,我們幫裡的入門儀式,沒一個人能例外!」

 

「要我做什麼? 我可沒說我要接你們的什麼工作!」阿飛心想最後關頭說什麼也得穩住。

 

「你算特別的,難怪Rain…」這位先生的表情有點…阿飛一時也說不上來,

 

「不要再跟我說英文了…我好想睡!」

 

「你很累?」

 

「來啊,你來試試三天兩夜不吃不睡!」

 

「好吧!」Alex指揮身邊的人,讓他們過來拉起阿飛。

 

「又要幹嘛? 又要拉我去洗澡,說過了我不要!」

 

「任天飛,先送你一個禮,代表我老板的誠意。 這“洗澡”就是全面搜身,這關你堅持不要,讓我們很為難。 不過…有人很開心就是了!」眼睛瞄向監視器,而那端的人正咬著指甲跺著步。

 

「不要再跟我打謎語了,我什麼都聽不懂。」

 

接著阿飛被請到一個房間,一進門就聞到一股嗆極了的味道,記憶裡找不到的味道。 心想不妙,阿飛整個眉頭都皺起來了…

 

「這就是我們的入門儀式,你只要吸幾下,就算正式入幫了…」阿飛心想,“完了! 這才是我的罩門吧,本以為是大痲;沒想到送上來的是古柯鹼,這該怎麼辦?”

 

「什麼入門儀式? 我不懂!」阿飛除了裝傻,一時也沒別的辦法。

 

「你…不知道我們是販毒的? 裝傻! 反正你進得出不得,入門或死門隨便你了!」Alex頭也不回的就走了。阿飛萬萬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怎麼辦?

 

阿飛困住了! 辛苦了這麼久,只差這臨門一腳。 可是偏偏是這個碰不得的東西,阿飛盤算著萬一真的吸了毒,以後脫身的機率微乎其微。而且吸毒了以後人就半廢了,那一切的努力又算什麼? 雖然腦筋渾鈍、全身無力、阿飛不斷的回想起媽媽臨行前的交待–不能碰毒! 再想起泡泡,怎麼能讓她面對一個毒蟲…不、絕不、那就要前功盡棄?

 

阿飛突然很想哭又很想笑,發現自己太天真了,以為這是個偉大的工作,從沒想過自己是不是那塊料。 死,放不下;吸毒,不值;放棄,不甘願!不,不能就這樣。 就要到午夜了,阿飛站了起來往窗外瞄…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364,356
  • 今日瀏覽人數 : 469
  • 昨日瀏覽人數 : 908
  • 上週瀏覽人數 : 4,874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353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