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二十五章  愛的方程式

2011/08/29 20:10:21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余家凱按慣例送下班的泡泡回到家門口。 泡泡一進家門習慣上開信箱拿信,一只牛皮信封躺在信箱裡,隨手拿了進去,探出頭跟還沒離開的余家凱揮揮手,他這才駛離。他一向這麼細心,就算沒送她回到家,也要她打電話報平安。 平心而論,以余家凱的條件,泡泡自己覺得算是高攀了。

 

可是世事就是這麼奇怪,她就是有點“怕他。 他太細心了,多看一眼的皮包;他幫你買來,讚一下美麗的花,隔日早上馬上出現在桌上。好像自己24小時被盯牢,所有行為被紀錄一樣。 這是人的劣根性嗎? 細心體貼的余家凱她不敢要,卻戀戀不捨那個遠在泰國的阿飛;那個粗枝大葉的阿飛。

 

不過也難怪自己這麼放不下他,這個阿飛啊,平常愛理不理你,可是只要自己有事,他總是擋在前頭,只要他的眼光注視自己,自己就投降了!都相處十幾年了,為什麼還有這種感覺? 泡泡也不懂,就是抗拒不了他;就是忍不住想黏著他;貪圖他的擁抱。 想念他無聊時的偷吻,激動時的狂吻;他的眼睛、他的手、他身上的味道… 看來這一輩子是被他套牢了。

 

想著想著…泡泡笑了,常想到泰國的漂亮女生那麼多,還有他那個女老闆那麼喜歡他,自己都這麼癡迷了… 將媽最愛說的一句話–阿飛的死穴;就是心太軟。對喔! 那可怎麼辦? 泡泡把牛皮紙信封隨手丟在桌上就進去梳洗了。

 

袁爸爸沒班的時候總是睡的早。  泡泡睡前習慣隨便看點書或電視,瞄到那牛皮紙袋,對了,還沒看是什麼呢!居然沒有地址郵戳,是親自送來的? 也不是快遞,好奇怪喔… 拆開看看再說,就是一般的CD嘛,拿去電腦上放看看

 

泰國這邊Rain夜裡就硬要Young帶她回山上,看來是放不下這邊的“大事。 她心裡有太多的疑問需要解答,而Young呢經過這場混亂和糾心,他在 Rain的房裡待了一夜。 關掉了監視器,這裡已經成了Young最能放鬆的地方了,握著Rain 的手輕擁著她,睡了大半夜好像壓驚似的,不知是誰幫誰壓驚倒是! 

 

主動的製造機會,被動的接受這份感情,好像是Young現在的處境。 但為了避免更大的災害, 他不斷的提醒自己要打住,不能再害了另一個女人,有趣的是這整個屋子的人好像都認為他是應該跟Rain在一起的,包括睡在她房裡;尤其經過了這麼大的意外。

 

這個夜出奇的安靜天快亮的時候Young就醒了,夢到了泡泡,手依舊被緊緊的纏在Rain懷裡,偎著Rain的髮香,Young的心情說不出的複雜,夢裡的泡泡笑的依舊甜甜的,但是自己是不是已經陷入一條解不開的方程式? Rain為他挨槍倒地的那一剎那,一下子打亂了整個程式。

 

一早Young站在窗邊看著窗外的黎明陽光,Rain則站在他背後,「你作天表現的很專業。」

 

Young苦笑著,「你是說把妳丟在火線上,只顧看著林太太? 這點我承認.。」

 

「工作上的選擇你沒有錯,沒什麼好自責的。」Rain向前靠近Young,雙手輕靠在他腰上,

 

「我不是自責,只是不喜歡這樣的工作。」

 

「你想承認你愛上我了嗎?」Rain的表情帶著一絲絲甜蜜,

 

Young 只是回頭注視Rain,沒有開口還帶著點嚴肅。

 

「好、不要說,我不需要知道答案。」Rain雙手橫擋做個的動作,然後靠著他胸前,

 

「待會要開會,你要不要提出你的疑問?還是由我來提?」

 

「妳說吧,妳最有資格。」Young的嚴肅還持續著, 而Rain則點點頭不再多說,彷彿這一刻的相依就已經足夠了。

 

跟林太太致過意以後,除了受傷的保鑣、Brain也在、Alex Young在林太面前直接開檢討會。

 

Brain, what happened exactly?」

 

The car accident was a trapI passed out and woke up tied up in the wood。」(指車禍是個陷阱,我醒來就被綁在樹林裡)

 

保鑣也附和,「我跟公司通話後就被擊昏了,醒來就跟客戶和Brain都被綁在樹林裡,後來我用隨身刀挑斷繩子跑出來正好趕上槍戰。」

 

Rain轉向Alex,「我們的行進路線?」

 

「機場到總部必經這條路,這個部份沒有異樣也沒線索。」

 

「對方呢? 不是被我們撂倒了?有找到什麼線索嗎?」

 

「目前正在清查,看火力,應該是附近的游擊隊,但是我們一向互相幫忙,應該不致於,除非是傭兵,那數目得不小。 泰國警方已經接手,這部份我們的資料有限。」

 

原本保持沉默的Young開口了,「就是針對這批買賣來的, 我們的另一組買家是誰?」Young開口的時機跟作用都剛剛好。  此時林太發聲了,

 

「我想這是你們的機密,我應該不要在現場比較好!」只見Rain客氣的回應,

 

「林太太,沒關係,我們的生意一向是公平競爭,這次碰到這樣的事真的很抱歉,還好妳沒受傷。」

 

「我見識到你們的保安能力,真是令我印象深刻,如果你不介意,我很想邀請Young來當我私人保鑣,(刻意轉向Young)如果你不想留在泰國的話,香港也是個不錯的地方。」

 

「林太太,妳誤會了。 Young不是我們公司的保鑣,他是我的特助,這次是第一次下場幫忙的。」

 

「第一次幫忙? 那我更要想辦法挖角了…」

 

「謝謝,但是….我並不喜歡保鑣工作。」Young還誠實的回答著。

 

「你想做什麼工作僅管來找我喔,對不起,今天心情比較好,打擾了,各位,我先離座了。」

 

太太離開後Rain要求Alex 比對附近游擊隊的武力,儘快找到線索然後散會,一路上Rain不發一語,眉頭深鎖。

 

「林太太今天說的話讓人聽了很不舒服。」

 

「她是老江湖,會不會是妳想太多?」Young似乎不想在這話題上談論太多。

 

「不是那麼簡單,可是我想不通,不是只有挖角那麼簡單而已。」

 

「對我來說,她只是個生意人,或許吧,很有心機的生意人。」Young明顯想淡化這個問題。

 

此時林太太正在Young 的房門口等他,很不尋常的舉動。

 

太太直接面對著 Young開口說,「可以跟你說句話嗎?」

 

Rain很禮貌的對兩個人說,「當然,待會來接你參觀工廠。」Rain很識趣也很大氣的離開讓他們獨處。

 

「林太太,今天說那些話到底…」

 

Young,你不像個保鑣,到底之前做什麼的?」

 

「我?什麼也不是,只是在台北唸書時愛惹麻煩,打了個委員的兒子,被通緝。我氣不過一時跑出來,走了這條不歸路…」

 

「我想也是,你不像圈內人,這個圈子對你來說太過複雜。」

 

「所以妳不是真的要挖我角?」Young在林太太面前居然可以笑的很自然。

 

「早上我看到你跟Rain一起出來,大概知道你們的關係。 我好奇的是–這種狀況下,你還是先救我,你怎麼辦到的?還是你也不是我想的另外那種人?」

 

「你說的好複雜!」林太太反而笑了出聲,

 

「總之,這裡太危險,這個行業看錢不看人,更不談“感情,你懂我意思嗎?留著我私人電話,我欠你一次,真的有事或許我幫的上你的忙,記著了!」

 

Young謝過林太太以後一直在想她所說的話,自己真的很嫩,或許她真的想說什麼這個下午他不出勤,趁大家都陪林太出去了,他想跟胖胖聯絡一下,十分鐘也好。

 

台北這邊泡泡在放碟之前,突然想到萬一有病毒怎麼辦? 自己的電腦存了很多阿飛的照片,銷毀不得。 還是拿到胖胖那邊放比較安全,明天剛好週末。正好就接到胖胖的開會簡訊,一定是有大發現了,就先睡了。 明天大家一起再來看這個光碟,至少胖胖的防毒系統百毒不侵。

 

「大家都到了,胖胖你趕快講吧!」大少先發。

 

「泡泡,你給的傳真號碼我查過了,是泰國沒錯,筆跡也是余家凱沒錯,登記的地址就是阿飛工作的地方。 現在的問題是,余家凱跟那個毒品幫派為什麼會有勾結,跟誰?他到底謝誰? 謝什麼? 沒有更具體的證據,我們又怎麼去跟余家凱攤牌?」

 

「攤什麼牌?他是我們老闆耶! 如果說他在裡面還有第二個臥底,我們能說什麼?」

 

大少:「不可能會有第二個臥底,這樣說不過去!」

 

胖胖:「對了,泡泡,會不會跟妳有關? 他會不會為了要追到你,想辦法要把阿飛(做殺頭動作)」

 

「你太誇張了啦!泡泡人在這邊,他也一直在追,有需要為了泡泡去陷害阿飛?」

 

「應該也是不可能,余大哥除了上次拍手機短片以外,沒有做任何我不能接受的事,更沒有要求我什麼,以他這種追求工作成就的性格,應該不可能工器私用,這麼大費周章只為了追我。」

 

「所以一定還有其他的利害關係。」

 

「比如呢?」

 

大少:「以犯罪心理學的角度來看,犯罪第一個就是要動機,最常見的是感情,要不就是利益。 如果排除泡泡的話,那就剩下財了。你查余家凱的帳戶看看,看最近有沒有異常的提領或大額轉帳。」

 

胖胖:「都沒有,不對啊! 我們怎麼變成在查我們的老闆呢?」

 

泡泡:「我真的覺得不對勁,包括我被跟蹤,余家凱發的傳真拍的手機短片。」

 

胖胖:「還有一件事要跟妳說那個短片,我看到了!」

 

泡泡:「你看到什麼?」

 

胖胖:「求婚,我說的是標題,余家凱下的標題。」

 

泡泡:「你說什麼? 說清楚好不好?」

 

胖胖:「我看到了,在Yutube上, 雖然ID不是余家凱,不過一定是他放的。」泡泡一聽整個跳了起來。 「在那兒? 我看一下!」隨即開了電腦。

 

「我看過了,撤掉了! 才PO了半天,我運氣好瞄到了一眼。 泡泡還蠻上鏡頭的。」這一開口可招來泡泡白眼了!

 

大少:「天啊! 越來越複雜了… 余家凱到底搞什麼?」

 

胖胖:「就是搞不懂才找妳們來開會。 還有、還有一件大事;Brain的背景事件。你們上次要我分析的, 結果也出來了,(轉向電腦)好不容易湊起來的,他經手過有記錄的案子一半左右跟毒品有關,金額越來越大,很貪心的一個人。 只為錢,其餘的跟本不在乎。另一半跟軍火有關,也是金額很大,他出賣掉的人命少說也幾十條。」

 

泡泡:「他要那麼多錢要幹嘛? 落入保護計劃,他用的了嗎?」

 

大少:「妳還蠻有概念的嘛! 會不會就是這樣他才在泰國想捲土重來?他應該是屬於病態智慧型犯罪典型案例,以成功犯罪為成就感,錢只是附加價值。  奇怪的是當初他怎會跑去自首? 這個保護計劃讓他兩三年都消聲匿跡,也許是“病”發作了。」

 

泡泡:「真是這樣的話,阿飛在這種人身邊會不會太危險了? 對了,胖胖,你電腦借我用一下,昨天收到一張沒有來源的光碟,我不敢隨便放,你的電腦防禦力比較好。」

 

胖胖:「好啊,妳用那台,等等,是阿飛上線了,我先跟阿飛說,,妳自己去開吧!」

 

泡泡:「好,可是我要先看看阿飛。」

 

胖胖:「知道了! 妳那次不是搶第一?」

 

螢幕上出現阿飛的臉了,當然阿飛也看到大家了。「泡泡你也在,妳工作還好嗎?余家凱,我是說…妳老闆對妳好不好?」 一看到泡泡阿飛心跳就加快了,大概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

 

「阿飛,幹嘛一上來就問余家凱? 你今天看來不錯,(泡泡環視了兩個好朋友,還是直說了!)

     我好想你!我真不喜歡只能在電腦上看到你…(摸摸電腦螢幕好像可以碰觸到阿飛一樣)」

 

「泡泡,我真的很不放心你在余家凱身邊工作,你自己多小心!」阿飛雖然終於跟泡泡說上話,卻不敢提到求婚短片的事,就怕壞了美好的氣氛。而泡泡不想讓阿飛擔心,也絕口不提手機自拍的事,

 

泡泡:「我知道,只要你相信我就好,你呢? 你有想我嗎?」

 

「我…我不敢想你,只要想起你就想回台灣,回到你身邊,現在這邊又正在緊要關頭。 泡泡,聽好,記得我的話,我好愛你,一定要記得!」

 

「好啦!我記得了,我也好愛你!」大少忍不住接話了,

 

Cut!好了沒啊? 你們兩個,雞皮疙瘩掉滿地了時間有限耶!」

 

換胖胖過來把所有的發現跟阿飛說了一遍,只見阿飛臉色都變了,

 

阿飛:「今天有一個重點是昨天我們的車隊遭遇埋伏,差點就全掛了,可是我的直覺是並不是真的要置我們於死地。 很像是警告,又像是在傳達什麼訊息…」

 

大少:「這麼連起來,會不會是Brain想從中得利? 這是他的一貫模式,在中間謀取差價,你們有兩個買家對吧,他只要收了另一家的錢,嚇走另一個;比如昨天那個,少了一家出價,他可以得到中間差額,這次的量一定不小,對吧?」

 

阿飛:「對!幾億美金。小雨現在改了行銷方式,不再面對太多的買家,用獨賣方式賣斷,一年兩次,要全部吃下,所以兩家都志在必得。但是對方的武力不小,Brain怎麼辦到的?」

 

大少:「胖胖沒告訴你嗎? 這個Brain除了做毒品以外,武器就是他另一個“強項, 要弄到這些人和武器應該易如反掌。」

 

阿飛:「我只知道他懂武器卻從來沒想到這層,下一個買家是歐洲的,我看也不是省油的燈,如果不想辦法讓他露出馬腳,小雨豈不是只有挨打的份。」

 

泡泡看大家討論這麼嚴肅的話題又提到她的“情敵小雨,就轉身去放她的碟了。這個片子顯然是針孔拍的,不太清楚,鏡頭是固定的,半天還沒看到人,也沒有聲音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429,692
  • 今日瀏覽人數 : 898
  • 昨日瀏覽人數 : 1,186
  • 上週瀏覽人數 : 8,45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32,15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