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幸福 二》最後的願望

2017/06/16 01:47:32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這相親本來是件好事,尤其在這麼風光明媚的海邊小館,偏偏碰上這號人物,從頭到尾「我、我、我」,沒問個「你」字,這種角色就算他富甲一方也別碰。但看曉涵的表現就像上集說的那樣,如此柔順,不敢說一個不字。 如果不是薇薇出手相救,難道她就順著江媽媽的意? 這要好好觀察,溫柔跟沒主見是兩個層次,還是她習慣跟薇薇唱雙簧?

 

     只是爺爺這一鬧場雖然一時解救了曉涵,也讓早熟的一萍發現了一個現實中的現實;她跟爺爺已經是媽媽的「麻煩」了,害媽媽找不到對象。童言童語的卻字字寫實(而且她說的話我都信!),曉涵於是又編造了些故事哄哄一萍,這次她哄的過去嗎?

 

 

     很喜歡看杰羅與幼芳的對手戲,雖然哀傷瀰漫,但兩人相依相畏就是滿溢著愛,杰羅不再到醫院上班,不願意再浪費任何時間,曾經失去過才知道分秒都不能少,這種「霸道」真是可取!幼芳的心情也很容易了解,她希望杰羅將來可以快樂,把她得不到的全部擁有。  是什麼樣的心情會讓一個女人希望愛人能從別的女人身上得到幸福? 就是十分不捨吧!但杰羅一句「我不可能比現在更快樂了!」聽在幼芳耳裡,應是心疼不已,得君如此,婦復何求?! 最後只剩下最後一件尚未完成的心願了,赫然發現「李一萍」的名字,原來… 真是老天抓弄人,作為一個盡職的醫生,也難怪幼芳會耿耿於懷,但這又能奈何? 她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安心離開?

 

     白沙島這邊也因為一萍的「麻煩」一說,老爺爺演了一齣離家計,然後曉涵只好跨海尋人,這才有了機會在渡輪上預見了來白沙島找尋母女兩的幼芳,誰知道親手將大熊玩偶送給一萍之後,幼芳竟然在杰羅懷裡離開人世,而這一幕深刻的印在曉涵眼裡,呆若木雞的杰羅與面無血色的幼芳,曉涵或許不懂緣由,但這個男人的癡情與怨懟,她全看在眼裡了,有一天她會懂得,有一天!

 

    

     拿到了大熊玩偶的一萍簡直翻轉人生了,鎮日抱著不鬆手,一家三口得靠划拳搶熊,好不興奮!但失去了幼芳的杰羅呢?酒能澆愁嗎?醉意能模糊愛人的臉嗎?當然不能! 失魂落魄的杰羅試著站起來回到工作崗位,但以前嚴管的下屬全等著看他笑話,怎麼會這樣呢?憐憫之心不是人皆有之嗎?爸爸的紅豆麵包是什麼意思? 難道杰羅是家暴或遭遺棄的孩子? 所以他才罵曉涵不好好照顧孩子? 這個男人還要用掉觀眾多少同情心?

 

     果然惡劣的事情不會只有一件,幼芳錄下遺言的影片竟然被拿來捉弄杰羅,出現在演講堂上,惡意破壞他的演講。沒想到杰羅竟然冷靜的完成了演講,還在醫院打了個渣男,辭了職,一口氣的大動作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哀莫大於心死!  

 

     等在門口的漂亮女士是誰? 杰羅的母親? 所以他有個堪稱豪門的母親卻有個賣紅豆麵包的父親?這也太曲折了吧! 而且母親還隱藏他的身分,即將與江奉恩一起奉派到白沙島工作, 這不就兩條主線就要交叉了,好戲要上場了嗎?  靠藥物麻醉自己的杰羅(錯誤示範請勿模仿)竟然追小熊玩偶追到了蘋果民宿,他與曉涵這一家人將會碰出什麼樣的火花?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322,117
  • 今日瀏覽人數 : 656
  • 昨日瀏覽人數 : 1,109
  • 上週瀏覽人數 : 7,155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357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