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幸福 三》醒不來的男人

2017/06/16 23:32:05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觀眾經常在螢幕上看到哀傷的女人,放聲哭鬧的,歇斯底里的,但男人如何表達至悲至痛呢? 安杰羅選擇了讓人很難接受的方式,喝酒、喀藥,行屍走肉,臉上失去了光彩,再也提不起任何生趣。 直到他看到幼芳臨死前留下的大熊玩偶,那是幼芳留給他最後的感情連結,怎能不搶回來呢? 不然誰會跟一個可愛的小女孩搶玩偶?

 

 

     在蘋果民宿的沙發上一躺不醒的安杰羅似乎睡的很沉、很穩,是因為熊玩偶還是因為這裡的寧靜與安全感?他何時才會從失去愛人的惡夢裡醒來?醒來看到的李曉涵會是他生命中的天使嗎? 或者,杰羅才是曉涵一直缺少的依靠?這「羽毛」的設計挺巧妙的。 兩人的熊熊爭奪戰也蠻好看的,從曉涵臉上看到滿滿的心虛,「不然我跟你買」,肯定曉涵是個老實人,這場爭奪戰居然延伸到江家門口,讓安杰羅目睹江李兩人奇怪的互動,杰羅雖然沒有任何表情,想必他已經看到心裡了。而且江家那頓晚餐更是讓他看清楚江家這一老一少的矛盾。

 

     江媽媽的勢利很清楚,她也從來不掩飾,但看來尚稱正派的江奉恩倒讓人摸不清楚,什麼叫「我的目的你很清楚」,難道他比媽媽强的是心機?那他對杰羅的客套也只是虛應董事長而已? 明槍易躲,看人真的不能只看表面,尤其帥帥的、禮貌的、總是客客氣氣的…

 

 

 

     住在江家的杰羅又是一個失眠的夜,徹夜難眠的他只能坐在地上,任由淚水氾濫,那種一閉眼就看到失去的愛人的感覺該有多難受。 另一個睡不著的人居然是一萍,抱不到熊熊也鬧失眠。 這時劇情突然轉了個彎,江媽媽的鬧劇(房門不關是哪招啊)加上曉涵那哄小孩的胡編故事竟然把杰羅逼到了蘋果民宿,成了帶著熊熊「暗戀」曉涵的男人…

 

     總覺得杰羅加入民宿以後這個民宿突然之間「活」了起來,除了用「錢」壓住曉涵的「虛擬氣勢」之外,這家人的對話也變好玩了。而且搶熊大作戰也持續進行當中,杰羅依靠著門看大俠跟一萍搶熊卻一言不發的樣子實在很妙。 這位先生把喝醉的人那種藉酒耍無賴的德行演的極好,認真的跟一萍猜拳,跟曉涵訴苦(其實我已經失眠很久了,沒有喝酒我很難睡,還是如果你能讓我睡著的話,我就不喝),說的曉涵不知如何回話(其實一棒把他敲昏不就成了,哈哈哈!)

 

     只是,喝酒麻痺實在不是長久之計,我猜,這民宿應該暗藏著解藥,解失眠更解惡夢。「捉弄別人,作賤自己,這樣你女朋友會很傷心的」,我想這是解藥之一,一個不怕他又一直在旁邊唸醒他的人,另一個就是一萍了,不知道猜的如何,總之從現在開始越來越期待後續了!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427,345
  • 今日瀏覽人數 : 911
  • 昨日瀏覽人數 : 1,270
  • 上週瀏覽人數 : 7,058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32,15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