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幸福 二十二》誰是惡魔?

2017/07/06 19:34:06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今天整個很負面,先是一萍爲了同學們的指責罵她是惡魔而無法釋懷,小孩子容易哄也容易受傷(有沒有人曾經被父母說是街上揀回來的?),但通常哭一哭就沒事了。解鈴還需繫鈴人,同學們說幾句道歉的話,幾句童言童語友情就回來了,可不是嗎?!

 

     有事的往往是大人。杰羅雖然說的沉穩,有些事情就是發生了,還是不要回頭看比較好,一萍終究會長大要面對她自己的人生… 但他心中關於幼芳的往事,真的已經過去了嗎? 看著一萍,幼芳的影子也如影隨形,這個連結也只能藏在他心裡,誰能來排解? 他的冷漠外表其實跟波濤洶湧的內在很不搭,萬一,有一天真相揭曉,他在這個家庭裡所付出的一切會不會如煙雲散去,瞬間成灰?為何這麼想?因為阿旭在廣場上替曉涵爭取輸血時說的那段話完全對應了安杰羅的處境,想很遠的人一下子就回想到安醫生身上。 所以今天倒著寫,先寫安杰羅的付出,先是爲自己後來則是爲幼芳贖罪,最後這兩個目的會不會結合為一?李家這一家人能夠體會今天在醫院門口廣場上的心情,將來不會將怨氣轉嫁到安杰羅身上嗎? 我或許悲觀,但這集演出廣場上那群村民的自私與怕事,狹窄的心胸,真的有夠惡魔般的嚇人,人命關天,真有一整批人如此見死不救?簡直群魔亂舞! 萬一事件發生到安醫生身上,誰來憐他?

 

 

     奉恩很努力的想幫忙宣導愛滋病,但曉涵並不領情,她是出於好心,但那是奉恩自我贖罪的方式。倒是他質疑杰羅不敢給曉涵承諾這件事有那麼一點出了戲,之前他不是還很羨慕杰羅能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是誰不敢承諾? 而且沒事又搬出董事長,就顯的有點刻意了。 雖然他的轉變是正向的,但私心還是比別人重,這點依雲就顯的落落大方,胸懷坦蕩了。

 

     一萍的班上同學來借廁所,孩子們幾句話就說明了「教育」的重要性,父母說的不一定對,但老師教的就一定是對的,孩子們反而更快接受了一萍,甚至還提出到後山喝山泉水可以治百病(是阿嬤帶大的嗎?)就這麼一群孩子往山上找泉水去了,往後發生的事情又快又急,曉涵突然間就受了重傷,然後接到第二段的醫院廣場。或許不成比例吧,如果將廣場的村民一分為二,兩相對恃辯論,而不是小孩哭;大人絕情的話或許會比較好看一點,戲又切開太多段,辯論的氣氛無法一氣喝成,暴衝的力道弱了不少,諸多可惜啊!

 

     倒是中間穿插的江家裡惜英媽媽和一萍跟大俠的對戲剎是好看,兩個不同階層的家庭之間生活的差異簡單的表現出來,孩子的歡笑,真摯,很簡單就可以感動孤單的惜英媽媽,最後哪場婆孫的擁抱與對話真的感動到我,葛蕾的老練演技搭配上稚嫩無邪的湯甄,演出十分自然,拿捏的非常剛好。戲劇上難得看到老薑跟嫩薑可以炒出一盤好菜,不,是演出一場好戲。

 

 

     寫在23集之前,雖然對22集的內容稍有意見,但一整部劇總是不可能十全十美,下一集要一周之後才能追趕,我會想念的,至於為何剛好切在安醫生的好戲上頭… 只能說剪接很是要得,三集一分能每次都「切」的這麼剛好,也不容易了!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498,705
  • 今日瀏覽人數 : 210
  • 昨日瀏覽人數 : 2,150
  • 上週瀏覽人數 : 10,328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35,71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