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幸福 二十六~二十八》普通女人VS. 優秀男人

2017/07/22 00:03:31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曉涵一家連夜離開白沙島之後,奉恩決定放棄工作專心到城裡尋找他們一家子,看來他這次決定爲自己做些什麼,是彌補也是自我救贖,他的堅持連江媽媽都不再阻擋,也是,這次他如果再不積極,這輩子就得在悔恨當中度過了。

 

     曉涵到了新的住所以後努力的想適應下來,可惜阿旭找工作並不順利,爺爺的狀況正如安醫生所預料,對新環境的排斥非常嚴重,神智退化的更快了,唯一的一萍還是一樣體貼懂事,但異常成熟的她也太令人心疼,這實在不是她這年紀的孩子該操心的(哄爺爺吃藥隨時陪著爺爺),曉涵的決定是不是太匆促了?!走失的爺爺幸好遇到奉恩,這一家人先被奉恩找到了,只是曉涵再一次的下逐客令還要求奉恩不要告訴其他人她的住所。 斷開過去是她的決心,但看著手機想著安醫生,這個讓自己又變成「一個人」的決定看來並不好過,觀眾很可能跟我一樣的心情,「何苦呢?」

 

     本片對失智症的演繹還蠻精準的,突然變換環境對這個病症真的很不妥,病人會一下子記憶錯亂,頻頻尋找舊的「目標」,對新的場所完全無法融入(習慣),往往導致病程快速惡化,照顧者不可不慎,由此也可見製作單位頗為用心,值得鼓勵!

 

     連阿旭都不支持姊姊離開安醫生的決定,雖然曉涵嘴上說「忘了他,我的人生才能往下走」,但,一.忘了他何其困難?因為相處的點滴豈只朝朝暮暮,太多的悲喜經歷連手機都捨不得刪掉又怎會容易呢? 第二. 要找到跟安醫生一樣理解,接受並真心愛這家子的男人,比登天還難,(戲裡戲外都是這樣的,你信不信?)

 

     找人的期間安杰羅依舊住在旅社裡,到處是一萍的笑聲,曉涵的影子,更堅定他找到人的決心。依雲的到訪又讓人有些訝異,談的又是不關她的私人領域。 但他們的對話倒是有趣,安杰羅一樣的直白,他覺得依雲太過刻意的要成全別人,愛自己的敵人,顯的虛偽。 而依雲則羨慕安可以自在的宣洩自己的情緒,卻又說這是自私的行為。這兩個有些極端的人對起話來還真是嗆,到底自私的人是否可以活的自在? 其實她應該問奉恩才對,奉恩更有資格跟經驗回答她的問題。 至於安杰羅,公領域他是個以救人為天命的醫生,在私領域,我想他有權做他自己,除非依雲是受害者,否則她還真沒立場質疑。這可不,依雲不就承認想做個大方的人是很辛苦的,那是自己的選擇不是嗎?

 

 

     開著跑車到處找人的杰羅竟然可以老遠的用一個吊飾認出是曉涵的作品,真是神人級的視力,可以預期這集應該可以找到人了。果然場景馬上轉到在公園裡賣飾品的曉涵,還有奉恩,他真的成熟了許多。 憑他給曉涵的忠告(給自己一個機會愛人),就知道他真的懂得愛的真諦了,這場戲看來蠻感動的。 好像這劇演出兩個男孩子的成長,一個原本自私,一個自負,一個受母親控制;一個只會控制別人,跌跌撞撞的,兩人終於學會了如何愛人,剩下的應該只剩下曉涵了,這個以為做什麼都對別人好的女孩,也該想想如何對自己好一點了。

 

 

     「我原諒你」這是安杰羅終於找到曉涵的第一句話,這人果然自負,但更是受傷,還承認了自己很受傷,否則哪需要「原諒」?而曉涵難得的說了句真話,「如果有一天你看膩了我,我會更痛苦的」,說穿了還是「自卑」在作祟。但在自卑的背後還有一層意義,就「愛了所以怕失去,於是逃避」,真是史上最自卑的女主角;同時也是說愛說的最含蓄的女主角!至於這兩人關於普通女人與優秀男人的比較,只能說天下沒有十全十美的男男女女,「互補」遠比「相當」來的實際,在一起能促使彼此更進步(比如曉涵想當設計師;安杰羅開始理解父母,學著溝通妥協);圓滿彼此的失命缺口,那才是良緣!

 

 

     從江家奉恩與母親的對話來看,他真的徹頭徹尾想通了,也總算了解曉涵那種爲愛放手的性格。相同的安媽媽與曉涵的對話也很有意義,「同性相斥」居然也可以用在母子關係,這兩個性格相同;臉一樣臭的母子,竟然無法好好理解並欣賞對方,缺的應該就是像曉涵這樣的潤滑劑了,所謂溫柔又堅定的力量。更厲害的是這母子兩竟然可以用三個字「對不起」就大和解了,這就是一家人的「默契」吧!

 

 

     依雲與曉涵的對談也是有趣,這裡提出了一個論點,如果曉涵是那個導致奉恩依雲分手的被動第三者,那錯在誰?曉涵沒做錯,依雲如何能怪她?要這麼開明理智並不簡單,但符合一句俗語;放過別人也是放過自己!

 

     杰羅終於收到曉涵做的新衣服,合身難;合心更難,突然覺得這家人幸福滿滿,每每到了這個時候,都是劇情有大逆轉的時候!

 

     安醫生爲了承諾一萍早日回學校上課,很熱心的到學校上衞教課,沒想到家長還是到場阻擾,這群人真是冥頑不靈,連爺爺習慣到碼頭都被村民捉弄,惡意把他反鎖在倉庫內,這就真是超過了。一場尋找爺爺的混亂當中,曉涵終於按奈不住心中的怨氣,好不容易爺爺救醒了,難得生氣的曉涵竟然說出了「我好恨!」,李家人沒有做錯任何事,不該遭受這樣無情的對待。 一旁的杰羅表情很是複雜,他心裡在想什麼?該面對的遲早要面對,但,會是何時又是怎樣的場景?

 

 

 

     這幕戲讓我想起一齣台劇,有一場戲觀眾大都可以看出劇情出現錯誤,劇情不連戲,男主角明知道小女主角有恐水症卻將她拋到水裡,讓觀眾大感疑惑。後來有機會諮詢製作方才知道原來這幕戲是男主角想治癒女孩子的恐水症才故意為之,問題是導演事後找不到那個男主角應該表現出來「驚恐與後悔」的表情,產生讓人覺得”不連戲”的錯覺。 安醫生這個表情讓我想起這場戲,原來演戲就這回事,投入角色,投入整部戲,自然知道自己該如何演出!

 

 

     醒來的大俠突然恢復記憶整個清醒了,不好! 直覺是迴光返照,不得不說這整集全在預測之內,最大的轉折點,劇情卻趨平緩,確實應了這部戲沒有反派角色的設定。爺爺在最後的時刻爲李家跟整個白沙島村民做了最後一件事情,記得大家愛吃的東西,給所有鄰居送點心,這是多少年的記憶一次出籠,提醒全村的人大家一起成長一起生活的經歷,也終於讓所有人心生反省,然後在爺爺突然過世之後,轉化為悔恨,最後成了道歉大會。這段白沙島驚恐之旅總算在愛與和解之下和平落幕,但代價呢? 人生沒有後悔藥,看完這幕只能說無奈,或許曉涵最需要的就是記得她如何「用愛代替傷害」來原諒島上居民的,因為旁邊也有個重要人物需要她相同的諒解。

 

 

     幸福隨著大和解而造訪,曉涵跟一萍的美好未來眼看著就在眼前,安媽媽沒讓我失望,果然是個面惡心善有智慧的女人,她許給曉涵母女的不只是一個可依賴的安醫生,還有一個支持理解的「家」,這對任何女人來說都是一種完全的幸福,但求婚時安醫生卻遲疑了…

 

 

     最後的問題在安杰羅與江奉恩兩人不同的主張,你支持誰? 如果你是安杰羅,你覺得該不該在球婚前說出真相,如果你是李曉涵,你希不希望在結婚前得知一切?沒有標準答案,但如果我是安杰羅我一定會說出來,不然幸福尬然打了大折扣,而且終身要承擔「謊言」的重量,擔心真相遲早會出現。 但如果我是李曉涵,我寧可永遠不知道,因為沒有必要,事實已經無法改變,又與當事人(安杰羅)無關,但不管如何,江奉恩都應該尊重兩個當事人,可以理解他會選擇不說,因為承擔的不會是他,而且那也符合他的角色設定,是吧!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427,360
  • 今日瀏覽人數 : 926
  • 昨日瀏覽人數 : 1,270
  • 上週瀏覽人數 : 7,058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32,15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