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視 - 部落格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天下初定,周圍仍有強敵環伺,虎視眈眈的匈奴,不安份的分封之王……其時是比打天下更加困難的統一和守成,也是最考驗一個王者能否真正統域天下的關鍵時刻。此時的戰王,正為情所困,無心朝事。此時若有能臣忠將在朝相鋪,戰王的天下雖然不至於完全無憂,但至少他的統治地位也應該是安穩的。為王者,最為關鍵的一條就是用人。縱觀歷史長河上中的明君梟雄,凡能成大業者,定是懂得用人之人。雲狂這位少年霸主的用人之道總結成八個字:任人唯信,隨心所欲。

 

     初生牛犢之時,雲狂唯一敬服的人只有他的叔叔雲深。經歷過戰敗,雲狂意識到謀略的重要性,開始信任和重用錢忠。然而對於錢忠,他並不總是聽其言、服其勸,特別是在他已經認定了一個人或是一件事的時候。雲狂的自信和自負,決定了他是一個極有主見之人,旁人的意見往往作為參考。這樣有利有弊,有主見且堅持已見,說明他立場堅定,處事果斷俐落不猶豫;弊病就在於,無法汲取他人正確的經驗和有用的建議,在自己的決定發生偏頗的時候,很難被拉回正確的路上。

 

     錢忠自雲深戰死之後就對雲狂和雲家軍一直忠心相輔助,不離不棄,這份患難情誼,讓雲狂自然而然的放手倚重。然而當兩人意見相左的次數越來越多,矛盾與衝突越來越激烈,錢忠隨著雲狂的倚重越來越目中無人、擅自作主,而雲狂在稱王之後奠定起來的王者至尊不容違逆,兩人終於有了第一次反目。即便如此,在雲狂決定御駕親征,朝政之事需要有人託付之時,他唯一想到的,唯一能夠信任的人還是錢忠。直到雲狂感情用事執意不肯用呂樂來對付海天,錢忠被他氣得重病昏迷。海天的背信棄義,一次次證明了錢忠的勸諫時,此時的戰王才意識到這位如父般待他的長輩對於他的用心。當雲狂陪著亞父仰望星空之時,心中是否略有一絲悔意?

 

     可惜錢忠雖然可以算得上是一位忠臣,卻並不是一位真正的能臣,他同樣不懂得任賢用人,只會將政要牢牢把握在手中,以證明自己獨一無二的重要性;對蘇哲不懂得用,也不懂得防;對蕭輝,不懂得留也不懂得用。

 

     較之錢忠,蘇哲算得上是一個能臣,卻不是一位忠臣。蘇哲是一個聰明人,聰明到深諳“良禽折木而棲”的道理。一開始他受到雲狂的輕視和排斥之時,他就棄雲家軍而選擇了曾王。當他再被曾王派到戰王身邊,雲狂雖對他已禮遇有加,但仍然沒有全心全意的信任。他感受到了,也觀察判斷出戰王非最終的天下之主,於是頻頻對海天示好,步步為營的為自己鋪好後路。這樣的人,有了第一次的背離,要讓雲狂再信任自是不可能的。只是雲狂不再信任卻又把他留在身邊,無形之中也就留了一個了隱患在身邊,成為促使戰王出現統治危機的一個催化劑。

 

     文臣之後再看武將。雲狂本身就是戰將出身,又有戰神之稱,想要獲得他認同的武將首先要憑他的實力獲得他的賞識,其次更重要的一點是要對他的服從。這一點雲齊做得很好,投降之後效力於他麾下的張吉亦是如此。雲齊是他的族弟,血緣至親加上勇猛忠義,自不必說。張吉,是唯一讓戰神雲狂吃過敗戰的人,他的能力到達什麼水準,雲狂最清楚不過;他投降之後收斂氣勢,沉默而且服從,自然也得到了雲狂的信任。只有蕭輝是個例外。蕭輝其實是個人才,他不僅勇猛有餘,還懂得權謀。然而他卻有兩點犯了雲狂的大忌:其一就是他的狂傲且急於表現,不懂得韜光養晦,在同樣狂傲且已大權在握的雲狂面前絲毫不懂收斂,在沒有憑其自身實力做出突出貢獻得到賞識之初就傲氣盡顯,怎能得到雲狂的認可與信任?其二,蕭輝還喜歡犯顏直諫,口出不敬之言。即使是大度如唐太宗李世民,在魏征直諫之時他都會被氣到,更何況是雲狂?!蕭輝每次勸諫都用最直白、最沖、最不留餘地和顏面的言辭舉動,又怎能不令雲狂對其厭惡與排斥?!

 

     反觀戰王的用人之道,仔細琢磨之下,與雲狂本身的性格個性十人相符:他本就是耿直、信義、率性之人,以怎會懂得那些機關算盡、收放有度的禦人之術?雲狂於識人之上的不明,謀略和用人之上的不足,再加上決策之時的感情用事,沒有親信的能臣幹將來輔助,註定了戰王要做朝堂之上的孤家寡人。

 

     再看戰王的政治理念。雲狂的政治理念一開始只能說得上是戰略理念——以暴制暴,以武統一天下。統一天下之後的最終目的是天下太平,這才是最終的政治理念。然而,直到與海天協議分封二治,百姓為戰爭的停歇而歡慶之時,雲狂才意識到,和平安逸的生活是百姓所嚮往的,也是他渴望的,更是他這一路征戰而來的最終目的。正因為雲狂深刻意識到了這一點,他為此放棄了東山再起的機會,用自己的生命成全了這一份和平大義。但雲狂沒有不戰而降,仍然作戰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為的是對得起雲家,對得起追隨他打江山的薛國戰士,對得起為了讓他無後顧之憂而揮劍自刎的妙戈。

 

     這就是雲狂,在生命走到盡頭之時,自省,力戰,最後放手成全。他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真男人,鐵血男子漢!

 

     唯一讓人不滿的是編劇為雲狂安排的死法。這樣的一個真男人,編劇居然讓他抱著女人溺水?!拜託 !雲狂會游泳的好吧?!就不能讓這個男人味十足的角色,有一個瀟灑的、男人一點的死法嗎?!把英雄變得兒女情長、婆婆媽媽,把聰慧變成得腹黑和心機深重,把單純可愛變得白目,似乎就是於編的專長,不是嗎?!對此雷編,身為觀眾的我除了無語,還是無語。

 

     縱觀一路以來明道對雲狂這一角色的詮釋,從站姿、走姿、坐姿細心塑造雕琢,到嘴角的輕抿與舒展;從每一次的伸手指點、每一個架刀揮刀的動作、氣度,到眉宇間情感的細膩收放,他成功詮釋出了雲狂的真性情,成功賦予了這個角色為將時“力拔山兮氣蓋世”的勇猛,與身為戰王所應有的王者氣勢,由內而外,揮灑自如。明道,賦予了以項羽為原型的雲狂這個角色鮮活的生命力,將他身上的特質盡情展現。這是明道繼吳剛將軍之後又一個成功的飛躍。

 

     比起帝王,雲狂更適合做一個將軍;比起將軍,雲狂其實更適合做一個俠士。如果不是身處那個時代,如果不用背負家仇國難,他一襲輕衫,仗劍江湖,身邊傍著一位善解人意的紅顏知已,與兩三好友痛飲高歌,該是何等瀟灑恣意?

關於我

一個喜歡看劇評劇的人,一個想像力豐富、腦子裏常常天馬行空的人,一個細心也粗心的人,一個常常被人笑太天真但有時候考慮問題卻又狠現實的人,一個會想太多也常對關心的人碎碎念的人,一個沒有太多朋友、並不擅長交際,但离不开朋友的人。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321,840
  • 今日瀏覽人數 : 6
  • 昨日瀏覽人數 : 64
  • 上週瀏覽人數 : 5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32

關於我

一個喜歡看劇評劇的人,一個想像力豐富、腦子裏常常天馬行空的人,一個細心也粗心的人,一個常常被人笑太天真但有時候考慮問題卻又狠現實的人,一個會想太多也常對關心的人碎碎念的人,一個沒有太多朋友、並不擅長交際,但离不开朋友的人。

關於我

一個喜歡看劇評劇的人,一個想像力豐富、腦子裏常常天馬行空的人,一個細心也粗心的人,一個常常被人笑太天真但有時候考慮問題卻又狠現實的人,一個會想太多也常對關心的人碎碎念的人,一個沒有太多朋友、並不擅長交際,但离不开朋友的人。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