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療護讓重症病患安心

2012/10/17 16:06:43常春小編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文/萬真彣

諮詢/趙可式(成功大學醫學院護理系教授)

(圖文提供/全民健康保險雙月刊98期)

 

淑玲已經沒有了睜開眼睛的力氣,氣息逐漸微弱;今早,她一身清爽,換上了舒適的素衣,梳上了自己最滿意的髮型,沒有痛苦地躺在潔淨的床上。窗明几

淨的房內,愛與道別的細語,讓這片刻的靜謐,溫馨滿盈。


「媽,謝謝您!謝謝您幾十年來對我們的照顧,我愛您……。」
「老婆,妳放心的走,家裡和孩子的事別擔心了,就交給我……。」
淑玲身體冰冷,眼角滾滾的垂淚,晶瑩透亮,是她最終的溫熱。猶如生命的第一口氣,她抿了一下嘴,奮力、滿足的嚥進了最後一口,身邊充滿親人的祝福與愛的空氣。傍晚,淑玲面貌莊嚴,安詳離世。


在安寧緩和醫療的照護下,死亡,可以這麼優雅;告別,可以如此從容。為了讓重症末期病人能身心安頓、走得無憾,「安寧緩和醫療」概念在台灣廣為推行,專業的醫療團隊,已協助無數的病人和他們的家屬,度過臨終期前、後的痛楚和哀傷。


健保給付10類末期病人安寧療護費用
85年健保局陸續對癌末病人和漸凍人(運動神經元疾病)展開「居家安寧療護」試辦計畫,選擇回家或到特約護理之家休養的兩類病人,在醫療團隊定時訪視,提供身體、心理的醫療與輔導後,會給予訪視給付,其中亦包含藥物費用。因實施後迴響熱烈,健保局於89年再提供「住院安寧療護」試辦計畫,不分醫院層級,每天給付4,930點給安寧病房;若需放射線、血液透析及雙磷酸鹽類藥物,可以另外核實給付。


由於成效豐碩,98年9月,健保局不僅將安寧居家療護正式納入健保常規支付標準,更將適用對象擴大到「老年期及初老期器質性精神病患」、「慢性腎衰竭及腎衰竭未明者」、「慢性肝病及肝硬化」、「急性腎衰竭未明者」、「肺部其他疾病」、「慢性氣道阻塞疾病」、「心臟衰竭」及「其他大腦變質」等8類重症末期病人。


以上8類再加上原已給付的癌症與漸凍人,共10類的重症末期病人,只要同意撤除無助於疾病的無效醫療,在病危的時候亦不予插管、電擊等急救,即可以住進通過衛生署「住院安寧療護設置基準」的醫院安寧病房。這裡,醫師主要針對病人的疼痛及其他不適症狀(如喘、咳、失眠、嘔吐、水腫、便祕、腹瀉、頭暈、傷口、大小便失禁、意識障礙等)進行緩和醫療,讓他們有品質的走完生命最後一程。


目前台灣安寧療護的服務類型,除了上述的「居家安寧療護」、「住院安寧療護」外,健保局還於100年4月推出「安寧共同照護」試辦方案,重症末期病人可以選擇不換地點,留在原病房接受原照護團隊與安寧療護團隊的共同治療與照護。

 

善終、善別、善生
現任成功大學醫學院護理系的趙可式教授,致力於推廣安寧療護理念30年,被譽為「台灣安寧緩和療護之母」;她說,安寧療護是為威脅生命疾病的病人提供最佳照護,藉著預防與緩解生理、心理及靈性的痛苦,以增進病人及其家屬的生活品質。趙教授總在安寧照護案例中,得到無限的啟發與感動;他們是她「生命的導師」。


王先生,50歲,診斷為口腔癌末期,嘴、雙頰全潰爛,無法說話,且只能以鼻胃管進食;經治療宣判無效後,選擇居家安寧療護,要在自己最舒適且熟悉的地方,走向生命的終點。


某次安寧療護醫療團隊到府訪視,王太太煩惱的說,病痛讓王先生情緒極度低落,他甚至以拒食、比手勢和寫字條的方式,強烈表達痛不欲生的感受。細心的趙教授得知王先生過去曾因遭到高壓電重擊,整片背部燒焦、植了10幾次的皮。那時傷勢嚴重,不但迫使他臥床半年,連進食都得躬起身子趴著吃;王先生常嘲笑自己,當時狼狽到像條狗。「那次,痊癒的希望,給了你捱過來的勇氣,所以你挺住了;但這次,癌末讓你陷入絕望與無助,所以你再也忍不了了,對嗎?」趙教授用溫柔的語言,嘗試與他溝通。


自此,堅硬的心,再也鎖不住潰堤在即的男兒淚。「嗯……嗚……哼……」,沒了嘴巴,王先生從聲帶發出細小的哽咽聲,眼淚瞬間傾瀉而下。「罹癌4年多,這是他第一次哭」王太太緊緊抱著老公,泣不成聲。趙教授感動地說:「你們知道嗎?整整用掉了一盒面紙,才擦完王先生的淚水。」

心牆倒了,心門就打開了。經過情緒疏導,王先生在後來1年多的日子裡,開始向家人透露自己的真實情感,他們一同回憶曾共有的時光、一同創造時笑、時哭的新記憶。透過安寧療護團隊的輔導,王先生終於能在人生最後的旅程中,體驗到家人的愛和生命的美好,活出自我。
即便安寧療護措施無法治癒生病的軀體,但在臨終時期,病人們的心與生命,在醫療團隊與家屬的支持、關愛下,往往得到很大的治療,平靜走完餘生。趙教授補充;「協助家屬渡過病人臨終期前、後的哀傷,讓他們得以善生,也是安寧療護中很重要的一環。」


死亡可以無憾,如出生般自然
針頭和管子,纏住了開滿洞的身子;觀察生命跡象的儀器,團團包圍孱弱的軀體;維持心跳或呼吸的設備,淹沒了癱在床上,連痛都沒有力氣呻吟的病人。最後陪伴在這些幾乎沒有康復希望的臨終病人身邊的,不是家人愛的溫度、不是親友溫柔的細語,而是冷冰冰的醫療儀器及警示系統的嘈雜聲。這一幕,任誰都不忍多看一眼。


疾病若能治癒,當然要用盡心力去救治;但如果有一天,病情到了即使華陀再世仍回天乏術之時,若依舊不顧一切的用藥物、儀器做無效的醫療與劇烈的搶救,不但會增加臨終病人的痛苦,最後如果還是挽回不了生命,就很有可能造成生死兩憾的殘局。
因為不忍多見這樣的悲劇,趙教授才堅持落實安寧療護,用專業的知識、技能與態度,答覆病人及家屬的需要,協助他們緩解痛苦,在人生最脆弱之際,幽谷伴行,並促進病人與家屬之間能相互道愛、道謝、道別。


面對死亡,可以選擇無憾、無悔地活到最後一刻;因為,「當生命走到盡頭,就如同新生命來到人間一般自然」,趙教授不斷地重複這句話。

常春月刊粉絲團

常春最讚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6,916,384
  • 今日瀏覽人數 : 1,746
  • 昨日瀏覽人數 : 1,516
  • 上週瀏覽人數 : 11,77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55,507

關於我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