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視 - 部落格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當恢復視力的霍華(或者應該叫秦楚),將鍾無艷的面具拿下之後,眼前這個強悍的女人,是多麼驚訝,但神情上,她並不開心。我明白為什麼大家要戴面具,那是因為,秦楚需要在茫茫人海之中認出鍾無艷,同時也讓那個自稱“很醜”的鍾無艷沒有任何包袱。結果,秦楚輕易就發現了那個高挑的“熟悉”的身影,當那個本不應該出現的面具去掉之後,他看到了鍾無艷的臉。你很漂亮,你比我想象之中漂亮多了。秦楚這句話,你聽不出任何的違心,因為他是真心的。同一個酒會裡,美女很多,可是在秦楚的眼中,都比不上這個臉上有胎記的鍾無艷。

 

秦楚向齊宣叫板,他不是不喜歡鍾無艷,而是他不想跟齊宣搶。他盡全力對無艷好,保護無艷,原因只是因為他喜歡這樣做。他做的每一件事,都顯示出一個不可否定的道理——如果鍾無艷喜歡的是他,如果鍾無艷和他在一起,真的可以想象,他們兩夫妻一齊打拼事業,那皇朝集團恐怕會非常恐怖。但可惜的是,鍾無艷喜歡的是齊宣,使得這個理論上的優勢組合無法成立。

 

在齊宣心中,單純的他無法理解人心的險惡一面。其實一直以來,便利貼只覺得夏迎春和鍾無艷還處於一個公平競爭的地步,便利貼只覺得鍾無艷領先夏迎春,可是便利貼未曾覺得夏迎春真的是一個沒有條件留在齊宣身邊的女人。可是這一集過後,便利貼覺得夏迎春不配,她絕對配不上齊宣。這個女人,心腸太壞了。只是便利貼擔心的,就是現在才第十集,這麼快就將女二毀掉,後面的劇情那要怎麼用?要女二壞下去嗎?真不知道。

 

齊宣跟鍾無艷道歉這一段戲,可說是本集最讓便利貼有FEEL的一段。因為這一集裡,秦楚最少向鍾無艷公開表白了兩次(雖然這個表白只是暗示但以鍾無艷的智慧不可能聽不出秦楚的真正意思),無論哪一次都沒有問題。可是與齊宣的這一次對比,感覺不同就是不同。但是,齊宣的進步,還是沒有到達鍾無艷需要的高度。所以鍾無艷借著一次意外,決定離開。其實鍾無艷自己知道,她在這個時候是不能走,也是不應該走的。因為無論是齊宣,還是整個齊氏集團,都需要她。可是面對夏迎春的步步緊逼,鍾無艷實在沒有辦法承受。齊宣一直沒有表態他選擇誰,鍾無艷就一直以為他比較喜歡夏迎春,一直都在忍讓的鍾無艷,選擇退出了。

 

其實這真的要怪齊宣,誰叫他猶豫不決?男人最不應該有的缺點,就是猶豫不決,尤其是感情上的事。便利貼是男人,所以便利貼總是認為,猶豫不決的男人,立場不堅定的男人,跟花心的男人,劈腿的男人沒有分別。因為你都是在對女人造成傷害。所以鍾無艷默默地選擇了離開。便利貼沒看到下集預告,可能是因為劇情將要進入一個新的地方了吧。不過齊宣看到了鍾無艷的信,更看到了鍾無艷的心。鍾無艷走了,可是她告訴他,她喜歡他,正因為這樣她才不得不走,因為她不想破壞齊宣和夏迎春。

 

齊宣應該現在可以明白,自己放走了一個多麼重要的無價之寶了。正因為他猶豫不決,正因為他沒有下定決心把鍾無艷留下,如今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走了。而原本,齊宣是可以留下她的。鍾無艷不想給齊宣壓力,因為她很明白,她遲早都會向齊宣要求愛情,因為她實在太愛他了,如果到最後她得不到齊宣的愛情,那她寧愿離開,她不能讓自己呆在齊宣的身邊。這個有名無實的總經理助理,沒辦法滿足無艷心裡真正的需求。她已經看到這個男人成長了,她覺得她已經完成任務了,所以她覺得齊宣不再需要她了,她是時候要走了。

 

便利貼說一句男人和女人都不愛聽的話。如今我們談戀愛,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都充斥著太多的“我覺得”、“我以為”、“我認為”、“我直覺知道”……其實這些,都是對戀情的傷害。因為男人永遠不會完全懂女人,女人也永遠不會完全懂男人,所以男人就用自己的想法,去衡量女人所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用意,同樣的女人也用自己的想法,去衡量男人所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用意。但事實上,男人用自己的想法去衡量女人,95%以上都是猜錯的,同樣的女人用自己的想法去衡量男人,95%以上都是猜錯的。所以便利貼跟上一任的女朋友分開,就是因為她從來沒有主動來跟我溝通,告訴我她的真實想法,同樣地也沒有問過我的真實想法,一味地認為,她不用問,她光是用感覺就可以知道一切了。結果,她猜我的想法,沒有一次正確,尤其很多時候,我用心為她好,卻被她忽略甚至誤解。我要求她告訴我她真實的想法時,她竟然這樣說:“其實我的想法應該是不用告訴你你就應該可以知道的啊。”

 

便利貼分享了一下我的經歷,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讓大家明白,兩個人在一起,真的切忌“我覺得”。保持溝通是非常重要的。就像鍾無艷和齊宣這兩人一樣。如果鍾無艷早一點告訴齊宣她是愛他的,如果齊宣早一點告訴鍾無艷他心裡有她,今天鍾無艷就不會堅持要走。當然,首先要怪齊宣沒有盡快在兩個女人之中做出決定,但是為什麼齊宣你知道自己喜歡鍾無艷卻遲遲不肯說出口?我知道齊宣你暗示過,但對不起,暗示不能算數。正是因為得不到一個明確的承諾,鍾無艷才狠得下心離開齊家的。對,齊氏集團內憂外患,沒有了鍾無艷,齊宣搞不定,如今正是需要鍾無艷的時候。鍾無艷選擇此時離開,真的是無奈。一方面,齊宣對自己沒有承諾,自己也沒有一個明確的身份,而且齊宣對自己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鍾無艷不清楚,但鍾無艷“覺得”齊宣就是喜歡夏迎春,既然自己未來沒有保障,在齊家呆下去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心中已經受傷過幾次的鍾無艷,這個再強悍的女強人,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所以鍾無艷選擇了逃離。另一方面,鍾無艷非常清楚,一旦她在齊宣身邊呆得更久,她遲早會向齊宣索取愛情,她遲早會要求齊宣把愛情給她,而且她會越要越多,好好一個女強人,會變成一個怨婦,或者一個不擇手段的女人。所以有清醒頭腦的她,決定離開。因為她很清楚,愛情是一把雙刃劍,愛情可以讓鍾無艷追在秦楚的車子後面,摔傷了也不怕,只為幫齊宣完成一個企劃案。但愛情同樣可以讓夏迎春處處針對鍾無艷,手段越來越讓人不齒。

 

當她在你身邊的時候,你習慣了她。可是當她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就處處不習慣,并且無時無刻不在想她,想她的好。人就是這麼賤的,當她在自己身邊的時候,自己不珍惜,可是當她離去之後,你就知道她的重要性了。

 

我相信以上這些話送給齊宣,絕對合適。因為齊宣的確很需要這些話。鍾無艷這一招夠絕的,她一離開,齊宣將會時時想念她。沒有任何一個觀眾會認為齊宣不懷念鍾無艷,因為這個男人的身上,已經有太多鍾無艷留下的痕跡了。齊宣,已經不是夏迎春的齊宣,而是鍾無艷的齊宣。鍾無艷離開,齊宣是時候要決定,你要的女人,到底是誰了。

回應

香港特別行政區
論水平, 齊宣跟夏迎春,秦楚跟鍾無艷這麼配才最合拍. 當然, 感情事不是憑水平, 但是假如鍾無艷和齊宣在一起, 因為齊宣的不成熟,不夠心思細密, 鍾無艷只會繼續吃苦.
大家可能會說齊宣那種叫心無城府, 但要寵一個女人, 這樣的男人是不會懂得的. 鍾無艷表面看似是一個強悍的女人, 但因為她的不完美, 她比任何女人更需要男人來關心和寵愛. 所以, 秦楚的出現令她感到前所未有過的重視. 他才是跟鍾無艷相知的人, 雙方也不用多說半句就能知道對方想要什麼, 也明白對方的感受, 然後為對方付出.

可惜的是, 秦楚不是男主角, 所以秦鍾配是沒可能的了.

另外, 關於版主所說"其實我的想法不用告訴你你就應該可以知道的啊", 無可否認, 這都是女人的想法. 她們會覺得凡事都要說出口, 是很沒意思的, 因為她們會認為, 假如男方真的在乎, 會從很多細微的地方了解到她們的需要, 只要細心一點, 便不難發現她們在想什麼, 想要什麼. 就好像秦楚對鍾無艷一樣.

我個人也認同想法是不需要開口對方也應該可以知道的, 做不到這一點是因為大家的性格不合, 若然很合拍的話, 因為大家的觀點一樣, 置身處地, 在同一個環境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基本就是對方的想法和感受, 實在不存在任何要猜對方的想法諸如此類的, 這麼辛苦的.  
最後, 我希望版主能夠早日找到一個大家都很合拍又喜歡的人.
2010/09/27 09:39:52 #
虎媽 台灣
不好意思.請問...秦楚向齊宣"叫板"..這"叫板"是什麼意思呢?
2010/09/27 21:32:22 #
以退為進 台灣
只能說夏迎春搶齊宣的手法是既粗糙又拙劣吧!她以為她的美貌是絕對的優勢,策略也一直保持不變,但美真的是很奇妙、很個人的認定,美有一定的標準,但每個人界定美的那把尺卻有著不同的衡量方式,她拒絕去認同,而這樣的態度讓她淪為輸家。鍾無艷就聰明多了,雖然外表有明顯的缺陷,但不卑不亢地營造了自己獨一無二的特色,反而造就了自己的優勢。夏迎春對齊宣的付出並不少於鍾無艷,卻輸的一塌糊塗,真教人婉惜啊!

2010/09/27 22:25:54 #

新增回應

  Country flag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6,946,315
  • 今日瀏覽人數 : 1,079
  • 昨日瀏覽人數 : 2,503
  • 上週瀏覽人數 : 17,053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89,733

給所有在這裡留言的朋友

對希望留言給便利貼的各位說明:在TTV台視部落格裡,任何朋友給便利貼的留言,都不會立即顯示的,而是需要便利貼本人上線核實之後才會顯示出來。這樣的設置是TTV默認的,一來是為了防止有人在這裡發廣告留言,二來也是為了防止過激的言論。基本上只要是真心留言的,就算留言裡是反對便利貼的,便利貼也不會刪掉的。當然,廣告和謾罵性質的留言是必刪無疑的。特此說明,便利貼真誠地希望大家多留言給我,跟我討論任何便利貼所著的文字。便利貼保證,這裡的任何文字,全部是便利貼原創,絕對不會轉別人的文字過來的。

關於我

便利貼是一個男人,一個理性而又有頭腦的男人,一個外表平凡但極有個性的男人。我不被朋友們所了解,不被親人所認識,懂我的人,總是那麼少……

最新回應

訂閱回應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