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愛、妳、我、他  五.  草莓大進擊

2010/09/18 00:07:37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望著辦公桌上的定製名牌 - K.Y.Chao Account Manager,怎麼看都覺得些陌生,真的是自己的嗎? 剛開完業務會議的二哥往後用力一靠,這張人體工學的皮製辦公椅好像不久前自己挑選的,應該是吧!全玻璃隔間的辦公室顯的明亮大器,這應該也是自己要求的,不也是醫生建議的?於是全辦公室採光最佳的角落就成了他的辦公室,沒辦法再好了! 更好的得往上一層去了。

 

剛剛才下飛機就直奔辦公室,時差得先拋到腦後。倒也不是工作真的這麼逼人,往往公司會視飛行里程給他半天到一天假的。 實在是歐洲這季的訂單修訂幅度太大,他非得立刻進一趟辦公室把採購跟業務部的人全叫齊了,尤其是採購,上一季的零組件訂單早都下了,怎樣把庫存修訂,減少損失是他這趟飛行路途上的重點工作。整個丟出去了才鬆下一口氣,真的好累!  通訊再發達迅速還是沒辦法代替人腦思考。

 

二哥把座椅轉了個向背對著辦公室,靠好了背,調斜了椅身,整個人埋在皮椅裡,才想起當初為何選這張椅子。笑了笑就沉沉睡著了。 當中秘書還進來幫他拉上了窗簾,關上了門,這個下午應該沒有人會干擾他;也不會有電話接進來了。 原來他在公司裡的reputation 不是只有帥氣多金而已,三個小時的會一個小時開完才是他最受稱著的地方。 嚴厲、不假辭色、講求效率,才讓這一組人連年拿下全公司業績冠軍,代價就是讓商務艙、飯店、辦公室和他的家平分他的生命長度。那草莓呢? 草莓又分到了多少?

 

二哥到了夢裡還在飛行,永遠靠著窗,不工作就望著窗外發呆。看著雲海思考是他多年修練來的功力。 突然美麗大方的服務人員來輕拍他的肩膀,送餐時間到了。 誰知餐盤上竟是個小巧高雅的包裝袋,正想抬頭詢問,居然是草莓一臉的燦笑… 二哥一下子醒來了,離下班不到半小時了!這個約出國前就約好了,不能爽約。

 

老早老早就開始準備了,越是緊張時間過的越快,生日就今天了,草莓忐忑的心不用明說,恐怕都寫在臉上了。體貼的草莓擔心給二哥時間壓力,自己先搭車到約好的餐廳,靜靜的等著男主角出現。今天才回國的男主角顯的很輕鬆但帶著點倦容,一束花,一個精美的禮物包裝,一個足夠迷昏草莓的微笑,

「生日快樂!小草莓,你今天很漂亮!」

 

「真的?你買什麼給我?這花好美!」草莓接下了禮物;聞了下那把香水百合,其實心裡期待的是玫瑰,玫瑰不是代表愛情嗎?

 

「二哥,你看來有點累,這趟很辛苦喔?」兩人邊走邊聊著。

 

二哥伸了伸懶腰還打了個喝欠,

「習慣了,有點 Jet lag,剛在辦公室睡了一下下、我沒事,看到妳很開心啊!」

 

二哥搭了下草莓的肩,草莓看機不可失,

 

「我好想你!」

 

草莓停住了腳步轉身想直接給二哥送上吻,不過二哥閃的剛剛好,於是草莓嘟起了嘴。

 

「生日的人怎麼能嘟嘴呢?」

 

二哥左右看了下,停車場裡這會兒正好沒人,他一把摟過草莓進懷裡,

「以後在我面前不准嘟嘴不高興,在二哥面前要永遠開開心心,好不好?我最喜歡看你笑了!」說著說著還捏捏草莓的臉頰。

 

趁著草莓抬著頭點著,二哥補給草莓一個結實的唇吻。雖然就那一下子,對草莓來說,就像小女生第一次嚐到棉花糖一樣,草莓趁勢賴上去想索吻,誰知這二哥居然頭一別,撇下一句話就進了餐廳了,

 

「我忘了說,也不能太貪心喔!」他是笑著說的,還好,草莓心裡頭這麼想著! 

 

今天到了一家故宮附近的花園餐廳,二哥就是能每次都帶草莓到不同的地方吃飯。一個獨立的花園包廂裡,精緻的台菜 二哥說的,吃飯要嘛就異國風味,平常沒什麼機會吃到的,要嘛就要像在家裡頭一樣,一定要舒舒服服沒有太多干擾的。

 

這兒除了食物精緻;外頭的鳥語花香小橋流水還真是草莓沒見過的,氣氛好心情當然更好。草莓刻意的多敬他酒,很少看到一個男人完全不受酒精影響,不管喝多喝少,從沒看他醉過或有一點點失態。 據他自己說是家傳的,爸爸媽媽都很能喝,所以之前想灌醉他的計謀根本就是夢想。

 

何況他堅持喝酒不開車,所以今天要他多喝根本不可能。草莓只好開始她的B計畫。

 

「今天好開心,謝謝二哥!你說我該怎麼謝你?」

 

「謝我?你還沒拆我的禮物就要說謝?」

 

「那我現在拆!」

 

二哥手一伸,

「等一下!這禮物一定要」二哥的手勢使得禮物的內容呼之欲出了,

 

「穿在你身上才看的出它的價值!」

 

「是衣服?」

 

「嗯,還記得上次到 club你租禮服被我唸?」

 

「記得,我只是捨不得花大錢買不常穿的禮服,啊,你是說你買禮服給我?」

 

二哥點點頭,

「在巴黎看到的,上次就想買,但是我花了點精神注意你的尺碼,這次終於買下來了。」

 

「那不是很貴?我不要,我只要你多陪陪我,我們認識了半年了,你總是在出差,你都不知道我會擔心嗎?」

 

「你是擔心我墜機還是怕我在國外亂來?」二哥往座椅一靠慵懶的說著。

 

草莓又嘟起嘴來還加上跺腳,

「你怎麼這樣啦!人家跟你說正經的,你為什麼要亂講話啦!」

 

「好啦!好啦,別生氣了! 不是說壽星不能生氣嗎?」二哥把草莓拉近身邊環抱了起來,

 

「我說錯話罰我自己,你說,該罰什麼?」

 

草莓看得來全不費工夫,所幸認真的撒起嬌來了,

「我不管,今天我可以許三個願望,對不對?」

 

二哥扁扁嘴「好,你說了算,就給你三個願望,只到午夜12點喔,逾時不候!」

 

沒想到草莓立刻站了起來,用手硬是把二哥拉了起來,

「跟我走!」

 

「到那兒?」

 

「喝我煮的咖啡啊!」

 

就這樣,草莓如願的把二哥拉回她的香閨,這個套房裡今天可是特地打掃過了還噴了精油,一整個很女人的味道。 任人都看的出草莓的心計,難道二哥會不明白嗎? 

 

差二哥坐下,那是個三人座的大沙發,乾淨的奶油白,對牆就是個大電視,要說實話的話,真是整理的很有味道。草莓差不多是用衝的進小廚房煮上咖啡,

 

「我以為你開玩笑的,真的在煮咖啡啊?」

 

「為了你特別去學的。」草莓邊喊著邊進了浴室,夾起了長髮又突然衝了出來,

「忘了我的生日禮物!」拿起了禮盒又衝了進浴室,

「給我十分鐘!」

 

二哥看了看牆上的鐘11點整,雙手往後跨著沙發,自顧自的笑了起來。 心裡頭想著,這女人真的把自己的話當真了,趕成這個樣子。 難不成自己已經給她這樣的印象,過了12點他就會翻臉走人?

 

想著想著自己突然覺得對草莓有些虧欠,真的有半年多了,他總是說來就來;喊走就走人,要約會就約會;說沒空就沒空。明知道她無可救藥的愛上自己,依然只顧著自己的瀟灑,顧不著女孩子家的情緒抑或者說顏面。 就算自己條件再好,好像也不該這樣自負,這樣是不道德的。

 

還是,真的該考慮可以實現她的願望,自己做得到嗎?二哥脫下了西裝外套隨手掛上小餐桌椅背,鬆了襯衫兩個釦子,捲上兩只袖子,在旁邊的CD架上選了張情歌精選,放上了音樂,今晚就讓自己放肆一下又何妨? 

 

真的,十分鐘整!好像草莓的浴室裡有時鐘似的。 她穿著小禮服出來了,細細的肩帶,可愛的摺領,露出了整個肩膀,性感不失可愛。 高腰小細摺及膝不等長裙擺,時尚感強,突顯身材又俏麗。二哥瞄了瞄一眼,笑了!打個手勢要草莓轉個圈。

 

二哥的眼光果然是一流的,還是說,草莓的身材和這禮服相得益彰? 燈呢?就那浴室前的一小盞,二哥早關了其他的多餘的燈。 這會兒望著轉圈圈的草莓,甜甜的微紅的臉蛋,洗掉了白天的妝,一切才是最乾淨真實的。

 

然而心裡頭呢?什麼才是真實的? 二哥勾了下食指,草莓果然走了近,

「這禮服很適合你!」

 

「嗯!」草莓甜甜的回應著。

 

二哥牽了草莓的小手,草莓看這燈,聽到音樂就知道她已經成功一半了。可是心跳的速度遠超過她預期的,不是她設計好的嗎? 為什麼這個時刻到了,卻不自主的發起抖了。

 

「第一個願望我做到了,第二個?」

 

二哥讓草莓坐在他腿上,用極低沉帶著電的聲音說著,

「你的手好冷。」二哥輕輕的用手將草莓環繞起來,極其輕柔的,似乎此刻性感的草莓之於他再平常也不過,直到…兩人的手掌互握了起來。

 

二哥一邊握著揉著,開始動了起來,他一邊親著草莓的手一邊看著,深遂的眼神來回的打量著滿臉通紅的草莓。草莓不是忘了她的計畫而是連看都不敢正看二哥,此刻二哥的氣息越來越近,她好怕心臟忘了跳吧!

 

一直她以為二哥刻意對她保持一個距離,或許怕她纏上,或許怕她看上他的財而不是人,又或許覺得她只值得喜歡不值得愛。猜猜想想了半年,眼前的二哥卻讓她滿心的驚訝。

 

二哥撫弄著她的臉蛋,些微的力氣剛剛好將她拉近。草莓想到這半年來的苦戀, 看著二哥讓人無法抗拒的眼神,突然開了口,

 

「二哥,你愛我嗎?」沒有原因的就是說出了口,草莓連猶豫都來不及!

 

二哥坐挺了身子,挪了下角度,

「第二個願望?你覺得呢?」鼻息橫掃著草莓的臉頰、頸、草莓幾乎不敢呼吸。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隨著二哥的挑逗草莓已經連說話的氣力都用不上了,好像力氣全都幫著心努力的在跳著。

 

 「那這樣呢?」二哥用唇代替了鼻息在草莓臉頰肩頸上游移,大手捧著她的臉。 是的,草莓閉上了眼,心都快蹦出來了,到底今天是誰有備而來的?隨著二哥的吻,草莓只覺得四肢發麻不自主的想縮緊,計劃全丟到腦後了。

 

怎知二哥細長的手指就停在肩膀上,好似肩帶上上了鎖似的,草莓實在不知道到底哪裡出了錯。誰讓這當下的二哥全身的男人味,草莓顧不得三七二十一了,貼上了唇吻上了他,他並沒有一點點抗拒,草莓緊挨著二哥的身體,沒有抗拒就是接受,這一向是草莓的人際哲學。

 

要怪就怪二哥的唇吧!草莓自己的主觀意識吧,她覺得二哥的唇“嚐”起來甜甜的,可是她只敢輕含,但很貪心的,整個人都想賴上去了 二哥先是退後了一下接著往前動了動,也搞不清楚誰先做的蛹,一下子只知道舌尖的彼此刺探就像嘗到人間美味一樣,讓草莓整個興奮了起來。

 

嚐了甜頭的草莓這會兒哪裡管的到矜持,也不知哪來的勇氣或者就怪給反射動作吧!拉出了身邊這個男人的雪白襯衫,一切非常的自然而然,手隨心走探索著襯衫內的結實肌肉。

 

二哥居然也隨著草莓的手而蠢動著,是他,他將草莓按倒在沙發上,是他溫柔卻又使力的吸住草莓整個唇整個舌,草莓完全失去了反應能力。

 

沒等到草莓動手,二哥自己脫掉了襯衫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452
  • 今日瀏覽人數 : 382
  • 昨日瀏覽人數 : 5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