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愛、你、我、他   六. 情敵之謎

2010/09/23 01:13:34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這個小巧的套房裡瀰漫著濃濃的espresso… 每次呼吸都阻擋不了咖啡因的濃烈,直竄腦門的一股令人全身放鬆繼而興奮的香氣! 雖然冷氣運作著卻一點也壓不住整個屋子裡散發的熱氣。連續工作超過十天;飛行超過15小時的二哥其實身心俱疲的… 然而,容易讓人陷入回憶的老式情歌迴盪在只有燭光般亮度的小空間裡,百分百的讓人解放,十足的讓人墮落!脫掉了襯衫的二哥脫的掉心理的枷鎖嗎? 這個或許不是此刻的他解的開的。  那草莓呢?

 

狂吻這個紳士男,好像是草莓原來的計劃之一吧,在喝完咖啡之後。但這個當下整個計畫全亂了!咖啡早就好了,翻身而下的草莓卻把苦心的計劃全都丟了。

 

她始終不了解眼前這個男人從不愛被計劃,或者說被主動。所以他寧可自己來, 寧可接手草莓的計劃,也就是他現在正在做的。 他的吻時而狂熱時而柔軟,卻又掌控全局,像匹脫不了韁的野馬。 草莓顯的耐不住,很少見! 女人被挑起的慾望卻又被控制住,大概不是件容易忽略的事。

 

為什麼他總是停在肩部以上?草莓不想真的在12:00以後看著他落跑的背影。 於是她翻過身來,捧著二哥的臉膩膩的說著,

 

「我知道答案了!你不愛我!」

 

「怎麼說?」二哥的表情除了疲累,淺淺的笑倒是讓人毫無捉摸的餘地,

 

「不重要了,我的第二個願望是–不要拒絕我愛你,好不好?」草莓說的輕柔的帶著哀怨,居然也讓人無從拒絕起。

 

草莓的告白其實是讓二哥感動的,他捧著草莓半濕的頭髮輕輕的點了點頭。草莓沿著二哥完美的側臉輕輕的吻著,即使二哥跟她以往認識的男人都不一樣,不管草莓怎麼貼近他身體,他就是一般的沉穏。 就像…只有他自己能控制他想做的事一樣。 似乎這個男人很清楚他所冒的風險只是,手機鈴聲響了,是二哥的…

 

午夜12點整,天下那有這麼詭異的事情? 二哥停頓了一兩秒鐘,一手摸著頭幾個深呼吸了以後,另一手拍了拍身上的她。草莓求饒似的說,

 

「你一定要接嗎?」

 

「是紐約的電話,公事,我特別設了鈴聲的。」草莓悻悻然的起了身,讓二哥去接電話。自己就窩在沙發上等著也想著,公事,真不相信我的好事會讓公事給壞了! 心裡頭真不是滋味,非得聽聽他都說些什麼

 

Yes I’m with herwhy

I thought we have deal…

You know me better than that…

Nothing gonna change anything…

 

二哥先是沉穩甚至帶些悠哉的說著…

 

Leave NoI’ll staycome onbe a …!

Ok sorry I’m sorry

 

二哥的聲音開始急躁了起來…

 

Calm downPlease

Damn it!

 

草莓嚇了一跳以為二哥發了脾氣可是又馬上壓下了聲音…

 

Angry NoI’m notI am rational…

LoveWellI don’t think so

 

二哥似乎把聲音壓到了底,後頭草莓幾乎完全聽不到了…

 

二哥邊說著手機邊光著上身在客廳裡跺步,寬厚的肩膀剛剛還在自己懷抱裡。原來少了外包裝的二哥是這等的線條,寬肩、厚胸膛,薄薄的腰身、修長的手腳,固定運動的結實肌肉。 此刻他左手拿著機子;右手不時用他的大手豪邁的撥著微濕的頭髮。草莓感覺自己已經上了癮了,就這樣癡癡的看著他也好。不管在草莓的心裡或懷裡,眼前的他就代表完美。

 

即使這個當下看著他每個動作和偶而瞄過來的眼神,都讓她癡迷。只是他一邊細聲的說著話,又不時激動著,很刻意的壓低聲調的,也就是不想讓草莓發現。草莓就算想聽也聽不懂。

 

好後悔做了幾年貿易硬是沒把英文搞好,混了那麼多年,反正薪水也不錯就得過且過了。這會兒,到底他真的在說公事嗎? 是他的誰? 誰會在半夜打來講公事? 沒想到二哥的英文這麼道地,要不,也許她還可以聽的懂一點。

 

夜深了,怕他著涼,草莓遞上二哥的上衣幫他穿上,二哥握握草莓的手在她眉頭親了下,草莓回去繼續窩著,居然就躺在沙發裡睡著了。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蓋著被子。今天得上班,不能賴床了! 沒想到二哥居然睡在沙發上沒走,這意味著什麼? 她成功了嗎? 是的,她確實是,二哥不但留下來,還用車子送她到公司上班。 直接就省了草莓一半的報告內容,因為全公司都看到了。

 

May和其他女同事都圍過來了,大家議論著他,他出眾的外型,他的穿著,甚至他的車子。只有草莓是有點悶的,大家閒聊完就工作去了,只有May好像看的出她有心事,於是午餐時把她拉了出去。

 

「這邊沒有公司的同事,妳可以放心的講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沒事啊,都很好。」

 

「很好是到底成功了沒啦?」

 

「什麼成功啦,就一起過了一夜,這樣還不夠啊!」

 

「如果這麼簡單妳會這張臉?」

 

May,我的英文很破厚?」

 

「妳發神經啊?提到那壺去了?」

 

「昨晚上當我們妳知道的,正在那個的時候,他接了通手機,說是紐約的公事,他用英文跟對方對話,我聽不懂,但是我知道他不太想我聽到。反正,我覺得怪怪的就是了!」

 

「男的女的?」

 

「他離蠻遠的,好像是男的又好像女的,真的不確定!」

 

「妳真的一點點都聽不懂?」

 

「聽的懂我就不煩了,妳說,我會不會還有不知道的情敵?」

 

「很難講,說真的以他的條件說妳有一打情敵我都相信,但是他不像會劈腿的樣子。」

 

「妳有好的點子嗎?昨天他真的很溫柔很熱情我是說如果不是那通電話,或許

 

其實草莓嘴上這麼說心裡頭卻是很虛的,她明知道以她對二哥目前的了解,就算昨晚沒有那通電話,她相信依然不太可能發生什麼事,這是她的直覺,說不出口的直覺。

 

「所以說,我是白操心的了。好了,這下可好,平白多出個可疑的情敵

 

「我不想問他,我想他如果想說自己會講,我不是他老婆,憑什麼問?」

 

「這樣好了,妳問他什麼時候要帶你回家,見他媽媽。」

 

「什麼?妳瘋了嗎? 不是沒一個過的了他媽媽那關嗎? 妳想害死我嗎?」

 

「草莓,妳聽我說,如果他不是認真的,妳還能跟他耗多久?妳快30了! 過個兩年妳行情就不好了,他可還搶手的很,妳要不要賭一賭? 不然,最少要求他跟妳那堆死黨碰個面。 就是更公開點,如果他毫不猶豫的話,那他就是認真的。否則,妳就是在浪費妳的青春!」

 

「可是,我…我想我離不開他了,我真的很愛他。」

 

「笨喔!妳離不開他又怎樣? 光這個情敵問題妳就搞不定了,還有他媽媽,誰知道還會有什麼人什麼事? 以後妳還會有多少問題要面對?」

 

「好啦,好啦! 我聽妳的,我試試看!」

 

一刻纏眠之後,留給草莓的應該是喜悅吧!多少是一大進展,誰知一通午夜的電話打亂了一切。 一向自負不怕沒人追的草莓一整天都鎖著眉,即使跟May聊過了也還是。

 

她心裡頭想著『多情總為無情傷』難道真的只是自己自作多情?二哥只是玩玩而已? 可是他的吻真的不像! “也許是我不懂男人吧!”草莓只能這麼自我解釋。 看來這場愛情遊戲她註定沒有贏面,誰叫自己那麼放不下。

 

偏偏下班前接到二哥的電話,有點小驚喜,這個頻率有點不對,往往他總是約了會就要消失個一兩個禮拜,

 

「二哥,我正在想你你就打來了!」草莓不管一整天的煩悶,還是照樣撒嬌。

 

「想我什麼?」

 

「想想你有沒有在想我啊!」電話那頭傳來二哥爽朗的笑聲,

 

「我這不就在想妳了嗎?晚上要不要出來? 我帶妳買幾件新衣服。」

 

「啊?我不要衣服啦,能看到你就好了!」草莓的甜膩都寫在聲音裡頭了。

 

「八點去接妳,今天要走點路,別穿高跟鞋了,對腳不好!」

 

「好,都聽你的!」

 

掛了電話的草莓一掃一整天的陰霾,臉上堆滿笑。對面的May又在出點子了,

 

「看來妳昨天的辛苦有點代價喔,別忘了我跟妳說的,自己的幸福不要不當一回事!」草莓左右看了一下,

 

「不要亂講了,人家還以為我在設計他。」

 

「這樣不算設計嗎?談愛情用點心思有什麼不對? 感覺上這個二哥應該是有心的,不然不會這麼快又打電話給妳。 當然啦,也有可能是想彌補什麼。」

 

「彌補什麼?  我不管了,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我不想想太多了。好啦,妳跟我說的我一定會問問看,看他願不願意陪我參加同學會,我好怕喔!」

 

「怕什麼?」

 

「怕我也不知道,昨天我問他愛不愛我,他答不出來,妳說我該不該怕?」

 

「我就知道妳一定有什麼沒說的。」

 

「而且」草莓不太說的出口的低下了頭。

 

「好啦,如果是隱私我就不問了,晚上好好玩!記得不要亂刷人家的卡,又把人嚇跑了。 不是每個男人都願意寵女人的。」

 

草莓點點頭,May 總是會不時提點她,她這個家中的獨生女兒從小就予取予求, 的確不太習慣為人設想。 今天一定得好好把握,草莓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清清楚楚的讓二哥說出“我愛你”三個字…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33,924
  • 今日瀏覽人數 : 4
  • 昨日瀏覽人數 : 908
  • 上週瀏覽人數 : 5,296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7,122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