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愛、你、我、他  八. 激情過後

2010/09/29 00:08:59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一早天才微亮,二哥靠著窗簾擋著外頭漸亮的一絲光線,逕自望著遠遠的窗外發著呆。清晨微光中的朦朧山色說不出的柔美,像極了德國往荷蘭的火車上,捨不得入眠的那個早晨。 兩個人窩在臥舖裡守著陽光升起,守著濃霧中翠綠的山坡;一群又一群數都數不清的綿羊。在那一剎那,他以為幸福會永遠凝結在那一刻。 只是,回憶即使再美也有終點。 

 

二哥回頭看眼沉睡中的草莓,都快橫趴在他那張大床上了。自個兒一夜沒怎麼闔眼,倒沒想到她翻了一夜還能睡的如此的沉。  自己也醉了嗎? 哪有那麼簡單!二哥把雙手交叉在胸前思考著,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绝對不是最好的藉口。這屋子住了兩年了,也許空洞了太久;也許…自私一點的理由是… 沒辦法說服自己沒頭沒腦的要草莓陪自己回家過母親節吧!

 

二哥敲敲自己的腦袋,這個理由有比較好嗎?這樣替草莓擋著陽光又算什麼? 為什麼不就把窗簾拉合起來就好了? 把草莓弄進屋子裡;甚至弄上了床能改變什麼現況? 自己連窗簾都不願為她和上,這算什麼改變?

 

頭好痛!二哥移開了腳步;該煮上咖啡了,至少在她醒來之前為她煮杯解宿醉的咖啡。 喔,對了,咖啡可能還不夠,醒酒特調吧! 看她醉成這樣,醉到連浴室都進不了。 這全是自己惹的禍,自己來解吧!還是… 解的是自己的頭痛,這糾結了一夜的痛!

 

  天大亮了,草莓就一件白T,趴在雪白的床單上,勉力的想醒來。奈何一個頭就像被灌上了水泥似的抬都抬不了。 二哥呢? 那來的香味? 一身雪白的二哥和一桌的早午餐不知盯了草莓多久了! 二哥一手肘著桌子,頂著下巴,另一手正在敲著桌面。

 

會不會耐心快用完了?至少草莓那一點點勉強擠出來的意識是這樣的感覺。 她真的很想爬起來。 可是今天終於知道了爛醉如泥的意思。 全身活像乾掉的水泥根本不聽腦袋使喚! 

 

二哥走過來了,連他那個修長的身影和輕盈的腳步聲都喚不動草莓了! 二哥沿著床邊蹲了下來。左手裡是個長杯子,右手正在草莓的腦袋上,

 

「先把這個喝下去!醒酒的,這是我獨門配方,一會兒頭就不痛了!」

 

「二哥,現在幾點了?」草莓硬是擠出了幾個字。

 

「快中午了!」

 

「啊!我遲到了!我遲到了!」草莓一聽到快中午了一下子醒了大半。只見二哥在旁邊大笑邊搖頭,

 

「看不出來你對工作還有點責任感,我的補習班學費沒白交了!今天禮拜六,不、用、上、班!」二哥邊說邊抓著草莓那一頭原本就亂的頭髮。

 

草莓坐了起來,搶過那個長杯子一飲而盡,

 

「別嗆到了!沒看妳這麼沒頭神的人,萬一是毒藥怎麼辦?」

 

草莓瞪大了眼睛,

「毒藥?如果是你給的,那就喝啊!」二哥心裡頭對她的癡有點兒心酸。 搖搖頭收起杯子,

 

「妳醉的太厲害了,沒看過啤酒可以把人醉成這樣的!」草莓這才發現二哥就著一張白色餐桌,小小的勉強供兩個人坐,這會兒可是一桌子菜。把餐桌設在房裡,二哥真是特立獨行,什麼都跟人家不一樣。 也是,不然草莓怎麼會為了他這麼地神魂巔倒。 

  

草莓抓了抓一頭亂髮,發現身上穿的居然是二哥的大T-shirt,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 除了他柔軟的唇和大手擁抱、母親節要回他家,她好像沒記得幾件事了。 甚至這衣服怎麼穿上身的?聞聞身上的香味,草莓開始胡思亂想,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自己卻完全不記得,那豈不是天大的笑話?

 

反過來的話,那就更丟臉了,因為身上除了這件白T什麼也沒有穿,這下子越清醒臉越紅,草莓就這樣在這張大床上不敢動了。

  

二哥似乎還在等草莓清醒,

「對不起!」

 

草莓還在昏迷狀態,「啊?」

 

「我第一次碰到有人連啤酒都能喝醉。」

 

「等等,你是說你一晚都很清醒?那」草莓看看身上的衣服就是不知道怎麼啟齒。

 

「妳真的醉到連怎麼進浴室洗澡都不記得了?」

 

草莓抓著頭猛搖,

 

「不然妳以為我會讓妳上我的床?」

 

「啊?」

 

這個字大概是草莓這兩天說最多次的字眼了!二哥擺出他最常見的動作半斜著身體擺長了他的左手頂著桌角,右手則指向草莓,

 

「小姐,妳是第一個上我的床的女人﹔也是第一個穿我的衣服的女人,昨天我可是押著妳進浴室的,再怎樣是我請妳來的,不能讓妳睡地板。」

 

草莓尷尬的挪動了身子,東張西望的掃描著,一整片純白床單一覽無遺。除了自己什麼也沒有,只能這樣子下床了,還能怎樣? 試著抓住衣擺以防曝光卻露出了大片肩膀,模樣頂尷尬的。 光著腳的草莓就這付德性想進浴室卻被二哥一把抱過來,

 

「怎麼了?不高興了?不是說了對不起了嗎?」

 

「我沒有!」

 

「嘴又嘟起來了還說沒有!」護的了屁股卻顧不了胸,跟前天大方獻身的模樣實在有天壤之別,到底草莓心裡有什麼說不出的疑問?

  

「好了!妳進浴室我去熱菜,炒蛋、肉排、麵包、妳喝果汁我喝咖啡,這樣夠嗎?」草莓終於笑了,「都是你作的?」

 

「當然啊,妳忘了?我只寵我的女人,何況是上過我床的女人。」二哥在草莓肩上吻了個甜蜜的記號。於是草莓又敗在二哥那無敵的笑容了,至於她的疑問,只好先藏起來了。

 

就在她盥洗的同時,那個好死不死的美國電話又來了,二哥接了到客廳講。今天是週末,草莓不再相信是什麼公事了。突然間她決定要乖乖去上課了,這種被蒙在鼓裡的感覺一點都不好。如果是情敵也該讓她知道是何方神聖。 二哥又越講越大聲了,不管是誰,草莓一定是已經成為她的威脅了。

  

出來的時候二哥已經在吃了,「我餓壞了,不等妳了,來試試我的手藝吧,看合不合,不夠我可以再做。」

 

「二哥,妳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妳忘了我昨天說的話了?」草莓搖搖頭,二哥猶豫了一下子,

 

「那就算了,快吃吧!公司有事要我進去一下,剛剛那電話妳聽到的。」

 

「喔!」

  

下午草莓不想回家,約了May出來逛街,May一聽到她昨晚在二哥家過夜,差點沒驚聲尖叫,

 

「真有妳的,恭喜妳了!」

 

只見草莓一張臉都快打結了,

 

「那裡不對?」

 

「昨晚我喝醉了,被他推進浴室洗澡,還睡在他的床上也穿了他的衣服,可是

 

「這不是達成妳的願望了,妳幹嘛一個臉?」

 

「叫我怎麼講啦!」

 

「妳試試看啊,不說我怎麼知道!」

 

「我越來越不了解他了,他讓我覺得昨天跟他在一起了,可是明明就沒有,我不懂!」草莓吞吞吐吐的勉強把一句話說完。

 

「妳不是喝醉了妳怎麼知道?」

 

「我我沒糊塗到那個地步好不好,我還是唉!」草莓急得蹬了腳。

 

「妳是說妳還是May張大嘴指著草莓,

 

「該死的!妳也不說清楚害我出了那麼多颼主意,我的媽啊! 真是缺德啊我! 等等,妳的意思是說他連兩個晚上跟妳在一起卻都沒有碰妳? 這下可好!」

 

「現在妳知道了,妳怎麼說?而且那個神秘電話又來了。我不懂她好像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不然怎麼可能兩次都碰上?」

 

「草莓,我看妳要有心理準備了!」

 

「準備什麼?」

 

「我想最大的可能就是他跟女朋友在鬧彆扭,拿妳來刺激她的。」

 

「我不相信,半年多了,我不相信他對我那麼好只是為了刺激另外一個人,我不相信!」

 

「難道是寡人有疾?不是不想只是辦不到?」

 

「就算真是這樣我也不願意放棄,妳知道嗎?他為我做了一桌早餐,我不可能找到更好的男人了!」

 

May往後頭一靠,

 

「我真是服了妳了!看妳像個情場老鳥,原來是個傻妹。你居然… 守到28了,居然甘願… 妳… 我要怎麼說妳喔! 妳這二哥真是禍害一個!」

 

「不要這樣說他啦!是我自己愛的。」

 

「愛情這東西是兩個銅板,他不招惹妳,妳會死去活來?我不贊成妳這麼死心眼,等去過他家再說吧!」草莓點點頭,May卻不住的搖頭。

  

隔週的同學會草莓絕口不提自己的疑問,下意識裡她已經死心踏地的不想離開二哥了。今天得去載兩個同學和其中一位同學的未婚夫,算是陌生人,草莓遠遠的看到他在抽煙,心裡開始犯嘀咕,這下該怎辦? 直說吧,不在別人的車上抽煙是基本禮貌。

 

誰知道進了車以後,那位先生開始叨念為何不能抽煙,說是他煙癮很大,這一小時的車程他熬不下去。看著二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草莓一直正襟危坐的在著那位先生,慘劇還是發生了!

 

剛剛才離開休息站,大夥才剛上車,那位先生居然點起煙了。直說他煙癮犯了,讓抽一根沒什嘛大不了。 草莓因為不想見二哥發脾氣,急著想解決,半開玩笑的要他熄煙。 沒想到這位老兄居然把煙頭對著車頂,大聲嚷嚷說,

 

BMW有什麼了不起? 還不就是台車嘛,來,讓它習慣一下我的煙味就好了!」

 

當下二哥終於開口了,

 

「先生,這是我的車,我對煙味過敏,麻煩你馬上熄煙!」

 

草莓也開口了,

「拜託你一下嘛!我們有不吸二手煙的權利。」沒想到這位不識相的先生居然出言不遜,

 

「一點煙味有什麼了不起?又不是gay,幹嘛這麼娘!」草莓真的生氣了連名帶姓的罵起人了,

 

「你這樣不覺得有辱斯文嗎?」

 

「有辱斯文?總比妳賴個有錢的娘胚好!」

 

此話一出只發現二哥突然加速前進,嚇的所有人前仰後翻的,然後二哥緊急煞車在一個交流道出口。 當然,就是請人下車了。 那位有辱斯文的人和他的未婚妻一起下了車。這個同學會也就泡湯了! 

  

稍晚,在回程的路上兩個人都不太講話,

 

「草莓,很對不起!毀了妳的同學會,我想這次我脾氣真的太大了。」

 

「誰叫他不懂的尊重別人,不能怪你,要不是你已經請他下車,我真想揍他一拳!」

 

「因為他說我娘?」

 

「厚!他那個嘴賤的樣子才娘!」草莓話出的快,手也很快的捂起嘴,「對不起,說髒話,不過你剛剛突然加速又緊急煞車,把他硬是趕下去的樣子真是man!」

怎知二哥正經八百的說著,「我可以處理的更好! 只是…他不該罵到妳身上不過這個男的不是什麼好東西,你這個同學跟妳很好嗎?」

 

「學校時還不錯,可是我們都不喜歡她這個未婚夫,學歷還不錯,獨生子,聽說脾氣很大。」

 

「不會錯的,以後八成會打老婆,要妳同學注意點!」

 

草莓簡直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二哥,「你怎麼看的出來? 她都要我們不能說出去,她被打兩次了,被我們罵死了,沒想到最後還是跟他訂婚。弄的我另外幾個幫她出氣的同學都說不去參加她婚禮了。有些女人真的很奇怪,明知道不會幸福還要嫁,一輩子的事能拿來賭嗎?」

 

一回頭草莓突然覺得這話說得是不是自己啊!明明不了解眼前這個男人,為什麼又甘願拿一輩子來賭?

 

不過樂天的草莓還是自己幫自己找藉口至少,跟二哥在一起很開心,很受寵。即使整整等了半年才享受到戀愛的感覺,她覺得一切都很值得,至於那個假想情敵和未來,誰知道呢? 至少眼前跟二哥在一起的是自己。

 

二哥不是說了,第一個上他床的女人,光這點就夠讓她優越的了想著想著呆呆的傻笑著,二哥的長手突然摸了她的頭,

 

「不要想太多! 女人想的太多,常常就不可愛了!」

             

看著二哥這樣左一句女人右一句女人的,又掀起了自己的痛處。 獻身計畫不成已經夠難堪了,這麼帶著懷疑還要多久?

回應

2010/10/03 01:31:56 #

DSGHF
板大寫的很棒呢 !  誠 意 地 分 享 給 您 參 考:




一個”已經 被 證 明” 是  最 卓 越 ,達 到 財 富 自 由 !

因為有公證力的擔保! 才能完成您的夢想!  

->  http://azyyeayzz.weebly.com/

DSGHF 台灣

2010/10/03 01:45:38 #

dsg
版主的 blog經營的很合我的口味呢!  真 心 地 告訴您 一個 契機:

如果  ,  一個擁有最多 "有 名 氣 的 人 擔 保" 的 賺 錢 機 會~
你想不想嘗試?

http://azyyeayzz.weebly.com/


dsg 台灣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17,972
  • 今日瀏覽人數 : 712
  • 昨日瀏覽人數 : 800
  • 上週瀏覽人數 : 5,035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7,31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