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愛、你、我、他   十一.  倆個女人的戰爭?

2010/10/06 00:44:25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二哥!」誰知話到嘴裡卻開不了口,草莓望著二哥帶著醉意的笑眼,她知道他笑是因為她,想安慰她,想彌補她。 這個時候真的適合多問嗎?她憑什麼問? 能問些什麼? 二哥和這個家的過去她完全沒參與過,她能做的不是只有陪伴嗎?

 

     「你想知道什麼?」二哥並沒有阻擋她開口的意思,只是草莓猶豫了,給低著頭的二哥一個輕吻,兩人都笑了,「你累了,先去洗個澡!」

 

草莓確認房門鎖了,回頭見二哥脫掉了上衣往浴室裡進去,一點點酒意下的慵懶身型說草莓沒有遐想是騙人的,居然想到歪了頭傻笑了起來。

 

看看這二樓的主臥居然還有個豪華茶水間,裡頭全是二哥喜歡的項目–金牌即溶咖啡、高山烏龍、桂花普耳;冰箱裡還有高山礦泉水、紅酒、啤酒,就是沒有零食。一屋子雪白的擺設跟二哥台北的家如出一轍,看的出來一個母親對孩子的用心。

 

草莓嘆了一口氣,這場戰爭需要打嗎? 她難道只有兩條路走? 搶或放手? 她搶的成嗎? 又為什麼要搶? 明明是兩條平行的線愛著同一個人而已。

 

二哥把水開的很大,因為他想安靜的思考,太久沒有三個兄弟坐在一塊喝酒聊天,今天真的high的有些過頭,他需要大水沖淡心裡的激動。 在這個家的記憶分成高中以前跟以後。 以前,他一直就是媽媽捧在手心上的帥寶貝。自從上了高中每天通車到台北唸書,名校的制服加上衝破 175的身高和靦腆的笑容讓他吸引了太多的注目,即使唸的是男校也一樣。同樣的他也開啟了他的眼界,不再是守著家裡媽媽的乖寶寶。

 

高中社團他參加了吉他社,憑藉著一雙修長的巧手居然也練的有模有樣。 還記得長時間的留校練習讓媽媽非常有意見,曾強烈要求他退團。這讓一向順從的他幾乎要放棄這個讓他成為風雲人物的技藝。 高二時外校來借將請他搭配民歌演唱比賽,那次的活動,展開了他的初戀,也開始了與母親之間的情結 

 

回憶對二哥來說也按照這個時程被切割成了兩部分,今天晚上兄弟聊的都是前一段;母親還能參與的前一段。每次聊到二哥離開家以後的話題,她就會自動離席,如同牆上的大掛鐘一般的準確! 然而,兄弟之間也有他們的默契,到了某一個年代;某一些人,就自動會打住。 然後,往往二哥的腦袋就會接力回憶,就像現在一樣。

 

可是,不該是現在,草莓就在外頭… 二哥把臉衝著蓮蓬頭灌著水,就再一會兒! 關掉了水,一切歸於靜止、無聲… 深深吸了一口氣慢慢呼掉… 搖晃了一下腦袋,今天真的沒意料到媽媽會… 難道自己真的錯了? 一切並不像Doc.說的那樣會隨時間而淡化? 因為媽媽始終沒有改變?或者是自己始終沒有放下?那草莓呢?跟她沒有關係卻讓她來承擔? 不行,這樣是不公平的!

 

草莓聽著浴室裡的水聲,想著那個被倆個女人深愛著的二哥,心裡頭突然矛盾了起來。如果真的搶過來,結果是一個不快樂的二哥,這並不是她想要的。 然而二哥自己呢? 為什麼她總是摸不著他的想法?

 

就像大嫂說的,既然帶她回來又為何要聽趙媽媽的話?“他的教訓還不夠嗎?”這幾個字像一盆冷水潑在草莓身上一樣。  明明是聰明人難道他是想測試?就像趙媽媽說的在找尋一個完美的女人? 草莓瞧瞧自己笑了笑,那怎樣也不會是我啊

 

果真如二哥說的,想太多的女人就變得不可愛了! 她拱著雙腿都坐到發呆了完全沒發現二哥就站在沙發旁盯著。 二哥扔了條大白毛巾給她,一屁股坐上了床,「該妳了! 有床不坐怎麼窩在那兒?」

 

白色的大床,白色運動長褲加上沒上釦子的雪白襯衫就隨意披在二哥那健康的小麥膚色上,草莓心裡頭又在OS了,這樣誘惑我是什麼意思? 今天我可沒喝醉,看你打算怎麼打發我!

 

「沒有你的允許我不敢上那張床啊!」

 

二哥笑出了聲還出手捏了她臉頰,「憑妳有什麼不敢的?」

 

「我? 我那有? 我去幫你沖一杯桂花普洱,醒醒酒!」草莓才起身…

 

二哥把她拉近抱住,「妳明知道我沒醉!」

 

二哥的懷抱居然帶著憐惜,不知為何草莓居然可以感受的到,是他的手指吧,二哥摟著她的手指用了不少氣力,

 

「跟我說,今天在百貨公司裡妳到底怎麼想?」二哥的注視常常讓草莓失了魂,

 

「我我沒啊,她是你媽耶!」

 

「那幹嘛那麼死命抱著我?」

 

草莓一屁股坐在二哥腿上,「不抱住你,我怕我會大哭出來!可是我不是委屈,真的,我只是心疼你。」草莓窩著二哥胸膛講的誠懇;聽的人

 

「妳怪我嗎? 不想問我…為什麼不拒絕?」

 

草莓雙手環抱住二哥的肩膀,「我才第一天到你家,可是她把你養這麼大,我憑什麼?」

 

「謝謝妳!」

 

草莓坐了正凝神看著二哥,二哥的臉上是一種說不出來的表情,是難堪還是安慰?又像是如釋重負。草莓卻更覺得心疼,為了掩飾苦笑吧! 草莓故作輕鬆的笑著用鼻子頂著二哥的鼻,這對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二哥真的很受用,不管心裡怎樣的複雜;他也笑了!

 

二哥接著雙手捧起了草莓的臉,依舊甜笑著的臉,開始輕柔的吻著,這次用力的是草莓,也不知是心疼使然或者情緒蠢動;4隻手開始忙了起來草莓真的很喜歡二哥整個的質感,襯衫裡外皆然!

 

隨著房裡的溫度越來越高,那個可惡的美國手機鈴聲居然又響了!草莓簡直傻了眼,在這個節骨眼… 沒想到二哥還是接了,做了個手勢要草莓先去洗澡,怎會這樣?

 

草莓雖然乖乖的上了兩週的英文課,也沒那本事隔牆聽音,何況又是英文,這個澡洗的真是彆扭!一邊轉開水龍頭;一邊偷偷的貼著門

 

I told you I’ll be home this weekend,

 

Yes, she is here, I don’t want to lie…

 

Whatever you said!

 

Listen, Daniel! Listen to me!

 

I just need some space…Please!

 

I’m not so sure about myself now...

 

Daniel,是男的!草莓親耳聽到的,趕緊把水開大,現在是什麼意思這電話?這個她跟二哥到那裡就跟到那裡的電話,是個男的打的?她的情敵? 草莓跌坐到地上捂著嘴,心跳的好快好快好快。

 

雖然聽不到對方的話,但肯定是個男的。 草莓真是恨不得自己早早覺悟好好學英文,就算懂個兩句也好其實冷靜想想草莓根本是在騙自己,就這幾句話而已,何必騙自己聽不懂呢? 光是二哥那壓的不能再低的聲音不就說明了一切?

 

草莓哭了! 她不只是不相信而已,她拍打著地板放聲哭了出來,怎麼會這樣?自己怎會這麼笨?這是怎麼回事?出去、出去問個清楚!正當草莓站起了身,二哥來敲門了,

 

「草莓,妳還好吧!是什麼聲音?」

 

一聽到二哥的聲音;那個打從第一次見面就開始迷戀的聲音;那個寵了自己半年多的聲音草莓深深吸了一口氣,關掉了水

 

「我在洗頭聽不到你,什麼事?」

 

「沒有,我以為我聽到怪聲,不要洗太久,會感冒!」

 

「知道了!」二哥的聲音就像針強心劑一般。 草莓再開了水抬頭讓自己沖個正著,邊沖邊想,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冷靜。這迎頭沖下的冷水正是她的解藥;然而到底那裡不對了?

 

草莓從第一天認識開始回想,他的瀟灑帥氣;他的溫柔;他迷人的笑容;他擁抱自己的力道;他的深吻;不可能,這些不會是假的。那他的憂鬱呢?他的遲疑,他對自己或者說女人為什麼總是缺少了一份衝動? 到底什麼是真的?草莓要自己冷靜下來,萬一是個誤會那怎麼辦?二哥對自己的好都是真的,對,要相信自己,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二哥又在敲門了,「妳真的洗太久了,我要開門進去囉!」

 

開門? 對!就這麼辦,出去再說,豁出去吧!今天一定要得個答案,大不了一翻兩瞪眼草莓隨便擦了下身體,二哥真的開了門進來。嚇了一跳的草莓抓住白毛巾隨意包住身體,二哥質問的說,「我以為妳暈倒了,怎麼不回話呢?」

 

「我我在想事情。」

 

「有沒有搞錯?這時候想事情?妳洗冷水?不怕感冒嗎?」

 

二哥又拿了條毛巾擦著草莓的頭髮硬是把她半推了出去。

 

二哥拎著草莓就著床沿坐下,「妳喝醉了嗎?怎會洗冷水?」二哥一邊幫她擦頭一邊叨唸著,還細細的幫她理一頭長髮,

 

「我去拿吹風機!」二哥一起身就被草莓抓住,

 

「妳怎麼怪怪的? 是不是我接那個電話妳不高興?」

 

二哥隨意摸著草莓的頭,「唉,妳在發抖!」二哥蹲了下來抱住草莓,

 

「是不是那通電話? 妳不高興的話以後我不接了,這樣可以嗎?」一派寵溺的神情和溫柔讓草莓到口的他是誰又縮了回去,

 

說出口的卻是,「你會一直對我這麼好嗎?」

 

欲言又止的草莓摟著二哥的脖子嬌嗔的說著。 剛剛才下好的決心想必是先庫存起來了。也或許這是她的一場賭注,人都有為自己的未來賭一次的權利,何況是深陷在愛情裡的女人。

 

「不要孩子氣了,到床上去,把頭髮吹乾,我去煮碗薑茶,不然明天妳就慘了。」

 

草莓不依得雙手抓住二哥,「不要,大嫂說你一出去就不會再進來了。」

 

草莓剛剛才掙扎著要不要跟二哥攤牌,現在又擔心門外頭的另一個負擔,

 

「大嫂嘴巴直,妳不要那麼緊張好不好?」

 

草莓不但不肯放手還抓的更緊。

 

「妳的手很冰耶,好啦,到床上,我不出去就是了!」

 

二哥攤開了絲被,催促她乖乖上床。 跪在床上整被的二哥加上昏黃的燈光,草莓起了矛盾的疑心。

 

原本幫他找的理由是說二哥是正人君子,只是愛逗著她玩,並不想佔她便宜。經過今晚這個剛曝光的Daniel,草莓心裡出現了合理懷疑。 錯過了今天也許難再有更好的機會澄清她的疑慮,草莓心想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誰叫自己這麼無可救藥的愛上了,勇敢一點吧!

 

「妳的行李袋放那兒? 該有帶睡衣吧!」

草莓手一指讓二哥撐著左手伸長了身子想搆著那袋子,草莓只消拉了下他膝下壓著的那件滑溜溜的絲被,他不就跌在她身上了草莓作勢轉過身去滑下了大毛巾露出整片白嫩的背狀況控制的剛剛好,燈也夠暗。

 

不同於平時的勾勾纏纏,親親抱抱,草莓等待二哥的反應就像等待生死判決一般

 

「今天我不在的時候,媽媽還跟妳說了什麼?」他,左手肘撐著床右手則很輕的搭放在她的肩上,沉穏依然。草莓背著他回著,

 

「說我配不上你吧!」草莓畢竟沒有實話實說。

 

「對不起!」

 

「為什麼要替你媽媽說的話道歉,你常常這樣嗎?」草莓低著頭說著。

 

「嗯,從第一次帶女朋友回來開始,我試了很多很多次了。後來為了省事我也就不再帶人回來了!」

 

「可是她會一直催促你對不對?」

 

「嗯!請妳不要怪她,她總是為我著想但也總是用錯方法。」

 

「所以你也不反抗?」

 

「我比較像逃避吧!」二哥撐著頭輕輕笑著說但又像欲言又止。

 

草莓還沒準備好足夠的勇氣面對二哥;於是背著說著,「二哥,你知道我愛你對不對?」

 

「嗯!」

 

「不要再逃避了好不好? 就算為了我?」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17,340
  • 今日瀏覽人數 : 80
  • 昨日瀏覽人數 : 800
  • 上週瀏覽人數 : 5,035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7,31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