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愛、你、我、他  十二. 二哥的眼淚

2010/10/07 00:36:41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逃避? 這兩個字對草莓來說看似簡單,也說的輕鬆,但到底二哥逃避的是什麼?是往事還是新愁? 是趙媽媽還是那個總是午夜響起的鈴聲主人? 或者二哥心裡還有更沉重的記憶?

 

二哥為了這句一語多關連的話心裡頭激動了起來,原本搭著肩膀的手用力抓緊了起來,將頭挨近了背對著的她,

 

「我知道妳對我可是… 妳知道我多少? 值得嗎?」

 

草莓側著臉靠著二哥的臉,

 

「值得嗎? 難道你不知道現在問…已經太晚了!」草莓轉過身而二哥擱下了手肘;躺下與草莓對看著,

 

「妳很笨! 妳知道嗎?」

 

草莓真的不想讓二哥發現她眼角的淚,她細細的吻著二哥的臉龐,就當預支屬於她的百分之十的主動吧!

 

而他呢?今天經過一整天的折騰,他看到了她的執著和勇氣。他很久不曾體會被感動的滋味了,甜甜的帶點心酸,苦苦的帶點澀。 搭著這份感動,他閉上了眼接受著草莓的溫柔

 

二哥把自己保養的很好,接近古銅的膚色,在草莓的標準裡,那算是極品。草莓吻遍了他俊秀的臉龐還貪心的停不了,她在他耳際說著話:

 

「我好愛你;怎麼辦?」

 

這話是不是對男人女人都有著一種魔力? 二哥回應了長長的一吻,細長的手指穿過了她的秀髮而下落在肩、背、再下到腰。怕癢的草莓抽動了一下,二哥溫柔的笑著用眼神掃描著她,

 

「緊張?妳好像在發抖。」草莓一臉被識破的紅窘,只好雙手緊緊扣住他的背,雙眼緊閉著,怎知二哥就循著她的雙手輕吻著循鎖骨而下,好像這是他第一次跳過了肩膀;沒有肩帶的肩膀。

 

打從一開始這房間的門就讓草莓反鎖著。 沒錯,可是這會兒似乎有人在開門。床上的倆人纏綿的失去了警覺。一時不但門開了燈也開了。是趙媽媽拿著大串門鑰匙站在房門口。 倆人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二哥轉身跳下了床,草莓抓緊了被子轉向另一個方向, 心裡雖然極驚訝甚至厭惡,她決定保持沉默,畢竟在這個屋子裡她是個外人。就讓她們母子去面對面吧!

 

「媽! 妳這是做什麼?你怎麼又…」欲言又止的二哥一臉的訝異和寫在臉上的怒氣,把趙媽媽拉出了房門外。

 

「我又來提醒你我們家的家規,什麼時候你們兄弟可以鎖門了?你忘了小時候你們吵著要一個人一間房的時候就定的規矩?」

 

「媽!我30幾歲了!那是國中時立的規定,你怎麼可以?」

 

「破壞你的好事?」

 

「媽!」二哥拉高了嗓門,

 

「從小我是怎麼教你們的?連你也跟你大哥學?我有不准你們結婚嗎?為什麼要讓老媽這樣難堪?帶這種女人回家!」趙媽媽歇斯底里的大叫,

 

二哥也大吼著,「媽!妳講講理好不好?草莓是我的朋友…」

 

「我是做什麼的要你來教我講理?我怎麼這麼失敗!」趙媽媽連哭帶吼的,沒一會兒又馬上冷靜了下來,因為樓上有聲音,恐怕全家人都醒了!壓下聲音的二哥卻把氣全出在手上重重的打在牆上,

 

「妳到底要我怎樣? 妳還要我怎樣?」

 

房裡的草莓矇著被子早已經嚇哭出了聲音。 她好不懂,她都捨不得二哥難過成這樣,生他的母親怎會?二哥把牆搥出了個大響,嚇壞了趙媽媽也嚇壞了樓上的大哥和弟弟,草莓很想衝出去,可是哭成了這樣又怎麼能幫的上忙? 誰叫她正是罪魁禍首!

 

外頭的僵持沒有太久,因為大哥下來了。他在趙媽媽耳朵旁說了幾句話就把媽媽勸下了樓,而大嫂就趁這個空檔把二哥推進了房間,還說了句,

 

「草莓,幫幫二哥!」草莓趕緊抱著被子起身,看到二哥臉上那沒有血色的表情說了句:「對不起!都是我

 

二哥衝也似的跳上床抱住草莓,只是此刻的他卻突然的鎮定下來,

「沒事,不關妳的事,早點睡,明天一早帶妳去海邊玩。」

 

草莓點點頭不再多說話。 二哥半跪在床沿細細的幫草莓整被,輕撥著她的髮絲,拉著被子覆蓋住草莓露出的腳踝,那麼的輕柔卻感覺無比的沉重。這一夜儘管心裡頭百般的難受,數不清的疑問,草莓只能裝著熟睡,但隱隱的聽著二哥飲泣著…

 

而二哥就著沙發靠著,眼裡看著床上的草莓,單手撐著頭滿眼的血絲,不時的揉著眼。 怎麼會這樣?我以為一切都過去了,草莓,對不起!對不起!二哥在心裡頭理著自己的情緒我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帶你回家?是為了應付媽媽?我怎麼會這麼天真?

 

 模模糊糊當中,二哥分不清是眼前還是腦海裡不斷的出現一些聲音…

 

“Danny, 你發誓要愛我一輩子!

同樣的房間;同樣的一張純白大床;二哥什麼話也沒回的就吻住了她。對二哥來說愛情再簡單不過,她和他一樣,眼裡只有對方,他只說過一次,對他來說一次就已足夠,除了你,我再也不要別人!

 

二哥被開門聲音嚇醒,懷裡的她還熟睡著,天還沒亮呢,媽媽瞪大了眼就站在床前,他永遠忘不了母親的眼神,忘不了Lisa受了驚的慘白臉色。

 

二哥闔著眼抽慉著,似夢非夢的當下,靈魂彷彿已經抽離,數不清多少次讓二哥直想遠離自己的軀體,永遠不要再回來!可是doc.總是會在一定的時間把他喚醒,那現在呢? 誰來喚醒他? 努力不想讓自己睡著的他…

“Danny, don’t leave me alone Danny I’m so cold

二哥站在一個純白的空間伸長了手卻觸不到她,Lisa,等我,一定要等我!

趙先生,很抱歉!

 

二哥掙扎著靠倒在沙發裡淚水泊泊的流著,他又落入了回憶裡最不堪的一幕,儘管不斷的尋求幫助,他還是再一次倒臥在回憶與惡夢的中間地帶…

 

假睡的草莓不敢去想二哥的心裡隱藏著多少往事;這樣的夜晚到底發生過多少次!確定二哥累到睡著了,草莓起身幫他蓋件薄被。 他的手紅腫了,臉上的淚漬還隱約可見,草莓一直把所有的事都看的很簡單。 這件也是,但,這次是不是自己錯了?太天真?以前她的感情觀就是沒感覺了就散了就好。這次她認真的想著要不要因為太愛他而放棄算了?

 

這個男人如果沒有因為自己的愛而更快樂,那一切都沒有意義了。何況,他身邊的問題包括他母親;包括 Daniel,好像沒有一件她能解決的了的草莓靠著沙發往地上坐下,盯著熟睡的他,握著他的手親了再親。就是捨不得,想要騙誰呢?

 

原來愛情也有痛的時候,尤其是自己覺得無能為力的時候。昨天晚上的事真的很難堪,今天該怎麼走出這個房門? 草莓眼角攙著淚水,想著想著居然就睡著了,再醒來竟然靠著二哥的胸膛,而且回到了床上。二哥醒著,正盯著她,揉著她的長髮,

 

「昨天害妳掉了不少眼淚,今天帶妳好好玩玩,我們一路從北海岸飆車回台北?」清醒後的二哥一如來時的沉穩,笑意不減,草莓醒了也放下了一顆心。

 

Whatever you say!(都聽你的) 草莓緊摟著二哥享受這片刻的幸福,彷彿待會兒下了樓,一切隨時會消失似的。

 

「妳是要告訴我…我的學費沒白交?」二哥笑的還輕鬆,草莓很是佩服他的EQ,剛經過這麼亂的事他可以一覺醒來沉穩依舊,草莓有他靠著,不再擔心如何走出這個房間了。

 

有人敲門,半小時後早餐 ! 草莓跳了起來,是趙媽媽的聲音。這家人是怎麼了? 難道二哥的沉穩是遺傳他母親的? 草莓整個醒了,

 

「我下去幫忙吧,免的失禮!」快手快腳的盥洗後,顧不得二哥的阻擋,草莓出了房門。這麼巧在樓梯間碰到大嫂,

 

「早,大嫂!」大嫂摸摸她的頭代表鼓勵吧!

 

「等會兒趙媽媽會像沒事一樣,妳一定要穩住!」

 

「這家人都這樣嗎?」

 

大嫂笑了笑,「妳習慣了就好,深呼吸,千萬不要怯場,不然妳就輸了!」大嫂笑的自然,給了草莓很大的鼓舞,就當面試好了,這不是她一向最擅長的嗎?

 

果然廚房裡趙媽媽已經在炒最後一道菜。 草莓的第一句話,「趙媽媽早!對不起睡晚了!」

 

草莓手腳俐落的幫忙擺碗筷,嘴裡還唸著,「二哥不喜歡太燙的食物,我先盛粥。」

 

邊盛還邊喊著,「趙媽媽,妳這道豆腐又香又嫩的,一定超贊的!」

 

「那是二哥最喜歡的,下次吧,下次教給妳,要抓住男人不能只靠外表。」

 

「知道了!」草莓突然發現她一向自負臉皮夠厚,嘴巴夠甜才能夠在職場上混生活,沒想到在這個家裡居然也這麼受用!

 

男生們都下來了,大哥眼睛也浮腫著,看來昨天並不好睡。也是,這麼熱鬧的一晚,誰還能睡的好。 這家人真是天賦異稟,一頓早餐吃的跟平常一樣,除了話沒那麼多,還真看不出異樣,反而是草莓好像太大驚小怪了。

 

「對了,草莓,下次來的時候不要再買那麼貴重的皮包了,女孩子家省一點以後才能持家。」

 

「知道了!」看來今天早上就靠這三個字應該可以混的過去了。

 

洗碗的時候草莓忍不住小聲的跟大嫂道歉,「不好意思,昨天害你們也睡不好。」

 

「看到你們早上還好好的就好了,大哥好擔心,怕妳也跟其他女孩子一樣甩頭就走了。」

 

草莓心裡一驚,果然不是第一次發生,趙媽媽的佔有慾會不會太誇張了,簡直是有病嘛,可是如同大哥說的,二哥太孝順了,想必他的壓力已經夠大了,如果她再火上加油,能有什麼幫助,看來也只有配合著大夥兒一起裝沒事了。

 

「大哥很擔心二哥?」

 

「嗯,他們雖然不像小時候一樣親近,可是他很疼二哥,昨天晚上他擔心到都哭了,我好久沒看他這樣了。」

 

「都是我!」

 

「別傻了,這家子還靠妳挽救呢!」

 

「啊!我?」草莓心裡頭想著為什麼這家人連說的話都不太好懂。臨出門時趙媽媽並沒有講太多客套話反而問了二哥一句,

 

「你那個外國朋友叫 Daniel 的怎麼好久沒來了?下次找他來玩吧!」草莓差點沒被口水嗆到,原來,Daniel 不是什麼陌生人,是這家人的朋友了。 到底,還有多少事是她不知道的?

 

從來沒對一個英文名字這麼敏感過。 草莓滿腦子是昨天那通電話,二哥到底說些什麼?折騰了一夜以後好像現在掉進了一個自己挖的坑進出不得。 問了怕自己承受不住真相,不問又怕自己越陷越深,也許根本的問題在自己已經陷進去了。

 

如果昨晚趙媽媽沒演出那場鬧劇的話,現在會是什麼場面?二哥會對自己負責然後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二哥在想什麼? 對自己是愛嗎? 還是只是只要是男人都會有的衝動? 如果真有Daniel這號情敵,那自己算什麼?二哥又算什麼? 草莓真恨不得自己多生一個腦袋

 

「妳在想什麼?還在煩昨天的事?」

 

「我知道,你一定又要說女人想太多就不可愛了!我很笨好不好!」

 

「誰說了聰明的人才會想太多?」草莓看著二哥,每次看著他的眼睛,自己就弱掉了。

 

「昨天妳媽媽說這種女人的時候真的傷到我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二哥居然用食指比在唇上,要她不要再說下去了如果不是他在開車的話,草莓真想給他一個重重的吻!可是直白的草莓,又能藏住這個疑問多久?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17,299
  • 今日瀏覽人數 : 39
  • 昨日瀏覽人數 : 800
  • 上週瀏覽人數 : 5,035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7,31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