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  愛, 妳 , 我 , 他   十四.  出口

2010/10/13 01:46:54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週日的北海岸塞起車真是讓人沮喪,誰讓明天是週一,二哥很反常的敲起車窗了。草莓反而笑了,

 

「你這樣子很像正常人。」

 

「我? 你是說平常我不正常?」

 

「不知道耶,我一直覺得你超正的,簡直不像正常人,帥爆了,IQ高,脾氣又好,什麼都懂什麼都會,會玩又會過生活,工作又那麼認真…」草莓特意的用著崇拜的口吻跟眼神很誇張的說著,說著說著二哥被逗笑了。

 

「好啦! 我承認別人是blue Monday, 我是blue Sunday, OK?」

 

「我記得,我記得你說為了應付週一的工作你都會提前做準備。」

 

「也沒那麼嚴重,只是沒事的話就早一點收心,而且一整個禮拜都得準備週五出國要用的資料,我的秘書可能比我還緊張了,整個team都是。」

 

「這個案子很大?」

 

「是個併購案,談了一年多了,對方很慎重,我才會提前週五離開,週末展開應酬度假。」

 

「週五出發來的及渡週末嗎?」

 

「小姐,你忘了算時差了!我週五一大早的飛機,到德國剛過中午,再拉車三個小時剛剛好。」

 

「那你不是賺到了7,8個小時?」

 

二哥笑了一笑「難道我不用還? 回來的時候就還回來了,懂嗎?」

 

「那如果我不回來一直往下走,到英國、再到美國;再回台灣呢?那還用還嗎?」

 

二哥看了草莓一眼,笑著說:「那… 最後一次還完!」

 

「所以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除非你移民到歐洲永遠不回來,那就算賺到這幾小時了。你怎麼了一直繞著時差的問題? 現在不習慣我常出國了?」

 

「也不是啦,我只是想,我好像在放風箏喔,拉著一條很長很長的線,看著你到處的飛行,只能等待,等你回來。你放過風箏嗎? 手很酸卻不能放手,脖子更酸但是捨不得不盯著看…」草莓就是有辦法把哀怨說成無怨無悔,此刻她正用她的一雙大眼默默的看著二哥;正開著車的二哥。

 

「重要的是我一直會回來,不是嗎?」

 

You promise?

 

誰知道二哥突然臉色沉了下來,「你希望我承諾什麼?」

 

「我? 沒有啦,我練練英文而已。」草莓一下子回了神,心跳加速的跳著。什麼時代了,二哥對自己已經夠好了,但是她心裡頭的疑問要等到哪一天?而且她最想的是跟能夠跟二哥一起飛,只是…自己那是那塊料!她不停的看著手錶,突然間二哥握住了她的手,

 

「謝謝你陪我聊天,塞車塞的心有點煩,我看還是抄山路回台北好了。順便帶妳去看夜景!」好似,這是不得已的選擇,草莓的感覺就是這樣!

 

草莓注意到二哥似乎按掉了電話或者是把鈴聲改成震動。此舉讓她感覺很複雜,因為代表了兩件事,一是Daniel還在找人,另一件事二哥真的把自己放在心上了還有就是…她所剩的時間不多了。

 

突然,一個男人坐在地上手握著電話狂call不到愛人的景像映入她腦海,她有點不是滋味有點煩躁,然後又安慰自己都是塞車惹的禍。

 

車子果然轉進了一條岔路往山上走了。 路很黑;路燈很有限。二哥應該對這路很熟,否則誰會在入夜了往這條黑漆漆的山路走呢?

 

「快到了! 注意右邊,台北市的夜景,雖然不是最美的但是是個很文靜的角落,妳覺得呢?」

 

二哥找了個可以鳥瞰山下的角落停了車,好讓草莓看的到下頭的景色。誰知草莓硬是把二哥拉了出來,直說要看個清楚,草莓嫌自己太矮看不到於是跳上了二哥的背,

 

「我終於比你高了!」草莓興奮的說著。

 

看著山下的萬家燈火,果然像二哥說的,這個山下的角落少了交織的車流、璀璨的光影,就是一個安靜的山城遠離著市中心的塵埃,跟這個冷門的山路一般的安靜優雅。這裡靜的只聽的到蟲鳴,除了幾輛識途的車子差不多沒有住家、更沒有遊客。 就著寧靜到聽得到自己心跳的氛圍,草莓圈緊二哥的肩,緊貼著他的耳朵說話,

 

「二哥,你會寵我多久?」

 

「妳希望呢?我好像還欠妳一個願望。」

 

「那」草莓跳下了來拉了二哥反身就走,

 

「到那兒?」

 

「回車上!」

 

二哥匆忙的按了自動鎖,草莓卻開了後門。 草莓一下子躦進了後座當然也拉進了二哥,「妳開後座幹嘛?」

 

「玩車震啊!」

 

「啊?什麼意思?」草莓頑皮也似的拉開了二哥的襯衫釦子咬起他脖子了,

「草莓,這不太好吧,這裡是公共場合。」

 

「厚,你不要跟我說你沒玩過?你和你那一打女朋友?」

 

「好啦!我承認我大學就開車了。」

 

「那好,我只在電影裡看過!」原來草莓的念頭裡她只剩一兩個小時了,她不想再等兩個禮拜或者更多個兩個禮拜,她不想放棄任何可能得到答案的機會。 她就像一個玩火的小孩一樣,明知道會受傷還一定要劃開那根火柴。

 

這條路上安靜的出奇,車裡空間密閉著,情緒也封閉著像助燃著熱情。好像連草莓的吻都聽得出貪心,她似乎打定主意要二哥復習大學時追女友的熱情,還真是受用!

 

二哥全力應付著草莓的頑皮,她完全掀起了他年少時的瘋狂記憶,他曾經那麼的狂野,那麼的豪放不羈,自己都不知道為何回應草莓的吻會那麼的自然而然,倆人玩著比賽脫衣的遊戲

 

草莓還記得上次二哥喝醉時那個舌吻的力道,她學的很快,因為享受那種感覺或許她真的經驗不夠,不知道舌尖不斷的探底會產生怎樣的連鎖反應。 她學電影裡的女主角那樣跨坐在他身上,早已不知被誰褪掉襯衫的他身上,反正是共犯,誰下的手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車內外都很靜,靜到一點點呼吸聲都顯的頻率分明,是草莓從沒聽過的頻率。她很快的被二哥壓制在座椅上。 她從來不知道這麼窄小的空間可以容得下兩個蠢動的身軀,可以使身體和心裡的溫度加速上升。

 

她的外套扔到那兒了?她實在沒有印象,只清楚二哥的大手正在她的小可愛裡遊移… 她還記得May說過的一句話,在歡愛的過程裡看誰吻誰的多就是誰愛誰的多,她只笑當它是歪理。 可是這會兒她有點懂了!她渴望他的吻真的遠超過她的想像。 而她的他…似乎已越過他們之前的界限。

 

隨著身上的觸感越來越強烈,車裡開始多了些聲音和震動,額頭也開始冒著汗。時而咬唇時而皺眉的草莓驚覺到原來女人靠著腦子做愛做的事而男人靠的是身體,結果竟是殊途同歸;都是先把後果放到一旁。只記得大概是倆人合力拉掉了他長褲上的皮帶,然後她又再看到他滿是汗珠的帥氣臉龐又是一陣狂亂的吻……

 

突然間天空大亮,不,不是天空,是車燈,還是手電筒?完了!是一閃一閃的警車燈,是巡邏的交警。這兩個曠男怨女就這樣慌張的起身,胡亂地摸衣服穿衣服急著坐正。 第一次聽到二哥開口說了句不乾淨的話 “shit

 

但是倆個人臉上是羞赧的笑臉,二哥還用襯衫袖子擦去草莓臉上的汗滴。過了兩三分鐘,車外的交警說話了,

 

「對不起倆位,打擾了,不過」交警低下頭探向車內,或許經驗豐富吧,連穿戴衣物所需的時間他們都計算的誤差只有一分鐘上下。

 

「先生小姐,這裡不能停車,我在後頭了一會兒看你們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很不好意思

 

二哥可能不希望草莓受盤問,打開了車門出去交涉。 二哥拿了行照駕照讓交警對證件,果然是有經驗的。交警善意的點點頭。 也許是二哥長像太斯文正派,警察先生問了句,「往北投還是淡水?」

 

「下北投。」只見交警示了意讓二哥附耳過來,

 

「北投的話我建議你到溫泉路一帶,那邊有很多高級溫泉會館,還可以泡湯兼宵夜!下了山直走不用十分鐘就到了!」二哥客氣的點點頭,車內的草莓都聽在耳裡了。誰叫剛剛實在太熱,車窗開了點縫隙。

 

待二哥進了車子,警察先生揮了揮手後就離開了。兩人憋了大概一分多鐘後,一前一後的一陣狂亂大笑。

 

二哥伸展了一下腰,「好久好久沒這麼瘋了,喂、妳還好吧!」

 

草莓在後頭真的很,「他剛剛是教你去到那兒開房間嗎?」二哥點點頭又是一陣狂笑!

 

「天啊!第一次碰到這麼幽默的警察,台灣真是很有人情味!」

 

「說的好像你是外國人一樣!」

 

「咦,我沒跟妳說過我在美國住過兩年多?」草莓這才發現自己對二哥來說還是個親密的陌生人。

 

二哥邊說還喘著氣,他輕拉動草莓示意要她坐到前座。兩人擠在擁擠的駕駛座上,草莓體貼的幫他擦著汗水。

 

「謝謝妳!」草莓實在不懂他的意思,只好用睜大的眼睛來回答。

 

「我好像離年輕有段很長的距離了,剛剛雖然很尷尬,可是很久沒有這麼放肆了!」草莓抱著二哥緊緊的,她想這種事不可能再發生第二次,

 

「安啦,我玩的很開心,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她還做了個噓的表情,根本就是回到大學時代。二哥也回抱她緊緊緊緊的,然後不知是嘆氣還是呼了口氣後鬆了手,「好了,我先送你回家,明天有一早上的會要開。」

 

回家的路上二哥出奇的安靜,也許是累了。如果不是剛剛那一場濕背秀草莓會以為他突然翻臉不認人了。 車子在午夜之前到達草莓家門口,臨別時草莓突然回過頭來抓著二哥的雙手,

 

「其實趙媽媽把你們兄弟教的很好,謝謝你今天跟我說這麼多,否則昨天的經驗真的嚇到我了!」草莓專注的看著二哥,

 

二哥撥弄著草莓的頭髮笑著說,「可是並沒有嚇跑妳啊!」

 

「誰叫我笨?笨到找不到出口。」草莓低下了頭…

 

二哥收回雙手繞到身後,把草莓給拉近自己,

 

「找到的時候記得把我也帶走!」

 

接著草莓終於等到了她一直期待的臨別深吻,只是這個吻似乎帶著一絲絲的感傷。他的話是有意還是無意?是有情還是無情? 草莓雖然從來不願想太多,但這兩天的經歷對於她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她隨著二哥的一舉一動而上而下,而喜而悲,這就是愛情嗎?

 

快到房門口時草莓接了通電話。是二哥的大嫂,說是替趙媽媽打的,說她忘了喊她下次再去家裡玩,非要大嫂幫她打這個電話。 傳完了話大嫂關心了一下今天玩的開不開心。 草莓除了那場車震鬧劇以外,也跟大嫂分享了不少,索性趁機會問了下大嫂,到底昨晚上大哥跟趙媽媽說了什麼才讓她冷靜下來的?而且態度差不多是180度轉變。

 

“他跟媽媽說,這已經是第十個二哥帶回家的女孩子了!她趕走了九個了!就這樣!其實媽媽最疼的就是二哥,倆個人又一樣的脾氣,還好都過去了!”

 

草莓明知道趙媽媽就算表面不說,心裡頭是永遠看不上她的。現在的態度只是一種暫時的妥協而已,畢竟二哥是她的最愛也是最優秀的,又有誰能足以與他匹配呢? 只是現在二哥也已經不是草莓想捨就能放的掉的了!

 

草莓又順道問了大嫂關於二哥住美國兩年的事她知道多少。據大嫂的說法,第一次是二哥用了一年的時間以極優異的成績在美國拿到MBA。 本來有機會留在美國工作,但捨不下母親而選擇回台工作。至於後面的一年應該是當完兵以後的事,至於原因她就不太清楚了。 草莓用著她簡單的腦袋想著會不會這一年就是一切的關鍵?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56,368
  • 今日瀏覽人數 : 742
  • 昨日瀏覽人數 : 846
  • 上週瀏覽人數 : 4,77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8,58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