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  愛、妳、我、他   十六.  生死戀

2010/10/16 01:56:35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這一夜的三通電話讓二哥淚也掉了;笑也笑了,好似把記憶裡的結翻了出來。既然決定要面對,二哥起身收拾酒杯酒瓶,肯定不能帶著最“醉”上床,因為自己很確定無法入睡,那又何必呢? 何必讓自己在那張床上反覆的打結又拼命的想解開?二哥淺淺的一笑,望著洗好的酒杯呆了一會兒。這兒連廚房都幾乎純白,像極了二哥對自己的完美要求,那又如何?沒有人會是完美的!

 

大哥差不多有一年多沒給過他電話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原因,不知道他為自己操了多少心。二哥邊擦拭著酒杯邊回想著去年… 去年的母親節他也帶了人回去幫母親過節,他帶的不是別人;正是Daniel。 那今年的草莓呢? 二哥嘆了口氣,遊戲是不是該到一個段落了? 可是他哪有權利傷害別人? 尤其是草莓,這大半年來他也習慣了她的陪伴了,難道是自己太貪心? 這個剛過去的母親節不正說明了一切? 很多事情是不會改變的,他的母親是一;他自己是二;可是草莓怎麼辦?

 

站在擺滿了水晶酒杯的玻璃櫃前,二哥一隻一隻杯子的拿下來擦拭。一隻一隻的放在燈光下透視,確定每一隻都是晶瑩剔透。 Doc.曾說過這是一種強迫症,每當焦慮時他就會不斷的重複同樣的動作,寫著同一個人的名字,然後撕去;寫好再撕去。不停的想往慘白的雪地裡走去,夢裡夢外都是。但他確定自己早已經痊癒了,於是白色的屋子;一整櫃子的水晶杯,用來面對恐懼;測試自己的焦慮。

 

擦完櫃子裡的酒杯夜也深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二哥決定不再掙扎了,這一夜應該可以安然渡過。

 

沒想到二哥的一個吻聲起了這麼大的作用,草莓居然一覺睡到了天亮。一早正在打扮準備出門,還接到了二哥的電話,更讓她喜出望外

 

「二哥早,你怎麼一大早打給我?」

 

「我正在穿衣服準備上班,昨晚通過電話以後…只是想確定一下妳有沒有睡好。」二哥戴著藍芽講手機一邊照鏡子整理著他的雪白襯衫邊挑領帶。

 

「有啊!睡的不錯,可是一晚夢見你好幾次!」草莓正在挑上衣好搭她新買的窄裙,不過她沒有藍芽,只能把手機夾在耳朵跟肩頭。

 

「去買支藍芽吧!手機夾在腦袋旁很不好,妳夢見我什麼?老實說!」

 

「你怎麼知道的?好啦我去買,夢見什麼啊就你啊,全都是你啊!」

 

「妳在挑上衣嗎?今天開會嗎?挑件白襯衫吧!正式一點,開會最忌諱穿的花俏曝露,妳還能當多久花瓶?喔我知道了,妳一定是做春夢,對不對?」

 

「二哥,你好討厭,人家跟你講正經的」草莓豈止拉高了八度尖聲回著。

 

「草莓,把妳的高八度聲音改掉吧!尖銳的聲音沒有力道也缺乏權威感,想在辦公室佔一席之地,早晚妳得撇掉這些壞習慣。」二哥邊打著領帶邊訓著草莓。

 

「知道了,你怎麼知道今天我公司要開會?」

 

「我公司也是啊!那家公司不是?這幾天我很忙也許沒時間見面

 

「我知道了,可是你一出國又是兩個禮拜,我

 

「你會很想我,我知道,我也會想妳,ok? 記得乖乖去上課,我同學會把妳的出勤表跟考試成績傳一份給我,不認真的話

 

「你放心,我一定乖乖上課,我……

 

「打好領帶了,我要出門了,上了車就不講了,記得出門前看鏡子一分鐘,看看自己有沒有精神,給自己打打氣,一上班就是備戰,不能老是打混閒嗑牙。」

 

「我又不當女強人。」草莓差不多是嘟著嘴說的。

 

「女強人沒什麼不好,不必靠男人也可以過的很好,這是一種福份。咦、妳剛剛要說什麼沒說完?」

 

「沒有,我想說

 

「要上班了,上班就得正經點,不能畏畏縮縮,這樣沒前途。」

 

「厚! 你今天怎麼這麼嚴格啦,我只想說我愛你、可以嗎?」

 

二哥愣了一下,「好啦,知道了,該出門了,我要開車了,拜!」

 

「嗯,拜!」

 

掛了手機的二哥進了駕駛座,發呆了好一會兒,這趟出國前不會再見到草莓了,但回國後呢?出國前會有個結果嗎? 什麼結果? 少了二哥的草莓能不能靠自己好好的過下去? 那自己呢? 二哥搖了下頭嘆了一口氣才發動車子。

 

而這通電話卻是讓草莓一大早精神全來,但是也覺得二哥對自己的態度變了,簡直把她當學徒在訓練。雖然很受用,基於女人天生的細心和好奇心,她還是免不了多想。

 

果然,二哥的晨間訓話像符咒般讓草莓這一整天上班都很有效率,連 May都刮目相看。「妳今天怎麼了?連老董都嚇到了,妳不是說妳數學不好? 今天怎麼連營業額都背起來還分析過,妳那根筋不對了?」

 

「沒有啊!二哥希望我朝女強人邁進,他連我的英文課學費都幫我繳了,我怎麼能打混?」

 

「你是認真的?還是說你們是認真的?他媽媽不是聽說是老古董,他要妳當女強人?怪怪的!對了,妳怎麼沒被嚇跑或趕走? 看來妳快要修成正果了。」草莓暗示May不要在辦公室談這個,兩個人到了午餐時續攤繼續

 

「跟我說!你們是不是成功達陣,所以你的二哥才把妳當老婆訓練?」

 

「不像妳想的那樣,二哥好好辛苦,我只能說這趟到他家,我整個改觀,回來我想了好多好多。」

 

「你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到底成了沒?妳說二哥那麼有責任感,妳想抓住他的話

 

「是個爛招好不好?我這次才知道二哥受了很嚴格的訓練,各方面的,聽他說認識他的人都說他的自制力是 120分」

 

「妳別嚇我好不好?天下那有不沾腥的男人?妳這麼說連我都要懷疑他是gay了,妳可要弄清楚,不要拿自己的幸福開玩笑!」草莓一時語塞,這個問題包括 Daniel的事都讓她不知如何啟齒。

 

「妳自己好好想想,我去一下洗手間,妳有沒有面紙?」

 

「包包在妳旁邊,你自己拿。」May翻了她的提包,突然大叫

 

「這什麼?男人的皮帶? 是二哥的嗎?哇塞!這條少說也要一倆萬,厚!妳沒說實話,皮帶都在妳皮包裡了還說沒有」草莓一驚搶了過來,

 

「我這皮帶什麼時候」草莓想想一定是被臨檢時慌忙塞進她皮包的。

 

「妳老實說到底怎麼回事?」

 

「唉!說來話長!」

 

草莓其實也很需要朋友的意見,她自己已經掉到愛情網裡,萬一真的走到死胡同,她都不知道能不能存活下來,也就一五一十全招了。只見May一臉膠著的表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怎樣? 你說呢?要是妳是我妳會怎麼辦? 前題是我真的不想放棄,我真的離不開他了,我怕我會活不下去」草莓一改以往的戲謔,一臉的正經八百。

 

真沒用, 動不動就要死去活來的! 先回去上班吧,讓我好好想想!」原來這次連May這個軍師也沒輒了!

 

下班時, May終於交出了作業。

 

「草莓,把紐約那一年發生的事先搞清楚吧!我不建議妳既往不究,我覺得妳這個二哥的癥結都在那一年裡頭,如果妳問不出個所以然就算了吧! 這是一輩子的事,如果打不開他這個結,妳會把自己也纏死在裡頭!」

 

草莓一路回家一路的想,May也許真是冷眼旁觀的清楚。 但是這究竟是挖人隱私還是打開二哥的結? 她又能去問誰呢? 想想馬上撥了大嫂的手機,也許她能幫忙問到一點。

 

「喂,大哥,怎麼是你?這不是大嫂的號碼?」

 

「是草莓嗎?你好你好,大嫂出門忘了手機了,她應該快到家了,你有事找她?」 對了,大哥是程式設計師,平常就在家寫程式交給電玩公司,收入雖不甚固定但是有絕對的自由。

 

「大哥,我正好想拜託你,不曉得你知不知道

 

「妳想問老二的事,妳想知道什麼?知道的我會跟妳說,我能幫老二的也只有這樣了!」

 

「我想知道二哥第二次去紐約的情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沒辦法跟妳說那一年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可以跟妳說他為什麼突然跑到紐約,是我鼓勵他去的。」

 

「我在聽!」草莓放慢了腳步,似乎呼吸也跟著放慢了,誰叫她正在挖掘二哥的隱私…

 

那年他唸完MBA回國才剛當完兵,馬上考進了一家大公司,很快的就交了一個女朋友叫Lisa,是同公司的一個部門經理,大他兩歲,很優秀的一個女強人。 中學時全家移民美國,她一個人回台灣工作。 他們真是登對,很快就陷入熱戀,我還記得那年母親節他興高采烈的帶她回家來

 

「趙媽媽又是不喜歡?」

 

「是啊!人家從中學就留美的,思想很先進,不太理會媽媽那老派的規矩。 都是些小事,可是媽媽每一件都看不順眼,我猜她下意識裡認為這個女孩子最後一定會把二哥帶到美國遠離這個家。」

 

「那一定很慘!」

 

「是啊! 就像妳來的那天一樣,我們兄弟也喝了不少,媽媽可能夜裡睡不著,天沒亮就拿著鑰匙開老二的房門,Lisa覺得受到極大的羞辱,當時就離開了。」

 

「他們就這樣被拆散?」

 

沒有,他們感情很深厚,老二為了挽回她,倆人談了好幾次決定各退一步,他離開家,兩個人先同居,打算有了孩子再回來強迫媽媽接受。」

 

「難怪,難怪趙媽媽會說那種奇怪的話!」

 

「她也跟妳說未婚生的孩子她一概不認?」

 

「是啊!」

 

「看來當年我和老二做的決定是錯的,應該讓媽媽知道真相。」

 

「什麼真相?」

 

「當時老二都整理好行李了,他跟Lisa約好了一起搬到新租的房子,沒想到被媽媽偷看到手機裡的簡訊,居然裝病住院。 老二太孝順了,Lisa 等不到他以為他臨陣脫逃,她不肯相信老二的解釋,要老二在倆個人之間做選擇,當時老二在醫院等化驗報告,只能採拖延戰術。」

 

「結果呢?」

 

Lisa因為一個人在新房子裡心情不好又睡不著, 吞了些鎮定劑,可能是混著不同的藥和酒一起,聽說是藥物過敏。 隔天公司的同事看她沒上班到處找人,老二給了她們新家的地址,找到人但怎樣也叫不醒就送到急診,沒想到…她就這樣走了!」

 

「什麼?怎麼可能?怎會有這種事?」草莓捂著嘴,這實在超過她所想像的。

 

「是啊!沒人相信會有這種事,我想…她應該只是想好好睡一覺,老二趕了過去,眼睜睜的看著她急救失敗!」草莓放慢了腳步…

 

「這種事不是我們任何人能接受的,何況是老二?」

 

「他認為都是他的錯?」

 

Lisa留下的日記被他認為是遺書,雖然醫生證實是藥物過敏,連Lisa的父母都沒有異議,他怎樣都過不去…」

 

「怎麼會這樣!」草莓抖著聲音勉強回著話。

 

「他跟我說過他不會再愛任何一個女人了,那天我看他帶你回家,我好高興…」

 

「也許他只是想安慰趙媽媽和你。」草莓整個意氣都消失了,腳步也從緩慢成了拖行…

 

「草莓,相信大哥,不是這樣的,他是在乎你的。 不然那天晚上他不會情緒失控,不會對媽媽大吼,他很孝順的,這幾年他過的很苦,你要相信他!」

 

「大哥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可是,為什麼經過這麼大的事,趙媽媽還是

 

「這就是我們犯的最大的錯誤!我們為了怕母親難過,瞞住了媽媽。」

 

「所以二哥在家裡待不下去才跑到紐約?」

 

「對,我讓他出國旅行散心,沒想到他一去就是一年多,後來我知道他認識了Daniel,是他幫了他很多很多

 

Daniel是他朋友?」草莓小心翼翼的問著。

 

「是老師,是他老師!」

 

「他是美國人?」

 

「他是華人移民第三代,會說中文。媽媽還蠻喜歡他的,好諷刺! 他們

 

「大哥,你說,我想知道實際狀況。」草莓一邊走在人行道上一邊說著電話,只是這個時候她已經出現晃神的情形。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56,355
  • 今日瀏覽人數 : 729
  • 昨日瀏覽人數 : 846
  • 上週瀏覽人數 : 4,77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8,58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