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  愛、妳、我、他  十七. 烈火情人

2010/10/20 01:08:19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十七篇  烈火情人

「我沒辦法替二哥說什麼,每個禮拜我固定打國際電話給他,他總是說他到了哪裡旅行;他很好。但是我知道他不好;一點都不好,卻幫不上他的忙。 直到他認識了Daniel,他說他開始上課,人也漸漸開朗。 其實…我只能說…他們的關係超過一般朋友。」

 

草莓試著深呼吸但實在不知道怎麼再問下去,難道除了騙自己騙了一路,她還期待大哥能奇蹟般的給她一個更美好的答案?

 

「草莓,信得過大哥好不好?不管老二現在的狀況怎樣,我相信都只是一個過程,也可能是逃避,給他個機會吧,或是多給他一點時間。」

 

「大哥我也不知道除了我真的很愛二哥,我什麼都不知道」草莓邊說邊啜泣著,「我會好好想一想,謝謝你!」其實已經說不出聲音了,只能草草掛了電話。路上車聲人聲,草莓的哭聲很容易就被淹沒了!

 

原本該往補習班方向的捷運站的,怎知錯過了一站又一站,連自己的方向對不對都不知道。草莓覺得自己像走在一個玻璃迷宮一樣,清楚的看著對面的二哥,苦苦的追著,卻怎麼也追不著。

 

原以為多了解一些他的過往,會讓自己愛的更踏實更親近他。然而,卻越來越遠。 一個趙媽媽、一個Daniel,現在又多一個Lisa。如果二哥最愛的是那樣一個女人,又怎麼會愛上胸無大志的自己? 是因為這樣所以要她去學英文? 因為這樣才想訓練她成為第二個Lisa?或者根本他就想隨時結束這個遊戲? 訓練她只是為了減輕他的愧疚?草莓心裡頭亂成一團,她不想當替代品也做不到,更不想跟另一個男人搶二哥,到了最後最好解決的反而是趙媽媽。

 

就這樣漫漫的走在人行道上,突然一陣急促的喇叭聲在身後響起,草莓整個人跳了起來,一回頭居然是二哥的BMW。 車子開到路口就著紅燈停了下來,二哥搖下了車窗,「草莓,妳怎麼沒去上課在這裡晃?」

 

「二哥,你不是有飯局怎麼會在這裡?」草莓俐落的擦掉臉頰的淚跡,這個空檔看到二哥實在說不出來是驚嚇還是喜悅。

 

「妳怎麼搞的?不想上課就回家去,別讓我操心好不好?」

 

「二哥,我有事想跟你說!」提起勇氣開了口,草莓心跳的超快的。

 

「可是我今天真的不行,會應酬到很晚,妳乖乖聽話好不好?晚上打電話給妳,不行,不要等我!早點睡!記得睡不著的話別亂吃藥,打電話給我,多晚都可以, 懂嗎?」

 

草莓點了點頭,卻看到二哥勾了勾食指,草莓探頭過去。冷不防的,二哥伸長了身子給了草莓一個濕吻。 後頭的車子在按喇叭了草莓笑著跟二哥揮揮手。 一個吻又讓草莓燃起了鬥志,她真的不想放手,至少在努力過以前。但是,要怎麼努力呢? 先去上課再說吧!

 

草莓剛剛這麼一晃神,居然忘了二哥的皮帶,怎沒順便還給他,留下來做紀念嗎?草莓苦笑了出來,確實值得紀念。 以後要想再有這種機會在公共場合偷情,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再想了想,其實二哥對自己應該是有情的,否則不會對她有那麼熱情的舉動,又如果他真的不愛女人的話,這條皮帶又怎麼會在自己手上?想著想著草莓又生出了信心。 就算比不上Lisa 又如何? 她就不相信她一無是處,至少她相信她做的到用愛二哥的心愛趙媽媽,絕不會讓他二選一。好,解決了一個問題了,那Daniel呢?草莓不得不承認她的勇氣碰到了這個問題就是不夠用!

 

一晚上二哥延續著交易成功的意氣風發,今晚是客戶離台前的最後餐會,公司的重要人物都到齊了。二哥特意的選在一家高檔日式鐵板燒餐廳,全體圍著一個大料理台和一位全程檯邊料理的師傅。 除了客戶備受尊榮,二哥營造了一個居家的親切氛圍,聊天聊菜色,大師傅居然也操著蠻流利的英文,也是,這餐廳可是二哥特別選的。

 

在談生意這一項,他總是可以讓客人把他當朋友般的對待。談完生意以後就是建立交情的時刻,所以美食為輔,氣氛為主。 吃完了晚餐還有一晚的爵士樂作陪,邊聽演奏邊簽下合作草約,每一個細節都在他的預算之內,完美而且例落。 只是,今晚的爵士輕柔的帶點哀傷,竟然跟上次和草莓吃飯時同一個曲目…

 

一時間二哥聽的入了神,還好兩個客戶似乎也凝神欣賞著。二哥突然有了個念頭,這半年多來自己帶著草莓到處吃美食、聽音樂、喝咖啡,會不會將來這些回憶,每一件都成了她一輩子的痛楚? 剛剛,為什麼要這麼當街的吻她? 為了怕重蹈覆轍?怕她想不開? 二哥揉了揉太陽穴坐正了身子,心想著“不會!草莓不是Lisa,她不是,她不會的!不行,不能讓自己又陷入回憶的泥沼!” 意外的,二哥居然開始坐立難安,第一次,他拿頭疼為理由提早結束聚會。

 

上完課回到家都已經10點半了,二哥應該還在外頭,這一陣子上的課確實讓她重拾唸書時的熱情。 老師一直稱贊她的發音很正確,今天還說她的程度其實很不錯,如果有機會到國外遊學住一陣子一定可以進步神速。 草莓突然想到她好久沒有想到豪門這回事了,也許這才是二哥真正的目地,要她學會靠自己。

 

他還說過他當年就是靠一個好老師的指導找到自己擅長的領域,努力的加強專業,今天才能在大型公司爭得一席之地。難道,他說的老師就是Daniel? 她好想了解這個人可是又沒有勇氣問,她的二哥跟他草莓真的不太敢想像。

 

手機鈴聲是二哥,草莓顧不得衣服還沒穿好就衝出了浴室,

 

「二哥,你忙完了?」

 

「是啊!連著三天要應酬累死了!妳呢?還好吧?為什麼在路上晃神?妳不知道多危險!要不是餐廳剛好在附近…」

 

「以後我不敢了我是在想

 

「想什麼?該不會又是在想我?」二哥一邊脫衣一邊講話神情似乎是愉快的。

 

「你心情不錯的樣子?」

 

「是啊!今天談好了一個合併案,簽了草約,應該可以幫公司成功整合歐洲銷售管道,妳呢?還沒回答我呢!」

 

「那時候我剛跟大哥通完電話。」

 

「大哥?妳是說我大哥?」二哥突然停了下來。

 

「嗯!」

 

「大哥都跟妳說了些什麼?」

 

「他跟我說了Lisa 的事!」草莓沒多加思考就直直的問了,自己也說不上來為何Daniel 的事讓她怎麼也開不了口,末了,Lisa又成了第二個好解決的問題了嗎?

 

二哥突然一愣就靠著旁邊的沙發彎下腰卻坐到了地上,停頓了一會兒以後

 

「大哥都告訴你了?」

 

「嗯!可是… 我想聽你說。

 

「她…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可是她就是不能接受我對母親的愛跟對她是不衝突的。」二哥緩緩的說著,而草莓一時之間差點不知如何招架二哥突如其來的坦白。

 

「妳想知道些什麼就說吧!」一如以往的冷靜,只不過…二哥的聲音低沉了不少。

 

「我從來就不知道原來你喜歡女強人那一型的;而且還是姊弟戀!」草莓輕鬆的開了場,她的直接…也許吧,就是二哥始終沒有推開她的原因。

 

二哥輕笑了一聲,「真的厚!那我應該偶而跟妳撒撒嬌才對!」二哥停頓了一下子又深呼了一口氣。

 

「我們兩個人算是一見鍾情吧,第一天進公司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誓言非追到她不可。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也跟朋友說我是她第一個想倒追的男人。」

 

「大哥說你們很快就陷入熱戀!」

 

「嗯! 我原來應徵的是北美業務部的專員,但是媽媽很不開心 我只好請調回台灣,按美國談的條件敘薪,算是台灣這邊開的先例。 她是我部門的經理,大概想殺殺我的銳氣吧! 第一天報到她就要我第二天馬上做市場現況彙總報告,剛好那天蘋果有場重要的記者會,我硬是徹夜沒睡在網路上看完全程而且做好市場分析,隔天做了場比她手上更update的報告。」

 

「我還以為…」

 

「妳以為我們只靠外表互相吸引?」

 

「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嘛!我想你們是近水樓臺;日久生情那類的。」

 

「隔天她請我吃飯,算是第一次約會,我們認識的第三天,我就強吻她;七天就上床了,妳說呢?」

 

這樣的二哥完完全全出乎草莓的想像,原來的二哥有著烈火般的熱情?如果不是透過電話線,草莓相信他應該嘴角帶著笑意的回憶著。

 

「我相信她是我這輩子的記憶裡最瘋狂也是最深刻的一頁。」二哥仰著頭往沙發靠上,“回憶”對他來說恐怕是越甜蜜的同時也越痛苦的交錯著。

 

「她一定很漂亮?」草莓聽著聽著也坐到地板上了。

 

「套句大哥的話,我們很登對。她高高瘦瘦的,是個衣架子。能力不錯,做事很強悍,公司的人都喊她冰山美人。」

 

「可是她被你融化了!」

 

「應該是吧!她很聰明、也很固執,可是唯獨對我沒輒。」

 

「因為愛上了!」

 

「或許吧,有時想想如果當時不要去招惹她… 她現在還好好的!」二哥的聲音似乎顫抖著

 

「我不敢問可是

 

「你問吧!過了今天或許我不會想再提起。」二哥拆掉了領帶隨意的扔著,

 

「既然這麼相愛,怎麼會走到天下有什麼事是解決不了的?」

 

「妳說的沒錯,我也是這樣跟她說的。也許是愛的太深了,她受的是美國教育;完全不能接受我母親的態度,她說我和母親的關係是變態的。」說到這兒二哥停頓了幾秒鐘,深呼吸著…

 

「為了這點我們吵到不可開交,可是每次吵完就愛的更濃烈。都是我!如果懂得控制感情也許事情不會走到那一步。」二哥的聲音幾乎聽不到了卻明顯的聽的到他的呼吸聲。

 

「愛情能控制的嗎?」草莓這問句問的也是自己。

 

「草莓,妳懂的對不對?為愛奮不顧身。我們最後決定同居,她說她要用生命來證明她愛我,等我們有了孩子她相信媽媽就能接受她。」

 

草莓邊聽邊眼淚不自覺的落下… 「我懂,她好勇敢!」

 

「可是我我還是辜負了她!」二哥努力想控制住情緒卻控制不住從眼角竄出的眼淚。

 

「那不能怪你!」

 

「更不能怪我母親,除了我,還能怪誰?我到醫院的時候她還在急救然後一切在我眼前終止,你知道什麼叫崩潰嗎?任我怎麼喊怎麼求都來不及了! 我只想知道為什麼、為什麼她會捨得放下我? 為什麼不等我解釋?」二哥啞了嗓子低沉的激動著,還在,只是已經經過時間和理性的洗禮。 但草莓聽的出來,那份愛早就深埋在心裡頭了。

 

「後來才知道是藥物過敏?」

 

二哥深深吸了一口氣,「那是個無解的謎,她在日記裡寫了很多從她第一眼看到我,第一次約會就愛上我,第一次很多跟我的第一次,到她最後的一篇日記

 

「她真的是尋死嗎?」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56,556
  • 今日瀏覽人數 : 96
  • 昨日瀏覽人數 : 834
  • 上週瀏覽人數 : 4,77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8,58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