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  愛、妳、我、他   十九. 紐約那一年

2010/10/23 02:14:00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十九篇  紐約那一年

 

只見一個高壯的紳士就站在對門的牆上,雙手插著西服長褲口袋;直直的看著她 Daniel,一定是他! 天啊! 他長的真好! 比二哥臉上的線條更要柔和;更多了點書卷氣;書上說的玉樹臨風不會比眼前這個人強多少吧!怎麼會是他?來求和? 來解釋? 來替二哥提分手? 還是來草莓一時亂了心思,大概手腳亂了,眼神也失了焦,禮貌上該注視他的,卻直往自己身上飄移,原來自己一身的睡衣短褲,除了手足無措,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形容了。

 

他笑了! 笑的好燦爛!好溫暖! 笑的讓人卸下武裝。 一閃而過的念頭– Daniel 跟二哥真是速配! 草莓晃了下腦袋,真後悔沒挑件像樣的衣裳穿,該死!草莓那敗家的思想居然還在! 難道跟情敵拼穿著也不分性別?

 

Daniel走近了門口,草莓居然可以很自然的像招呼朋友一般開口用英文招呼Danielhow do you do?」原來這一陣子上的課真的沒白上了。

 

Daniel笑的好溫柔,讓草莓應該與他的對立無從產生。 繼二哥之後,又一個讓她弱掉了的男人? 如果接下來的是一場談判,草莓猜測她應該已經輸了一半了。 Daniel應該是洞悉的她的緊張和疑問,他伸出了手握住草莓,強而有力且溫暖的

 

「我打到妳公司,他們說妳請假。 Ciao在機場要我一定要親自來一趟。」她就是知道他說的是二哥,喊的這麼好聽、這麼親密。 草莓心裡頭好酸也不知道為什麼,經Daniel這麼一開頭,草莓一晚上的難受全浮了出來。也不知道是不想知道他的目的還是怕知道,她的眼淚很不爭氣的就奪眶而出。

 

Daniel 還是笑著說,「難怪Ciao這麼著急,他說妳最多只能撐一個晚上。」他拍拍草莓的肩頭,「不請我進去?」

 

總算想起了待客之道,領了Daniel坐下 ,「你等我一下,我幫你煮咖啡。」

 

「聽說妳為了他特別去學的?」

 

「我就只會這個啊,又不會煮義大利麵!」草莓不住的嘟起嘴來。

 

「妳…昨天看到什麼了?」草莓住的套房就這麼小,迷你的料理台就在客廳沙發旁,Daniel就這麼輕鬆的跟她聊了起來。

 

草莓回頭看了他一眼,到口的話又縮了回去。

 

「昨天我和Ciao一起追出去,他想追到妳家,我勸住了他。」

 

「他很聽你的厚!」草莓的大概用聽的就聽的出來了。

 

「不是妳想的那樣。連續三天的工作都是應酬,他應邀到客戶的農莊作客,為下週的簽約暖身,不能延誤。 這是他的工作,妳知道他是個很盡責的人。」Daniel一句一句的說的很清楚,只是草莓的酸味兒一點都沒減。

 

「他什麼都跟你說喔!」

 

「妳過來坐下!」草莓倒了兩杯咖啡過來。「你空腹喝黑咖啡啊,這樣很傷胃!」

 

草莓馬上起身,「我有麵包牛奶再煎個蛋,馬上好!」草莓快手快腳的打開小冰箱,這些平常準備的土司跟蛋派上了大用場,草莓居然有點慶幸沒有太丟臉。這是什麼心態啊? 自己都說不上來…

 

Daniel看著草莓很賢慧的樣子,微微的笑著。

 

草莓回頭邊說著,「Daniel,你很會照顧二哥的生活起居?」

 

「我知道妳想問什麼,我們從來沒有住在一起過,occasionally when he gets too drunk,我是說除非他喝醉了」草莓抿抿嘴,問這些問題還真是夠尷尬的。

 

草莓弄好了早餐,正面對著Daniel坐下來。 頭、卻不敢抬起來,沒想到Daniel 居然伸手擦掉她眼角的淚水,輕柔的讓草莓無從拒絕起。

 

「我想Ciao昨晚一定也沒睡好,一大早我送他到機場,我看得出來他很牽掛妳。」不說則已,這一說草莓更是難受,一手支著膝蓋另一手則頂著額頭失聲啜泣了起來。

 

「他很牽掛我?怕我也去尋死嗎?你叫他放心啦,我雖然笨一點可是我很勇敢。我沒關係,大不了哭個幾天就好了。」

 

「妳是認真的嗎? 真心話?」草莓好像經不起刺激似的把頭埋在雙手裡,越是哭出了聲音。

 

「不然你要我怎麼辦嘛?祝你們百年好合嗎? 我已經很難過了」草莓邊哭邊喊著,積壓了一夜的情緒終於釋放出來也許用眼淚宣洩情緒是女人的專利,那男人呢?

 

沒想到原來坐正的Daniel突然往後一靠嘆了一口氣,揉一揉腦袋以後

 

「妳可以靜下來聽我說嗎?」草莓捧著大盒面紙試著讓自己穩定下來,

 

「對不起,我知道哭也沒用,我只是忍不住。」

 

「我了解!」

 

「真的嗎?那你不要跟二哥說好不好?」

 

「為什麼?」

 

「我知道二哥會心疼我,他對我很好。」草莓抬頭看了Daniel一眼,很正經八百的說著 「可是如果他跟你在一起比較快樂我沒關係,我又不用他負什麼責。」這話實在說的有點勉強,很難出口,但勇敢的草莓還是說了。 Daniel 笑了一笑又搖搖頭,

 

「妳知道嗎?妳應該比妳自己知道的還愛二哥。」草莓可能永遠會記得這個眼神,居然有點哀怨。

 

「我我只是強迫自己面對現實而已,我爭取了好久,努力了好久,結果

 

「什麼結果?草莓,我可以這樣叫妳嗎?」

 

「當然啊!」

 

「妳知道嗎?有些東西是絕大部份的人沒辦法選擇的;比如說…“性別。」草莓瞪大了眼睛,「啊?」草莓終於停下了淚水,想聽仔細Daniel幫她填補二哥在紐約空白的那一年。

 

「我在紐約認識Ciao,連著幾次在不同的酒吧看到他,老是醉醺醺的,後來我發現其實他只是在放逐自己,人是清醒的。 妳知道的妳很難不去注意這樣一個東方男人

 

「我知道啊,高高的、帥帥的、眼睛老是在笑,對不起,我不插嘴,請繼續!」 Daniel笑了一笑,

 

「沒多久我又在古根漢看到他專心的看展,開始對他產生好奇。不過到那之前,我只是觀察他,並且不得不承認,我們很有緣。」

 

「也許同樣是東方人吧,而且說真的,你們兩個還真的有點像,我是說外形跟氣質。」

 

Good point! 或許就像妳說的。 後來有一次我在一個gay bar看到他,有點驚訝,那次他被邀酒喝的過了頭,我一直注意著他。」

 

「你是說你以為他是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說。」

 

Daniel笑了笑「我知道他不是。 可是在那個地方,沒有人會懷疑。 後來我看已經有人想把他帶走,直接過去假冒他的朋友先帶他回家。」

 

「什麼? OMG! 你好猛! 對不起! 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也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幫他而已。」

 

「所以你們就這樣認識了!」

 

He was totally lost then! 我的意思是說,當時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像個流浪漢一樣。 也許因為我幫了他一次忙,他開始把我當朋友。我幫他找了一個很好的心理醫生…」

 

「心理醫生?」

 

「我發現他的狀況其實已經是憂鬱症了,他卻從來沒看過醫生。」

 

「是心病!」

 

「適當的尋求專業醫療是必須的,還好他的病況還不嚴重,他對母親的責任感一直牽制著他沒有走向極端。」

 

「你是說他有輕生的念頭?我是說suicideyou know…」草莓比手畫腳了起來,好像Daniel這個外國人應該聽不懂她的話似的。 這個舉動倒是逗笑了Daniel.

 

「你說的沒錯,不過那只是他的病症之一,之二是酗酒。」

 

「二哥很懂得喝酒。」

 

「他有著天生的酒量,於是酗酒逃避現實就像是騙自己Lisa還活著一樣,喝的越多只會越痛苦。 還好經過醫生的幫助,他清醒的時間越來越長,為了讓他轉移注意力,我要他到我的顧問公司上課。」

 

「你救了他!我聽大哥說過你幫了他很多。」

 

「還不如說是他的家人。他哥哥每一週都會給他電話,可能他覺得只是固定的問候,幫不上忙,其實他才是二哥真正的精神支柱。 當然還有他母親,只是…她對Ciao 的作用不一樣,她總是提醒他;他的責任。」

 

「有些感情是天性,不管發生了天大的事。」

 

「我很快的發現了他的學識跟程度都很不錯,開始幫他安排專業課程。對了,我都忘了介紹我自己,我在紐約有家管理顧問公司,三個分公司包括L.A.,上海跟台灣,台灣的是為了Ciao設的。」

 

「所以他說你是他的老師?」

 

mentor, 他都這樣說我。 我重新塑造他,從裡到外。 課程的種類繁多,要他改掉一些不好的習慣,他有很好的學識基礎,充滿熱情,可是Lisa的意外對他打擊太大,他失去了信心,對一切的信心。」

 

「像我現在一樣嗎?」

 

No!Daniel 拉著草莓的手,「不是這樣的,如果說是我重建了他對自己的信心,那妳就是重建了他對愛情的信心,不要看輕妳自己。」

 

「我不懂,我不知道我做了些什麼能重建他對愛情的信心,何況我覺得比較起來他更愛你!」草莓終於敞開心情說出心裡的真實感覺,不管這話有多打擊她自己。 Daniel 笑的很讓人安心,

 

「我問過他同樣的問題 “why her?他回我說因為妳 “always neat and sweet

 

「啊? 他喜歡我是因為我很甜?」Daniel笑了起來,

 

「什麼啦!你說清楚一點啦!」

 

「跟你說一個二哥的小秘密好了。他跟我說啊,大學時他追上一個學姊是學校的校花。 第一次約會他就把人家約到KTV去,你知道的那種黑漆漆的包廂可以吃飯唱歌的那種…」

 

「我知道啊,唱歌大概都是幌子。」

 

「啊?」

 

「我是說…約會嘛,兩個人在小房間裡還不就是…看不出來二哥…」草莓沒想到自己吃醋都吃到古早年代去了,想想都覺得好笑。

 

「然後呢,你二哥跟人家太過火熱的結果是…那位小姐的假睫毛就卡在二哥的喉嚨了!」

 

「什麼?」草莓噴的笑了出聲,「你騙我,哪有這種事?」誰知 Dainiel居然一附“信不信由你”的表情,「你跟二哥都一樣就喜歡逗我尋我開心。」

 

「草莓,跟你說這個是要告訴你,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吸引常常是連自己都說不出確切的理由的,但原因一定是存在的。真的,Ciao每次看到濃妝的女孩子就打退堂鼓,我想跟他這個說不出口的經驗有一定的關聯的。」

 

兩人相視的笑了起來,草莓自己都很難相信她和Daniel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居然可以經過共同認識的二哥而毫無距離,這會兒Daniel正撥著她的長髮,

 

「其實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已經了解二哥的感情能落腳在你身上的原因了。」

 

「真的嗎?可是我一點都不了解二哥,他在紐約的一年到底?」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17,920
  • 今日瀏覽人數 : 660
  • 昨日瀏覽人數 : 800
  • 上週瀏覽人數 : 5,035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7,31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