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  愛、妳、我、他   二十. 良師益友

2010/10/27 01:35:30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二十篇  良師益友

 

二哥剛上了飛機才坐定了商務艙的座位,突然想起該再看看去年的業務報表好趁著這個商務假期;探探對方提升公司業務的實力有多少。 這幾年來他總是不讓自己有太多的空檔,而工作也正是如此的逼人,逼的他連飛機上的片刻都用來妥善分配給一些細微的工作;細微而瑣碎卻又不得不斟酌的工作。公司也不是沒有派給他足夠的助理,然而助理通常的工作就是傳話轉話轉檔存檔,那些該用腦袋下決定的事兒常常繞了地球大半圈還是繞到他腦袋裡。 

 

這會兒翻著公事包裡的資料夾突然看到那條皮帶;讓草莓放在門口的皮帶。不知道現在Daniel見到她了沒,她不會有事吧,應該吧! 昨兒個晚上是不是該追出去? 她,不知道在門口等了多久?聽到了些什麼又看到了些什麼? 更重要的是想了些什麼? 二哥笑了,也不知為了什麼,每次想到她總是她那副天地都不怕,反正高個子多的是的樂天樣子。  也是,自己也不知道憂鬱了多久,可是這地球從來也沒有停止轉動過。

 

再坐定了下來,資料夾和皮帶一起握在手裡頭。 怎麼把皮帶給拿出來了?二哥又傻笑了起來,這個笨女人該不會正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跟Daniel哭訴? 哭訴他為何自己不追去說清楚反而讓Daniel去作說客?問題是追出去要說些什麼?解釋些什麼? 還是…承諾些什麼?  想到承諾…二哥往座椅一靠,往事就又竄上了心頭…

 

上一次跳上他的背的不是別人正是Lisa, 記得她勒著他脖子說,「你發誓,發誓會愛我一輩子!」然後用挨到不能再近的距離貼著他耳朵等他的答案。

 

「我發誓會愛你愛到我死的那一天,好不好?」誰知道Lisa卻咬著他耳朵說,

 

「不好!我不要!答應我,愛我到我走的那一天就好了。」

 

「你亂說些什麼?」

 

「我是說真心的!」

 

「我也是真心的啊!」

 

「冠宇,答應我!如果有一天我比你早走了,就愛我愛到那天為止,我要你找另外一個人來愛你,我會盯著你的,沒有人好好愛你,我怎麼都不會放心的,真的!」

 

長二哥兩歲的Lisa總是想的比他多也比他遠;愛的…也比他成熟濃重。

 

二哥想想就是這份沒有私心的愛讓他怎樣也放不開。 甚至他還懷疑過那晚在車子裡,挑起他熱情的到底是草莓還是對Lisa的這份癡戀。 二哥頭一仰…明知道這一切對草莓並不公平,於是他想退回到Daniel身邊嗎?昨晚才抱著他痛哭了一場,那對Daniel又怎麼算公平?

 

他其實不懂為何Daniel總是能洞悉他的心事,對他的改變了然於心。甚至,一個月難得碰個面吃個飯他都能聽出他的忙碌、他工作上的問題、他交往了別的人;還是女人。 對於這樣一個“朋友”,二哥在他面前像張透明的紙,不管怎麼寫,他都能讀個清楚。

 

於是,昨晚他根本不需要多說,Daniel說“只有把過去攤開來,你才能夠真正的走進未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是的,他要他面對自己,面對自己其實就等於真實的面對草莓。那Daniel呢? 他居然說他一直都是他的老師,從來沒有改變過,過去是;現在更是, 未來也不會變。

 

Daniel繼續說著,「他剛到美國的前兩個月其實是漫無目的的到處流浪,靠著寫下自己的心情撐過那段極度灰暗的日子,差一點點就埋葬在北美的大雪裡。」凝神聽著Daniel談二哥,突然一股不捨襲上心頭。 草莓這個樂天的腦袋真的無法想像二哥是怎麼走過那一段孤獨的療傷過程。

 

「所以他回到紐約才遇見你,靠你的幫助才真正開始痊癒?」

 

「他一邊接受治療一邊上課,那一年的課程裡,我們找到了Ciao的特長,他的邏輯能力很強,臨場反應和談判能力高人一等,外表又很佔優勢,我要他收起笑容,學習先觀察人再開口應對,加上他的財經專業、鑽研市場現況,他很快的進入狀況準備好重新投入就業市場。唯獨感情這一塊」或許跌入了時空記憶裡, Daniel 神情也跟著沉重

 

「也許是同病相憐吧!當時我剛結束掉一段感情,受了些打擊。是我疏忽,我們太過緊密的相處,那次在家裡開party,慶祝他考上了現在的這家公司,他醉了我也是

 

「你不用告訴我細節,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承受

 

「妳一直都這麼直接嗎?也許吧!所以他跟妳相處沒有壓力。」

 

「我還是不了解為何他說我neat and sweet。」草霉不自覺的想逃避這一段對她來說可能難以接受的過程。 Daniel 淺淺的笑了一下。對草莓來說,她很想承認,不管是對於男人或女人,Daniel都是一個很有魅力;渾身充滿氣質的個性人物;另一個角度來說能成為他的情敵;草莓居然有一種榮幸的感覺。

 

「當時Ciao或許想安慰我;或許真心感謝我的指導;更或許是互相的依賴他告訴我如果我一直找不到有緣人,他願意一直陪著我。」看Daniel低著頭訴說著這一段往事,草莓已經反主為客了。

 

Daniel接著說,「我不該因此而陷入迷惑

 

「意思是說你可能愛上了一個跟你不同類的人,是不是這樣?」

 

Daniel牽動了一下嘴角,「他開始工作了以後,我繼續幫他,除了上課還有很多生活上,人際關係上我成了他職業和生活上的一個夥伴。」

 

「良師益友!」

 

「嗯, pretty close,他是個很好的學生;更是個可以信賴的好朋友。 為了幫助他回到生活的正軌,我還幫他介紹幾個條件很不錯的女孩子他很排斥,情況讓我更加困惑。」

 

「那是在紐約的一年? 他為何回台灣?你呢?」

 

「當然是因為他母親。 我不放心他所以來到台北開分公司,也才發現了他母親和Lisa的這一段影響他很深的往事,原本我以為他只是失去了Lisa,原來還有他母親,兩個他最愛的女人,同時也讓他痛不欲生。」

 

「你不該來台北的;就像我不該因為貪圖豪門而一直想接近他然後讓自己困在感情裡怎樣都走出不來。」

 

「妳剛剛不是才說你不要緊不用他負責?」

 

「我? 誰能為別人的感情負責? 我是活該,我我搞不清楚的是二哥到底他到底我真的很笨,我想了一晚,還是搞不清楚他到底」草莓一臉的焦急還是說不清楚想說的話。

 

「原來這一段時間我們三個人同時陷入困惑。 我剛到台灣時跟Ciao有過討論,彼此不干涉彼此的生活或交友,隨著他工作上的成功,他旅行的時間越來越長,交友也越複雜,但是他總是遊戲而已。」

 

「可是你你可以接受他遊戲人間?」草莓幾乎錯亂了她的立場。

 

「他跟我的族群生活了一年,又對女人有某一種障礙,可以這麼說,他好像是自由的穿梭在兩種身份始終不會被困住,總是會回到我身邊。直到

 

草莓聽到的好像已經超過她所能認知的感情範疇,「直到什麼?」

 

「直到妳出現。他有某種程度的潔癖,實質上的和精神上的。 And you meet both!」草莓已經聽到傻眼「他說妳對他的有一股傻勁,傻到他不忍心推開妳。」      

 

「簡單的說就是我比較笨就是了。」Daniel居然跟二哥一樣捏捏草莓的臉頰,

「妳不知道妳所謂的笨有一種特別的吸引力嗎?」草莓還是搖搖頭,

 

「你也會這樣捏二哥嗎?」

 

Daniel往後一靠,「我想我知道妳煩心的是什麼。不要再想了,既然愛了為何要退縮?你應該要勇往直前才對!」

 

「我還是不懂!」

 

「我下週回美國了!」

 

草莓一驚,「可是我昨天明明看到

 

「妳聽我說…」Daniel似乎急著想對草莓一次說個清楚,「是我自己在逃避,也許我和Ciao都一樣,直到母親節我想我和他都到了必須面對現實的時候

 

「你說你和二哥在電話裡爭執的事?」

 

「我說的是去年的母親節!」草莓一下子以為自己沒聽清楚,

 

「去年的母親節,Ciao要我跟他一起回家幫趙媽媽慶祝,我和他家人聊的很愉快,趙媽媽很開心她完全沒有意識到她兒子所面臨的感情問題。」

 

這次是草莓往椅背上靠,「好諷刺!趙媽媽以為只有女人才會搶走她的寶貝兒子。」 Daniel 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

 

「那晚他帶我到港口附近的酒吧喝酒,喝到了夜深了才半醉著回家。我記得他不停的說著話,分不清楚他是開心還是難過。可能是因為母親開心而笑;因為忘不掉往事而難過吧!回到家時

 

Danieldidn’t I tell you that my mom. will like you a lot?」

 

Yes you did and I can tell then what Can you marry me with her blessing?」

 

Why not?」Ciao 很調皮的摟著我脖子親吻了起來,他大哥正好下樓

 

草莓掩著面睜大了眼,原來大哥是看到了這一幕才突然間草莓完全體會了大哥之前說的所有話,也懂了二哥所說的大哥為他操的心遠超過一個兄弟能做的。  

 

「那次以後,我就不再到他家了,他也變的憂鬱許多,我和他同時選擇了退一步,最近這一年他大半時間都在國外,我忙我的事業,距離遠了看到的現實也多了。」

 

「現實?」

 

「是他的遊戲態度,他一直以為只要自己控制得當,不會傷害到任何人,沒想到第一個傷害的是他最愛的家人。」草莓搖搖頭,隨後低下頭循著 Daniel的眼神,

 

「你真是個很善良的人,他第一個傷害的人應該是你吧!」

 

Daniel望了草莓一眼站了起來,「草莓,妳剛剛才說的,沒有人應該替別人的感情負責,不是嗎?我就像他剛好抓住的浮木,讓他依靠著不至於沉沒而已。何況,我年長他不少,我沒有藉口!」加上一點想像力,草莓差不多要以為Daniel流下了感傷的眼淚。

 

「可是我朋友說愛情是兩個銅板才響的起來的;當然啦、沒人規定一定要男人跟女人的愛情…」草莓這話說的尷尬,但是也是直說的實話。

 

Daniel 突然側著頭對著草莓說,「You know what You have a big heartbut… 如果他為妳定了下來,妳能夠做的到既往不究嗎? 包括趙媽媽、包括Lisa,甚至我!」

 

草莓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給楞住了,難道這才是 Daniel來的主要目的?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56,364
  • 今日瀏覽人數 : 738
  • 昨日瀏覽人數 : 846
  • 上週瀏覽人數 : 4,77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8,58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