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  愛、妳、我、他   二十二. 半個地球

2010/10/30 02:04:09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二十二篇  半個地球

「怕…怕他不快樂吧、我看過他傷心、也看過他流淚,我受不了,真的,那種感覺好痛。與其沒把握讓他快樂,不如…祝福他找到更好的對象。」草莓的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滿臉 。

 

「真心話?」

 

「假的!」草莓低著頭很無奈的說著。

 

「我想…讓我來解決吧!」

 

「啊?」

 

「跟我到紐約,讓我來幫妳!」Daniel 雙手交插在胸前,一附信誓旦旦的把握神情,更重要的是…不讓人拒絕的神情,這個表情以前草莓也在二哥身上也看到過。

 

「你要我到紐約?不行,我現在一屁股債的,而且在那邊我吃什麼喝什麼?不行、不行,我不能就這樣一走了之,一人做事自己承擔,我不能放著卡債就跑了。」

 

「草莓小姐,誰讓妳到紐約躲債的?放心好了,一切交給我,至於妳的學費和生活費,我會幫妳安排打工,再不夠的話, I’ll bill your future husbandnothing to worry about!

 

「你不是在開玩笑?」

 

「妳看我像嗎?」

 

Daniel此刻就是一個老師的架勢,草莓真的會被他說服嗎?

 

 

Daniel總是勸他不要害怕回憶。躲不過就面對它,痛楚才會慢慢減輕,真的是這樣嗎? 二哥拿出了隨身筆記,在紐約那一年陪著他差點埋葬在雪地裡的筆記…

 

此刻在一萬英尺的高空上,二哥飛行了三分之一個地球,從亞洲的日出到了歐洲的日出,整整十幾個小時,時間似乎靜止住了。誰想到這樣的飛行經過了十幾趟了,這趟,卻讓他的心停留在台北。 那個放了條皮帶在他門前的女人,因為她,他又掀開了心裡頭的傷疤,但這次,他是不是有機會痊癒?

 

天邊還只有粉嫩羞澀的光影,靠著窗望著窗外的雪白雲海,像極了北美濃厚的白雪。想起當年他最失意的時候,一個人在深冬裡開著車到處旅行,每每走在寸步難行的雪地裡,同一個念頭一直霸佔著他的思維,“好想把自己埋在雪地裡永遠不要再醒來!”

 

二哥翻著隨身的筆記,

『一歩踩下…腦子裡的回憶壓著我好想就此停住,然而母親的聲音突然響起…“二哥,下次什麼時候回家?”,於是我勉力提起了腳…再一歩踩下,我陷的越深了,心裡頭另一個聲音喊著,“媽,對不起!我真的很想Lisa, 好想再牽她的手…”眼淚總是不聽使喚,一閉眼它就隨強風飄落,但我始終看不到我的眼淚是結晶在臉上還是在落地前粉碎;就像我一直不知道你到底在哪裡,到了天堂就能再見到你嗎?

 

     Lisa, 告訴我! 天堂是白色的嗎?就像我眼前這一片刺眼的雪白嗎? 站在這裡我就像一粒突兀的沙子。 我張開雙手乞求北美的大雪能將我淹沒,帶我到你所在的天堂… 可是母親的聲音又再響起,“二哥,明天是爸爸的忌日,陪我去看看他,一定喔!”我的眼淚又奪眶而出…』

 

      記憶一向毫無忌憚的霸佔著二哥工作以外的全部,他也一直懶的掙脫。  何況是當年,他連工作的能力都失去了。 於是他只能流浪,漫無目的的流浪。 那年的冬季特別的長,大雪佔去了他旅行的三分之二強。所幸大哥的電話總是準時響起,從小呼喚他的母親的聲音更是拉拒著他的靈魂。 最後他結束了與大雪的抗爭回到了讀書的地方–紐約。

 

 就像尋找老朋友一般的他從一個酒吧逛到另一間酒吧,從一個座位換到另一個,一種酒喝到另一種。總是騙自己喝醉了,再一杯就會醉了,醉了就會忘了早該忘了的人;不該再想起的事。 末了,終究只騙了酒吧裡的男男女女,卻騙不了自己!

 

即使二哥再醉總會在睡前寫下幾個字,Daniel鼓勵他隨身帶著,紀錄著自己憂鬱的歷程;提醒自己走過的路。 現在讀起來已經不會再流淚了,是自己變勇敢了嗎?抬頭看看窗外,初昇的太陽很溫咰的向著他微笑。不知為何,他想到 Lisa的笑容,真的是Lisa嗎? 應該是吧,天堂不就在高高的雲層之上?原來這就是Lisa所在的高度?原來這就是他沒來由的總是選擇坐在靠窗位子的理由?

 

原來這幾年她一直這麼看著他飛來往去,隨著他傷痛隨著他憂鬱。 二哥心裡頭想著“Lisa, 我答應你,我不再流淚了,我會把自己照顧好,也許就像你說的找個人來愛我,我會努力的…” 二哥淺淺的笑著手裡依然握著那條皮帶。

 

 

而打包了行李隨著Daniel初初來到紐約,草莓可沒有進了大觀園的興奮,相反的一顆心惦記著地球另一端的二哥。這麼靠著Daniel給二哥一通電話她就不告而別了。 此刻落腳在異鄉的 home stay,要不是先前上了一陣子課,這會兒可能連早餐想吃什麼都說不出口。 還好屋主是對70開外的老夫妻,他們可比Daniel那老師要和氣多了,沒課沒班的時候總是邀她喝下午茶,兩老忍受著草莓的破慢英文還耐心的指導她如何改正;而草莓則用手提電腦教他們上網…

 

說到上網,她正試著用英文跟老太太解釋如何在網路上講國際電話可以不用費用,老太太似乎發現了什麼…

 

This guy is kind of cuteyour boy friend?」原來老太太眼睛雖然老花但對這個草莓電腦上唯一的頭像–二哥,倒是看的挺清楚的。

 

YesHe ishe is…」草莓沒想到自己這麼沒用,沒兩句話就掉了眼淚,原來這張照片是唯一她能“看”到二哥的地方,原來他拒絕了二哥視訊通訊息的要求,原來…怕自己太過軟弱的意志力會讓自己拎著行李又逃回二哥的懷抱。於是,二哥把SKYPE的頭像放上自己的照片…他還逗著草莓說,怕她忘了他的長相;明知道真正害怕的是草莓…

 

Excuse me, I just miss him too much…”到了紐約;遠離了家鄉,草莓才發現自己是“水”作的。 她沒想到試著學會獨立;贏回自己的自信,第一關的考驗居然是自己的眼淚。 “從小到大流的淚也沒有這個月多!”草莓常這般的取笑自己。

 

一個月後她轉往站櫃檯,這種情形才慢慢的改善。 新工作讓她神經緊繃,不這樣也不行,不然她怎麼聽的懂客人點的餐?在這個異鄉草莓一向自認在行的“臉皮厚耍賴工夫”一點用處都沒有!一開始她氣極了Daniel這麼快就讓她到第一線工作,不過沒多久隨著聽力快速進步,她就知道了他的苦心。 至少,她常累到倒頭就睡,不再因為思念而淚濕枕巾。

 

常常,草莓對著螢幕發呆… 心裡想著“現在二哥是醒著還是睡著?在飛機上還是某一個國家?一個人嗎?”,常常,她得在訊息欄裡留下幾個字假裝跟二哥聯繫上了,偶而她會“碰到”晚睡或早起的二哥…

 

「好累! 一靜下來發現家裡好冷清,你呢? 好不好?」

 

「腰酸到直不起來了,從來沒站過櫃檯,耳朵豎起來聽英文可是兩條腿一直在發抖!」

 

二哥笑了,看到草莓的留言他往往是笑的,於是他總是期待,期待這個笨草莓又會發明什麼讓他開心的事…

 

Daniel有沒有教你緊張的時候要深呼吸?」

 

「有啊!可是這裡的制服太合身了,我一深呼吸…隔壁櫃的臭小子居然說我騷擾他,你說天下哪有這種事!」

 

二哥忍著笑,腦海裡卻記起了草莓到他家裡過夜的那一晚。 他是怎麼半抱半拖著醉到不醒人事的草莓到浴室洗澡的。還好小時候養過幾年狗,就把她那頭長髮當狗毛髮打理,但是她那很女人的身子還真是讓他傷透了腦筋,還好沖了水的草莓醒了一半,他就負責最後拿件大白T罩上了就算解決了。 

 

誰知道那晚二哥其實也躺在唯一的一張床上,只是一直被翻來覆去的草莓擾著睡不著。一直看著她那張睡的熟甜甜的臉,想去摸她一下,甚至有親親她擁她入睡的衝動。 也是那一天吧! 很多事情開始有了變化,包括一個人的生活到底是不是他真心想要的,該不該繼續孤單下去… 誠如Daniel所說,他漸漸的翻出了塵封箱底的本性,也是從那天開始的。

 

「真的累的話請Daniel讓你休個假,反正學費他會跟我算,不必那麼辛苦。」

 

「不要!別跟Daniel說,不然他又要用“strawberrish”取笑我不堪考驗,不行,為了你的面子我一定要撐下去。」

 

「我的面子?」

 

「是啊! 所有人包括趙媽媽都知道我跑到紐約來遊學,如果半途而廢的話我的面子也就算了,你的怎麼辦?說什麼我都要撐下去。」

 

Listen!不要為了我改變什麼,為了你自己就好了,懂嗎?」

 

「我不管,我就是要為了你,如果不是一直這樣想,我哪來的意志力?早個一年前打死我都不相信我可以一個人在大老遠的紐約活的好好的。」

 

「一個人,是啊,一個人也可以過的好好的。」

 

「就是太想你… 你呢?你會想我嗎?」

 

往往,對話總是停在類似的詞彙上頭。 自從決定不再遊戲,二哥反而謹慎了,不再拿些消費愛情的話逗弄草莓。倒是草莓很有默契的從不追根究底。 她似乎知道她和二哥都在考驗的過程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她什麼別的沒有就是有耐心。

 

今年又是一個大寒冬,只是二哥的出差行程從來不受天氣干擾。 這天二哥在巴黎市區的飯店裡頭望著窗外。大雪狀似無預警的刷的就灑滿了大地。 外頭許許多多來不及反應的行人倉皇的加速跑著或者走著,其實這樣的雪真的不若書上說的浪漫。 窩在暖房裡向外看或許是的,但外頭的行人呢?腳步因著突然的大雪而寸步難行,辦事的,趕時間約會的哪個心裡頭不是抱怨著,即使在浪漫至極的巴黎也難免吧!

 

網路壞了,為著大雪取消晚上活動的二哥一個人站在窗邊拍下窗外的雪景。說不上來現在的心情;明天早上看到皚皚白雪時會不會又想起紐約那年的大雪? 但心裡的念頭是要把巴黎今年的第一場大雪拍下來傳給草莓看,不知道她看過大雪像大雨一般猛然灑下的景象沒有,應該是沒有。一定要讓她看看的,以後回到台灣可是絶對看不到的;沒想到此刻手機居然響了,而且是草莓,怎麼會是她?

 

「二哥!是我,草莓啦!」

 

「你怎麼打電話?今天不用上課嗎?」

 

「二哥,下大雪了!要跟你說我看到大雪了!今年紐約的第一場大雪,好美喔!我一定要親口跟你說,要你陪著我看,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下雪,好大的雪喔!」二哥突然間眼眶濕了,這個傻女孩,居然心裡頭跟他一模一樣的念頭…

 

「二哥,怎麼不說話?你在想什麼?」

 

「我? 我在想你!」

 

因此,草莓人生裡的第一場大雪是浪漫而且甜蜜的,即使兩人相隔了半個地球。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17,938
  • 今日瀏覽人數 : 678
  • 昨日瀏覽人數 : 800
  • 上週瀏覽人數 : 5,035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7,31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