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  愛、妳、我、他   二十三. 記得"我愛你!"

2010/11/03 00:35:21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二哥的一句“我在想你”又讓草莓流下了眼淚 不知怎的,她就是聽的出來二哥不是逗她的,他是打從心裡頭說出來的,整整兩個月的分離之後… 心情就像北海岸的海浪不斷的起伏著,她邊掉淚邊笑著 這時二哥那充滿磁性的聲音又低沉的響起了,

「怎麼了? 怎麼不說話了?」

 

「你明知道還問?」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聽到你說想我…人家高興嘛,高興的哭了,這樣你happy了吧!」草莓抿抿嘴撥掉淚水但呼吸還是很急 二哥在電話那頭忍不住笑了,這個直白的草莓總是有辦法讓他發笑,

 

「那…賠你好了!」

 

「眼淚怎麼賠啊? 你又在逗我了!」

 

草莓一愣發現這是兩個月來二哥第一次逗她,她們重新起步的關係似乎有了突破了,嘴角笑的更開了。

 

「你說的出來我就賠啊!」

 

「真的嗎? 不能騙人喔!」

 

「你說說看啊,只要不要叫我現在出現在你面前就可以了。」

 

「那…晚上到我夢裡來,我要夢見你,說話算話!」

 

草莓趕緊掛了電話,因為怕自己又多說太多黏膩的話 這個情緒的濃度剛剛好,再多她真的怕又會把二哥嚇的後退了。 反過來說…其實是自己膽小吧,自己十足像個過河卒子,完全沒有後退的路了,怎麼退?草莓把手機捧在心口上就像抱著兩個月沒見的二哥似的,心還異常的快跳著。

 

為什麼? 為什麼兩個月不見還是依然如此悸動? 原來流行歌裡唱著“愛到無路可退”就是這種感覺?至少這次不流淚了,草莓咬著嘴唇笑著。 原來她跟 Daniel說“寧願祝福他找到更好的對象”都是騙人的,應該說騙自己。也只有遠離開了才知道自己陷的多深,也只有搆不到摸不著才知道自己怎樣都不願放手!

 

但她暗自發誓這是最後一次,她不要讓自己像Daniel說的一樣不堪一擊 好不容易二哥願意面對和她的感情,她應該高興才對 明天開始要更堅強,就像二哥一直說的要永遠開開心心的 他這前半生流了不少眼淚了,草莓期許自己只要老天爺給她機會她一定要帶給二哥下半生的歡笑,不讓他再流淚了!

 

另一頭還呆望著手機的二哥有點魂不守舍 剛剛草莓才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 “晚上到我夢裡來,我要夢見你!” 那不是上次跟Lisa 打賭賭輸了的時候,Lisa向他開的籌碼? 就是那一天;他們認識的第七天,他到她家樓下站崗等加班回家的她,硬是塞個理由說要還她賭債。

 

他灌注了全部的感情在眼裡注視了她好久,或許超過了她能承受的;又或許只是剛好點燃了她的熱情,她開門讓他進了家裡,也讓他進了心裡,進入了她的生命,代價就是她的生命!好昂貴的一場賭局!

 

二哥依稀還記得Lisa說的話–“你這麼看著我,你覺得我該怎麼辦?”

二哥笑著回應她,“你可以請我進去或者… 你可以吻我!”

 

沒想到Lisa兩者都做了,二哥到現在都沒辦法原諒自己的衝動也可以說…“熱情”,這兩者的距離對年輕的二哥來說一直都算是模糊的。年輕的他仗著優異的學業成績,英挺的外型,身邊總是不乏仰慕者 但他的眼光是高的;條件是苛刻的,他自詡從不濫情,更不下流

 

也是,絕大部分的女孩子一到了他家就會乖乖的打退堂鼓。 於是,其實他一直遊戲著直到遇見了 Lisa, 他認真的計畫為了她對抗母親的不合時宜和…不講理。 只是沒想到老天爺開了他個天大的玩笑。

 

二哥呆坐在窗口回憶著,這會兒雪是飄著的,深夜裡飄著的雪是浪漫的 一整日的繁忙之後,此刻的寧靜特別的溫柔,細白的雪花就這麼飄逸的散落,真的很浪漫! 他想著是不是這輩子再也沒機會能忘掉Lisa了,沒有機會了! 他怎麼可以一邊告訴草莓他想她一邊還回憶著Lisa? 這樣的心會不會太擁擠了?

 

奇怪的是這次他並沒有掉淚,手裡緊握著手機,心裡頭出奇的平靜 難道是Lisa來帶話了? 提醒他“愛”回來了 就在他身邊? 他答應過Lisa不再傷心的,要努力活下去,不能沒有信用的。再看看窗外,雪居然停了…

 

草莓果真夢見了二哥,兩個人打著雪仗,就像兩個玩瘋了的孩子 有趣的是居然末了兩個人一起把雪球不停的丟到Daniel的身上。草莓一覺醒來才驚覺這陣子Daniel給的壓力真的是不小,居然聯合二哥報起仇來了! 可是夢裡頭洩洩恨就好了,她不得不承認,人真的只有在壓力下進歩的特別快。 她虛渡了幾年得過且過的就業時光,現在才知道日子可以這樣的充實,神經可以這樣緊繃著過 她其實也沒多笨,就是以前太懶了  她已經發現只要認真的看待自己的工作,她可以是個成功的職業婦女,有沒有進豪門;真的一點都不重要,草莓笑了!

 

這一整日夜的大雪今天得先鏟雪才行,不然進出都有困難了 更不能把這種工作留給兩老,這點體貼草莓是一定會做到的 也難怪兩個老人家總是特別照顧她的起居。 草莓穿戴好禦寒裝備拿了工具開了門,只要開條小徑就好了能有多難? 沒想到一出門就滑倒了,不是穿了雪靴了嗎?再起歩又再滑倒,這麼舉步維艱的開工鏟雪才發現自己真的是不堪一擊 不過話說回來,這可是她第一次遠到異鄉唸書工作,第一次雙腳踩著好幾吋厚的白雪,第一次扛鏟子,不要太苛責自己了,就像她對二哥的感情,一切都得從頭開始,她願意的事她相信自己一定做得到!

 

草莓每一歩踩下都得特別小心才不會滑倒,才能順利拔出來 這雪不是應該是綿綿的就像棉花糖一樣嗎? 原來童話都是騙小孩子的,這雪挺沉重的,剛下的雪表面又鬆鬆軟軟的,越陷越深了,草莓突然想起二哥在北美流浪的那一年,如果一個腳步沒拔出來就真的埋葬在大雪裡了。還好有大哥、有趙媽媽的感情負荷,不然… 二哥真的是個重感情的人,那麼他又怎麼拔的掉對Lisa的那份滿載愧疚的愛?

 

罷了!Daniel不是說自己心很大嗎?草莓笑笑的想著,只要兩個人能在一起,就當自己是Lisa的替代品又如何?可以承接二哥對Lisa的這份濃情重義,自己應該是幸運的,沒什麼好計較的,真的! 突然間,她好感謝Daniel帶她來紐約,沒有走過二哥這條療傷的路,她可能一輩子也體會不到二哥心裡頭的掙扎。

 

這一天早上臨出門前突然接到二哥的電話 這好一陣子二哥在台灣她在紐約,一個白天一個黑夜,兩個人都特別忙碌 Daniel幫她換了個飯店的工作,她要輪班已經弄得自己日夜不分了又加上時差,往往她一有空就是倒頭睡覺,很久連不上線了…

 

「草莓,還沒出門吧還是在路上?」

 

今天是午班,沒算錯的話應該台灣已經午夜了,好不尋常,這時應該二哥已經早入睡了。

 

「馬上要出門了,什麼要緊的事怎麼這時候打給我?」

 

「是好消息! 跟你說大嫂懷孕了,剛剛才知道的,大哥高興的都快哭了!」

 

草莓差不多是大叫出聲的,「真的嗎?啊!好棒啊!可是…趙媽媽那邊?」

 

一下子兩個人同時靜了下來。

 

「啊? 我沒想那麼多耶,大嫂自己驗的,明天才要上醫院檢查,大哥會陪著,我一開心就打給你了,還沒想到這一層 媽媽應該也會很開心吧,家裡好久沒有喜事了。」

 

草莓一時想起似乎不曾跟二哥說過趙媽媽對她講過的話 什麼“未婚生的孩子她一概不認”的,都什麼年代了,也只有趙媽媽那個老古板加上優越感乘上莫名的跟兒子爭寵的心態才會拿這種令箭逢兒子女友就招搖。草莓一想到這兒突然也笑了,也只有自己才想的出這種冗長的形容詞來形容趙媽媽 再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孫子,也許是她想太多了。只是… 二哥會不會太興奮了,居然大半夜的打國際電話來。

 

「二哥,看你好開心喔,你很喜歡小孩厚?快當叔叔了!」

 

「是啊! 我想我是很喜歡小孩的,我還記得Lisa告訴我她計畫要先懷孕的時候,我居然感動到一個晚上都睡不著,我想…大哥現在應該也是這樣的心情。」

 

一下子二哥好像覺得話說的太快了… 「對不起,我…」

 

「怎會? 一點都不,我也很喜歡小孩,二哥,放心好了,你不用擔心提到Lisa,我是說真的! 我多希望自己也能像她那麼勇敢。」

 

「草莓,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拿你跟Lisa比,你們是兩個不同的人 我答應過Daniel要往前走,我說過就一定會做到,相信二哥吧!」

 

「嗯,我知道,你也要記得一件事,永遠不會改變的事。」

 

「什麼事?」

 

「記得…“我愛你”!」

 

離開台灣將近半年了,草莓終於又有了勇氣對二哥說了這三個字 兩個人半晌說不出話來,還好二哥的笑容隔著電話線草莓居然還感覺得到,「好!」二哥只說了一個字,兩人就掛了電話。

 

二哥合上了睡前看的書想著剛剛電話裡說的話,怎麼那麼自然就說出口了 那種感覺真的很好,不用逃避或閃躲 似乎他真的可以在草莓面前沒有壓力的當自己,不管是過去的或是現在的,就是“OPEN BOOK”。 這種全然的放鬆似乎對自己是難得的,現在想起來,當初就是這種感覺讓自己總是撥了草莓的號碼。 只是現在,那三個字多了一層意義;坐在睡床上的二哥很確定那個感覺是… 希望她就在身邊!

 

掛了電話以後草莓一顆心就一直熱烘烘的,這一整天似乎紅著臉工作…

 

好久沒有失眠了! 草莓抱著枕頭笑著;也想著;突然二哥那老含著水笑著的眼睛就像盯著自己似的,於是她睡不著了。緊抱著枕頭咬著,是太渴望二哥的擁抱嗎? 還是他的吻? 草莓覺得自己臉熱著,全身也熱了,翻來又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了,好煩喔! 怎麼會這樣呢? 如果現在能飛回台灣的話…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17,332
  • 今日瀏覽人數 : 72
  • 昨日瀏覽人數 : 800
  • 上週瀏覽人數 : 5,035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7,31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