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  愛、妳、我、他   二十四. 此生有約

2010/11/04 00:26:48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二十四  此生有約

 

冰冷雪白的病房裡,二哥坐在床沿細心的幫趙媽媽擦拭著臉。 自從大嫂意外懷孕,家裡就上演了兩個女人的戰爭。趙媽媽居然使起性子搬出面子問題要大嫂拿掉小孩才能結婚 直性子的大嫂跟媽媽大吵,這次連大哥都差不多抓狂了,居然嚷著要公証結婚甚至要搬出去於是一件喜事快吵成了分家大事了。

 

那天大哥大嫂才從醫院回來跟媽媽開口這件喜事,誰也沒想到的當老師的趙媽媽仗著一張利嘴就是強詞奪理,「你動不動就回娘家,你就保證孩子是我家的孫子!」

 

大嫂一改以往站在大哥後頭的作風,為了捍衛自己的孩子而爭,「趙媽媽,我尊重你是長輩,請你也尊重一下我的人格!」大嫂這會兒說的是義正嚴詞,情緒也漸漸激動。

 

趙媽:「你們現在的年輕人不是都很開放?嫌我老古板了?我這個原則別人不知道,我是不是老早跟你說過了?這麼多年了我有反對過你們結婚嗎? 有嗎?好壞我也是個教務主任了現在,要求子女尊重我有錯嗎?趙家的顏面在我手上,你們不當一回事不能不顧。」

 

大哥:「媽,你不認孫子沒關係,我認!我搬出去。」平日挺順著媽媽的大哥臉上青筋都浮出來了,緊接著大哥就拉著大嫂上樓打包了。

 

趙媽:「你看!這孩子要是真的是你的,你看看你做的什麼好榜樣,我是怎麼把你們帶大的你這個老大會不清楚,你是怎樣回報我的?」

 

大嫂一馬當前的邊掉淚邊大聲回著「趙媽媽,我不是老師;沒你那麼會講理當媽媽了不起嗎?我懷孕了,很快我也要當媽媽了 你做得到的我也做得到,不管有沒有你兒子我都能把孩子生下來,不信我們等著瞧。」結果換大哥急了轉了身擋著她前頭「妳要當媽媽了冷靜一點,不要這麼激動!」

 

大嫂:「你叫我怎麼不激動?我跟了你4年多了,為了你什麼委屈我吃不下?可是為了你們要當孝順兒子,要我委屈我的孩子,作不到!」

 

大哥:「我保證不會讓孩子受委屈,你也一樣,相信我好不好?」

 

趙媽:「是喔!兒子大了有了女人就該老媽受委屈,都是我活該!」

 

大嫂:「趙媽媽,你行行好可以嗎? 不為你自己也為為你三個孝順兒子,老三整天宅在家裡連女朋友都不願意找一個,老二也沒希望了,你放過大哥可以嗎?」

 

趙媽:「你胡說些什麼?憑我們老么的條件怎麼會沒有女朋友? 二哥更不用說了,他交的女朋友還不夠多嗎?不用你來操心。」

 

大嫂不顧大哥的阻擋:「女朋友,他唯一的女人被你害死了,你以為他到美國是去玩的嗎?差點被你逼死了就你不知道!」

 

所有的秘密,尤其是二哥和Lisa的一段全被爆了出來。趙媽媽可不是省油的燈,她直說Lisa太過厲害,如果二哥娶了她才是災難的開始。 氣炸了的大嫂丟了幾句話以後就回了娘家 –

 

「妳等你兒子娶個男人回家吧!對了,就那個Daniel好了,你不是很喜歡他?就他好了,這樣就順你的心了吧!」

 

然後趙媽媽就進了醫院了,還好做完主要檢查都無礙。反倒是回娘家的大嫂回來了,她說家裡不能沒有女人打理。這會兒趙媽媽正在交待二哥。

 

「記得要你大哥趕快看日子,女人大著肚子結婚算什麼,婚紗只能穿一次,挺著肚子不好看。」

 

「媽,妳不要操心這個了,出院以後妳就安心等著抱孫子了。」

 

「我能不操心嗎? 我們家第一次辦喜事,裡子面子都得顧好 你那些叔叔伯伯都睜大眼在看,我的面子不算數,一定要把你爸爸的面子作到足,不能讓人家看笑話!」

 

「好好好!就作足面子,我會盯著大哥的,這樣你可以放心了吧!」

 

「你記得,婚紗我們不用人家穿過的。 幫大嫂訂做一套全新的,不要管價錢只要她喜歡就好 喜餅一定要基隆那家什麼… 你知道的最有名的那家,還有宴客的喜桌要訂最好的…」

 

「媽– 你不要操心這些了! 我會… 不對,大嫂等會就來了,你為什麼不自己跟她說?不好意思是不是? 好啦,我知道了,我去跟大哥說。」

 

「你大哥都快35了,時間過的好快,快當爸爸了。」趙媽媽其實一臉的安慰,就是拉不下臉,而二哥就成了最好的潤滑劑了。

 

「那你呢?為什麼都沒看你帶草莓回來? 她是不是發現什麼…不愛你了?」這會兒趙媽媽的強勢早就消失了,一提到這個問題眉頭都鎖了起來了,但是又…欲言又止。

 

「她人在紐約遊學,下個月就回來了,也許趕的上大哥結婚。」

 

「搞不懂你們年輕人在想什麼?女孩子家唸那麼多書要做什麼?」

 

「她說妳嫌她配不上我的程度,她想多唸點書讓妳有面子,她可是為了妳才大老遠跑到美國念書的。」趙媽媽被二哥哄的笑了。

 

「還是草莓乖巧,不像你大嫂只會跟我抬槓。可是你怎麼知道放她一個人到美國會不會…我是說被別人追走或者…你不就是在美國才出狀況的,那地方簡直…」

 

外頭有人進來了,是大嫂「厚,有人在說我壞話喔,媽,我幫妳帶午飯來了!」

 

打點好母親午餐,二哥在門外跟大嫂說著話,

 

「大嫂,妳每餐幫媽媽做好熱騰騰的送來,真謝謝妳 不要太累了,剛剛媽媽還在催你們的婚期!她還說要你去訂做一套全新的婚紗還有喜餅喜宴都要訂最好的,你知道其實她最疼我們了,你嫁過來不會委屈的。」

 

「我啊!是認了!你媽媽都是被你們三個兄弟給慣壞了 誰叫我愛你大哥,趙媽媽一嫌醫院的伙食難吃,我就知道了。我知道大哥不會委屈我,我只是一時氣不過!」

 

二哥看著正在吃飯的媽媽「誰叫她從小寵我們更多!妳看她吃的多開心!」

 

「這幾天我一直想,為了這個孩子我簡直豁出去了,現在… 好像比較能體會媽媽的心情了。對不起喔!如果不是我太暴躁,媽媽也不會氣到住院 你的事…都是我的錯!」大嫂一臉的懊惱。

 

「沒事,事實再殘忍它就是事實,有時候不隱瞞還比較好。妳看隱瞞的結果,這個殺傷力…都是我害的!」

 

「二哥,」大嫂看著二哥望向窗裡的神情,緩緩的說著 「我真希望我的孩子能跟你和大哥一樣,什麼辛苦都值得了!」二哥笑了,笑的帶點苦澀,連大嫂都能一眼看出。「草莓出國都快半年了,你們到底…」

 

二哥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鞋尖劃著地板,苦笑著說「我們都需要時間,只有時間能證明我們到底有沒有勇氣走在一起。」

 

「可是距離呢?那不是愛情的頭號殺手嗎?」二哥轉過頭來看著大嫂,

 

「怎麼連妳也操心我,放心啦,最近工作太忙了,Daniel也把她安排的喘不過氣來,我們都在投資自己,感情的事就讓它先沉澱一陣子吧。」

 

「我沒辦法像你想這麼開,如果不是死守著你大哥,怎麼等得到今天?我還是覺得你要積極一點,人生就是這樣,有個人牽著手,至少不用一個人走,吵架也要有個對象,不是嗎?」

 

夜裡,二哥在MSN的個人訊息上打上「找個人牽著手,還是一個人走?」就去睡了。最近公司又加重了他出差的份量,草莓的飯店工作似乎還蠻順手的,時差加上輪班,想說句話都很難。

 

有二哥的金援,其實她大可不必打工。 無奈Daniel老師評估過她的結果是– “專業素養不足;求學意願低落”所以她在紐約上的是語言學校和Daniel公司的課程。Daniel幫她安排的打工對她真是大考驗,從洗碗到跑堂、速食餐廳到飯店訂房、最後走進櫃台當助理。越到最後她越能體會Daniel的用心,除了工作技能,就是要她擺脫掉過去依賴旁人的惡習,藉著獨立重新建立自己的信心。

 

才大清晨的,草莓一個人買早點趕地鐵,一直到進了飯店換上制服才喘了口氣。一場突然的大雪害的排班的櫃員遲到了,夜班的也下了,草莓不得不站上第一線,處理完第一批住房客人,她站的直挺挺的,突然發現自己能獨立作業了。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沒有信用卡,沒有債務。除了Daniel24小時求救電話,她完全的一個人上課、生活,除了“想念”,想念二哥,她的心裡頭沒有雜念一片清明。

 

輪班午休時,她偷閒上了MSN,看到了二哥的訊息,邊啃著三明治邊掉眼淚,不是說好了不再流淚的嗎?怎麼又忍不住了? 草莓控制不了心裡頭的激動,打下了「你的大手我訂下了,不准你一個人走!等我!」

 

草莓還是沒趕上大哥的婚禮,回來那天二哥接的機 半年多不見,草莓心跳的速度一路加碼。 自己的模樣變了怕二哥不認得?還是怕二哥不若以往的瀟灑? 草莓笑了一笑,不管怎樣,熬了半年就等著今天。遠遠看到二哥的BMW;直盯著駕駛座,心跳大概破百了…二哥好像瘦了些,帶著很淺很淺的笑容,深色西裝白色立領襯衫比以往更多了一份英挺。台北的艷陽反射著二哥墨色的太陽眼鏡,除了帥氣,草莓差不多是看不到他眼睛裡有任何表情,這更讓她慌了心,他人來了;不知道他的心…

 

車到了,雖然草莓的模樣變了 二哥似乎沒有任何猶疑的就把車子停在她的正前方,先將幾隻行李提上了車,開了前座車門,回頭伸出了大手…一直雙眼都沒離開二哥的草莓大方的伸出了手緊握著 隔了半年再牽上了手,類似一股強烈的電流直通上了心頭,草莓抿著嘴直盯著二哥,時間似乎靜止了下來…

 

「妳這樣不放手我怎麼開車呢?上車吧!」二哥還是一如以往的酷,上了車草莓還是不住的盯著二哥,他這才笑了,

 

「怎麼了?我老了還是…妳一直盯著我,我怎麼開車?」

 

「別理我就好了,我要把半年的份全看回來!」二哥又笑了、也許臉都紅了!

 

「妳怎麼把頭髮剪短了?怎麼捨得?嚇了我一大跳!」

 

Daniel說頭髮是女人最大的牽掛,先剪了它好專心的唸書,反正會再長長。」

 

「嗯!那…妳的牽掛回來了嗎?」二哥回頭一笑可惜眼鏡遮著了他的眼神。

 

「我嗎?」草莓始終沒有作出回答,別過頭去的她;大顆大顆的淚水滾落了下臉頰,牽掛,牽掛不就掛在臉頰上嗎?怎麼就自己這麼的激動,他呢?他怎麼可以這麼冷靜?

 

二哥把草莓帶回了家裡,放好了行李讓她先梳洗一翻。 終於,他摘下了眼鏡,一切的情緒似乎從現在才開始,

   

 「妳先睡一會兒,調一下時差,待會兒帶妳出去吃飯看房子 我先訂了,喜歡就可以搬進去了,離這裡很近 我想…等你新工作找好了,說不定可以順道載你上班。」二哥對著草莓說著,溫柔的笑著說著 他的眼神跟著加溫,一切,才真正的回到從前而且又多了些什麼…

 

正在整理行李的草莓低著頭一邊聽終於笑了,很快的這種被寵溺的感覺又回來了,只是…似乎還少了些什麼…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17,932
  • 今日瀏覽人數 : 672
  • 昨日瀏覽人數 : 800
  • 上週瀏覽人數 : 5,035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7,31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