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  愛、妳、我、他   二十五. 再見鍾情  (完結篇)

2010/11/06 01:46:38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二十五篇  再見鍾情 (最終篇)

要說少了什麼也是牽強,他不就一直這麼冷靜的很? 只是,半年時空的距離如果兩個人的心還是那麼遙遠… 可是草莓明明不是這種感覺,真的,不是說女人的第六感很靈的嗎? 她明明可以感受到二哥對她真的多了些…說不上什麼的改變。

 

草莓邊洗澡邊胡思亂想著,這兒的擺設一如半年前,只是窗旁的黃金葛蔓延長了許多。  草莓記得這顆綠油油的藤蔓;卻不記得上次是怎麼進來;怎麼洗的澡又怎麼上了二哥的床。想想傻呼呼的笑了,有點羞又有點甜,那次是二哥轉變的關鍵;真想問問他到底那晚是怎麼了,還有…這半年來應該不會有人上過他的床吧,草莓笑自己越想越遠了!

 

「草莓,你洗太久了,該不會睡著了吧?」草莓一驚,「我馬上好!」剪了長髮確實省了不少寶貴時間,卻多了想念的時間,就像現在,“想念”似乎在心裡頭沸騰著。

 

「好,我躺一下,可是你答應我不能離開。」

「是的,大小姐,我除了喝杯咖啡也許洗個澡,不離開妳一步,我保證!」

 

回到家裡頭的二哥神情輕鬆了不少,眼裡的笑意開始盪漾開來,看著草莓的眼神也開始變化著… 草莓確實累了,這會兒該是紐約的午夜了,難怪她眼睛裡的二哥開始模糊;模糊到她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夢裡的二哥看著她的眼神;笑意裡帶著愛…

 

二哥在房裡像平常一般的喝著咖啡,整理衣物,還洗了個澡換了身便服。差別的是眼裡頭一直盯著床上熟睡的草莓,尤其她翻身的時候。

 

她真能翻身! 每次二哥的視線一離開回來她就翻了個身,翻的讓人想跳上去攬住她。她挑了上次那件大白T當睡衣,除了頭髮,她一點點都沒變。還是那麼乾淨簡單,像張白紙般的簡單,簡單到就像在臉上寫著“我愛你”三個字。

 

這會兒,二哥就坐在床旁邊看著草莓等她醒來,她還是一如上次般的甜甜熟睡著,熟到他不忍搖醒她。因為搖醒她得碰觸她的身體;二哥怕吧!怕他的手會不經意的將累積的想念流洩而出,雖然這個念頭已經來回了三個小時,她已經睡了三個小時,而二哥的念頭依然在腦袋裡滾燙著。

 

她連翻了兩翻,是不是做惡夢了? 二哥探向前去,還是搖醒她吧!手輕輕放在她雪白的肩上…  草莓輕輕抖了一下醒了,看著二哥的臉龐離她如此的近,以為自己還在夢裡。「我在那裡?」

 

「妳醒了,是不是做惡夢?」二哥單手支著床面對著草莓笑著說。

 

二哥大手扣著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妳說呢? 剛剛在車上為什麼掉眼淚?」

 

「真的是你?」草莓半睜著眼睛說著,

 

「妳–時間還沒調回來嗎?」二哥的聲音溫柔到剛剛好傳到草莓耳朵裡。

 

「我的時間?一直在你這裡!」她看著二哥的眼神寫著太多的思念,差不多要將他淹沒了…

 

二哥控制的了表情控制不了心跳,草莓的話讓他收緊了手也收緊了心頭,他親了一下草莓的手,「笨草莓,你真的一直都在!」

 

草莓不想再哭了,至少不能讓他發現,半年後的今天她應該是要更堅強的而不是脆弱,她用力的抱住二哥,讓下巴搭在他肩上,今天是重逢的日子,她有太多的話想說卻又說不出口…

 

「怎麼了?」

 

「你一點點都不想我嗎?」草莓收緊雙手,二哥一個翻身用眼睛掃描著她有些哀怨的臉龐,「誰說的?」

 

「從機場你就這麼冷冰冰的,你看不出來我想死你了嗎?」草莓嘟起了嘴。二哥卻笑了,「你一點都沒變!還是喜歡嘟嘴。」

 

「你還笑我,你不是要賠我眼淚嗎?跟你說你這輩子都賠不完了!」

 

「林草莓,你知道嗎?你什麼都好就是…」二哥撐著手肘居然訕笑著說著。

 

「就是什麼?」草莓瞪大眼睛等著答案,

 

「話太多了!」二哥用唇堵住了她的嘴,草莓雖然沒等到她要的答案卻等到了二哥的熱吻,是以前的感覺回來了嗎?不止!很肯定不止!於是這次草莓沒了緊張的所有因素,只剩下“任性”…她還預支了百分之五十的主動,放肆的複習著從二哥那兒學來的一切;一切霸佔了她半年思緒的鎖瑣碎碎…

 

這一次二哥不再猶豫了,他的猶豫在半年間已經蒸發掉了,同時也一點一點拾回了當年的熱情,只是累積著,蘊釀著。草莓的眼神就像用愛點上的火把,早在機場他就想熱烈的擁吻她…只是他在測試,測試自己對“熱情”的耐受度。

 

草莓不得不承認思念跟真實的貼身面對是不一樣的;不一樣在心跳的速度;不一樣在思念只是在記憶裡探索過去,而眼前每一個吻都有全然不同的感受和她想像不到的可能…

 

一樣是衝動;一樣的火熱加速著心跳卻明顯跟車震時不同,因為她一直應接著他熾熱的吻,兩個人搶著搜索對方的唇像個天堂裡才有的遊戲,誰先搶到了誰就會先笑了。草莓終於知道了等待的價值在哪裡;在心靈的相通;在沒有懷疑;在此刻她完全知道二哥是愛她的!

 

這會兒草莓又睡著了,現在是紐約的清晨,她應該很快就會醒了。 很多事該做,晚餐延到九點,租屋得取消了,這屋子多了個女主人,先幫草莓unpack,找套出門的裝束。 對了,出門前得把床單放進洗衣機裡洗,或許,就去買套新的,有顏色的,慶祝這房間終於有了女主人。還得做些採買,否則明天早上要做什麼給他的女人吃呢?

 

想著計畫著,二哥突然笑開來了,怎麼把生活當工作般的計畫排序了?懷裡多了個賴著自己的女人是不是該讓自己放鬆點? 說到“女人”,應該再加個“笨”字。 二哥回想著認識草莓的一年多來,她做過的蠢事,自己做過的無情事,要不是她“笨”到找不到出口,現在也不會賴在他身上,賴給他一生的幸福。還有還有,記得去挑顆鑽戒,也該給她個交待了。家裡多些個喜事,媽媽可能會一路開心到抱孫子了。

 

突然,草莓的手機響了,二哥輕輕的把草莓挪開,起身拿過她的手機。是Daniel,草莓忘了報平安了,很想跟他聊上兩句,上一次在他面前痛哭可能哭掉了這輩子所有的眼淚了,要不是太過壓抑;也不會一次嚴重失控,要不是長久的依賴,也不會深陷痛苦,要不是他的大氣和真情,二哥可能還困著自己也找不到出口…

 

草莓醒了,「我的電話,糟糕,我忘了報平安了!」一手還記得拉住被單圍住自己。二哥把手機遞給她,「幫我跟他問好、嗯…順便說我很想他!」草莓給了他一個羞笑的白眼。

 

DanielI fall asleep…」二哥在一旁笑著,半年不見,草莓還是沾上了一點Daniel的調調,不愧是他學生,只准用英文跟他對話。二哥一直盯著草莓看看她怎麼跟Daniel開口說下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逗弄草莓可能已經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樂趣了。

 

只是不得不承認這個光著身子口說英文的草莓還是讓自己有些許的迷惑,她是有些改變,多了點獨立自主。僅管對自己的貪婪不減反增,現在的她不再小女人,主動積極並且帶著自信。

 

此刻的她正雙眼與二哥對看著,二哥不得不承認,自信的女人真的比較有吸引力,他一直在等她掛上手機…他繞到她背後環抱住她…咬咬她耳朵跟肩膀,他還記得說過偶而要跟她撒撒嬌…

 

「二哥,Daniel說,要我回他公司上班,臨時的,他要我回紐約上春季的課程…」

 

「你才剛進門… 明天我跟他說!」二哥把草莓環繞在懷裡,親親她的頭「你現在的頭髮…應該好洗多了!」

 

「上次,你幫我洗頭?」二哥的懷抱總是讓草莓一顆心又蹦蹦的跳著。

 

「是啊!還好以前常幫妮妮洗澡,不然還真不知道怎麼下手。」二哥居然又舔又咬著草莓的臉頰,可是草莓變臉了,「妮妮是誰?你幫她洗澡?」

 

「啊?」

 

草莓一手抓住被單;一手作勢要垂打二哥,「你到底還有多少女人乾脆一次說清楚好了,這樣我心臟受不了!」於是二哥反身跑向浴室,

 

「你好兇喔!以前妮妮都乖乖的讓我洗。」

「你還說,你說清楚點!」誰知草莓才剛踏進浴室就踩到身上的被單,一個不穩就光溜溜的直接摔在二哥身上…

 

「喂,小心點!」還好二哥接的好也還好草莓對二哥來說算嬌小的,

「沒看過這麼愛吃醋的,妮妮是我小時候養的約克夏,毛長長的很可愛。」

「啊? 真的嗎?」

「林草莓,你…如果意猶未盡可以用說的,不用這麼費力引誘我,只要我還有體力我一定配合你的」

「趙冠宇–」粉拳加上羞到紅透的臉蛋通常都是以熱吻開場,喘息終結…

 

半年後

這偌大的辦公大樓差不多是從電梯口一直到經理辦公室都是花籃,『賀榮升』、『青年才俊 趙冠宇榮升恭賀』原來幾年的辛苦工作,二哥被拔擢為台灣區總經理,算是台灣這邊的最年輕記錄。 今天是趙經理最後一天上班了,二哥正在做最後的整理,下午就要“搬”到樓上的總經理室了。

 

看著這個奮鬥了五年卻只“待”不到五分之一時間的辦公室,居然覺得少許陌生。他的職位是用了一千個馬不停蹄的漂泊掙來的,得來的一點都不僥倖!

 

內線鈴響…來了,今天或者說經理任內的最後一件“工作”–接見明天要上任的人事部專員,普通職位嘛,為何動用到經理接見?,畢竟是最後一個經理任內的工作,就有始有終吧!

 

桌上只擱著一張履歷,其餘的都打包好了,林家淇,也算過關斬將才獲得這個職位的。人未進門就聽到她在講手機,進了門還沒掛,這第一印象可不太好!

 

「好,知道了,晚餐前一定到!」二哥有點不耐,手掌交插在胸前,辦公椅90度的轉著,這可不尋常,這個業界著名的談判高手最受稱道的就是冷靜,不會被一個小職員給惹惱了吧!

 

「趙經理好,還是趙總?聽說您今天最後一天待經理辦公室了。」二哥站了起身伸出了手禮貌的握了手。合身的套裝、標緻的體型、淡雅的妝容、三吋高跟鞋、自信簡潔的口條,這位新來的小姐是很搶人視線的。二哥不免想起Lisa,還多了一份甜美。

 

「林小姐,果然是人事部門的專才,消息挺快的!剛進公司第一天,還習慣嗎?」

 

「習慣,有這麼帥氣的經理當然會習慣囉。」邊說還邊往二哥跟前靠近。

 

「林小姐,提醒妳,這裡是辦公室!請…」怎知話還沒完,這小姐就貼近了身,送上了唇、拉出了二哥的白襯衫,上下其手來了!二哥一個不穩就往經理桌一靠,

 

「草莓小姐,我不是說…這樣不太好吧!」草莓邊吻二哥邊找空檔試著說話,

 

「我才不管呢,要不是穿著高跟鞋,那有這麼方便吻到你。」

 

「那也不能影響我服裝儀容啊!」二哥想塞回他的襯衫卻被草莓撥開手。

 

「這可是我的習慣也是特權,你不知道多享受!」草莓開始拔扣子了!

 

「好了!好了!為了妳這獨特的習慣,我一週得上三次健身房,但…不要在這裡啦!」二哥顯然是怕癢的,看表情就知道了!

 

「你好討厭喔,人家還沒玩夠!」

 

「這下可好,我把妳弄進來這裡,我成了7-11了,妳想把我榨乾啊!」二哥反咬草莓的耳朵說著。

 

「更正!我是正大光明考進來的!」草莓一閃身突然正經了起來。

 

「再怎樣也不能進主管辦公室還說著手機,妳不怕我跟妳老師告狀?」

 

「誰讓電話那頭是你的大老闆!」

 

「啊?誰?」

 

「趙媽媽!她說大嫂做月子的補品又吃不完了,要我們晚上一定要回去幫忙解決!你說我那敢掛她電話啊!」

 

「怪了,什麼時候我媽不call我…改直接call妳了?」

 

「那可是我每次回去裝“笨”換來的!」

 

二哥伸手摟草莓進懷裡,「聽著! 妳不必…」

 

草莓用唇堵著二哥的嘴,「換一個快樂的愛人,我覺得很值得!」

 

「妳膽子真大!辦公室也…」

 

「外頭我早打點好了,這還用你操心啊!對了,晚上請早,今天最低溫是好日子,你不准偷懶!」

 

「林草莓,妳忘了我們家的家規嗎?」

 

「沒忘,我沒準備拿肚子要名份,我拿兒子要!誰怕誰?」

 

回家的車上,

「草莓,我們才一起生活了一個月,妳就回紐約讀書也才剛回來,我真不想妳事業剛起步就懷孕生子,別那麼急好不好?」

 

「這個月我就滿30了,我只是想早日完成心願而已。」

 

「什麼心願?」

 

「我想…生一個跟你一個模樣的兒子;要有你的外型、你的頭腦、你的一切…」

 

草莓側著身子跟二哥說著話,他的臉色沉穩了下來,笑容沒了,換了嚴肅。

 

「我想…幫Lisa完成她沒完成的願望,還有…安慰趙媽媽,連寶寶的乾爹乾媽都等不及了!」

 

「妳是說Daniel May?」

 

「嗯!」二哥單手握住草莓的手,不容易激動的他應該是極力想忍住。

 

「打開妳前頭的置物櫃,本來想晚上當著家人的面給妳的!」

 

「什麼?」草莓拿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紅絨禮盒,笑著!

 

「上次妳看上的那顆戒指,我找人加工了一下。」

 

「加工什麼?」

 

「妳自己看!」

 

草莓拿出了鑽戒打量了一下,內面刻著很細很細的幾個字「Ciao loves …」,

 

「這是什麼啊?」

 

「妳跟我講過幾百遍,我卻一直沒說出口的話,我 愛 妳!」

 

原來是一顆心加上皇冠變成一顆草莓,草莓笑了也哭了,這肯定是笨女人這輩子最快樂的一天了!

 

-  全文完  -

回應

2010/11/06 16:16:40 #

http://vemmadd.weebly.com/
你現在的收入,能給家人更好的生活嗎?

我在尋找願意每天在網路上投入4小時,持續3-5年
換取每個月多10萬-20萬持續性收入的人
如果你是這種人,歡迎你來了解我們的事業說明!

請由此網址加入免費試用會員
http://vemmadd.weebly.com

加入後我會引導你來聽我們的線上事業說明
聽完後由你自己評估是否是你想要的事業
聽取事業說明完全免費!

PS:謝謝您的閱讀。 如果您不感興趣,很抱歉打擾您!!請將此文刪除,祝版主事事順心。

DD 台灣

2010/11/13 10:37:51 #

FB000098277402
跑來拜讀了喔!抱歉,我有個壞習慣是一定要先看結局,之前就慢慢看囉...第一次來,我更想到處逛逛呢!謝謝Venlee!

FB000098277402 台灣

2010/12/20 20:23:51 #

ying1886
V大 喜歡這版本 邊看邊將小明套進去,幾乎可以想像到他的表情,好讚喔!!
謝謝分享!!

ying1886 台灣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17,968
  • 今日瀏覽人數 : 708
  • 昨日瀏覽人數 : 800
  • 上週瀏覽人數 : 5,035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7,31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