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極短篇] 壞男人、好女人   四之一. 似曾相識

2010/11/12 00:17:53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故事簡介: 你在女人的眼中是好男;是壞男? 妳又在男人的標準裡是壞女是好女? 標準在哪裡?好、壞二分法,在愛情遊戲中行的通嗎? 給戀愛中總是自以為是的男男女女。

 

作者的話: 這是系列辦公室愛情故事的一個極短篇,每一個主角僅用一個字母作為代號,簡單容易記,於是下一次看到不同的單元,很快的可以回想這些角色的關聯。本短篇共分四段, 每日上稿, 週日完結.

 

四之一: 似曾相識

好個初秋的週末,涼涼的窩著夏被正好,J壓根就不想起床。 應該是很舒服的周六卻很惱人,硬是躦出了被窩,因為今天得加班。 J穿起了窄裙,蹬起了高跟鞋,手腳不自然的小跑步趕著車,八點不到就打下了卡。怎麼週末還這麼早到班? 還不又是要面試了。 要不大週末的怎會這身彆扭的裝束。 J一直就是平底鞋搭牛仔褲,才應付的起這個不是常人可以應付的了的工作。今天這身窄裙簡直是綁腳用的,心裡嘟囔著,是誰發明這種"作繭自縛"的衣服的…

 

打從進來這家公司,別的不說,三天兩頭的登報請人。  J自己都才剛畢業也才來不到三個月,就已經“被迫當面試官了。 這次是什麼? 業務助理,對! 這很重要,千萬不能弄錯。 有時是作業員;有時徵的是沒經驗的工讀生,還徵過會計,如果沒搞清楚項目連電話都沒辦法接了。  J快手快腳的收拾桌面,等會兒還得掃地煮茶水,一邊的同時還得接電話。高跟鞋喀搭喀搭的響著,完全可以清楚她的速度跟急促。 尤其在這個空盪盪的辦公室,週末嘛,作業員都休假了,J不免哀怨了起來。還好,O經理進門了,雖然他的話也不多,至少,J不是一個人了!

 

誰叫景氣不佳,工作不那麼好找。至少在這個辦公室裡一邊學外銷,一邊“溫習會計;一會兒做掃除,還常常得下生產線幫忙,大事小事得樣樣精通。  很累人,但是,重點中的重點是大家都在忙,沒人有時間管她,自己求生存的J短短的三個月大概學會了同學一年的經驗了。 就這個應徵的事兒來說,她都已經得心應手了。 三個月,她從來應徵時的生澀應對到現在“主考的頭頭是道,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今天,又是一疊履歷,報上跟網路雙管齊下, 唉! 好個long weekend

 

說是小型公司兼工廠,就有560個作業員; 56個業務和辦公室職員。 今天徵的是“業務助理,是得跑外務的,跟J的工作範圍不同。 報上登的首要條件是有機車駕照。 J負責的是國外業務。 這個國內的業務歸經理管。她都管他叫O經理,180的個頭跟J的嬌小成了強烈對比。  O是個“大男人,車開的一極棒,飆起車更是帥翻了天。  但是一碰到文書的工作就總是皺起眉頭,好似那枝筆跟他有仇似的。 於是這成了J與他最主要的連結;幫他代理一些文書工作,還有就是…當他的人腦電話簿,沒錯,J一個人就記住了兩百個經銷商的電話,隨問隨答。

 

平常業務部的幾個男男女女是不會“呆在辦公室的,O經理更是! 坐辦公室拿筆寫字對他來說,就像讓個大少爺拄鍋鏟一樣。於是乎今天的面試由J主持第一關,初試過了就轉到他辦公室口試。 原則是速戰速決,下週一能上班為優先。 這會兒他正在看報, J在翻閱履歷表,早上少說約了十個人,看來又是一個口乾舌燥的日子。

 

先客氣的踢掉了兩個“誤以為業務助理不必跑外務的應徵者。 真的很傷腦筋,不是寫了機車駕照是必需的嗎? 要求機車駕照不等於要跑外務嗎? J光是跟應徵者“解釋這個道理就花了不少時間。

 

一個應徵者說,『我以為妳們說的機車駕照是要求騎機車上下班』 J 心裡頭想,你騎什麼上下班關我公司什麼事? 怎麼這麼“盧呢? 另一個更絕,說『駕照我有啊,可是我爸爸說不准我做任何要騎機車的工作,這樣太危險了!』於是J問說 『那你的機車駕照是做什麼用的?』『我騎車上下班、出門約會、逛街啊!』J決定不再多費唇舌,只好讓O經理坐冷板凳了。

 

這會J心裡頭正在嘟嚷,不是說不景氣嗎?怎麼現在的年輕人對找工作這麼不上心,十個有八個遲到,五個沒帶履歷表,三個搞不清楚要應徵什麼,總還會有個兩三個不來也不打聲招呼,他們不知道這種排好的面試不來要浪費掉人家都少時間嗎?還要乘以二呢! 這會兒不就兩個人正大眼瞪小眼嗎?

 

甚至還會有一兩個想拿經理的薪水當助理。 於是J不想浪費力氣,寧可在電話裡頭先說清楚,這會兒她已經口乾舌燥;心也上火了。“什麼事情都我一個人擋住了,經理倒是在裡頭涼快著。” J 心裡頭想著,不管,今天非找到人不可,下一個進來的管他阿貓阿狗,一定要弄進去給經理面試。 好歹讓我喘口氣喝口水,也翹翹腿。

 

說起JO經理的“關係”有點不好解釋。  光一個年齡就差了十歲,說代溝太誇張,說同世代又太勉強。 硬要說的話,這兩個人是不同世界的人。 O的朋友不是登山潛水就是飆車,再或者喝酒玩樂吃香喝辣的。 在J的眼裡就是“酒肉朋友”。這麼說是有道理的, O是道地湖南家庭長大的孩子,很能吃辣,更天生的能喝酒。 至少J從來沒看他喝醉過。

 

不過這樣說也有點牽強,因為J基本上是個乖乖女,O會的她都不會。 要碰在一起喝酒簡直是難上加難,他們的生活絲毫沒有交集,至少目前是這樣的。硬要連結起來的話,就是J冷眼看著他談些模糊的戀愛。 公司員工私下聚餐會時,O表面上很幽默非常能帶動氣氛,可是在J的觀察下,他其實很悶。  除了身邊幾個朋友, 是個典型外OA 的男人。 而 J則是個簡單到乏善可陳的女孩,除了生活清苦,唯一顯露在外的就是她的力爭上游。  這會兒,她不就是一個人做著三個人的工作!

 

這兩個人理論上硬要連在一起的話…只能說O的海派和廣結善緣是J有一點點嚮往的, 而J的單純乖巧可能是O可望而不可及的。 距離產生美感吧! 對這兩個人來說,“好奇”比“好感”要來的更貼切!

 

說著說著,這下一號人物馬上就出現了。 哇! 是個高個子女生,J瞄了下履歷, 一米70,相對一米六不到的J,真是高! 姓金,挺特別的。 一開口還帶著點特殊口音,不是J曾經聽過的台灣腔,有那麼點海口音又不完全像。  J心裡頭想著,這麼高壯的女生對這個偶而要搬點貨的外務工作 是挺適合的。 機車通勤、個性又大方。 於是瞄了眼裡頭的O經理;正在講電話。  

 

J想這次不能再槓龜了! 於是請金小姐先坐下,自己把履歷和上面的眉批一起拿進去經理辦公室。講話中的O經理一手接過履歷… J沒看錯的話, 他眼睛大亮還側過頭去看外頭的金小姐。臉色有點異樣。 J心裡馬上起了兩個揣測,一個是這女生太正了! 很惹經理的眼球,另一個可能是…經裡根本就認識她。 

 

J耐心的等經理講完電話,其實就是要他下下一個指令。 終於,經理掛了電話,舉著履歷認真的看著又不住的瞄向外頭。 J 有一點點不是滋味,心裡頭念著“把妹可不要把到這裡來,我還等著妳讓人進來面試。再不快點這個加班天可能要沒完沒了了”。

 

 O經理總算開口了,

『這個小姐好像可以,妳請她進來好了,我問問看。』

 

打從開始出社會上班J早學會了“觀察人臉色。 這會兒經理的神色一定不對,不同於平常的吊兒郎當,可以說…J沒看過他這麼嚴肅過。 這個“請她進來的指令似乎壓的他沉沉的幾乎開不了口。那又為何不作罷?

 

J的好奇心大起,或許是等著看戲的心情,也不是, J一時也說不上來,先把人請進去吧。 其實這經理辦公室是美其名,不過是隔間板隔出的獨立空間而已,就在辦公室角落。很巧的,從J的座位看過去正好就是O經理的位置,看來這會兒不僅要忙著公事;得聽電話;這個帶著耳朵的心也不得閒了。

 

小姐客氣且大方的走進經理室; 同時O經理也站起來相迎。  這下子換還在裡頭引見的 J給愣住了, 這金小姐怎麼了?  居然瞪大了雙眼; 失了笑容; 直直的盯著O… 剛剛的禮貌跟笑臉整個僵住了! J轉頭瞄了O經理一眼, 哇塞! 這兩個人在對瞪! J心裡在OS. “這下有的瞧了, 果然是認識!” J正打算拍拍裙子走人, 沒想到O先開了口…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519
  • 今日瀏覽人數 : 449
  • 昨日瀏覽人數 : 5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