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極短篇]  壞男人、好女人   四之二. 壞男人

2010/11/13 01:29:35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四之二:壞男人

『幫金小姐倒杯水!』O使了個眼色,J再怎麼好奇也只好退出去倒水,只倒了七分滿。 很直覺的怕待會兒經理會被“灑水伺候”。也不是J嗜好看人笑話,從小家境就不好的她早就練就一身察言觀色的絶活,加上生性敏感,這會兒她的預感馬上就要面對考驗。

 

『金小姐履歷上寫住在社子, 離這裡不遠, 跟家人住一起嗎?』 一邊伸出右手示意金小姐坐下。  J心想, 我猜錯了? 怎麼可能? 搞什麼啊? 這兩個人…”剛才還瞪著人的金小姐一下子突然回了神,『租的, 我不是台灣本島的人。』

 

『澎湖?!』

 

沒想到O跟金同時的脫口而出,嚇的進來送水的J一下子差點忘了要出門。  但是再怎樣的好戲也不能站在裡頭看,這點禮貌是要有的。   J於是向經理和金小姐點了點頭步出了經理室。 然而,她的心和耳朵很明顯的還停在裡頭。 還好 J這個位置實在太好,今天又沒有忘了500度眼鏡,幸好!

 

『那金小姐認識一位金茉莉小姐嗎? 妳跟她長的真像,她也是澎湖人,是我的一個老朋友。』

 

『老朋友嗎? 只是老朋友?我記得你跟她好像差一點就要訂婚了, 對不對? O先生!』

 

原來 J猜錯了,不是認識;是神似,但 J確定在O的“花名冊裡沒聽過這號差點要訂婚的人物。  J 從好奇的心情開始有點擔心了,誰知道O在外面是不是闖了什麼禍,遭人來計較了。不是說“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嗎? 何況,金小姐這嚴肅的表情看來不像是來這裡開玩笑的。

 

『妳認識我? 妳是茉莉的…』O的神情說不出來的複雜,是尷尬;是難堪,居然還有一點點急迫,這是從他問話的口氣裡感應到的,這是J的另一項絶活;聽音辨意。

 

J雖然認識他才三個月,但公司裡加工廠裡的三姑六婆最喜歡聊的八卦裡都一定有他,說他風流瀟灑卻永遠在換女友,也有人說他受過傷害所以遊戲人間,更有人說他跟公司來來往往的女性員工都有一手。於是乎J特別的也對他八卦起來了嗎?

 

『金茉莉是我堂姐,我們家族的女生都用花取名,她還有個姐姐叫玫瑰,我最小叫百合。』金小姐不改嚴厲的詞色,跟之前的和藹真是兩樣人。

 

『我認識茉莉快兩年,怎麼沒見過妳?妳又怎麼認識我?』

 

『怎能不認識,茉莉說她快結婚了,全家族都看過你照片了,喔!對不起,那是三年前的事了!』

 

『是啊! 都三年了,茉莉她她好不好? 我已經三年沒她消息了…』

 

O低下頭盯著金小姐的履歷直發呆,好似那張照片此刻已經自動換成了他前女友的照片似的。 J沒有看錯,他此刻的神情除了陷入回憶,差不多看到的是“愛”,一種J從來沒看過的眼神,溫柔且悔恨的,J有點後悔自己怎麼沒去當狗仔,遠遠的瞄都能瞄出那麼多“內涵”。

 

『託你的福,她上個月才剛剛結婚。我忙完她婚事才回台灣找工作的。』

 

這會兒是O經理的臉色僵了, 套句戲劇性點的詞兒叫“哭笑不得真是超尷尬的,剛剛才擠出來的一點笑容全都收了回去。  J的心情居然跟著緊張,這會不會是一條始亂終棄的戲碼?看O經理雖然海派又有那麼一丁點濫情,但是實在不到這程度。  J好像心裡頭在幫O的腔,希望不是這回事,否則她這“目擊證人就難堪了。  金百合呢?  J直覺她還會有更多“料會爆出來

 

『真的 ? 幫我恭喜她!』

 

原來男人也會“口是心非,連“外人” J都可以嗅到他的難堪。

 

『是該恭喜,三年前你不告而別,她哭了一整個月,整整一年才走出來,到今年才願意交往新的對象,老天爺有眼,至少是個有責任感的好男人,是值得恭喜。』金小姐擺明了酸O來的,這哪能怪人家,J心裡想著,“要是我,我也會幫親人出這口氣”至於是什麼氣,J豎起了耳朵用力的聽著。

 

突然之間,金百合收起戲謔的口氣,直轉為怒氣,連手都伸了出來指著O

 

『你告訴我,三年前你為什麼不告而別?到底為什麼?』

 

『她嫁的好不好?』O那個難堪的表情簡直連空氣都可以聞的到,J連頭都不必偷抬頭,可是他畢竟沒有正面回答金小姐的問句。

 

『為什麼不回答我?說不出口? 是後悔說要訂婚想悔婚? 可以說的嘛,幹嘛搞失蹤?』O經理還是不回話,只是手緊抓著椅子扶把,神色明明寫著“有苦難言”。

 

『還是像我猜的,你玩膩了?不想負責?』O皺起了眉,別過臉出來,差一點點就對看到JO J大概同時在想,“這女生怎麼這麼直接?”J好擔心今天會不會上演什麼復仇記。

 

『你說啊! 老天爺今天讓我碰到你,就是讓我幫茉莉討個公道,問個明白,到底為什麼?』

 

『她那點不夠好?那點配不上你? 你剛退伍又沒錢,連個好工作也沒有,她還是那麼愛你。你知不知道你失蹤以後,她哭到連工作都做不下去,要不是我把她勸回澎湖,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來。』

 

金小姐越說越激動,一連串的質問,連J都心跳加速了,不忍的偷瞄O經理,真不懂他為什麼不肯給個答覆。 再這樣下去,金小姐不知還會罵出什麼話來,此刻的她淚水在眼框裡打轉著。

 

『她很好,是我O經理終於開了口,只是欲言又止似乎對情況沒什麼幫助。

 

『你不要拿那套“配不上的老詞來搪塞我。 你們交往快兩年,你那麼自卑的話早就分了,為什麼要等到她愛得那麼深才你真不是個東西!』

 

金小姐停了幾秒鐘似乎很想冷靜下來卻不得要領,眼裡攙著淚水的她含了含嘴唇又繼續的說著,

 

『你知道那一個月她怎麼過的嗎?那一年她又怎麼熬過來的? 不是說你們興趣相合,愛爬山愛潛水愛飆車,她說她再也找不到更適合她的人。 我從小到大沒看過她這麼快樂過,每次我從澎湖打電話給她,她都在說你。』

 

金小姐從激動到了難過,聲音從高昂到了沉重,終於,抹掉了臉頰上的淚水,她冷靜的說了一句話,

 

『你到底知不知道她有多愛你?怎麼可以這樣傷害她?』

 

說完這最後一句話,金小姐直別過臉去。 J完全可以感受到她的氣憤和難過。 可是望過去O經理,他斜了身子,手肘抵著座椅把手,手背抵著嘴,蓋著了他大半的表情。  J最直接的猜測,莫非他真的有難言之隱? J很希望是這樣,實在不敢想像O真的會做出始亂終棄的事,J 簡直想衝進去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妳可不可以告訴我,她到底嫁的好不好?』O原本低沉的音色更低沉了。

 

再撥掉了眼角的淚水看了看外頭,金小姐嘆了口氣,

『唉! 算了吧,嫁都嫁了,當年你不告而別不聞不問,等於不顧她死活,今天就不必操這個心了!』

 

『金小姐,拜託你,我真的想知道她嫁的好不好,是台灣還是在澎湖?』J 可是第一次看O這麼的低聲下氣求一個答案。

 

『你想求個心安嗎?那為什麼不給我個解釋? 給我個理由大家兩不相欠!』

 

『我

 

『還是說不出口?算了吧! 跟我猜的一樣,就是玩膩了,壞男人就壞男人,不需要理由!』

 

金小姐一臉憤恨疲累的奪門而出,連聲招呼都沒給 J,正在“假裝很忙的J,東收拾西掃掃,也假裝了半小時了。不過她的耳朵很盡職,該聽的都聽到了,但是又如何呢? 一點忙也幫不上。 事實上這段往事,J猜著連他的好友們都不知道。雖然心裡頭一連串的疑問,J還是打起精神繼續面試。否則下周一沒人來上班的話怎麼跟出國參展週一就回來的老闆交待。

 

J一回頭發現金小姐一急居然忘了拿走一個帶來的百貨公司提袋,連忙追了出去,還好人還在等電梯。 幸好今天的面試排了一整天,辦公室裡就只有 JO兩人加班。 否則這場鬧劇會引起多大的風波? 要傳多久的八卦!

 

整個中午 O都“關在他的小空間裡,J更是裝做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因為他的沉靜寫著難過,J完全可以感受的到。 偷瞄了他幾眼,他眼裡的空洞似乎是掉入了回憶,又像是悔恨交加。 J有點後悔不該看他笑話,也不能這麼說,誰知道會是這種場面?

 

J 要出門買便當,問他要不要順便帶,都只搖搖頭。 看來這段往事對他來說應該不那麼好承受。 J甚至自個兒做著幻想,他會不會趁她午餐在外,偷偷一個人躲著哭?

 

這有點異想天開,跟他那個身高180的粗獷外型真的很不相符。 可是誰又規定身高體健的男人不能哭? 就像說 J這個瘦弱女子一定好欺負一樣,沒這回事!  J到今天才發現自己的想像力挺豐富的。看來這個案子使的她對 O的好奇心又更加深了。 只是這一個下午;週末的午後必需跟這個剛剛“遭受打擊的大男人一起渡過,J該表示同情? 找機會安慰一下表現一下同事愛? 還是乾脆當沒事一樣? 越想越為難, J走回辦公室的腳步拖了再拖,怎麼辦啊?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577
  • 今日瀏覽人數 : 507
  • 昨日瀏覽人數 : 5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