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星空下的愛情  一. 十年

2010/11/20 13:08:52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星空下的愛情 (2008~2009)

作者的話: 這是作者第一次嘗試用第一人稱寫的日記型小說,人物及故事百分之百杜撰,於是對號入座一定是多餘的。人物極簡;故事單純,就描寫一位旅遊作家的落難奇遇記,奇遇的是人、是事、是冒險? 其實是一個明星的事業與愛情…全文共二十五章,預定

 

緣起

旅行, 對多數人來說是解放自己最好的模式;慰勞或者挑戰自己都行。 對我這個超級背包客來說家常便飯而已。 我的背包上除了行囊、還有老公和小孩;一家子甜蜜的負擔,是一種妥協吧。 當自由與俗世的“幸福相衝突的時候,人的腦袋總會自行進化,進化出一種生存下去的模式。 對於我,就是依舊旅行,只是把“家”也背在背上。

 

這次的目標是斐濟群島。 其實我很少到島國,因為不會游泳。 愛旅行又不會游泳,就像不會騎單車想上哈雷一樣。 被國際友人拿來當笑話是常有的事。 So what? 我就是愛看不同國家的人驚訝的神情和舉止,愛看他們誇張的方法和程度。但這次,“不會游泳這件事,給了我一個很不一樣的經驗。 當然,只要有可能碰到水, 我一定是救生衣不離身,這是鐵律,不得妥協。  沒有功能完好的救生衣絕不上船,沒折扣可言還好,我的堅持給了我機會寫下以下這個故事

 

第一章: 十年

就這個暑假末了的前幾天。 我領著一家子在碼頭邊夾雜在五色人種當中,興奮著等著交通船靠岸。 這個經濟市場上差不多不見經傳的島國,卻飽藏著世界級的自然景觀。如果天空的藍可以分級數,海水之清澈可以分度數的話,那這裡一定是鑽石級的勝地。 要不然怎麼可能吸引我這個下不了海的旱鴨子非要到此一游呢?

 

對了,去年才去過澳洲的大堡礁。 我的“不會游泳”可是令全船的人嘖嘖稱奇。 那一次有英格蘭來的教授,一對一路狂吐卻有潛水執照的丹麥夫妻,“一雙”加拿大來的法文老師,一群日本的大學生,美國人無數,更有一對日本祖孫女,其餘沒聊到天的國際人士。全船就我一個沒下水,站在大船的船桅旁遠遠眺望著綠油油大海上就像一條巨型彩色絲帶般貫穿眼際,世界遺產之一的大堡礁原來不是岸邊的礁石,而是離岸兩個多小時以後的大面積海底瑰寶,像是守護著澳洲大陸的彩色巨龍。

 

我的確沒有下水,但站在船上的視野寬幅跟下了水的人不一樣。 當然啦,不免俗的一定得上玻璃船親眼目睹海底的瑰麗跟絢爛,雖然除了海星,沒認識幾樣。 也就是這趟長達月餘的旅程到了最後一週連續碰到了好幾個背包客建議我一定要到斐濟一趟,這才種下了一遊斐濟的心願。誰知道這一趟卻完全出乎了意料…

 

長時間的飛行完全無損我的興奮。 旅館一安頓好,就背上背包往碼頭衝。 船靠了岸, 一陣人聲沸騰,我總是愛走在前頭,先生和孩子在後頭跟隨 最危險的地方– 船頭,就是我這個旱鴨子最愛獨佔的地方。 今天怎麼這麼擠? 我嘟嚷著看來是超載了! 在這種地方,又是旅遊旺季,船長總是睜只眼閉一只的。 旅客擠進來擠出去,誰去數人頭呢? 算了吧! 我占著我最喜歡的地方就好了。

 

怎知嘻鬧聲中, 大概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左方的海面。 幾十只手都指了出去–兩艘快艇似乎在尬船,飆的老快。  眼看著就向交通船的方向,怎么速度絲毫不減我正在吆喝著老公孩子來看這難得一見的刺激場面,同時也聽到船長髮動了警示鳴笛,似乎是警告快艇必需保持安全距離。同時群眾開始聒噪驚呼…

 

回頭還沒尋著老公的身影,就發現船身開始搖晃。 天啊! 這兩艘快艇掀起的浪似乎比預期 (或者說毫無預期) 中的大了太多, 加上完了,船長似乎擔心會碰撞,開始大幅度轉彎,就只這麼幾秒鐘….站在船頭的幾個人,當然包括我… 就這麼應聲 (驚叫聲) 而翻落海中,少說也十來個人吧…一時的我連 “救命”也喊不出來。 慌亂之中只知道後悔沒乖乖學會游泳,現在“想”什麼也來不及了!

 

落水的人不少, 黑人、白人、土著、 遊客,這時候都是平等的。 全得在水上飄浮,可是這該死的大浪因著兩艘快艇的關係,浪高幾公尺。 船上的人、附近的船,全都亂成一團。我一整個暈頭轉向, 完全失了方向,雙腿亂打,雙手亂抓,連嗆了幾口水之後,只知道拉著個黃種人支撐著,就這麼昏了過去。

斐濟的陽光尋常時候是可愛且亮麗的。 此刻, 卻無比的刺眼… 我大概是被陽光辣醒的。 醒來的第一個念頭居然是…今天擦夠了防曬乳了沒?  我還活著! 阿彌陀佛,感謝主和阿拉…我大概是曬瘋了! 這裡是那裡? 我又怎麼來的?救生衣“晾”在一旁;身上的衣服也曬到乾透了。 起了身,確定自己四肢健在,居然沒有明顯的傷口,難不成真的有天神加護? 很快的,後頭出現了一個人聲… 太棒了, 至少不是無人島!

 

『妳醒了,還好嗎? 我看妳沒有外傷,運氣不錯,動動看…』

 

『我沒事…』一向對陌生人很容易自然友好的我,甩了甩四肢,真的一根骨頭都沒折到,真是幸運!

 

一時,有點老眼昏花,這個是… 好熟好熟的聲音…和眼神,定眼一看…天啊! 是天神降臨嗎?

這一定是一場夢! 幾乎可以肯定!! 因為眼前這個人也只該在夢裡出現,是的,一定沒錯! 嗯,就是這樣! 不對,如果我還在作夢,那這四肢健在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等我多想,這位與我同命的先生肯定比我清醒,定眼看著發呆的我…

 

『妳到底有沒有事啊?不會傷了腦袋了吧? 妳昏睡了幾個小時了! 』

 

『我…』 (OS.我還失憶呢! 不會錯,就是你! 連雲,跟我裝不熟。 不對,本來就很不熟,這是粉絲的通病,衝幾次場就以為人家大明星會認的你,或應該要認的出你。而且,少說都十年沒見了…)

 

硬骨頭的我故意跳了幾下…我還好,我姓李,你… 該不會翻船的時候被我抓住的那個人吧? (裝不熟? 我也會!)

 

連雲: 我想你應該沒事,還記得落海時抓住了我,要不是體型差太多,恐怕我們兩個現在已經一起到天堂報到了。

 

李珮: 對不起喔,我嚇壞了! 海裡都是外國人,就你一個跟我同色…(我越說越小聲…)

 

連雲: 種族歧視!

 

李珮: 亂講,這叫土不親人親… 而且…(到了喉嚨的話突然又縮了回去…我是不是該多留給他一點空間?)

 

連雲: 怎樣?

 

李珮: 沒事……… 如果不是抓住了你,我說不定沒救了! (開始耍賴了我…)

 

連雲: 你好,我姓連 (我的OS… 看! 是不是要招認了?)

    我也是背包客,背包濕了,卻多了件行李!

 

李珮: (我左右顧盼的…) 在那兒?

 

連雲: 妳啦! 本來應該救妳上岸的,誰知道碰到退潮,我又放不掉妳,只好隨著海水飄流,沒想到海潮這麼快,離岸越來越遠。能到這裡也算幸運的了。妳昏迷的時候我到處逛了下,沒有人煙。  看來我們得在這兒暫時待下,等待救援了。太陽快下山了…妳去找點柴火,不然天要黑了,晚上可能會很冷。

 

長手一揮! 好個熟悉的連氏動作! 這會兒看來,讓當了幾年粉絲的我很想掉眼淚。 心裡想著“這幾年你到那裡去了?” 過的好不好? 一點兒都沒變,思緒複雜的亂竄。  可是他說的沒錯,這沙灘上的白沙在陽光下閃爍著刺眼的光芒,但是很快的太陽一下山馬上就要漆黑一片了。快吧! 信步走入矮樹林裡,還好,乾柴火倒是不缺,邊拾著邊回想…

想這小連十年前的酷帥模樣…不對,記憶裡他不單單是帥,那只是戲裡的大多數時候。 有時候是挺可愛的,尤其犯抽的時候… 腦袋裡不停的翻頁,最深刻的印象居然是舞臺上的他;最喜歡的是探班時私下的他。都多久了…那個舞台上性感又man到有點過頭,私下真實還不時透露著稚氣的他。 這會兒竟然同時跳出腦海可見人的腦子是會過濾的,不管過了多久!

是不是當年的我也被他嚇到過? 被他的潛力震驚到? 從一個偶像劇演員,唱現場會走音,跳舞四肢像分家的非科班“演藝人員”,到舞台上架勢十足的“明星”。不只讓一大票粉絲瞪大了眼睛,也讓我這個半路殺出的粉絲另眼相看。

 

原來,“祖師爺賞飯吃”說的是先天的條件,而一個成功的演藝人員除了先天的外在條件,不停的努力才是決定勝負優劣的關鍵。 當年從連雲身上,我一直看到的是“不服輸的精神,還有就是不斷的努力。看來今天是有點時間可以好好追究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當年的他早幾年馬不停蹄的工作,培養了不少粉絲卻也累壞了身子。 感歎的是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這些本是要幫他達到演藝高峰的四海桃花卻一直絆著他。 深受台面上下的流言所困,粉絲來來去去…還好還是很多人緊緊跟隨他。

 

後來他一路以演藝工作為目標不屈不撓的努力著,要不是如此熱愛,又怎能苦中作樂? 說苦,應該是吧! 失去自由也許算是苦吧! 淡定自在的人不一定能讓身邊的人一樣的不畏流言。  於是經過報上一段又一段似有若無的感情, 在他堅持之下,始終不讓感情生活曝光。突然就在那年上臺領了他第三個演技獎,感謝了一個神秘秘友,講了一些讓人聽不懂的感言以後。 他就消失在舞臺上了,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質疑也不少, 他始終坦然以對,不為所動。

 

算算有幾年了吧! 聽說他生意做的不錯,聽說他雲遊四海去了,又聽說他生了一對可愛的兒女,也有人說看過他全家和樂的出遊。 有人說他總會陪著母親固定到醫院看診,更有傳言他始終一個人…

想著想著有太多的問題想問他,為什麼搞神秘呢? 為什麼放的下那麼多影迷? 為什麼始終選擇走自己的路,不跟大家分享。

突然遠遠的聽到他的聲音…

『喂! 你在那兒? 太陽快下山了,快回頭了!』
看來,這個人雖酷,還算有點人性啦…心理暗喜著。

『我在這兒,柴火有了,準備升火了!』他的聲音正好把我喊醒。

『快回頭吧!天一黑不知道裡面有沒有野獸,也許有蛇,那我可救不了妳。』

『知道了!』


算我聰明吧,一路把柴火堆成了堆,這會兒只要用腳帶手推回去就成了。 再看到他,他真的一附焦急的模樣…太陽就快下山了。.

火豔的紅霞成了背景,他還是那個亮眼的主角。 修長的佇立在沙灘上,海面盡是閃爍著夕陽餘輝的波浪,有那一剎那,我感覺自己像極了正在注視著天堂的起點。彷彿,他隨時會乘浪而去。 一切是這麼的夢幻,這麼的不真實。 還好記起了當年他主持過一個旅遊節目裡,他也曾這樣的站在夕陽下的海邊…一切,就像當年一般。 他還是那個讓人難忘的探險家。看來這幾年他沒什麼變,而我心中的疑問又開始竄動…該怎麼來拷問這個曾經紅極一時又頓時引退的大明星呢? 這個晚上會有月光吧,嗯…看我的!


回應

2010/12/13 21:10:50 #

ying1886
謝謝V大分享

ying1886 台灣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695
  • 今日瀏覽人數 : 625
  • 昨日瀏覽人數 : 5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