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無艷   第十八卷   水落石未出

2010/11/22 01:27:27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鍾無艷  第十八卷 水落石未出

 

一開場看到蓋世跟鄉長出現, 著實有些錯愕, 愣了好一會兒才發現是齊宣跟無艷為了迎春弄得調虎離山記。 這麼老遠把兩個人調來這裡吸引記者,還真是用心良苦,看的我一愣一愣的到現在還有點傻眼。

 

可惜迎春跟秦楚的交集不如預期,秦楚也按他一貫作風使用激將法刺激迎春站出來,而善良的齊宣依然也使出他一向的柔性訴求勸說迎春給予支持。 只是…看到預告突然發現編劇一直要告訴觀眾一個很重要的理念,愛情真的容不下一粒沙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男人不狠成不了事,尤其對愛過你的女人更不該藕斷絲連企圖變成朋友。 說真的,有點懷疑編劇是不是受過情傷, 好像大器一定是女人做不到的 (我想下集的鍾無艷應該也不可能大器到這個地步),女人就是會像迎春那樣為愛不擇手段,我不能認同也絕對持疑,我想說…迎春被寫壞了,希望能保住秦楚,要不然這戲真的可惜了。

 

第一次為了預告發發牢騷,就到此打住吧! 顯然迎春的領悟力並不差,輕易的就在原為打擊她的記者會上扳回一城,也保住了齊宣的事業。雖然理解這是為了下一集的爆炸性發展鋪陳的梗,因為她是齊宣事業的一大功臣,無艷或許會為了這層關係想退出這三角關係成全迎春 (笨笨齊宣就成了犧牲者)。 個人還是覺得這戲實在把代言這件事演的太過神奇了!

 

大衛一回來就是一場水落石出的戲碼,記性超好的大衛把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簡述了一遍 (幫觀眾回憶了一下) 就兜出了母親涉案的事實。 本以為站在十字路口的田瑛是受到兒子的感召,準備奔向警局自首,沒想到…居然是調人收拾善後。 更沒想到的查出案子真相的居然是那個混混鱉三 (瑪利歐)的錄音 (還手機錄的,置入行銷的神出鬼沒)  顯的警調單位全都在休假中,前幾集那些行動迅速效率一流的檢調也都跟著輪休了?

 

孫臏如預期一般的清醒了,大衛直接質疑親媽媽 (老演員果然很辣,配樂也很辣,甦醒的孫臏看到田瑛 時,配樂就直接告訴觀眾他見到田瑛活像見到鬼,要贊一下)! 當田瑛說我不管別人怎麼看我;我只在乎你怎麼想”這會不會太心虛了? 如果在乎兒子怎麼想這些事情就都不會發生了,這個母親不只是貪心犯罪還陷兒子於不義,成為她一切作為的藉口,只能說,母愛蒙羞!

 

這集的少少甜蜜落在山水鄉的慶功會,特別的安排在眾人皆醉唯齊宣獨醒,我當然知道他必需偷量戒圍所以不能醉,還有要把床戲留給迎春,所以也不能醉。 但我仍然願意相信他是因為珍惜這成功的一刻,刻意讓自己保持清醒 (該不會也對酒精過敏吧!) 於是有了這一場愛的獨白,綁紅線、量戒圍的甜蜜舉動,是說,編導都忘了“甜蜜”如何醞釀了嗎?看著他拉著紅線牽上無艷的手,無艷喊著謝謝大家,我都笑傻了,怎麼不讓無艷說“齊宣,我好開心喔,齊宣,我們成功了”?然後攬住齊宣? 謹華這集辛苦的演出睡美人卻沒有她甜蜜的份,鍾無艷只能對鍾爸爸撒嬌嗎? 連喝醉了也不能放鬆一點,這個角色這一點上也是可惜了!

 

綁架小宣宣所安排的“求婚進行曲是個巧思,(但有必要拔那麼多鴨毛嗎? 我還以為真的是綁架呢) 雨傘依舊礙眼 (看不到吊牌,我想不是置入),兩人依舊手腳不夠用,甜蜜卻彆扭的完成這場象徵性的訂婚儀式。 我只能說…這幾場甜蜜戲碼就像收視一樣的詭異。

 

五千萬,田瑛想換回兒子的安危,卻抹不去已經做錯的所有事。 大衛一片苦心的親情喊話終於拉著她一起面對,卻換來了讓他痛苦萬分的真相。我想他痛苦的不是身上的傷口,而是母親到最後一刻始終沒有對他說實話。 然而看著他向兄弟齊宣求情還是讓人不忍,只是,齊宣自始至終一直患了同樣一個毛病,心軟而不求事實,善良而不求正義。他該做的是先幫父親平反吧,希望最終篇不要只是口頭帶過 (或者帶都不用帶,讓觀眾自己意會?)

 

秦楚與無艷的遊艇之旅的確只是帶出了秦楚病情復發的事實,(還有謹華泳技不佳) 又是一個為下集舖的梗,讓秦楚成為無艷躲避迎春惡計的避風港???我是不知道最後一集能演多少,能交代的多清楚,我只能說這戲的女主角從頭到尾沒有甜美過 (三秒鐘算有甜到) 這戲的男主角第一集到最後一集都算的上窩囊,得意的時間寥寥可數。 我想鍾無艷這檔戲最大的成就就是幫電視台定義了偶像劇劇場應有的基本要素,當這些要素都缺乏時,就只能靠演員們的好演技撐著了。鍾無艷最終回加油!!!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4,130
  • 今日瀏覽人數 : 159
  • 昨日瀏覽人數 : 551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