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星空下的愛情   第十四章: 人在江湖

2011/01/04 19:02:09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第十四章: 人在江湖

 

主播:後來,連雲怎麼把妳帶離開現場的?

 

Ellen: 是我,我看好多粉絲在傳卡片和信給他,我寫了幾個字請個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女孩子一起傳給他。

 

主播:你寫些什麼?

 

Ellen 笑了笑,

 

Ellen: 這個… 還是保留吧! 總之,那天晚上我們終於碰了面。 幾天的相處,我總算弄清楚了來龍去脈,了解了他的苦處。  那個時候他整天要應付那些有的沒有的傳聞,又要拍戲。我成了他的避風港,有時候他一整晚上不說話,我看我的書,他背他的劇本。 但至少我看的到他的笑容,搆的到他的肩膀。 後來的事你們都知道了,他的官司私下合解,也接了一部跨國電影,一切似乎很美好,我卻必需離開

 

主播: 這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演藝圈也不例外,一定是合約要求不得有誹聞對不對?

 

Ellen:類似吧! 我不懂這些,只知道他那一陣子飽受流言所傷,投資方對他投入很多,期待更多。一時之間,我從不顧一切的回來,到終於認定彼此,到不得不回到美國妳說的對!人在江湖,他好像也是這麼說的。 不對,是他的經紀人傳的話。

 

主播: 我想,這中間應該還有不少內情。

 

Ellen:嗯,都過去了,都過去了!經紀人本來就應該採取對他最有利的策略,這是我的認知。 所以我沒有怨言,讓他夾在工作、合約、一些知遇的貴人和我之間,不是我想看到的。 不就是這

樣? 讓他快樂的做他想做的事,至少當時,那是他夢寐以求的一部戲。

 

 

連雲細心的把營火刻意弄大,希望引起搜救人員的注意。 現在我們只能雙向進行,一方面希望被尋獲;一方面想辦法自救。 這一點,不管少一根筋或多一個頭,我跟他是有共識的。

 

我忍著腳痛隨著連雲的腳步走了也20來分了。 他說的沒錯,天色變了,黃昏越美,夜晚越無常。 真像連雲的愛情故事,正當兩個人愛的癡狂,風雨也就來了。為什麼呢? 哎! 只能說人生沒有十全十美的

 

看到竹筏了! 我們在合計是不是該把它拖出來,原來卡在一個山溝裡。 說時遲那時快,一陣狂風吹來也帶來了一陣疾雨,夏季陣雨吧。 我跟他一下子只好往山溝裡躦,沒想到正好給自己找到避風港。這竹筏也不知那年那月飄到這裡的,沒想到今日此刻卻成了我們的護身符,引我們找到了這個臨時的棲身地。

 

連雲拾了些乾柴卯力的再生起火,還好他的打火機還有油。 不過也撐不了兩天了,看我一臉的擔心。他還想安慰我,

 

『先別想那麼多了,也許雨只下一陣子,明天一放晴,我們可以燒一整天的火,只要火不熄應該可以撐到獲救。』

 

『可是剛剛的營火被雨澆熄了, 好可惜! 這樣就算有直昇機也看不到了。』

 

『想開點吧! 就算直昇機看到了營火,我們躲在這兒,誰找的到? 只能看明天了!妳的腳還好吧? 還好沒把妳一個人放在海邊,否則

 

『否則我就真的要無聊死了。』

 

『嘿! 妳的字典裡真的沒有“怕這個字?』

 

『比起你老婆,我也沒輸多少對不對? 她好勇敢,一個人追過太平洋。 對了,你到底怎麼把你老婆帶出攝影棚的? 』

 

連雲笑了笑,

 

『她給我的紙條上只寫了幾個字, TAKE ME HOME!』

 

我大叫一聲,『這麼直接?』

 

『妳想到那兒了? 我在美國時她常帶我到一家店,店名字就叫 “TAKE ME HOME”, 其實是家寵物醫院;兼賣流浪狗。她住的公寓不能養狗,可是她很喜歡狗,所以常去那裡幫忙。 她知道我也喜歡狗,我們常會繞過去看看。 我錄影的電視公司前頭也有一家寵物診所,你記得嗎? 』

 

我用力的拍了連雲肩頭一下,『絕! 真是聰明,這是你們的默契?』

 

『可以這樣說吧,我開車到那店門口果然看到她站在角落。 我好激動,可是匆忙的接了她像逃難一樣的離開,我一直回頭看,她還問我,怕被跟嗎?

 

『她好體貼。』

 

『我說過她很聰明,只是我真的很心疼她,跟著我這樣偷偷摸摸的。 她又沒做錯什麼。』氣氛一下子凝重了起來,繼上次的15分鐘之後再見面,居然是這樣逃難似的離開現場。 我望著連雲,他對這份感情的執著原來是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哪裡像戲裡頭那樣一見鍾情或者乾材烈火那麼簡單。

 

『我開著車在市區裡繞圈子,一下子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問她為什麼突然跑來台灣,她只說“為了你”。 那時候我好想抱著她痛哭一場,那一陣子的壓力大到我每天失眠,我忍著淚只能趁著紅燈摸摸她的臉,才發現她滿臉的淚水,卻一個字也沒有質問我,你說我是不是很該死?』

 

連雲低著頭慢慢的說著,他看我沒反應抬頭看看我,

 

『妳怎麼了? 怎麼連妳也哭了對不起!』

 

他伸手搭搭我肩膀,蟲聲、雨聲、加上一個從來不哭的我的啜泣聲,好個不平靜的夜晚!

 

我擦擦淚水, 『沒事,只是說不上來,她沒錯,你好像也沒錯。 平常人愛就愛吧,怎會到你身上變這麼麻煩。』

 

『好吧,為了彌補妳,跟妳說些限制級的。』

 

我一下子搶過話來,

 

『真的? 不騙我? 騙人的是小狗!』

 

『就知道妳馬上就恢復正常了!』連雲笑了笑,似乎已經摸清了我的底細。

 

我用力的搖搖他,『快點啦!』

 

『好,妳猜,我帶她到那兒了?』

 

『回家! 不過這樣太招搖了,到飯店? 更誇張,賓館? 對不起,太cheap了! 』

 

『好了! 好了! 別猜了,我真的帶她回家了,不過不是回我家,是回我父母家。 只有這樣我才能放心的工作,放心的去看她。』

 

『她ok嗎? 她真是個很特別的女生。』

 

『是啊! 她真的很體諒我,飯店也不回去了,每天跟我媽媽出門買菜,大家都以為她是我家親戚,為了她,還讓我妹妹住到朋友家,好方便我每天回去。』

 

『過夜?』

 

『好了,妳不要想歪了,跟父母住一起妳以為我能幹嘛,能每天看到她說說話,我有多開心。 妳知道那種每天回家有個人可以抱滿懷的感覺嗎?好像再累再煩的事都可以扔在門外頭。』

連雲抬著頭;揚著眉,笑著說著。

 

『那很了不起嗎?』

 

『啊?』

 

『我老公每天都要抱我好幾次啊!』

 

連雲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難怪,難怪妳這麼樂天,原來被寵壞了,都不知道珍惜!』

 

『我? 』

 

『不然咧?』

 

說什麼我也要抝回來,『疼老婆不就是男人的義務嗎? 不然老婆娶回家幹嘛?』

 

『我說妳少根筋妳還不承認,不知道婚姻經營不好的人很多嗎? 妳真的很幸福耶!』

 

看他這麼溫柔的眼神,我就認一認吧,重點是不能讓他岔開話題。

 

『好啦! 我很幸福啦,妳老婆後來能跟你修成正果,應該也是很幸福吧。 你應該也很疼她才對,這麼辛苦才在一起。』

 

連雲挪了下身子,我也是,窩在這個山溝裡還真不太符合人體工學,雨得快停才行。

 

我面有難色的開了口,『商量一下,背借我一下好不好?』

 

『好吧,看在我把妳惹哭的份上,今天妳想借那兒都行,只有今天喔!』

 

這下可把我惹笑了,『說真的,你對女生都這麼體貼嗎? 難怪妳太太當初這麼的捨不掉你。』

 

『哎! 也沒有。』

 

用著一種懷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後轉過身去,讓我能靠著他的背。 還說不體貼,就是知道我這麼窩著,腰挺酸的。  兩個人背靠著背是可以互相支撐舒服很多。

 

『妳應該知道要能讓我放在心裡的,要不跟我認識很久很久,要不就是讓我很服氣。 她的勇氣,聰明,甚至對我父母和妹妹,都讓我服氣。 最重要的是她就是那麼簡單的融入我的家,一點都不費力氣。』

 

這下我可好奇的,『你又怎麼看出來的?』

 

『我忙著拍戲,沒有太多時間去招呼她。 她沒有怨言,白天不是陪我媽媽出門就是自己去逛書店。 有時候還讓我妹妹帶她去逛街。 晚上我回去她很少過問我工作,都說她白天做些什麼,我家人如何如何.. 然後她看她的書;我讀我的劇本。常常我偷看她一眼,發現她也在偷看我。 那種相視而笑;簡單的快樂,到現在想起來都還是懷念。』

 

我接話了,『然後,你一定過去把她抱個滿懷對不對?』

 

連雲一個不可置信的眼神回頭瞄了我一眼,

 

『你剛剛鋪好梗了。』

 

『好啦! 我收回妳少根筋的話,妳也很聰明,這樣開心點沒?』

 

背著他,要偷笑就容易多了。 這個連雲還真是個簡單的男人,要擄獲他得先收買他的家人。 原來,緣份這種東西往往有個“定數  對於連雲,他的家人對他來說就是最大的支撐。所以他不知如何安置這個還不能見光的女友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家人。 而這個將來讓他定下來的女人先收服的也就是他的家人;未曾謀面的一家人。 一個陌生的國度;陌生的屋子,完全不同的生活習慣。未來的連太太,她如何讓這一家人短時間內都接受她? 在彼此認定了以後卻又不得不分離,她又有多痛?

 

這一整段連太太與連雲家人的互動在Ellen刻意的避開之下並沒有在節目裡提及,這也是她得到連雲託付一生感情的最大的關鍵–保護其家人。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715,641
  • 今日瀏覽人數 : 643
  • 昨日瀏覽人數 : 891
  • 上週瀏覽人數 : 9,240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32,12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