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星空下的愛情   十九. 後台

2011/01/30 20:06:07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第十九章  後台

『我想在愛情的領域,我是很自私的獨佔主義者,真的容不下別的

 

連雲低著頭說著,回應著我的好奇和他自己丟出來的問題。 然後自顧自的說,

 

『一直到後來女兒出生,我常常黏著女兒不放,才體會到愛的本身不該是狹隘的。』

 

『厚,我懂我懂! 我女兒出以後,我老公就把我打入冷宮了對不起,用詞不當,是移情別戀,也不對! 反正他常常忘了我的存在,你也是厚?』

 

『真的,不過也讓我們的婚姻安定下來。 她結束紐西蘭的工作跟我回台灣待產,我開始認真的做生意,不再過渡干涉她的工作。 她也不再常常旅行,專心當個作家,出第二本書。好像所有的穩定和幸福都跟女兒有關。』

 

專心做粗工的連雲談起女兒確實有慈父的feel,力氣當然也就用不完了。

 

『有人說男人要當了爸爸才是真正成為男人,用在你身上再恰當不過了。』

 

我還是下去幫了忙,把整捆的樹藤一根根分開,方便連雲綑紮。

 

『對於女兒,我有一種虧欠;或者說如獲珍寶,像拼了命的要全心愛她

 

連雲欲言又止,我呢,只能有技巧的追問了。

 

『她是你們第一個孩子,也是苦戀的結晶,當然要全心的愛囉!』

 

連雲抬頭看看我笑了個苦笑,

 

『如果這樣講起來,那我最後一次得獎時跑到後台來傳話的陳導才真的是孩子的貴人。 要不是他,我連追求的勇氣都沒有,那來的老婆孩子。』

 

我一邊幫著他把竹筏拖出來換一個方向,一邊想著,如果只有我一個人落難,真是慘劇一條,光這竹筏就不是我一個人能搬的動的。

 

『後台傳話?』

 

連雲點點頭,看來他看準我的好奇心,打算自己來說故事了

 

====

主播: 妳計劃到紐西蘭工作一定不是妳主動告知連雲的,對不對?

 

Ellen笑了一笑: 那年我們只能用e-mail往來,有一搭沒一搭的。我知道他忙,他了解我的課業也不輕鬆。 但是他不知道他妹妹一直跟我通MSN,他妹妹正在學英文,總是跟我用英文交談,免不了要提到她哥哥。她很善解人意,常常有意無意幫哥哥打聽我的現況,那一定也會把我的傳給他。 我刻意不敢提起這事,就是怕起變化,當時應該不會有任何人事能改變我的計畫。

 

主播: 包括連雲?

 

Ellen: 是的,包括連雲!

 

主播: 那金馬獎後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使得他在台上那麼感慨進而千里追愛?

 

Ellen: 這段過程有點復雜,牽涉不少人,我不方便說。 不過終究我們是有緣份的,他到紐約時我已經出發了。要不是他曾經演過當地戲劇,我的室友也不會跟他說實話,讓他能在機場追到我。 也許, 就沒有後來的這一切了。

 

螢幕上播著連雲幾部偶像劇在機場拍攝的片段。 導播室裡導播得意的直點頭,

 

「這節目部真不簡單, 一個晚上就可以剪出這麼多連雲拍過的機場片段, 配上專訪,這個專輯整個有Feel!」

 

助理則對著鏡頭直說著,

 

「這個Ellen真酷,這麼帥又有錢的老公,要我就在家當少奶奶了,何必跑給人家追呢?」

 

導播連頭都不回的說,

 

「胸無大志! 像妳這樣妳以為能吸引像連雲這種男人? 男人啊! 十個有九個都這樣,身邊的不可口;追來搶來的才甜!懂嗎? 小女生!」

 

====

 

『其實嚴格說起來不能算是傳話。 當時我入圍最佳男主角,陳導也以一部戲入圍最佳導演。 當時他後頭就是編劇入圍者的區塊,在我後面幾排。 就是那麼巧,當天我本來是邀我父母來觀禮。沒想到我母親因為太過緊張,臨時怯場,只好讓我妹妹代表參加。 連我爸爸都留在家裡照顧我母親。』

 

『然後呢? 你妹妹跟陳導?』

 

『妳未卜先知嗎? 他們不認識,是陳導不認識我妹妹。 反而是我妹碰到了她同學居然也入圍編劇, 她很興奮的跟其他人換了位置。 典禮開始前同學聊了起來,她那個同學幾年沒見了,剛好在寫一部擎天公司的本子。妳知道擎天跟我那經紀公司是死對頭,她說起了從擎天聽來的我的合約快到期了。 他們想簽我,要我妹妹拉拉線。 我妹笑笑說我很相信Lily,要得透過她才成。結果她同學不以為然的把那些合約內幕全說了出來,她以為我家人都該知道。 陳導聽的心裡頭不舒服,他很了解我,猜到了我可能被矇在鼓裡,他總是要我別只顧工作,忘了追求自己的幸福,也見過Ellen兩次,他不相信我會為了一紙合約放棄一個很適合又那麼愛我的女孩子,尤其好不容易才能相愛。』

 

『於是他把聽到的轉述給你?』

 

『不止這樣,妳知道我從來不太跟家裡聊工作的事。 我妹連合約快到了都不知道,她一聽說我的合約快到期了,就跟同學說起,她很希望我能夠早日成家,可是眼看著Ellen就要到紐西蘭工作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要不要跟我說。』

 

『要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說,誰知道你是不是早知道了,只是以事業為重,根本不想對這份感情認真。』

 

『喂!』現在我只要一看他眼神就知道該閉嘴了,眼看著竹筏正在邁向完工,這時千萬不能惹他心煩。

 

『陳導在後面專心的聽著,也打定主意要問我個清楚。 於是他拍了下我妹妹,問她紐西蘭的事確不確實。 原來我妹妹是在出門前才發現EllenMSN個人訊息剛剛打出了飛紐西蘭的親友告別訊息。 於是

 

『於是陳導決定跟你問個清楚?』

 

『他怕我錯過這份感情,所以趁我前面頒女配角獎時跑到後台來。 我以為他來幫我加油的,誰知他一劈頭就說: 領完獎是不是要飛紐西蘭渡假? 我聽的一頭霧水。一確定我並不知道,他就開始一點一點的把他聽到的跟我說,可能我一下子不太能消化,我還以為Ellen想放棄堅持下去,所以選擇離開。於是他提起合約的事,提醒我到底看過合約沒,我當時想都快到期了,這些都沒意義了!』

 

『既然想的開,又怎麼會

 

『那時我一直想著Ellen為什麼要到紐西蘭工作卻沒告訴我,心裡頭開始慌,這是不是分手的意思?』

 

『是你自己跟人家淡淡的,怎麼先懷疑人家? 』

 

『我那有? 我以為她剛出社會事業心強,怕自己耽誤了她,怕嚇跑她,畢竟她不是華人國家長大的。 我很怕自己一不小心成了大男人主義者,怕拉的太緊反而會斷了這條感情線。』

 

『原來喔! 原來妳們兩個都特別的小心翼翼,彼此都害怕阻礙了對方真的很愛厚!』

 

反正白眼我看的很習慣了,不過這幕後的錯綜復雜來的又快又急,也難怪連雲一下子無法招架,失去了他一向的沉穩和內斂。

 

『說實話,合約的事我看的很開,也不是那麼驚訝。 好像,這些人我認識這麼久了,該有的信任還是在。 可是一聽到Ellen當年可能是被他們用合約為由迫使她離開台灣,現在又馬上要飛紐西蘭長期工作,竟然沒有告訴我。我真的是不能接受,這麼幾年來情感上的支柱,我習慣了跟她透過電話線喊累說些依賴的情話…』

 

連雲笑的有些靦腆,一點都沒變。

 

『一下子好像一切都要消失了,我不認為這是成全,差點中途就離場,是陳導看我情緒不對,一直抓住我,要我冷靜下來。 想想Ellen這兩年吃的苦頭才成全我今天坐在這兒,我不能辜負她於是

 

『於是你一直忍著等到頒完獎,你一定越等越是煩燥,上台才會差點失控。』

 

『我不是煩燥,也不怕你笑,想到可能再也看不到她,其實在台下等待的時候,我急到想哭。 我發了簡訊給我妹,要她先回家幫我拿護照跟簡單行李。 她比我還興奮,回說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所以你說你沒想到會再得獎,其實是心不在現場了。』

 

『當時我突然體會到多一個獎對我的意義遠不如能跟Ellen在一起!』

 

『人只有在緊要關頭才會分的出生命的first proity。 你一直以為是演好戲和得獎,受肯定,到了那個時候才發現一個真心愛你的人比什麼都重要。』

 

連雲綁緊了最後一個結,笑了!

 

『是啊! 有什麼比一個真心愛我的人還要重要? 說的真好! 糟糕的是我到了結婚以後才開始慢慢學習怎麼去愛她。』

 

這話我聽的糊塗,又好像有點懂。 一個被群眾愛了很久的人不表示就懂的去愛人,正當我想繼續追問時,看到修理完的竹筏“成品”,我突然大喊了一聲,『哎!你有沒有發現這竹筏怪怪的?』

 

『怎麼怪?』

回應

2011/02/02 10:28:19 #

FRWER
多看我一眼,這是被名人證實最有效的小額創業!

你也能得到老闆般的   循環收入  及 時間自由 !

-> http://goo.gl/e80Yn

FRWER 台灣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12,726
  • 今日瀏覽人數 : 225
  • 昨日瀏覽人數 : 1,044
  • 上週瀏覽人數 : 6,75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1,269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