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星空下的愛情  第二十五章 獲救 (最終篇)

2011/03/11 00:23:13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強風中我慌張的失了神,根本沒有反應的能力。 只聽到連雲傳來的聲音,

 

『妳快點啊,別發呆啊!』

 

我往上挪動了兩階就卡死了, 原來連雲已經撐到了盡頭。 我反射似的往下一看,連雲喊著,

 

『往上頭看! 就當妳家的階梯,再爬個幾階就到了!』

 

這話就像痲醉藥一樣,我奮力的挪動身體,真像天神加持一般,居然有了進度。 攀著爬著已經快搆到救難人員的手了。 這時卯盡了全身的力氣向上再攀升,一下子被兩隻手整個拎了上直升機。驚喜之下我大喘了好幾口氣才穩住,突然想到,連雲呢?

 

我整個趴在機艙口往下頭看,原來,我怎麼上的來的? 是連雲自己割斷了繩子跳到海裡了,這會兒正在與海水搏鬥,我想叫卻叫不出聲音,想哭也哭不出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顧不得我的失聲喊叫,直升機很快的離開了海面上。 我想我是嚇傻了,等我喊出了聲音,除了“NO”已經不知道自己胡亂說了些什麼。機上人員似乎想讓我放心,一直比手劃腳,意思是他會游泳吧。  我當然知道他會游泳啊,可是我怎麼能這樣丟下他自己獲救?我的躁動幫不上任何忙,想請他們再回航,只見他們一直揮手,也就是油料不夠了。 回到島上是唯一的一條路了!

 

我跌坐在機艙裡說不出話來了,不停的掉著眼淚,我怎麼做出“棄友逃生”的事了? 這三天以來連雲是怎麼為了救我被困在島上的? 又怎麼用他的經驗與求生技術幫我找吃的維持我的生命?怎麼用盡辦法帶著我逃生求救? 我居然… 越想情緒越是激動,我矇著頭痛哭了起來…

 

身旁的當地救難人員實在看不下去了,搖了搖我,跟我說“pray”,是啊! 現在除了幫他祈禱我還能做什麼?可是馬上就要降落了, 我,我,我, 我想我完了,這會兒一定很多媒體在現場等救援結果。我怎麼跟他們說? 我怎麼跟他老婆交待? 望著眼下一片汪洋,陸地已經在望,我邊擦淚水邊想著,我要冷靜,一定要冷靜!

 

才十來分鐘,直升機就準備要降落了,可是並不在碼頭邊,我想我先生和孩子應該在碼頭等消息。 他們要把我帶到那兒呢? 看來是個離碼頭走不到的小機場,我滿腦子混亂,只見兩部救護車待命,我差不多是被推上救護車的,這下子豈不是離碼頭越來越遠了?也好,先讓我理理情緒,到了醫院接受一大堆的例行檢查,當地這一著是聰明的,避過了現場的媒體,可是卻幫不了我!

 

我一邊接受檢查一邊打聽誰是負責人,我到處問要怎樣才能趕到碼頭去。 沒錯,我決定面對,不管面對媒體或者他太太,我一定要把這幾天發生的事說清楚。 至少,要他們全力去營救還沒回來的連雲;我的救命恩人。

 

我差不多用耍賴的方式逃出醫院,跟個當地華人弄到便車,原來他也是台灣的電視台委託來幫忙的。 當然就一口答應了,還說要我答應接受一段訪問。 那有什麼問題,現在只要能盡快把連雲救回來,要我唱歌演戲都沒問題。

 

遠遠的看到了碼頭,遠遠的看到人群正騷動著,我請他先幫我電話打聽,說是有重要人士到了現場。 電視台的工作人員正在現場大肆架設轉播設備,他也還沒問出來是誰,我是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準備接受拷問了。 還有,我的寶貝女兒跟老公,也不知要孰先孰後,看著辦吧!

 

一口氣飆到碼頭邊,果然滿滿是人,場面亂的很。 靠著我新交到的朋友,我找到了關鍵人物,救難隊隊長。 我落完了我說的出來的英文,只見對方不停的點頭,比手劃腳的結果是 –原來連雲已經獲救,他太太來到了現場,再個幾分鐘搭救他的船就要到了。

 

我放下了心上的大石頭,精神一鬆懈;眼淚又奪眶而出,總算! 都還來不及擦乾淚水,我的新朋友才沒一下子居然就領來了電視台的記者,非要我馬上接受訪問。因為是現場即時的,他們得在連雲到達之前做完我的部份。 一點都沒猶豫的時間,只見我接續著剛剛的情緒,聲淚俱下的訴說著連雲的見義勇為、超凡的泳技、如何的把昏迷的我救上小島、又如何利用智慧和一雙巧手以及耐心修好了竹筏,使得我們能夠獲救、又怎麼犧牲自己劃斷繩索好讓直升機順利救起我… balabala的唱作俱佳,正當我開始懷疑我會不會“演過頭的時候,碼頭上一大片鼓譟,救難船到了。所有的人和記者還有一大堆我不認識的器材立刻移位,真是好險,要復出的人是他又不是我,演這麼誇張,回了家要怎麼出門呢?

 

群眾終於轉移了焦點,我則開始尋覓老公的身影。 怎會訪問了十幾分鐘還沒看到他,不會人不在這裡吧。 一路跟著人群前進,其實是被推著走的。 運氣好的我,硬是第一時間看到上岸的連雲,我大喊著他的名,眼淚就是不爭氣的又狂奔而出。好個生死相逢! 我衝過去給他一個劫後餘生的擁抱,只見他很MAN的說著“沒事就好! 厚,別哭了,鏡頭在拍ㄟ,這樣不好看啦!”

 

誰知我沒忘了調侃他,也順便打PASS,不然就多虧了三天來的默契了。 我小聲的說,“等會兒好好的演,你太太來了,現場直播!”。果然連雲一臉的訝異,眉頭一鎖鼻頭也紅了,看來心跳也開始飆速了。 但不愧演了多年的戲,他的激動只有貼身的我領會的到。 我拍了拍他背以示鼓勵,他點了頭代替謝謝。 這時人群跟記者都擠近了,他收拾了心情吸了一大口氣,我猜是在故作鎮定吧。太太意外的來到現場,不知道他心裡有多翻湧走沒兩步連雲突然回頭對著我說,

 

『李,剛剛看到一個中年男子在跟龍蝦講話,我猜八成是妳老公,快去找他!』長手一指到隔鄰的漁船碼頭,OMG!怎麼可能? 他們又沒見過面。 我大聲向著他背影喊話,

 

『你怎麼知道是他?』只見他抬起手揮了揮,看來這幾天聊的夠透了吧,連我先生的德性,他都能了然於心。 我終於破涕而笑了,遠遠的,那個像無頭蒼蠅的老公真的就在那頭。我衝了過去,給了他一個無尾熊抱。 這次看他挺輕鬆的,我想,這幾天我大概又瘦了幾磅,

 

『我餓昏了,先帶我去吃頓海鮮吧!』沒想到他居然說,

 

『好啊! 幫妳補一補,可是… 不要吃龍蝦好不好? 剛剛看到漁民剛抓上岸的大龍蝦,眼睛直溜溜的看著我,好可憐喔,我還幫它們唸了段往生咒。』

 

深怕被記者聽到這段對話的我,拉著他快步的想離開現場,

 

『女兒呢? 你把她安置在那兒? 』

 

『放心啦! 為了專心找妳,我拜託一家華僑幫忙照顧她幾天。 她很好,可是妳呢? 妳怎麼變這麼黑?』

 

我大拍了他一下,真是那壺不開提那壺

 

回程看著人群中的連雲跟他太太正相擁而泣,連雲那家電視台的記者很盡責的在淚水中詳細的訪問著。 這麼大陣仗的各國記者群,這次連太太可是完完全全的曝了光。我想學新聞的她,可不是大大的發揮了所學,好好利用了媒體的力量? 這麼大的轉播陣仗,簡直是為連雲的復出做了超大規模的宣傳。 為什麼這麼了解她的意圖? 誰叫連雲都能了解我先生了,我怎能不懂她呢?

 

回台以後,連雲終究只是公開了編劇身份,接受了幾次訪問,並沒有復出螢幕。 他還是選擇做到他給妻小的承諾。 但是,他接了副導演的工作,也積極的宣傳新片,多次的公開露面。當然,這段奇遇也被我寫成旅遊小說可以說,王子與公主從此“各自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全文完〉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715,702
  • 今日瀏覽人數 : 704
  • 昨日瀏覽人數 : 891
  • 上週瀏覽人數 : 9,240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32,12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