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一章. 烈火青春

2011/03/17 08:25:13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前言: 所有與文字有關的故事從那一年的這個時候開始,一個開始也是一個階段的結束,全文46章,有些長但很多的感情;很多的愛;很多的青春記事從這裡開始...

 

鄰人與青梅竹馬的距離,他們走了好久好久…

燥熱的七月天,阿飛跟死黨一群人逛到了士林夜市,說是要給泡泡買生日禮物。 阿飛明顯的很不耐煩,放眼出去成群結隊的少男少女,磨肩擦掌的來往著,根本看不出是熟識還是陌生,加上閃爍個不停的霓虹招牌;吵雜的人聲車聲…都怪給天氣吧!怎麼今年的夏天是這般的悶熱,直悶到了胸口。 這對阿飛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來說實在很不尋常。 到底怎麼了?就得從頭說起了!

 

泡泡是阿飛給取的小名她叫袁巧雲,從小愛哭,只有阿飛吹的泡泡每次都能讓她破涕而笑。 索性阿飛就管她叫泡泡,久而久之,就在街坊上傳開了。 袁爸爸是阿飛父親的同事,是個單親爸爸 泡泡母親走的早,爸爸輪晚班時巧雲就被託在任家或者放在街上的跆拳道館裡。 可以說泡泡是街坊鄰居的媽媽們幫忙帶大的,而她從懂事以後的第一個“靠山”不是那個整天值班抓強盜﹙這是鄰居媽媽們哄她說的﹚的爸爸,而是任家小霸王–任天飛;阿飛。而泡泡也理所當然成為阿飛甩也甩不掉的“死黨一號”。

 

阿飛明明長的個兒高又帥氣,濃眉大眼的,堂堂的五觀,英挺正派的很,怎會招來了“混世魔王”這個壞壞的稱號?怪都要怪他已經過世的父親吧!任爸爸是個刑警,從小就對這個獨生兒子寄予厚望。 於是阿飛從懂事就在跆拳道館學武,跟道館的館長兒子一起長大,也就是他的死黨之二–楊正生;小名胖胖。話說正生從小就長的圓圓肉肉的,怪可愛的,大家都管他叫“胖胖”。 也因為是館長兒子,從小學就經常遭到肖想“踢館”的壞學生找麻煩,而阿飛就理所當然的成了他的“貼身保鑣”。因為胖胖體重過重,老是跑不過人, 阿飛常常得出手“K”人幫他解決。 這麼一來,兩個人就成了分不開的秤與錘了,因為常常要一起到訓導處報到。

 

也因為胖胖的老爸其實很熱心公益,更對學校事務出錢出力,阿飛總是有“正當理由”,胖胖又老是張個加菲貓的無辜大眼還掛著要滴不滴的眼淚…從小學到中學,阿飛一直都安然渡過,但這個“魔王的稱號就在抬面上下流傳著,因為阿飛從來沒打輸過!

 

只是苦了那個為他守了十幾年寡的母親。 是的,阿飛的父親在他十歲那年就因公殉職了,為了在槍戰中掩護同組的袁正剛;泡泡的父親,因而不幸被歹徒擊斃。政府頒了勳章給任媽媽,但是誰來代替當兒子的榜樣?又誰來安慰經常在暗夜裡獨自哭泣的任媽媽? 阿飛也從個乖巧聰明的孩子漸漸的成了嫉惡如仇,好打抱不平的烈性子少年。

 

那次槍擊意外使的任袁兩家結下了不解緣。 為著報恩,也為著彌補阿飛所失去的父愛,袁正剛總是出面幫阿飛調停所有的大小案子。而他的女兒–袁巧雲,從阿飛的跟屁蟲漸漸的…升級到街坊媽媽們口中的“青梅竹馬”,鬥嘴打鬧不少,但保護出氣的更多。

 

只是, 自從進入青春期,這倆個半大不小的孩子相處起來越見彆扭,要不是中間還夾著胖胖這個大型燈泡,阿飛還不願意跟泡泡一起走在路上呢!而小阿飛不到一歲的巧雲出落的標緻嬌俏,就是帶著獨生女兒的一點驕縱。但從小帶大她的街坊媽媽們都知道兩件事,一是她其實善良孝順;二是…她對阿飛可以算的上是情有獨鍾,也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的。 女孩子家總是早熟點,相對阿飛的不知不覺或故作姿態.,每個媽媽都說…給阿飛多點時間吧! 於是巧雲一直在等…等阿飛長大。

 

阿飛惹出來的大小事不少,任媽媽更是偷偷掉了不少眼淚。 要不是爸爸早走,要不是太寵愛這唯一的依靠,要不是他越來越像他的父親… 某一方面其實任媽媽是教子甚嚴的。 也許應該這麼說,阿飛遺傳了老爸愛打抱不平的性格,天生血液裡流著行俠仗義的血。 但任媽媽怎麼可能讓獨生兒子再踏上當刑警這條不歸路?她總是請袁家爸爸勸住阿飛,刻意的不讓他接近警察工作,即使明知兒子多想去報考警察學校! 還好阿飛僅管桀驁不馴,本性卻很耿直善良。 對於母親更是打骨子裡的心疼與孝順,念警校的念頭就在心照不宣的日子裡一天一天的過去了!阿飛也算灑脫,不管三七二十一,媽媽永遠是最重要的,只要媽媽不同意,就算再多的理想和夢,也得暫拋到腦後!

 

高二那年,班上來了個轉學生,一個闊公子哥兒,居然自稱自個兒外號叫“大少”,說他從小就這個“稱號”誰也不要跟他搶。阿飛竊笑著心裡頭想…俗到斃的外號誰要跟你搶啊! 只是這大少除了出手大方,為人看起來海派以外,阿飛卻發現他其實不像表面上外顯的那麼開心。 正確點說,他應該跟阿飛同屬一類的“孤僻份子”。只是阿飛的“朋友”靠近他為的是一種有人保護的勢力假象,而大少的朋友接近他就是等待他呼朋引伴時可以沾點好處。 這天,大少又要請客了,阿飛又撇了頭走開,大少拉住阿飛…

「你很不給面子喔!」

「我的面子不給的,也不賣!」嗆的大少臉都變色了,卻也暗暗欣賞這個阿飛的直白。 畢竟,仗著老爸諾大的家業,敢這麼大剌剌的回頂他的人也不多,就連學校的師長也都算對他客氣,於是大少離開教室的時候是笑著的,心裡頭想的是…這個朋友我要定了!

 

好巧不巧,也不知大少是不是存心的,那天請客就集結在阿飛的家–任媽媽開的擔仔麵店。這家位於三重鬧市的小吃店生意一直都相當的好,除了地點,還是地點!只是任媽媽一個人著實忙不過來,胖胖的媽媽一有空就來幫忙,任媽還請了個朋友在店裡照顧生意,阿飛管她叫小阿姨,也是,她從小看著阿飛長大的,有她在也給任媽媽壯個人膽。  阿飛下了課也都往這裡跑,因為就住在樓上,幫不幫忙往往看他的心情。 這家店是需要個男的比較好。因為地點特殊,三教九流的、抓對談判又不想太過招搖的總會挑這個不醒目的小店。還好有袁正剛的刻意守護,這些年也都還過的去。

 

這天大少跟至少一打同學在這裡聚餐,理由是…慶祝他期末考All pass。這麼一陣陣的喧鬧過後,大少還開了幾瓶啤酒,僅管任媽知道他們幾個並不是每個都滿18歲了,但看在是阿飛同學,都算是熟客的份子上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話說這酒一開,孩子們就鬧的越大聲。 過了十點了,任媽開始擔心了,因為十點後往往是另一批人進駐這個小吃攤,今天就是!來的幾個兄弟顯然是收過保護費來吃宵夜的,算是有點熟的面孔。

任媽走到一夥兒同學面前小聲的說著,

「同學們,十點了該回家了!」大少喝多了點,很開心的跟任媽說,

「任媽媽,我老爸今天有應酬,車子要11點過後才會回家然後才能來接我。明天週六又不用上課。您放心好了,等會兒我要司機一個一個把他們送回家,沒問題的!」

 

任媽媽看這大少愛玩歸愛玩,其實還挺穩重的。 她交待每個孩子都得打電話回家去報備才放心退到櫃台去。 可是另一桌上的幾個地方“老大”似乎就沒這麼好安撫的了…

 

「老闆娘,妳們店裡今天怎麼搞的?吵死人了!」任媽媽過來陪笑臉,

「小孩子聚餐,馬上就走了,馬上就走了!」一旁的大少看到任媽媽在陪笑臉竟然充起英雄,

「這位老兄,同學就是出來玩嘛,這裡是公共場合,不要為難老闆娘!」大少顯然不清楚這人的“背景”,習慣裝老大的他仗著身高高人一等還真的拿出了老大的架勢。一旁機警的小阿姨已經打內線叫阿飛下來,可惜這小子不知是在洗澡還是聽MP3,一直都沒反應。

 

「幹! 你眼鏡度數不夠嗎?要不要我幫你換一附?」這個年紀沒多大的“老大”大概是礙於身高的差距,因此以“聲勢”壓人,不僅拍了桌子還一臉的橫。問題是…身旁的幾個小弟居然把玩著小刀,明顯是挑釁用的。 不明就理的大少還不知這群人不同於一般的學生混混,而是地方角頭。

 

 問題是大少從來沒這樣被“吼”過,肩膀一跨用身高壓過了那位大哥,這還得了…一時旁邊的兩個小弟馬上跳了起來,不但桌椅齊飛,刀子也都亮了出來了…這時連小阿姨都衝了出來。只見兩個女人一個擋著旁邊又是害怕又是想幫忙的同學,一個不斷的打躬做揖。 一陣拉扯與嘶吼中,只見樓梯間一閃衝下了一個人,當然是阿飛…一向反應敏捷的他似乎很清楚關鍵人物是誰,一個箭步就擋在大少跟前,

「這位大哥,我邀同學在我家聚餐,當然會大聲點,給我媽…老闆娘一個面子,別跟小孩子計較吧!」只見膽大心細的阿飛臉上寫著客氣,兩手手腕卻壓制住了那兩個小弟的手和刀,有隨時能以一擋三的氣勢。只見任媽媽在一旁已經嚇的眼淚都掛在眼框上了…

 

阿飛的個頭高,氣力顯然更勝一籌,兩個小混混給了老大差不多同樣的眼神,加上一旁的一群同學有了阿飛的“加持”;居然一個個神勇了起來,全圍了過來…就這樣,那個子不高的老大一句

「好!就給老闆娘面子,小老闆,有膽勢,好好照顧生意啊!下次來,陪我喝一杯!」

「那當然,連這頓全部算我的!」這時候的阿飛,真的讓人有個錯覺 –他如果不當警察或軍人,大概就得混幫派了。

 

一晚的混亂,阿飛用機車幫忙把幾個同學一個個送回家,進了門都已經午夜一點了。只見媽媽一個人關了燈坐在角落。

「媽,怎麼不早點睡?」

「阿飛,答應媽媽以後不管怎樣都不能跟這幫人打交道,知道嗎?」阿飛不作聲,他很清楚媽媽在擔心什麼,但他真的覺得媽媽多操的心,如果他要變壞,早在小學就變了,不會到了高中都要三年級了才玩這個。

「媽,要怎樣妳才放心?以後不管樓下發生什麼事都不要下樓?我怎麼能放著妳跟阿姨不管?」

「我不管什麼理由,明天開始你不准下樓,好好給我唸書,除非考上好的大學,不然都不要給我下樓了!」阿飛聽的出媽媽的認真,看來這次不是說說而已,他又怎麼不知道媽媽只有他這個寶貝兒子,要她完全放心是不可能的。唯一,就只有乖乖聽話了。

 

經過這個事件,大少更是非要交上阿飛這個朋友不成,除了他的見義勇為,那種一擔全挑下的膽識也讓大少佩服。 雖說嘴硬的阿飛總是說他是為了他媽媽和阿姨才出的手,大少很清楚他維護同學的安全是出於天生的正義感。加上阿飛放出了消息要專心考大學,功課好又有私人家教的大少就順理成章的要阿飛跟他一起上家教的課。 阿飛為了讓母親安心,接受了大少的安排,有了他的幫忙,他真的在第三年的衝刺中順利的考上了國立大學的電機資訊系。當然,大少自然而然就成了阿飛的第三號死黨了。

 

胖胖為了繼續接受阿飛的“保護”,硬是完全拷貝阿飛的志願,進了同一個系所。 對了,進入大學以後的胖胖其實已經長的高又壯,大學裡沒人敢說他胖了,但阿飛說什麼也不肯改這個稱呼,他說這才是“麻吉”的表現。那戲稱小師妹的泡泡呢? 小學早讀的她功課一向在中上,為了追隨阿飛,她也以同一所大學為目標,進了應用外語系。 真正捏了把冷汗的是成績好的大少,他答應了老爸一定要讀國立大學,為了想跟阿飛同個學校再“混”四年,他簡直比阿飛還緊張,還好阿飛沒讓他失望,於是他進了同校的企業管理學系。這樣一來,至少在他到美國念MBA之前,四個人還有四年時間可相處。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4,124
  • 今日瀏覽人數 : 153
  • 昨日瀏覽人數 : 551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