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二章. 情竇初開

2011/03/18 00:21:20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人們都說女孩比男孩早熟,所以等待的永遠是女孩

大學的生活比高中還多彩多姿,三年級了,胖胖和大少都交了女朋友,唯獨阿飛對泡泡依然曖昧不明。這天大少跟泡泡修了同一堂課一起走出教室,

 

「大少,你最近跟書涵常常出去,你們好登對喔,你應該是認真的吧!」

 

「妳怎麼會問?她是妳同班的,她…有跟妳說什麼嗎?」

 

「看你這麼緊張,嗯,我看是認真的,我知道她很喜歡你,你可不要…」

 

「幹嘛?我是那種玩咖嗎?有緣就會一直走下去,妳不用操我們心,擔心妳自己就好了!」

 

「有緣?怎樣算有緣?」泡泡的臉上寫著些許落寞,大少一時有點尷尬。

 

「泡泡,我…我也不知道怎麼講,阿飛應該是喜歡妳的,也不曉得他那根筋不對…」

 

「他?他跟你說過嗎?不然你怎麼敢說他是喜歡我的?還是小時候好,怎麼賴他都沒關係!」

 

大少伸出了右手拍拍泡泡的肩頭想給點安慰,他也很想幫忙,但是阿飛那個古怪的個性,除了他媽媽,根本沒人治的了。沒想到此刻的阿飛正在後門等著泡泡要載她回家,板了個冰冷的臉還交插了兩手在胸前,不曉得的人還以為他來要債尋仇的呢!泡泡也不給好臉色看,嘟著嘴上了機車。一旁的大少很清楚阿飛在吃飛醋,心裡頭默想著,非得想個法子逼他表白才行。泡泡在學校裡頭有多少人想追,為了守著跟阿飛這段感情,她一直堅持著,是阿飛欠她一個明白。 既然阿飛會吃飛醋那就表示這個方法可行,對,就用激將法!

 

大少想選日不如撞日,馬上到道館找胖胖商量。 胖胖正忙著月底的跆拳道觀摹賽,他老爸跑去跟人家玩重機摔了車,肩膀上了石膏。這會兒義務的學校教練缺了席,正頭大到那兒找教練頂老爸的工作好應付月底的比賽。 聽到大少的想法,他當然是一百個贊成。 可是,他已經一個頭好幾個大,要他出主意他是完全沒輒。反倒是大少提醒他可以找泡泡老爸幫忙,從警界借將看看。 胖胖一時恍然大悟,直奔泡泡家,誰知這麼巧,她家裡正好有客人,是袁正剛警校遠期學弟,公費赴美念書以後為台灣的國安局在美國工作整整十年,最近才返台接掌特警隊。至於他還肩負著什麼特別的工作就不得而知了,袁爸爸總說–「國家機密不可說不可說!」

 

就是這麼巧,這位袁警官的學弟叫余家凱的就是個跆拳道高手,下個月才正式到特警隊上任。胖胖才開口問他願不願意義務到學校代幾堂課,他居然一口就答應,這讓胖胖喜出望外,根本是得來全不費工夫。胖胖解決了一個大難題,心裡頭一個放鬆才想到大少說的事。 他也認為阿飛是喜歡泡泡的,不然不會總是一個電話隨傳隨到,泡泡有事從沒見他缺席過,就是一個嘴硬。 激將法或許可行,但拿什麼來激呢?他和大少都算是“死會”了,他和他的婷婷早就是公認的一對,大少和詩涵門戶相當,沒猜錯的話應該很快的就會打的火熱。看來,要開始物色一個和阿飛相當的“敵手”才有可能真正刺激到一向自信的他。

 

正發著呆的胖胖沒注意到余家凱已經起身告別,他還邊說著:

「既然小雲還沒回來,那我跟她電話聯絡好了,反正馬上要到她學校去代課,到時候也看的到。」胖胖一聽才驚覺原來他和泡泡早認識了,人家前腳剛走他一轉頭就看向袁警官。

 

「當年家凱還在警校時就常來我家玩,他家在屏東,父母走的早,一放假就往我家跑,常跟小雲玩在一塊兒,都十年前的事了!」

 

胖胖一想,「那時候泡泡頂多10多歲吧!」

 

「對啊!我都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人家,這次他回來就一直要小雲當導遊帶他到處看看,這女孩子不知在搞什麼,那麼晚還不回來,真是女大不中留!」

 

「她一定是在麵店裡幫忙吧, 今天週末生意一定很好。」

 

「所以我說“女大不中留啊”! 可是… 算了,不說了!」

 

胖胖記得很清楚袁爸臉上的表情,也怪不得他,阿飛的脾氣這個附近誰不知道。 但是再怎樣也是國立大學的學生又長的體面又孝順,這點袁爸爸最了。胖胖知道要幫阿飛就先讓他比好這次的跆拳道比賽,然後催促他跟泡泡訂下來,只是想的簡單,誰說的動他?難道要從任媽媽下手?這真叫做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店裡果然人潮不歇,難怪泡泡就是走不開。 這會兒碗盤不就堆在後頭沒人有空洗、泡泡剛才收好一桌子;一票人馬上坐下了。泡泡回頭一看再不洗就要沒碗下麵了,好吧!泡泡帶上了手套到後頭洗碗去了。 正好阿飛幫忙到後頭搬啤酒,看到泡泡嚇了一大跳,

 

「妳怎麼在洗碗?」

 

「阿姨忙不過來,我洗還不是一樣。」

 

「妳有沒有搞錯啊!讓妳老爸知道了不扒了我的皮才怪!」

 

泡泡偷笑了一下,「喔!原來你也有怕的啊!」

 

「妳到前頭去,我來洗!」

 

「不用了、快好了,你快到前面幫忙去。」兩個人推啊拉的,居然摔破了一隻盤子,泡泡反射般的低下去揀 「都是你啦,打破了,啊!」

 

「怎麼了?」阿飛雖然人高馬大的動作也大,才一個剎那泡泡就被破盤子割傷了手,雖然是小傷但血就在手指頭上滴了下來。阿飛慌張的拉了泡泡的手往樓上跑,同時喊著

 

 「阿姨,後頭的碗幫忙一下!」

 

到了樓上阿飛拿了藥箱幫泡泡消毒,鎖著眉頭念著 「妳為什麼老不聽話?」

 

「我 … 我幹嘛聽你的?」

 

「手都破了,流這麼多血,不痛嗎?」阿飛難得溫柔的說話又輕輕抓著泡泡的手仔細的消毒完還往上頭吹了下,這個舉動讓泡泡看入了神,正確的說應該是“臉紅心跳”。她不是沒受過傷也不是沒讓阿飛上過藥,只是兩個人“長大”後這是第一次這樣緊拉著手。 泡泡…說真的一點都不想把手抽回來。

「以後不准妳洗碗了!不會洗還打破盤子我怎麼跟妳老爸交待?」

 

「誰要你交待啊!我自己來幫忙的。」

 

「妳不是為了我來的嗎?我當然要負責啊!」

 

「是誰說的?我為任媽媽來的不行嗎?」泡泡抽回了手轉身要走,心裡頭還是想幫自己保留一份尊嚴,畢竟是女孩子。只見阿飛又拉住她的手,泡泡回過頭「你還有事嗎?」

 

「沒、沒事」阿飛定眼看了泡泡說著,泡泡倖倖然的下了樓,心裡想著…這個呆頭鵝!說句好聽一點的真有那麼難嗎?她和阿飛中間這道溝到底怎樣才能跨過去? 她還要等多久?

 

夜裡送走了泡泡,幫媽媽收完店面,阿飛開了口,「媽,泡泡今天洗碗割傷了手指。」

 

「真的?怎麼都沒聽她說,要不要緊?」

 

「我幫她包紮好了,沒事,只是…」

 

「你心疼了是不是?」任媽抿著嘴偷笑著。

 

「也不是啦!我不知道怎麼講…」

 

「一點都不像你,每次講到泡泡你就是這樣,你們都長大了,不能再打打鬧鬧了,可是跟泡泡比起來,你未免也太…太鈍了點,人家可是…」

 

「我知道啦!」

 

「你知道什麼? 你這個酷樣子,誰知道你知道什麼?人家是女生,你要人家像小時候一樣整天黏著你不放嗎?還是你喜歡上別的同學?」

 

「沒有啦,不跟妳說了,睡了!」

 

這一夜泡泡跟阿飛都不好睡,泡泡只想知道阿飛對她除了一起長大兄妹般的感情還有沒有別的?有沒有像她一樣每天都想看到他?每次看到他就臉紅心跳?而阿飛呢,心裡頭想的總是說不上口,說出來的又往往不是真正想的,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變成這般的彆扭。 難道這就是“長大”了?男女有別了以後, 許多話反而說不出口,比如說…她今天很漂亮、比如說昨天晚上夢見了她…還有他就是不願看到他從小保護的小公主落入他的現實生活,煮麵、洗碗、收拾髒亂的桌面。那個在陽光下笑著追逐泡泡的小公主長大後應該過著什麼樣美麗的生活? 阿飛能給的出一個答案嗎?

 

在學校的跆拳道社團裡,阿飛簡直像是個助教,因為他一直是教練的得意門生。 這次的比賽是他畢業前最後一次了,明年他只想專心做就業準備,其實就是再考個研究所,至於唸什麼,就是他心底層的秘密了。他心目中的理想是進警大的碩士班資管所,只是明知道媽媽不想讓他跟警察工作沾一點點邊,秘密就暫且再讓它維持一陣子吧! 只是這次胖胖找來的代課老師居然是特警隊未來的隊長,好年輕又一身的真功夫,阿飛真是好生羨慕。

 

課上著上著突然間看到泡泡就站在後頭來回晃著。 阿飛直覺是來看他的,才想著這下子就沒機會找老師好好聊聊了,誰知老師才喊“休息十分鐘”,泡泡就衝了向前,是衝著余老師的。 現在是什麼情況? 眼看著泡泡雙手套上余老師的肩頭,大喊著 「余大哥,真的是你!」阿飛看直了眼,泡泡怎麼可以抱住別的男生?就在他跟前!阿飛吞了吞口水還沉不住氣,還好胖胖過來解釋。 原來他們早就認識了,只是那是在阿飛父親殉職之前,兩家的來往沒那麼密切,就算有印象他也記不得了。 可是很明顯的對泡泡可不是這樣,看她握著他不放手,阿飛的青筋都冒出來了… 胖胖一看,心裡頭直想著 “這下賺到了,又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一週三次的密集訓練幾乎都可以看到泡泡過來加油,還只是順便跟阿飛揮個手。 泡泡總是等到下課,也不再坐他的機車。阿飛注意到余家凱開的是賓士跑車,發動起來豈止是拉風。 難道泡泡看上了那車,也想拉風一下? 阿飛常青著個臉卻一句話也不多說,僅管胖胖和大少在旁邊加油添醋,他還是不為所動。這天大少實在沉不住氣了,

 

「別盯著那部車生悶氣了,你不說誰知道你不高興?你不是有駕照了嗎?我借部跑車給你?」

 

「矛盾!你不就看出來了?」

 

「胖胖不是說了嗎,那個余老師下個月就要上班了,找泡泡當臨時導遊的,不像你想的那樣。」

 

「我想怎樣? 守著家裡的店,這輩子我也買不起跑車,隨她去吧!」

 

胖胖插了嘴「這樣不對喔,你說的好像泡泡看上他有錢似的,她不是這種女孩子…她…」

 

「別說了! 我管不著她!」一回頭就上了機車呼嘯而去,留下兩個乾瞪眼的麻吉。

 

專心練功的阿飛大概把悶氣都出在對手上頭了,果然不負眾望的拿下了冠軍,但也受了點傷。只見眾家兄弟開心的抱著他要慶功,只有泡泡愁著臉拉著他要上醫院急診,

 

「先跟我上醫院去!」

 

「我沒那麼娘好不好!這點小傷上什麼醫院?」阿飛非但不走還靠著花台坐下。

 

「就是娘!你娘要是看到你這張臉,她不會心疼嗎?你耍什麼man啊!」

 

「你走吧!待會兒跑車開走了不等你了。」一群人全都楞住了,難得阿飛吃醋吃到表面上頭了,好戲要登場了,沒人敢出聲卻也沒人想走…

 

只見泡泡剛剛才冒出的淚珠子又收了回去,抿嘴想笑又不好笑出來,難得挺溫柔的細聲說著,

 

「你不要我坐余大哥的車幹嘛不早說?我以為你不介意…我只是帶他四處逛逛,他才剛回國。」

 

「我…我憑什麼介意?」阿飛一用力突然嘴抽痛了起來,耍man的他也忍不住的摀起臉來。

 

泡泡一急抓住他的手 「我看!」往前傾身的泡泡碰上想起身的阿飛,泡泡的臉就這樣撞上了阿飛受傷的嘴,阿飛大叫了一聲,「好痛啊!怎麼這麼粗魯!」

 

泡泡紅了臉卻引其旁觀的同學一陣竊笑。「對不起啦,你不是說不痛嗎?」泡泡還不忘消遣阿飛。

 

「別在這邊丟人現眼了,快走啦!」

 

「去那兒?」

 

「妳不是要我上醫院?」

 

阿飛上了機車,泡泡也快手快腳的跟上,臉上帶著一點點紅暈而且順勢把手環在阿飛腰上摟緊。 一夥同學看的好不開心,好像大家都有默契也都等這幕等很久了似的。大少突然大聲喊著,

 

「七點老師要幫大家慶功,家家牛排,不要遲到喔!」大家開心的應和著,唯獨一個人,余家凱,一直在後頭觀看的他,到了此刻才知道泡泡跟阿飛的“關係”。

 

在阿飛機車後座的泡泡是開心的,因為阿飛的受傷,讓她有機會拉近跟他的“距離”。 說到這距離,這會兒在背後偷笑的她越把阿飛抱緊,只是她不知道已經“長大”的她早已不像孩提時的“扁平”,她此刻的每一個大小動作都讓阿飛渾身不自在,他紅著臉說著:

 

「ㄟ 不要亂動好不好?」

 

「我沒有啊!」說著說著的她將臉又換了方向還抱的更緊,阿飛越發尷尬,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妳坐好就坐好,不要這樣扭來扭去好不好?」

 

泡泡一聽,看看自己緊貼著阿飛的胸部突然噗吃一笑,一時也尷尬的她放了兩手往後頭抓住車尾,正好紅燈,阿飛停住了車子,回頭一邊一手的抓回了她的雙手套住自己的腰,

 

「我又沒叫妳放手…」心裡頭喜孜孜的泡泡嬌嗔的貼近他耳邊說著:「我也不想放啊!」

 

阿飛一陣酥痲襲來笑著搖搖頭,今天真是大大突破了兩個人的“距離”,但是以後呢?讓泡泡繼續在家裡幫忙洗碗嗎?阿飛此刻心裡頭是甜的;心跳的超快,對於未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回應

2011/03/25 16:07:56 #

http://0800.chenglongtw.com/
我要第3章~ 敲碗敲碗!

高雄搬家 台灣

2011/03/25 17:58:52 #

http://blog.ttv.com.tw/blogv2/venlee/
哈哈,謝謝提醒,最近真的雜務很多...不知道你滿十八歲了沒...這一部越後頭"級數"比較高,尺度比較不好把握,這邊又不能鎖碼...謝謝敲碗,希望是不鏽鋼的!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8,114
  • 今日瀏覽人數 : 376
  • 昨日瀏覽人數 : 668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