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四章  第一次接觸

2011/03/31 17:09:23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初體驗..

 

暑假過後,阿飛真的開始專心的唸書 假日常常和泡泡,大少,小涵,胖胖和婷婷一起出遊。但是他始終沒有說出在準備考警大研究所的事,連搜集的資料也要藏在床底下。他知道遲早要跟媽媽攤牌 直覺的他想拖到最後一天吧,也就是放榜那天。 而那個余家凱老師倒是經常在泡泡家出入,老讓他給撞見 袁警官的態度雖說把阿飛當自家人一般,卻也說明著余家凱在袁家的“地位”是不一樣的。泡泡總是說他是“長官”,客氣是一定會有的,要阿飛不要想太多。

 

眼看著寒假就要來了,阿飛比以往都要認真的準備著期末考。 這天訓導處來喊人要阿飛去一趟,氣氛不太對。 阿飛自從進了大學就沒再惹過事,反而因為跆拳道還拿了不少個大功,這會兒會是什麼事?一位西裝革履的先生和幾位隨從,沒錯,就是隨從 這是那來的大人物?原來是個立法委員。 訓導主任領著阿飛跟這位委員敬禮算招呼,

 

「阿飛,陳委員說…你打傷了他兒子,有這回事嗎?是個誤會吧!」主任護著自家學生的態度很明顯,阿飛這幾個大功都是苦練苦打出來的,學校的幾個主任可都看在眼裡的。

 

阿飛愣了一下,都好幾個月了,怎麼會這時候才來興師問罪,阿飛想…得小心的回答才行,

 

「是個誤會,那天我跟應英系的袁巧雲到山上玩,我離開了一會兒 陳委員的兒子跟朋友一行三個跟巧雲搭訕,我老遠的看不清楚以為他們欺負她,一時心急,所以…當場講清楚了,都這麼久了…」

 

「過失傷害罪的追訴期是六個月。」陳委員一針見血的說著。 阿飛一楞…

 

「當時他們並沒有明顯外傷啊!」

 

「我們有驗傷報告。」

 

「啊?」阿飛心裡頭想那一點皮肉傷還去驗傷,是存心找碴報復的吧!

 

「我剛剛了解了一下,你在學校算是品學兼優 但是打人就是不對的行為,我只要求學校做出懲處,我就不提出告訴 我也不希望讓你留下污點記錄,但是…我的兒子也不能讓人白打。」

 

「可是我…」阿飛握住拳頭,想想多辯解應該是於事無補,但是這種狀況很久沒碰到了。 他看了眼主任,又想想都二十出頭了,怎麼還能像小時候一樣,低頭一想,還是道歉吧!

 

此時泡泡衝了進來還帶著她老爸。 泡泡氣喘噓噓的搶話,只是沒等她開口,只見袁警官一步上前握手敬禮的,「陳委員,好久不見了,最近可好啊?」

 

「袁警官,是你,這麼巧,他是…」

 

只見袁爸爸就像老朋友一般把委員拉到一邊細聲的講著話,看來又要賣老臉幫阿飛調停了。 原來委員上次競選期間曾經來過這個區演講拉票辦活動,竟碰上一票挑釁鬧事的地方混混 袁警官貼身保護了委員幾天就這樣攀上了交情。 只見陳委員走了出來對著阿飛說著,

 

「年輕人血氣方剛,我兒子可能也有錯啦 看在袁警官的份上,算了,任同學,就快畢業了,自己要多擔待些,還有個母親要養啊。」泡泡推了阿飛一下,阿飛點頭稱是,這個面子是給定了,可是事情就這樣了嗎?

 

過了寒假就剩最後一個學期了,阿飛越發的努力心想一定要一舉成功再跟媽媽好好溝通。 今天是週末,阿飛在店裡幫忙,又碰到那個道上大哥,正準備上前去招呼時,那大哥居然自動前來拍了下他肩膀,「小老闆,最近出門要小心點,別說我不夠意思。」隨即就付錢走人了。阿飛一頭霧水又遍想不著他的用意。連在學校走著走著也感覺似乎有人在偷偷瞧他,就是心裡頭毛毛的卻說不上所以然。

 

這天是袁警官的生日,原本都是任媽媽炒幾個小菜,街坊有空的都過來湊個數兒喝個小酒。 今年多了個余家凱,非要買個大蛋糕幫他慶生,於是約了巧雲一起去拿蛋糕。而阿飛呢正念書念到不想分神,何況他對泡泡有著十足的把握。 怎麼說呢?泡泡表明了想就業,想學做菜,想上些健身課程,想…其實早就暗示阿飛她想成家,想當媽媽。 只是,阿飛還想唸書,這約…還不能太早定下,雖然媽媽總是說夜長夢多,阿飛還是堅持著,他要嘛就要泡泡風風光光的嫁過來而不是“委屈下嫁”。

 

趕著赴余家凱約之前,泡泡先來找阿飛,直接進了他的房間 阿飛老遠聽到她輕盈的腳步聲先回過了頭,「妳怎麼來了?」阿飛的笑容總是能讓泡泡看入迷;笑著嘟著嘴,

 

「阿飛,是你讓我跟余大哥一起去拿蛋糕的,先說了,不准吃醋喔!」

 

「就為了這個?」

 

「不先說好了,誰曉得你會不會又打翻醋桶子。」泡泡顯然對擎天崗那件事還餘悸猶存。 只見阿飛伸長了手把她摟了進來,雙手一攬,老緊老緊的 泡泡只愣了一下下,就順勢環住了他的頭貼緊自己。

 

這是繼十年前那個颱風夜以後兩人最近的距離了,阿飛讓臉龐就緊靠著泡泡的胸前。這麼沒有距離的距離直讓泡泡心跳加速;泡泡輕輕抓著阿飛濃密的髮,用下巴抵著,嬌笑的輕聲說著,

 

「你聽的到我心跳的聲音嗎?」

 

「嗯!」阿飛用十隻手指間的力道很清楚的回答著 第一次,他把感情放在指間 說白一點,他長大了,雙手越移越是敏感地帶,力氣越下越重…泡泡全身繃緊了起來咬了咬嘴唇,

 

「阿飛,你幹嘛啦?」阿飛拉泡泡的衣領輕咬著她白皙的肩頭一路吻上了頸 泡泡整個心亂跳了起來 他的手還往上探而泡泡緊張到喘了起來,只覺得頸子一陣冰涼,身體卻隨著心跳的速度發起熱來了。 阿飛這麼突然的舉動讓泡泡說是驚也是喜的。 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等了多久了才等到阿飛這麼直白的示愛,泡泡滿心歡喜的低下頭要接住阿飛的唇…一陣急促的喇叭聲響起,這不正是余家凱的跑車?真是煞足了風景… 阿飛抿了抿唇鬆了鬆手,

 

「快下去吧!妳的余大哥在催了!」

 

「阿飛…」

 

「我知道妳意猶未盡,改天再繼續好了!」阿飛居然一附屌兒啷當的德行,

 

泡泡敲了敲阿飛腦袋,「你啊,得了便宜還賣乖!」

 

阿飛調皮的拉開自己的衣領,「不然,現在讓妳親回來?」

 

只見泡泡羞紅了臉,往阿飛身上亂打了幾下,

 

「你真討厭耶!」

 

「好了啦! 晚一點我會過去吃蛋糕,跟妳爸爸說一聲。」

 

「知道了!不要唸得太晚」泡泡正要往樓下走又被阿飛拉回來,

 

「親一下!」阿飛捧住泡泡的臉頰重重親了一下 泡泡心滿意足的離開;快樂的像隻小鳥般跳躍著離開。

 

阿飛其實也不差這幾個小時唸的書 只是,這次袁爸爸生日都是余家凱一手主導居然還請了外燴到家裡來開伙。媽媽和街坊幾個老鄰居都受到他親自的邀請,正式的就像要宣佈什麼大事似的,讓他覺得渾身不自在。 即使是緊抱著他的泡泡,明知道她隨時都可以完全成為他的人,他心裡頭還是踏實不下來 除非考上研究所,除非當上警官,否則他拿什麼來說服袁爸爸把泡泡嫁給他?

 

袁家這會兒正酒上三巡熱呼著,阿飛居然還沒到 泡泡在庭院裡晃啊晃的,客人一個一個走了,卻不見阿飛進來。 倒是今晚門口的巷弄裡似乎往來的人多了些。 不知是不是泡泡太敏感,從庭院望出去怎麼覺得是同樣的腳影子來回的跺著步。這地區的夜裡一向是很平靜的,現在的感覺像極了是有人在外頭巡邏,當然不會是老爸安排的,那是誰?

 

泡泡打了幾通電話給阿飛催他早點來,誰知他就是故意要拖的 泡泡猜的出是余大哥讓他不自在才故意晚到的。 也怪不得他,老爸對余大哥的熟絡是很讓人吃味兒的,尤其余大哥似乎對她的關注遠遠超過他的身份 泡泡除了繼續裝傻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人家也沒有開口要正式的追求,總不好自己先自以為是的拒絕吧,而這個灰色地帶難道是余大哥刻意製造的?泡泡更不想自抬身價的這麼想。

 

泡泡來來回回的進出,連老爸都看出來她的心不在焉,袁警官開口了,

「一個大男人扭扭捏捏的,都幾點了,妳讓他馬上過來吃蛋糕,不然以後就都不要來了!」

 

「爸,你喝多了,跟你說阿飛在唸書嘛。」泡泡怎不知道老爸沒看出阿飛心裡頭不舒坦。

 

「唸什麼書?大學畢的了業我就阿彌陀佛了,反正妳就是賴著他,有什麼差別?」

 

「爸,他還不是為了你的面子,多唸點書再把我娶過門。」泡泡越說越小聲,畢竟有外人在。

 

「泡泡說的對,阿飛程度不錯,多唸一點也是給你爭面子啊!」余家凱也開口了。

 

「要說面子他欠我的可多著,他再多唸幾個碩士也不夠還!」泡泡老爸漲紅了臉說著。

 

「爸…我去打電話了」泡泡只能藉口退出這段對話。

 

都快十點了,泡泡走到外頭來用手機打,突然有人敲門,泡泡沒多想就開門出了去,說時遲那時快,她一開門就讓人從手肘給拎了帶拖給架走了,泡泡只來的及尖叫了一聲就被堵住了嘴;來的三個人不像本地的,

 

「任天飛是妳男朋友? 晚上他來不來?」原來是來堵阿飛的,泡泡心裡頭想著那些陌生的人影就這票人? 是等不及了才把她引出來?  剛被打斷的電話,阿飛回撥了,帶頭的人說著

 

「是不是任天飛?跟他講要妳活命就過來換」沒想到泡泡反而接了電話喊著,

 

「阿飛,不要來了,不要來了你聽到沒?」

 

來人雖然個頭不大但用起力來泡泡根本無法抵抗那混混搶了她手機了她脖子。此時巷子另一頭出現了幾個身影,慢慢的靠近了 屋子裡的人聽到了雜音以為阿飛已經到了,可是袁警官喊了兩聲小雲卻沒回應,急忙走出了屋子探看,而同時阿飛其實騎著機車也已經到了路口…

 

「小雲,是誰?誰在外頭?」袁警官先是到了門口張望,余家凱拿著袁警官的配槍跟在後頭交給了他,「以防萬一」余家凱邊走邊說著

 

一出了門看到了街尾有另一票鬼祟的人,余家凱似乎有所顧忌的要袁警官跟他分開對付兩批人,自己先追了出去。 巷子裡路燈被破壞了,一整個漆黑,袁警官追了幾步總算看到了被挾持的泡泡,

 

「你們不要亂來喔!」袁爸爸執起了槍正對著歹徒…

 

看到了槍枝,那三個陌生人起了騷動,交頭接耳的商量了起來,

 

「叫任天飛來我們就放人!」

 

「你們找他幹嘛?跟我女兒什麼關係?」

 

此時的阿飛輕聲的放下機車從後頭靠近了來…

 

「你先把槍放下,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帶頭的人用力勒緊了泡泡的脖子,只見泡泡已經完全發不出聲音。

 

袁警官帶著7分醉意也才發現拿著槍似乎不是什麼好主意,他故意把槍扔的老遠,

 

「槍我扔了,快點放人!」

 

歹徒抓住人往後退了幾步,卻越來越靠近阿飛而不自知。

 

袁警官一步一步逼近 阿飛在後頭伺機突擊,就剩個一米的距離 阿飛突然出擊一手一腿擊中兩人。袁警官衝向了前去拉走泡泡,怎知另一個小囉嘍居然驚嚇之下撿起了地上的槍枝瞄向跑在泡泡後頭的袁警官。 背對著惡徒袁警官絲毫沒注意到那把扔在地上的槍,只有阿飛看到了… 沒有時間反應的阿飛只能邊喊邊撲向袁警官;泡泡的爸爸。 隨即槍聲響起,原本死疾的巷弄就像平地轟雷…

回應

2011/04/01 10:32:08 #

禮品
文章寫的不錯喔

禮品 台灣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5,686
  • 今日瀏覽人數 : 460
  • 昨日瀏覽人數 : 572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