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五章  紅色風暴

2011/04/06 23:57:32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受了傷的阿飛不得不懊惱的放棄研究所考試,他能何去何從?

槍響劃破了夜的寧靜,更穿越了阿飛的腹腔。 余家凱跑了回來,只聽到泡泡和袁爸的驚喊…一陣混亂之後,阿飛被推入了手術房。 所有人都到了,任媽媽、小阿姨、胖胖、大少,泡泡慘白的臉色搭著滿臉的淚水,任媽媽一個人在一旁唸唸有詞,是在為阿飛祈禱吧!余家凱一個人忙進忙出的,這次,最鎮定的只剩下他了,從報警、救護車、現場鑑定、筆錄、辦住院、他一手包辦。

 

因為袁警官到現在還穿著那身染紅的襯衫不肯換下也不肯回家。 一直到醫院以前,他始終抱著阿飛不願放手。只見他鐵青著一張臉讓雙手給捧著,他的心情也許只有任媽媽最了解。 才12年前,差不多同樣的場景,只是那一次阿飛的父親沒有救回來。這一次…他怕再也承受不住了…他不住的發抖著…凝結在空氣裡的除了袁警官無聲的淚水、泡泡的啜泣聲,就是冰冷,剛好讓人不住發抖的冰冷。 胖胖不停的搓著手,大少也矇著臉,手裡不停的冒著汗,沒人說的出一句安慰的話,就只是等候。

 

這個時候除了等候和祈禱還能做什麼? 一旁的余家凱的聲音劃破了死寂 ,

 

「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跑去追另外那一票人;要不是我臨時把學長的配槍交給他也不會…」

 

「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胖胖勉強擠出聲音回應著。

 

「老師,那票人到底為什麼要下這麼重的手?」大少還算冷靜。

 

「是別區的混混,說是受人之託,只是要教訓一下阿飛而已,開槍是一時情急的意外。」

 

「意外? 阿飛還躺在裡頭,一句意外就沒事了,如果阿飛的傷…那我怎麼辦?」泡泡終於忍不住哭叫了出聲,但隨即被老爸制止,

 

「小雲,任媽媽在這兒,不要亂說,阿飛不會有事的。」袁警官冷靜的;低沉著嗓子說著;但字字都清楚的抖著。

 

只見任媽媽還是低著頭唸念有詞,但是一臉的慘白。 滴水未進的她已經守了幾個小時了,天都快要亮了… 打從一接到通知到現在,她什麼話也沒說沒問,除了不規則的發抖就是不住的念著經,讓人看了豈止於心不忍。泡泡攬著任媽媽的肩也只能故作堅強。 那顆穿越阿飛身體的子彈不也同時劃傷了兩個女人的心?

 

「余老師,你去追的另外幾個人也是同一夥的嗎?」大少直想問個清楚。

 

「不是,應該不是,比較像是最近跟蹤我的那幾個泰國人。」

 

「怎會有什麼泰國人?」大少追問著。

 

「這說來話長…」

 

手術房的燈亮了, 主治醫生第一個出來。 所有人都起了身,倆個長者站在前頭,

「醫生,孩子有沒有事?」袁警官一開口就是孩子,可見此刻的心情又何異於親生父母!

 

「很幸運,子彈貫穿腹腔但沒有傷到主要器官,就是失血太多。 縫合了幾條血管,加護病房觀察一晚,順利的話,明天可以移到普通病房,以病人的年紀跟體能狀況,兩個禮拜應該可以出院。這段時間就好好讓病人休息。 還好你們幫忙輸了血,最近血庫很緊,病人運氣很好。」

 

醫生點了點頭,幾顆心總算同時落了地。 任媽媽總算放聲哭了出來,此刻的眼淚是帶著笑的,每個人都一樣,天亮了,任媽媽只說了,「謝謝大家,謝謝你們救了阿飛,謝謝!」

 

兩個禮拜,那阿飛不就要錯過畢業考了?泡泡心裡頭想著卻也不敢開口,這時候阿飛能平安的醒過來就已經夠運氣了,一切也只能等傷好了再商量。

 

這段期間同學們一邊準備考試,一邊輪流來幫忙照顧阿飛。 畢竟單親的家庭,阿飛媽媽一個人是挺不過來的。 只是那個余家凱顯的相當的熱心總是主動要載任媽媽和泡泡進出醫院。尤其泡泡在家裡學校跟醫院中往返,少了他的車子光是交通時間就得去了大半。 泡泡也想到避嫌,但是非常時期也只好折衷應對了。 這天在余家凱的車上泡泡正瞇著眼休息,

 

「小雲,這陣子妳真是累壞了,阿飛醒了沒?我都沒空進去看看他。」

 

「余大哥,這樣已經很麻煩你了,要不是你和大少輪流當司機,我們怎麼能好好照顧阿飛? 他已經醒了,會對我笑了,只是精神還不是很好。對了,你的工作還順利嗎? 都忘了問你!」

 

「新工作比預期的有挑戰,不過…」余家凱不自主的回了頭,最近他老是這樣。

 

「什麼事?」

 

「沒,沒事,看妳累成這樣,不煩你了!」

 

也是,泡泡真的沒什麼時間想別的。 要不是任媽媽擋著,老爸一直嚷著要提前退休好照顧阿飛。 還好阿飛的傷進展的不錯。 這次的意外,泡泡發現老爸真的把阿飛當自己兒子,才會一直對他要求嚴厲,泡泡只希望往後這兩個人可以平順相處就好。

 

今天阿飛似乎清醒很多,一看到泡泡就笑了,

「不是要期末考了,妳怎麼還來,考壞了怎麼辦?」泡泡一聽到阿飛說了一長串的句子差點開心的說不出話來,

 

「大家輪流來照顧你,不累…阿飛…」泡泡再也忍不住激動的流下了眼淚,

 

「怎麼了?」

 

「我擔心死了,以後不要再這麼衝動了!」泡泡邊哭邊輕抱著阿飛,幾天來的壓力隨著淚水宣洩著,但她始終壓低著聲音,也是,阿飛不已經沒事了。

 

阿飛用著還沒恢復的一點力氣安撫著泡泡,「對不起! 嚇壞你了!」

 

「你嚇壞每個人了!」泡泡除了抱緊阿飛其實並不想多說什麼,人醒了就好,她只想著一件事情,不能再放開阿飛的手了,這輩子她要緊緊的抓著他,就像現在這樣。

 

復原中的阿飛在病床上就已經在準備補考,然後還有泡泡的生日就在考試後,這個突來的意外真是打亂了阿飛所有的計劃。

 

好個躁熱的七月天! 今天不止是傷好了以後第一次出門,也是第一次慎重的挑選泡泡的生日禮物。 除了住了太久的醫院,很不習慣外頭的熾熱,還有,泡泡已經遲到了半個多小時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所以煩躁,除了補考在即,泡泡的生日,來不及參加研究所考試,所有的準備都成了泡影…真的夠煩了!

 

泡泡的手機就是沒人接,胖胖自告奮勇的打余家凱的手機還是沒人接。

 

「會不會太巧了?」大少口氣蠻直接的,從阿飛受傷到現在,這個余家凱的所有“動作”對他而言跟“趁虛而入”沒什麼兩樣。 所以他自動加入接送的行列,但是姓余的總是有很多理由先一步接走泡泡,順路、剛好要載袁警官、剛好外出公差。他沒有怪泡泡的意思,但這麼出雙入對的看在胖胖跟大少的眼裡就是替阿飛著急。 這會兒,不會兩個人又在一起了吧!

 

「他們會不會在一起?」阿飛開了口,

 

「怎麼可能?你想太多了,我們不要等了,先逛吧,正好挑個夠驚喜的禮物。」胖胖打著圓場。

胖胖的可愛女友婷婷也很有默契,拉住了阿飛的手臂,

 

「走,我知道泡泡缺什麼,我帶你去挑。」書涵也給大少使了個眼色要他不要再加油添醋了。 這個七月天的夜裡,繁忙的士林夜市,阿飛打起精神幫泡泡挑禮物,暫時不去理會泡泡失約這件事。但是…三個小時了,外頭熱心裡頭冷,阿飛已經轉為擔心了。 胖胖想轉換個心情,

 

「阿飛,我最近在玩一種電子設備,你想不想試試?」

 

「什麼設備?」

 

「手機監聽」

 

「拜託,那是違法的,你想開徵信社啊!」大少大喊著,

 

「為什麼不行?等我研究所唸完,學好這些電子設備加上我的跆拳道,有什麼難的?」

 

「當偵探啊,這個我倒有興趣!」難得阿飛終於笑了,專心的聽胖胖解說,突然手機響了,是袁警官,會不會是泡泡? 說不定手機壞了…

 

「袁爸爸,我是阿飛,泡泡?泡泡沒來啊,我也打不通她電話,失蹤?」所有人全停了下來,原來泡泡並不是失約而是下午就不見蹤影,手機都沒接,袁警官一直以為她跟阿飛在一起,而阿飛卻以為她可能跟余家凱在一起,到底,泡泡到那兒了?

 

泡泡真的失蹤了嗎? 阿飛整個慌了,不可能,他問了袁警官找過余家凱沒有,原來余到了日本出差,今天不在國內…一夥人衝回袁家,袁警官呆坐在客廳裡。

 

「袁爸爸,報警了沒?」胖胖急著問,

 

「胖胖,袁爸爸不就是警察?」最冷靜的永遠是大少。

 

「我想不出有任何理由泡泡會失蹤。」阿飛冷靜的說著。

 

「我也想不通!」袁警官揉了揉臉,

 

「怎麼這麼巧,余家凱也不在,會不會跟他有關?」大少這麼說著,阿飛大吸了一口氣坐正,表情只能用凝重來形容。

 

「這…應該不會,我問過他辦公室,真的出差去了,我還查了出境資料,一個人,不過…」

 

「不過什麼?」阿飛追問著,

 

「小雲是有提過這一陣子坐他的車覺得有些怪怪的,好像常被跟蹤。」

 

「會不會是上次那批人?」大少還記得他的疑問一直沒有得到余家凱的答覆。

 

「袁爸爸,倒底袁家凱回國前在美國做些什麼工作,為什麼他總是神神秘秘的?」胖胖接著問。

 

「情報局,與美國聯邦調查局緝毒組合作多年打擊亞洲區販毒組織,這些是機密,你們…」這三個大男生有兩個瞪大了眼睛,只有阿飛站了起來跺著步,

 

「從我受傷前到現在,這批人跟了很久,一定是他們,一定跟余家凱有關係,泡泡會不會有危險?」這個問題誰也回答不了,可憐的袁爸爸又出現了醫院裡的那個表情,矇著臉嘆著氣,

 

「希望不會,這樣吧,你們先回去,我聯絡看看余家凱要他提前回來,對了,他的手機在我這裡保管著…」胖胖搶著說話,

 

「啊?快,我看看,說不定會有嘞索電話!」開了機以後沒有任何留言或簡訊,

 

「讓它開著,如果是衝著余家凱來的,早晚會有電話」阿飛再確認真的沒有任何訊息顯的有些失望,「等他回國這手機豈不是要還他,那…」

 

「那就…看我的!」胖胖一附胸有成竹的架式,到底他能有什麼辦法呢?

 

 原來胖胖在余的手機上設定將簡訊同時轉寄一份到阿飛手機上,並且還可以監聽所有的電話往來,只是這種把戲玩不了多久,只要余稍稍敏感一些馬上就會發現。但他們需要的也只是這幾天,只要找到泡泡就好。

 

這個晚上不只袁警官,阿飛也睡不著。 可能的地方都找過了,要不也都問過了,可以確定的是泡泡真的失蹤了,而且是被控制行動,否則不會不與他們聯絡。阿飛擔心到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可以想像這個夜晚,對袁爸爸來說有多難熬了。

 

果然隔日一早接到袁警官消息,余家凱搭第一班班機回國。 為了不讓事情複雜化,幾個大男生都置身事外,準備讓兩個警官做主處理。因為袁警官直覺這與余在美國的工作或許有關,既然他已經離開那個職位回國了,這會兒不知情的大夥只能先尊重他。 至於監聽一事,非常時期的非常做法,袁警官雖然不贊成這般的違法行為,但是想到寶貝女兒…只好到時再來賣老臉了。當然,阿飛和這群死黨守著電腦和手機一點點也不放鬆。

 

果然余家凱一回國就直奔袁家,到底倆人說了些什麼…袁警官只說了句“國家機密,年輕人不要問太多”。 只說余家凱保證泡泡不會有事,這是什麼跟什麼?阿飛不想就這樣等下去,大少的老爸回國了說是要商討他出國前的工作問題。 胖胖得到研究所面試,阿飛好生羨慕,但是錯過的就不要再回頭想了,當務最急的就是緊盯著余家凱的通訊。

 

傍晚時分,大少順道接了面試完的胖胖正想來跟阿飛會合,卻找不著他人。 手機不接,機車也不在,沒有跟任何人交代他的行蹤,大少直覺大事不妙了。胖胖打開跟手機連線的電腦只看到一通簡訊,連串的數字而已。大少左看右看突然敲了胖胖腦袋一下,

 

「為什麼不能把電話也錄下來,這下子阿飛連人帶手機都不見了,我們去那兒找?」

 

「誰讓你今天也回家,我的面試又不能改期,別唸了,趕快想想這組數字是什麼啦!」

 

「早知道就在阿飛機車上裝GPS,那不就安了。」

 

GPS?對了啦,這像不像座標?」兩個人匆忙的把號碼抄下來上了大少的跑車。邊開車胖胖邊定位座標,弄了半天怎麼好像是北淡線的山上。 不管了就邊走邊找,這一找太陽都下山了…越開越往山上。 兩個人都沒來過這一帶,連少見的住家都似乎燈火不開,可能是渡假別墅吧大少將速度放到最低,慢慢的摸索著… 阿飛這次真的太衝動了! 一個人,萬一出事了誰支援?余家凱呢?他也一個人行動? 這兩個人真是讓人傷透腦…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4,120
  • 今日瀏覽人數 : 149
  • 昨日瀏覽人數 : 551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