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六章  謎情

2011/04/19 20:05:05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泡泡的失蹤將帶給這對青梅竹馬什麼樣的大衝擊?

原來阿飛截聽到了一通可疑的電話,什麼也沒說,只說等簡訊。 於是一收到簡訊,阿飛直覺就這通了,是一組數字,想都沒多想直接就聯想到座標。他不敢多耽擱,查對了一下就出發了。 除了一刻都不願意等,他知道余家凱一定也會到。 不想再牽累胖胖跟大少,他第一個想法就是如果是機密,余家凱一定不會動用警力,那他就需要幫手,自己當然是最好的人選。至於有沒有危險,似乎不在他的考慮之內,好像…他已經忘了他才剛剛出院,身上的傷口還沒完全癒合。

 

阿飛發現目的地是個大型廢棄工廠,直覺是個不錯的藏人地點。 阿飛熄了火藏了車,步行在附近觀察了一下,不只是隱密,這個地方大到可以藏一支軍隊。可疑的是除了廢墟般的外觀,整批建築物是完好的,外頭看進去少說也有個五棟大小不同外觀殘破的建物。 不入虎穴的話,阿飛簡直連余家凱到了沒都無法判斷,所以沒別的選擇了!

 

心跳破百的阿飛已經儘量壓低高大的身軀會引起的聲響,因此整個黑壓壓的屋子裡居然清楚的聽的到他自己的心跳。 所幸外棟並沒有所謂的“守衛”,過了外頭這棟屋子接著一個天井,下一棟建築物完整的讓人感覺到了另一個地方,有動靜…

 

膽大的阿飛直闖了進去,不好,說不上埋伏,是直接侵入人門戶。 裡頭根本像個辦公室;隱藏在殘破外表下的辦公室。 燈光昏暗但很清楚看到兩個像守衛的本地人,辦公桌裡頭坐著一個人,看不出來是華人或泰國人,也可能是會說中文的泰國人,因為他先開了口︰

 

「你不是CKY,怎麼會找到這裡?」

 

「我來找人的,你們綁走了我的女朋友袁巧雲,她跟…你說的CKY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還沒回答我問題! 怎麼找到這裡的?」泰國人突然面露兇光。

 

「我是他的學生,他到日本出差,手機就寄放在我這裡。」泰國人一時被說服點了點頭。

 

「可惜…你能靠座標找到這裡,恐怕…」這一提點阿飛恍然大悟,如果這裡是毒販的秘密據點,那他站在這裡就等於死路一條了,可是他那能這麼輕易就放棄。

 

「你們綁來了我的女朋友,她一定不知道這個地點,知道的是我,讓我換她吧,你們放了她,我留下來當人質。」泰國人笑了笑搖了搖頭,

 

「綁她是因為她似乎是CKY在台灣唯一的朋友,又是個漂亮女孩,你呢?你只是他學生。」

 

「原來你們全搞錯了!」阿飛臨時編起了故事了,現在也只能見招拆招了。

 

CKY一回台灣就接了我學校的跆拳教練,我是他的得意門生,今年的大專杯冠軍。最近我受了傷,他每天載我女朋友和我媽媽到醫院照顧我。 你們誤會了!要說交情…就他一出國手機寄放在我這裡就是最好的證明。」

 

只見那人手指著鼻子想了幾秒鐘,使了一個手勢,居然兩個小囉嘍一起撲了過來。 所幸阿飛雖然略微的緊張,敏捷度倒不受影響。藉力使力的先撂倒了第一個;再送了個旋踢給第二個,再加個下壓,幾秒鐘就制住兩傢伙,眼光銳利的直視那個泰國佬…他居然笑著還拍起手來。

 

「跆拳道是真的,只是…這的地方實在不是你該來的。」泰國佬突然又嚴肅了起來。

 

「我拜託你,我女朋友有氣喘,你們綁她是個麻煩,就讓我換她吧!」阿飛腳下還踩著人嘴上卻已經放軟。 只見這個泰國佬突然接了內線,沒有出聲只看了阿飛一眼又點了個頭就掛了電話。阿飛心裡頭想,原來這個人不是頭子,後頭還有人,阿飛瞄了一下四個角落果然發現了監視器。 差不多是用著“懇求”的眼神注視著監視器,阿飛對於後來要發生的事又何嘗擔心過?這時候除了先救走泡泡,他真的什麼都不願意多想。

 

監視器的這頭有雙大又靈活的眼睛正在盯著,連眨都不眨一下的盯著,披肩的長髮,一身勁裝的男子裝束,很不搭調的舉動,她開始咬起指甲…

 

「大老闆同意了,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麼,以你的身手除非動槍,我們是制不住你的。」

 

「很好,算你們還公平,怎麼換人?」阿飛先放了倆人再兩手一攤 其實他心裡頭大概猜的出這裡的人手應該很少,可能只是個暫時的聯絡站 但是泡泡還在他們控制之下,還有…他們有槍,所以絕對不能硬來。

 

「她綁在後棟,有槍瞄準著,我也不怕你會飛上天,等會兒你就會看到她被放出來。」泰國人果然手裡握著槍還擺了個頗專業的姿勢對準阿飛瞄著。沒倆分鐘就聽到後棟有動靜,阿飛遠遠看著心愛的泡泡連走帶跑的穿過天井,但絲毫不知道他就在後頭糾著心望著她。 阿飛動了一下身子馬上被制住,心頭直喊著“泡泡,快跑,不要回頭!千萬不要回頭!”阿飛甘願的被架走,卻不是被送往後棟而是往隔壁的另一個房間,這個地方真是別有洞天。

 

這房間也不像是藏人的地方,簡單到不行的擺設,小型登機行李袋還擱在角落的地上 不會吧,是個女人的房間?因為空氣裡迷漫著一股很淡,淡到像原始就一直存在的味道,舊舊的但很森林的…是一種香味,至於為何一定是女人?直覺吧!因為這裡很乾淨,沒有酒瓶也沒有煙蒂。

 

阿飛只被簡單的繩索綁在前頭 確定泡泡已經安全離開了以後,他整個人放鬆了不少,沿著床沿坐下。為何余家凱還沒到? 泡泡知道路嗎? 回想來時一路的黑暗連路燈都沒有,嘆了一口氣,阿飛就床躺下,自己這樣做算不算衝動?媽媽呢?萬一自己回不去怎麼辦?真的能靠余家凱來救嗎?

 

突然間聽到些聲響,後頭隔牆有人,阿飛坐直了起來。 這繩子綁在前頭還真是不方便,就算有力氣掙脫也無所遁形。 阿飛轉過身來面對那扇相連的門…

 

終於脫困的泡泡沿著漆黑的馬路小跑著,也不知道跑了多遠,連戶人家都沒有。 正想停下來喘口氣時,遠遠聽到一陣沉重的車聲,刺眼的車燈探照的,有點熟悉,會不會是大少的跑車?泡泡不管了,揮起手還邊跳著,是大少!真是他們,泡泡彷彿看到救星。 大少緊急一煞車和胖胖同時看到泡泡,三人同時大喊,「阿飛呢 ?」

 

喘氣不已的泡泡示意大少先開口,「阿飛不是去救你,他怎麼沒一起出來?」

 

「是啊! 阿飛呢?」胖胖接著開口,

 

「你說他來救我? 我沒看到他啊!」

 

「你說清楚點!」大少略顯焦急。

 

「你才說清楚!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又怎麼知道阿飛來救我?」

    

大少瞄了眼胖胖,胖胖一臉的說來話長,

「反正,余家凱出國去了,把手機放在你爸爸那裡,可是,可是今天他就回來了,所以,所以…」

胖胖吞了口口水還是結結巴巴的說不清楚;

 

「所以我們就監聽了他的手機」還是大少比較清醒。

 

「然後呢? 為什麼你們在這裡,阿飛卻在裡頭?」

 

「那是因為我今天研究所要面試,大少的老爸找他吃飯,所以…」

 

「所以你們讓他一個人來這裡,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裡是他能來的地方嗎?他身上的傷還沒好你們知道嗎?」泡泡一口氣說了一大串,退了幾步就往回跑,大少跳下了車,

 

「泡泡,你要幹嘛?好不容易才出來。」

 

「我要回去找他,我要回去救他…」泡泡邊說邊哭邊走著。

 

「妳開什麼玩笑?」大少一把擋住她,胖胖也下來了,

 

「泡泡,你快下山吧, 我們去救阿飛就好,你爸爸很擔心你。」

 

「不行,我不回去,我帶你們回去山裡,至少我去過,我不能放著阿飛不顧…」

 

「你才剛脫險,不行, 有你在我們會分心,真的很不方便!」此時胖胖過來咬著大少耳根

 

「泡泡說的也沒錯,也許…我們就讓她去吧,這條下山的路也不安全,省的兩邊擔心。」

 

「好吧! 上來! 先說好,待會緊跟著我,你要有個差錯,我誰也交待不了。」泡泡於是立刻跳上跑車。 沒幾分鐘大少就緊急煞車了,

 

「岔路,往哪條?」

 

「往右!  泡泡連想都沒想…」大少看了她一眼,

 

「左邊有路燈,我逃出來時一路上都是摸著黑的…」

 

另外兩個人同時看了泡泡一眼,大少先開口,「看不出來妳跟阿飛都是當偵探的料,我看以後我贊助你們開偵信社好了!」

 

「說定了,今天一定要救阿飛出來!」胖胖看來是很認真的說著。

 

而自願就縛的阿飛呢? 大出他意料的,開門的竟是個秀氣的女孩子,瘦高的個子,突出的五觀,像個混血兒。 阿飛瞪大了眼一時說不出話來。怎知這女子一進來就直向他走來。 阿飛退後了兩步。 她手著細刃俐落的一刀劃斷阿飛手上的粗繩,兩眼卻一直直視著阿飛。 那眼神…竟然不是,不應該是一個毒梟的眼神,只是個尋常女生,甚至帶點溫柔。阿飛不敢鬆懈,那女子揮個手示意他坐下。

 

「我叫白令雨,那女的是你女朋友?」開門見山,跟她的刀法一樣俐落。

 

「我叫任天飛,大家都叫我阿飛,你們為什麼綁她?她跟余家凱沒有關係,你又為什麼要找余家凱?」

白令雨收了利刃卻把玩了另一把小口徑手槍,空氣頓時冰冷了起來,「不關你的事!」

 

「綁架我的女朋友就是我的事! 妳知道我一招就可以扭斷你的手嗎?」

 

白令雨居然笑了,「說出了口表示你不會做這種事,我猜對了沒?」

 

阿飛不得不承認被她一語料中的笑容給融化了,自己還是個沒出社會的學生,尤其對一個女孩子,還真是下不了這個手。 何況…他的手腳跟手槍比的話,阿飛可有過一次失敗的經驗。

 

「好,妳猜對了,等CKY一來是不是可以放我走?我不妨礙妳們,保證不報警,可以嗎?」

 

「你覺得…這是什麼地方?」白令雨回頭走向窗口,阿飛也起身向著她,

 

「只是個沒人住的廢棄工廠。」

 

白令雨笑了笑,「你反應不錯,不容易,這麼冷靜。 那我又是誰?」突然間她笑的嫵媚了起來連動作都是。

 

「我只知道…我不認識也沒見過妳。」

 

「告訴你,我是泰國最大的毒品生產及經銷商的負責人,現在我還能放你走嗎?」阿飛開始有點後悔了…

 

「白小姐,我只是個剛畢業的學生,也不知道妳和余老師是什麼過節,放過我吧!」阿飛想著還好對方是個女孩子,或許,心會柔軟一點。白令雨的表情很奇怪,居然還伸出了手碰了他臉頰,阿飛並沒有退縮。

 

「你怕我嗎?」阿飛定著眼回看她,他很清楚現在“害怕”是無濟於事的。 白令雨自阿飛的臉頰畫下再貼上整個手掌,阿飛心裡頭其實想的是“這麼漂亮的女生為什麼要怕?”只是沒想到這白小姐居然左手伸向他的腰際…阿飛攤開雙手往後退到窗邊。

 

「白小姐…」

 

阿飛的“反應”對白令雨來說一點都不構成阻礙,她向前湊近阿飛,「好像,你真的好像…」

 

「像什麼?」

 

這時候大約午夜時分,余家凱也到了,頗有歷練的他循著微弱的燈光一下子就躲過守衛直接找到了這個房間。

 

     此刻的白令雨對阿飛來說只是個說的上可愛又多點女人味的女人而已,絲毫不具威脅性。但他還是思考到奪槍的可能性,只是…他也沒用過槍,眼前這個女人的軟調居然讓他殺氣全無。

 

但她的步步逼近讓阿飛不自在的別過頭去,「妳剛剛說我像什麼?」阿飛只想轉移注意力。

 

「像…剛剛在監視器裡看到你我嚇了一跳,所以才留你下來。」

 

「妳還沒說…」阿飛覺得自己有點遜,居然緊張了起來。

 

「兩年前的今天;我失去了我初戀的男友…」說著說著白令雨把頭挨著阿飛肩頭,沉思似的發起呆來。 阿飛心想“早知道就不問了”,

 

「他…他怎麼走的?」好奇殺死貓的阿飛相信自己只是在拖延。

 

「死在我父親手裡。」白令雨整個落入了回憶,緊依著阿飛的她緩緩的說著,「我們在美國認識的,他也是混血兒,我的初戀!」白令雨笑著也摟著阿飛說著。

 

「那怎麼會?」

 

「我以為他知道了我的身份就會打退堂鼓,沒想到一畢業回到泰國,他也追來了。」眼裡閃著淚光的白令雨說實在的沒有讓阿飛緊張的理由,他放鬆了下來靜靜聽著這個女孩子的故事。

 

余家凱看到阿飛時結實的嚇了一大跳,“怎麼不是泡泡,泡泡呢?這阿飛貼著個漂亮女生是什麼狀況?”看看這個角落沒有任何守衛,他決定先探探會不會有泡泡的下落再決定下一步。

 

「我被他說服了要跟他一起離開泰國。」

 

「私奔?」

 

「嗯,是我的錯,我父親是什麼人! 我太天真了。」

 

「那也犯不著…愛情本身並沒有錯。」阿飛以為他在安慰,沒想到白令雨的淚水卻直直的滾落。

 

「白,白小姐,對不起,妳別哭好不好?我只是…」阿飛輕拍她肩膀又想安慰。

 

「叫我小雨,今天我好想他!」阿飛不敢再多話,心想就讓她哭吧,至少這時候她只是個回憶愛情的女孩子,能有什麼危險? 阿飛單手輕拍著她的頭。沒想到此舉掀起了白令雨更多的記憶,高挑的她從阿飛背後反搭住他的肩,阿飛簡直無所適從…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3,193
  • 今日瀏覽人數 : 378
  • 昨日瀏覽人數 : 639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