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七章  迷情

2011/04/22 16:09:16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為了救出泡泡,衝動的阿飛陷入了什麼樣的困境? 他能全身而退嗎?

 

窗外的余家凱看得一頭霧水,想想不好再耽擱了,先救出泡泡吧,說不定眼前的這一幕還可以幫他個大忙。 也不能怪自己心術不良,在愛情裡每一個人都是自私的。即使明知泡泡和阿飛才是一對,余家凱始終保持一個觀望的角度,他一直認為他的穩重是個很大的優勢,這次不就是一個證明的好機會?

 

這會兒的大少、胖胖、和泡泡早已將跑車停在遠處的樹叢下,摸黑進了目的地。 如之前約定的大少和泡泡走一路;胖胖走另一路,約好15分鐘後跑車集合。 只有15分鐘,找不到人就先行撤退…然後報警救人。

 

「他們叫妳大老闆,妳爸爸呢? 怎麼讓妳一個女孩子…」阿飛得換一個新的拖延戰術,小雨抬頭看著阿飛,突然沉著臉,

 

「他…走了,幫派內火拼,我殺了幾什個人才保住原來的權力核心。」阿飛聽的全身發起冷來,今天運氣似乎不是太好,老是碰到不該碰的話題。

 

「你放心好了,我不會殺你的!」

 

「因為我的長像?」白令雨越是抱緊了阿飛…

 

「因為你讓我回憶起愛情,你一定很愛她,為了愛她連命都不要了,就像Eddie…」

 

Eddie是妳的男朋友?」小雨點了點頭更把阿飛摟緊,顯然,閉著眼的她把對Eddie的思念全部移情到阿飛身上了。

 

「小雨、小雨、麻煩妳輕一點,我的傷口…」經不起近距離的磨蹭,阿飛皺著眉喊痛,

 

「什麼傷?」

 

「槍傷,上個月的事,被誤傷的,上禮拜才出院。」阿飛現階段是不痛也得裝痛,想想他也沒別的方法應付眼前這個“大老闆”。

 

「受槍傷你還跑來救人? 我看看!我這裡有很好的槍傷藥。」想不到白令雨直接就脫了阿飛的上衣檢視他的傷口,阿飛現在終於懂了什麼叫“自做聰明”。

 

「穿透性傷口,你一定流了很多血,應該沒傷到要害…能保住命是運氣!」這個小雨看起來“專業”的很,很難想像一個年輕女孩子怎麼會對槍傷如此有研究,只是小雨的反應…看著看著居然又是滿框的淚水。

 

「我到底又說錯了什麼了?」阿飛這個怕女生哭的毛病一直沒改,居然低頭想擦掉她的淚。只是小雨的反應帶點歇斯底里般的啜泣,就著阿飛低下的頭,雙手繞緊阿飛的脖子就埋頭哭了起來…

 

迷糊的泡泡在黑暗中還是摸錯了方向,她讓胖胖走向了她被囚禁的房間,那兩位看守她的幫派份子正在玩牌…胖胖到處搜尋著阿飛的可能身影。而她和大少卻很不巧的正往阿飛被囚的房間走去,至於余家凱正從廠房的另一頭摸向著胖胖的方向。

 

大少走近小雨所在的房間,望向窗口…他以為他眼睛花了,從他的角度看去,阿飛似乎是光著上身還擁吻著一個陌生女子,大少簡直嚇呆了,不過事實也越來越接近他的想像…

 

「妳不要哭了,都過去了!」屋內的阿飛越是想安慰,白令雨越是抓緊他,一手嵌進他頭髮一手攬緊他的脖子,

 

Eddie中槍的位置跟你一模一樣,我好想他,我真的好想他…」

 

原來今天是白令雨過世的男友忌日。 她跑來台灣除了工作就是想遠離他出事的地方,卻讓她碰到阿飛。 連他身上的槍傷都讓她揮不掉失去他的記憶,只能說老天爺捉弄著她,更捉弄著窗外的泡泡…

 

白令雨的移情作用要命的發酵著。 阿飛的安慰像引信一般,讓她的情緒一發不可收拾。 個子不小的她很輕易的吻住阿飛,想掙脫的他卻像陷入泥沼般,越用力小雨越是抓更緊。很快的阿飛發現他只有放鬆一途,只有順著她等她平靜下來…

 

只是放鬆了以後,對阿飛這個20啷噹的大男生來說,小雨溫熱的身軀和挑逗的舌尖考驗的豈止是他的理智?他很不喜歡這種受制的感覺,一面他轉了個身讓小雨靠著窗旁的牆…握住她的手,準備慢慢讓她冷靜下來。 另一面他居然有點沉浸在來自小雨的柔軟觸感,要命的觸感… 阿飛完全不知道屋外的現況,余家凱、胖胖和大少、回頭想救他的泡泡;就快要走近窗外的泡泡…

 

大少阻擋住泡泡還用食指抵住唇,要她不要出聲。 回頭望向窗內的大少頭越來越大,這阿飛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還有心情在玩意亂情迷的戲碼?還好他個子太高大,但擋的住一刻又那能擋的住一時? 泡泡一個箭步閃過了大少的手臂,反應慢半拍的大少只來的及摀住她的嘴巴,很用力的,但眼睛呢? 泡泡看見她的阿飛就這麼裸擁著一個陌生女子,他將她靠牆壓制著還握著她的手,很清楚的,他忘情的舌吻這個女人,她和他都不認識的女人…

 

 泡泡一時瞠目結舌…真是阿飛,真的是他,他在幹嘛? 不爭氣的眼淚就這麼滴了下來…

 

「告訴你不要看的,放心啦,至少他好的很!」大少輕聲的說著,但馬上就發現自己說錯話了!

 

「我是說…他還活的好好的。」還好旁邊是大型發電機,噪音隆隆的,不然就麻煩大了!

 

「大少,怎會這樣? 我不要,我不要啦!」泡泡邊低聲說著也急出了眼淚,

 

大少捂住泡泡的嘴,「你冷靜點,你看不出阿飛是用他自己當人質換你的嗎?」大少總算在最後關頭說對了話。

 

「你放心啦,他一定是想好了脫身的方法,才會…」其實大少自己也正質疑著。

 

「我不管,我們現在就把他救出來,如果他出了什麼事,我唯你是問!」

 

「我? 你? 泡泡,你瘋了嗎?」 不過泡泡說的也沒錯,難不成留他下來過夜?

 

「好,我試試吧!」大少拿起了口袋裡的筆和紙條寫著“我來了,想辦法離開窗邊,大少”

 

大少的想法是破壞在窗旁的發電機,製造混亂,引出裡頭的人,他需要一點距離以免打草驚蛇。

 

「可是,你用什麼辦法讓阿飛看到?」  

 

「我用我和阿飛的暗號,只要我構的到他的手就行了,在他手背上中指摳一下,他就知道是我。 這是以前我們每次提早溜課的暗號。」泡泡痴痴的望著仍然吻的忘情的阿飛,沒想到她的阿飛居然…

 

阿飛制住小雨的手正抵著窗旁,大少果然用他那超長的手臂碰到了他。  謹慎的阿飛怕驚動小雨,不敢拿下紙條但基於長久的默契他猜的出來大少的意圖。只是這真是丟個炸彈給他,他正想掙脫小雨,現在怎麼辦? 大少的出現讓阿飛的心跳突然快了一倍,配合著他原本已經抑不住的喘息,他沒有選擇的演起戲來了…

 

捧著小雨的臉龐,咬咬唇,打量著她一臉的紅暈,

 

「告訴我,我是誰?」阿飛撥弄著她的長髮,小雨似乎沒有意料到,只怪夜裡的燈光太昏黃…

 

「你希望你是誰?」小雨似乎不習慣被動;仰頭幾乎頂著阿飛鼻息回答。 阿飛笑的迷朦心裡頭卻緊張到不行,對他來說應付小雨這個“女人”可能比要他拿冠軍來得更加挑戰。小雨走向前一步,逼著阿飛後退了幾步,一雙手順著阿飛寬闊的肩膀而下,原來阿飛挑起的,豈止是她的回憶而已…

 

「任天飛,不管今晚你是誰,你都是我的…」她半推著阿飛往床邊靠近… 無路可退的阿飛只有一條路–往床上倒去,不消說,這時的白令雨延續著之前的情緒以唇探索著阿飛的鼻息;眼前的“任務”必須分散她注意力的阿飛只有暫時配合著任她雙手在身上游移。

 

這時大少正在準備破壞發電機,而泡泡不用說,正怒火中燒… 阿飛的假情假意雖然是有目的的,畢竟不知道泡泡在窗外的他,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情不自禁”… 即使一個不自覺的小小反射動作都足夠他懊惱的。 但年輕的他又怎麼區分的清楚,就像窗外的泡泡又怎知道此刻的阿飛是被動還是主動呢?

 

只不過才一剎那光景就聽到阿飛的尖叫聲… 原來小雨的手重重的抓在阿飛的傷口上。 這下可非同小可,只見血水滲出,阿飛臉上揪成一團…小雨卻真的慌了,「對不起!怎會這樣,你等等,我去拿傷藥!」

 

白令雨往後棟急奔,當然阿飛很快的被大少和泡泡架走。 看到泡泡的淚眼,阿飛心裡頭不知有多愧疚,因著傷他並沒有開口,但泡泡閃開了他的眼神,阿飛很清楚這件難以解釋的意外將是他未來面對泡泡最大的考驗。

 

而胖胖再怎麼躡手躡腳也藏不住他巨大的身影。 眼看著15分鐘快到了,正想回轉離開…此時余家凱也到了背後。而玩牌的兩個人也發現了胖胖,一人一手的抓住他,其中一個手裡還抵著槍。 此時余家凱做了一個決定;說什麼也不能不救胖胖,他對空開了一槍。 胖胖趁亂逃狂奔出去,余家凱也快速的跳上他的重機,白令雨雖及時趕到,一時已追不上了。她仔細的搜索, 果然… 找到了彈殼,幫內人湊上來,小雨篤定的說,

 

「連夜收拾好,是台灣的警用子彈。 這個地方曝光了,全面撤退! 通知泰國和美國暫停所有活動。」

 

     原來白令雨的組織曾在美國被破獲一批毒品,當時就已經盯上余家凱準備執行報復行動。沒想到余轉回台灣工作,正巧組織在台有一筆大交易正在運作,於是開始派人跟監他好一陣子,還抓了被視為他在台女友的泡泡當人質,沒想到被阿飛這麼一鬧場,不但報復不成也得暫停原來的計劃。

 

余家凱回警局後開始了厚厚10頁的報告,當然是為了那顆短少的子彈。 第一頁簡單敘述擊發子彈的時間,地點,人物,事由等… 第二頁呢? 原來他表面上是主掌警察大隊,實際上卻延續著美國的工作,警察大隊只是個名義上的掩護。 而他回台的第一個工作就是白令雨的組織,他自己居然就是個餌,僅管他一直想避免泡泡被捲入,因為阿飛的受傷加上他自己的私心…到後來雖然不費一兵一卒但也算是功歸一匱,平白少了一個立功高升的機會。

 

這報告後頭就是如何重新佈署一舉破獲白令雨的組織。 這新的計劃徹頭徹尾與原來的不同… 其中很重要的一頁居然是“臥底人員徵選備忘錄”,一整頁的條件和作業方式,到底余家凱心裡頭打的是什麼主意?

  

這頭,自從歷劫回來以後,泡泡對阿飛在裡頭的“行為”一直耿耿於懷,這本帳豈可不算清楚。 而再度緊急住院的阿飛在病床上反覆著這次的經歷,更堅決了他報考警大研究所的決心,就算不能當第一線的警察也可以進鑑識組。只是他還是沒有勇氣向母親坦白,何況還在氣頭上的泡泡。

 

這天,余家凱來“探望”他順道來看泡泡。 阿飛直覺不想應付他指責他衝動的嘴臉, 裝著熟睡卻不得不聽到他與泡泡的對話–

 

「余大哥,謝謝你來看阿飛。」

 

「這次他又受傷我也有點責任,如果我不去找你先救他的話…」

 

「謝謝你,我知道;阿飛也了解,只怪他老是那麼衝動,什麼也不會就想去救我。」其實她看著阿飛的眼神寫著憐惜,只是這心疼的感覺,背著裝睡的阿飛又怎會知道?

 

「我看你們感情這麼好,真的很希望阿飛以後能好好照顧你。 你知道麼…警政署最近有個特考;條件只要大學畢業,如果阿飛能考上…」

 

余家凱看似尷尬的笑了笑,「我知道一般人不喜歡警務工作;覺得太危險。 但是這次考的上就是高等公務人員,不是一般基層警察,應該可以給你很好的生活保障。也許啦,這個工作還是有危險性,我不該出這個主意,我看你還是不要跟阿飛說好了。 畢竟…現階段談戀愛啦、感情、還是很重要的,我先走了!」

 

余家凱受過特種訓練,根本看的出阿飛裝著睡著。 他,就是故意讓阿飛聽到的。 不消說,阿飛一個字也沒漏掉。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5,185
  • 今日瀏覽人數 : 531
  • 昨日瀏覽人數 : 683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