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九章   淚眼決心

2011/05/13 00:25:28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讓阿飛一腳走進人生的十字路口, 他會怎麼抉擇?

剛放下緊繃的心情,阿飛發現手機裡有好幾通泡泡打來的未接電話;又好幾通簡訊,要他陪她去逛街買幾件上班的衣裳。  阿飛想著,“我現在那有那個心情? 只有24小時時間可以考慮,這事太重大了,雖然合約上的安家條款條件很優渥,但是媽媽需要的是我,不是那些冰冷的車子、房子,以後誰來保護媽媽?誰來逗媽媽笑? 誰跟她撒嬌… ”

 

至於泡泡,才剛嘗到愛的滋味,又怎麼放的下? 一兩年? 如果按計畫一兩年可以順利完成工作回來就可以給她一生安穩的日子,如果有個萬一呢?我會不會就從世上消失? 想到這兒一股的冷直衝腦門。 我還年輕,靠著特考的成績我還是可以安穩的過一輩子,至少不用賣命。 想著晃著就走到了商區了,如果接了電話,也許正和泡泡在這兒逛街呢!”

 

阿飛隨處瞄著,頭一抬突然看見泡泡,正要向前打招呼,那旁邊的人…那、那不正是余家凱嗎? 原來找不到阿飛,泡泡找余家凱陪她了!一時也不知怎辦,不自覺的就跟著他們後頭慢慢的走著。 看余家凱不時的伸手護著泡泡的肩,幫她開路、幫她開門、幫她買飲料,看著泡泡如此被呵護著,想想自己以前是怎麼欺負泡泡的。不、那不一樣,那個時候還不懂的愛,不懂的男女,這個余家凱可不一樣,他是有心的,有心要追求泡泡,阿飛的直覺是這樣的!

 

這個尷尬的距離不遠不近的,就在余家凱接一通手機時一回頭就給瞧見了,很有風度的他向阿飛揮了揮手示意他過去。 電話那端似乎是個緊急任務,語氣非常緊張。一掛電話余家凱氣噓噓的跟阿飛說,

「你來的正好,幫我陪泡泡逛街,我臨時有任務。」阿飛OS著,“不知是誰在幫誰!” 余家凱跟泡泡講了兩句,很匆忙的就走了,泡泡還沒回過神就拉著阿飛要跟余家凱去,阿飛有氣的說著,「不行,人家出任務妳去幹嘛?」

 

「對,你們都不行,太危險了!」余家凱狀似哄小孩的口氣。

 

「可是人家想跟嘛!」

 

「好,那妳跟!」阿飛的臉都灰了!

 

「阿飛,讓我去嘛!你跟著我保護我,不會有危險,好不好? 好不好啦?」

 

「妳有病啊! 連這個也要湊熱鬧。」面對泡泡的無理要求,阿飛的生氣都寫在臉上了。

 

「余大哥,可不可以啦?」泡泡轉向余家凱, 

 

「我沒時間了,這樣好了,你們坐我的車,快到了我放你們下車,阿飛你再帶她回家,OK?反正順路。」

 

阿飛不置可否的跟著上了車,看泡泡一附興奮的樣子,直覺好笑。 完全不知危險是何物,可是又一臉的崇拜。 余家凱還不時回過頭來對泡泡笑。對阿飛來說,已經算是挑鬩了。 余家凱一路飆車、甩尾,泡泡是一路的興奮,阿飛的心情是一路的酸… 

 

眼前就是警界線了,不能再前進了。 余家凱要他們下車,還交待不能跨越警界線,恐怕會有流彈。 還一直要阿飛小心保護泡泡,然後大搖大擺的走進警界線…

 

阿飛小心翼翼的注意附近的情勢,護著泡泡的安全。 可是泡泡顯然對裡面指揮若定的余家凱更有興趣,嘴裡直嚷著好帥喔!好酷!你看你看!阿飛一方面生氣,這又不是看電影,有什麼好high的? 一方面,自己心理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也許光是安穩的生活是不夠的,泡泡是不是也需要一個像英雄般;可以讓她景仰的男人來保護她、愛她?

 

其實泡泡看著余大哥就像看著另一個爸爸的形象而已,從小她就崇拜父親卻從未看過父親出勤,此刻她無端的興奮,原來就是崇拜父親的工作而已。她又哪裡知道今天的整個情形看在阿飛的眼裡除了醋意增生更是揮不去心底層的一份自卑。

 

余家凱順利的逮捕了煙毒犯,是個功勞,他抽空出來跟他們招呼,

 

「還沒走? 阿飛,我還要打報告,今天開了不少槍,可能要好一會兒。 你幫我送泡泡回家。 (轉向泡泡)晚上找老師喝酒,你們一起來,好吧!」余家凱就這麼瀟灑的大步回車上。

 

「余大哥、你好神勇喔! 我…」

 

「走遠了! 看妳看到傻的…」

 

「你不覺得余大哥今天很神氣嗎?」

 

「是厚,你爸爸整天槍林彈雨的你還怕不夠嗎?」

 

「是啦!你說的沒錯啦,只是…我從來沒現場看過這麼帥的男人…」

 

「回家了啦!」阿飛鐵青著一張臉。

 

「生氣了? 別嘛!人家今天找到工作心情很好嘛!」泡泡拉著阿飛的手腕左右晃著,

 

「他是我的余大哥,你才是我的男朋友啊,阿飛、阿飛、別生氣、明天帶你…」

 

「別唱了! 很丟臉耶!」泡泡一路做著鬼臉哄阿飛,只是阿飛的心情她又那裡懂得。

 

差不多到了泡泡家門口

「阿飛、 家裡只有啤酒,你幫我去買點別的好不好? 余大哥喜歡喝威士忌。」

 

「那妳們就喝啤酒好了,晚上我有事,不能陪你們了!」

 

「你還在生氣?」

 

「那有?」

 

「還說沒有?結屎面!」

 

「進去吧! 我真的有事。」泡泡終於查覺阿飛有點怪怪的。

 

「阿飛,不然我陪你回家辦完你的事,你再陪我回來,晚上我們一起喝酒聊天?」

 

「我沒事,好不好? 乖,進去了!」兩手邊推著泡泡。

 

「那你證明一下你真的沒事!」

 

「證明?怎麼證明?」泡泡指著自己臉頰。 阿飛終於笑了,阿飛湊過去想親她臉頰,泡泡冷不防轉個頭,偷襲他的嘴,阿飛順勢擁吻了下泡泡,大合解了!

 

看著泡泡有點“得意”的背影,阿飛其實真的笑了,甜蜜的笑著。 也好,該打起精神跟媽媽好好談談了!

 

「回來了!整天不見人,去那兒了?」媽媽從一早他出門已經等了一整個下午了。

 

「陪泡泡逛街,她找到工作了。在家貿易公司當助理, 挺大的公司應該會很穩定。」

 

「真的? 那…等你也找到工作,可不可以先訂個婚?媽媽好想看你們早點成家立業。」

 

「媽,太急了吧! 我才23歲耶!」

 

「你知道我幾歲生你的嗎? 22!」

 

「時代不同了!」

 

「什麼不同? 當父母的都一樣,你和泡泡都是獨生小孩,父母都單親,早點結婚家裡可以熱鬧些。  對了, 前一陣子都看你躲著唸書,準備考試嗎? 怎麼都沒聽你說…」

 

阿飛心想是時候了,「媽,你坐著,我有話跟妳說。」

 

「什麼事這麼慎重?」

 

「媽,如果我去公家機關做事,你可以接受嗎?」阿飛決定慢慢迂迴的跟媽媽坦白。

 

「那很好啊! 穩定又有退休金,真的可以馬上結婚了!」媽媽一臉的笑帶著打從心底裡的開心。

 

「那如果是像袁爸爸爸那樣… 要出勤的,好嗎?」媽媽顯的有些為難,但是…

 

「那也可以啦,你体格這麼好,你要當警察嗎? 考上了嗎? 這可要問問袁警官了, 人家不知道願不願意…」

 

「我不是當警察。」

 

「那是什麼? 消防員? 也不錯啊!」

 

「媽,聽我說,我是今天警察特考的榜首。」

 

「真的? 那太好了! 那…那為什麼你的臉色…」媽媽直跳了起來,果然知子莫若母,任媽媽直盯著阿飛。阿飛握著媽媽的手要媽媽坐下,

 

「媽,他們要我做臥底…」 任媽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愣了好一會兒。

 

「不可能, 他們?是你吧,你跟媽媽開玩笑對吧? 那有要你這種什麼經驗都沒有的人做臥底的,不可能!」

 

「他們把我的底細查的很清楚。 就是要一個沒有任何記錄的新人,本來我連妳都不能說的。 這是最高機密,可是,你只有我,要我不說我做不到。」

 

「可以不去嗎?」

 

「可以!」將媽做了個拍胸口的動作, 鬆了一口氣。

 

「可是我很想去!」

 

「你瘋了嗎? 你去,那我怎麼辦? 泡泡怎麼辦?」

 

「我看過整個計畫,只要做幾個修改,加強一些項目,應該是行的通的。 我應該是可以在兩年內完成任務,然後回來我可以自由選擇我想做的工作,內勤外勤都可以… 媽,你知道的,從小我的個性就這個樣子…愛打抱不平。」

 

「可是那是這裡啊! 你現在要去那?」

 

「泰國,也許美國,毒幫到那兒,我就到那兒。」任媽媽皺起了眉…

 

「所以,我就看不到你了!」

 

「媽,你能不能當我是去外島當兵? 我沒考上也是要去當兵,早晚都得當,逃不掉的! 接下這個工作,就當兵一樣。」任媽媽久久說不出話來…

 

「妳不是說“男兒志在四方”? 我主要的工作是蒐集情資,不太需要拿刀槍的。 你放心好了!」

 

「所以…你決定了?」阿飛沿著床邊跪下

 

「媽,從小我就只會惹麻煩,我該長大了,為了妳,為了泡泡,我一定會回來。 讓我去吧! 給我兩年的時間就好,我答應妳我會很小心,如果不去我怕我會後悔!」

 

「妳問過泡泡了嗎? 她也同意了?」

 

「沒有,我還沒想好怎樣跟她說,也許就說去外島當兵了!」

 

「阿飛,你不能這樣! 泡泡是你以後的老婆,你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走,以後萬一…她會恨你一輩子的。 去,跟她說清楚,如果她不願意,我們就不去也行,好不好?」這是將媽抱著的最後一絲希望了,也許還有機會泡泡能勸住阿飛。

 

「媽,所以你同意了?」媽媽抱住阿飛,就像小時候一樣,

 

「你成年了,媽媽不能綁住你了。 上次你在鬼門關前打轉,媽媽已經許了願,只要你能活著回來,媽媽什麼都不奢求了。 現在你的生命是你自己的,只要你真的想去,你就去吧!」阿飛點點頭,晚上該找泡泡好好談談了。

 

這廂的余家凱和袁警官正喝的熱和著,下午的一場槍戰正是兩人共同的話題。 一時言語上槍林彈雨、火線交錯、好不熱烈。 可是少了阿飛,泡泡一個人顯的無聊。靠著沙發隨著兩個人的交談,一杯一杯的和著喝,也有了一點醉意。

 

泡泡心想,這兩個人除了子彈還有什麼好說的。

「你知道嗎? 今天啊,我們總共開了120幾槍,那個場面啊,光是撿彈殼撿到手軟,數彈夾數到頭昏啊!」

 

「對啊,對啊,上次我們也是,為了把數字兜起來,幾個人的腦袋都打結了,哈!」

 

 泡泡又想,“怎麼男人在外面再勇猛回到家都一個樣…光腳ㄚ、八字腿抖著抖著、手舞足蹈、酒過三旬都可以起來跳八家將了!想到這兒,還是我的阿飛強,他一喝醉漲紅了臉就不太說話,那個樣子好可愛,一想到阿飛泡泡突然傻笑起來。 一邊還應著老爸的話,喝,好,陪你喝一杯!都不知第幾杯了! 可是自從昨天談到結婚的事,他就是不給個回應,是我太急了嚇到他了嗎?不會啊,阿飛不是那麼彆扭的人,還是…唉呀,不想了! 明天問他就知道了。” 泡泡想余家凱和老爸數完了子彈應該要開始講毒品了…

 

「對了,上次那個泰國大毒梟的案子,你現在怎麼處理?」

 

「花了一年的時間佈署一下子幾乎全斷了線了。 現在那些毒梟設備比我們還先進,資訊比我們還發達,不要說槍,連指紋系統都有。尤其那個泰國白家總管去年被手下暗殺了以後,他女兒從美國回來接手生意還帶回了兩個駭客。 現在不要說我們警方的系統,還全球連線呢! 連我的身份其實早就曝露了,所以我現在著手一個全新的計劃,找一個完全沒有背景的新人來臥底,而且一次就直搗核心進去泰國總部。」

 

袁爸爸睜大了眼,「那不是死亡任務?

「不會啦,現在早就不是刀啊、槍啊的時代了,找一個有勇有謀的…」余家凱揚著眉顯然對自己的計劃極有信心。

 

「那....人找到了?

 

「找是找到了,就是怎樣說服他去…」

 

「還好,還好泡泡不會嫁給警察,每個人都是人生父母養的,誰願意自己的孩子去做臥底。」

 

「學長,我從來不知道你也會這麼想,不要自己女兒嫁給警察…」

 

「唉! 等你當父母妳就知道了!」這時的泡泡就在旁邊應和,

 

「我的阿飛才不會去當警察呢!」

 

「妳又知道了,他那個性還真是警察的料!」

 

「爸…跟你說不會嘛,要當也要像余大哥一樣當個特警!」 聲音拉的好長,顯然已經醉的差不多了!

 

「我不行了,你們聊,我得先睡了。 對了、小凱,我快退休了,你這個案子如果需要人手,別忘了算我一份,以我的經驗…你知道的。」

 

「嗯! 我也正想找你!」

 

「就這樣說定了,我去睡了!」泡泡早已不勝酒力,余家凱就坐在她身旁看著她…這個已經蛻變成天鵝的泡泡,出落的真是標緻!

 

「余大哥,你有沒有覺得阿飛今天怪怪的?」

 

「你太敏感了!」

 

「我昨天跟他求婚耶…他都不回應我!」

 

「這麼猛! 泡泡,你這麼想嫁人啊?」

 

「余大哥,你不知道,我從懂事就想嫁給他了!」泡泡傻傻的笑著,但笑的很甜。

 

此時往泡泡家走的阿飛已經接近了門口,依稀可以聽裡面有人說話的聲音…

 

「上次去山上看到他跟那個女毒梟那麼親熱,你知道嗎? 我整個就像天塌了下來一樣;不能呼吸耶! 阿飛都不知道我有多難過,他都不知道

 

「泡泡,妳喝醉了,進去睡吧!」

 

「余大哥,你是男的喔?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阿飛可以不要命的救我,又可以跟那個女的這樣…」

 

「你這個問題有點難回答,基本上男人跟女人的生理結構是不同的…」上起生物課了,其實泡泡已經喝茫了!

 

「余大哥,我是不是把阿飛嚇壞了?是不是男生都不喜歡女生主動? 阿飛會不會不要我了?」

余家凱順勢把泡泡摟在懷裡,

 

「乖,泡泡,就算阿飛不要你,你還有我啊!」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52,569
  • 今日瀏覽人數 : 649
  • 昨日瀏覽人數 : 711
  • 上週瀏覽人數 : 5,01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4,27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