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十章   大勢底定

2011/05/14 10:40:32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一場無意中設計的意外終於讓阿飛下定了決心...

 

此時阿飛正好走到門口,從門縫裡一眼看到躺在余家凱懷裡的泡泡… 一把火直衝腦門,正想推門進去,余家凱剛好開口,其實訓練有素的他已經注意到門外的阿飛。

 

「泡泡,現在如果阿飛跟你求婚,妳願意嗎? 」泡泡點了點頭但已經醉到出不了聲,而門外的阿飛卻沒有勇氣探頭,心想著“泡泡妳為什麼不回答?”

 

「你真的愛阿飛愛到非他不嫁了嗎?」 泡泡已經完全沒有反應了,而門外的阿飛著急的想著,“泡泡妳說啊?”阿飛偏過頭去彷彿這樣就能聽的到泡泡的回答,

 

「泡泡,妳知道余大哥一直很喜歡妳的…」泡泡突然醒了一下子,

 

「啊?  」此時的余家凱順勢吻住已經沒有反應能力的泡泡,偏偏阿飛剛好忍不住回頭… 泡泡掙扎著想掙脫,誰知余家凱高大的身軀剛好擋住了阿飛的視線,這短短的三秒鐘或許即將改變泡泡跟阿飛的一生!

 

余家凱心裡頭想著,“阿飛,不要怪我! 沒有重重的打擊你,又怎麼讓你安心的去工作!”

 

“吃驚”無法形容現在的阿飛。  一向很自信的阿飛活像吃了一記悶棍一樣,信心整個瓦解;呼吸整個加速,亂了! 阿飛整個亂了…他快步的離開,越走越急,好像可以逃離難堪一樣。 用力踢著地上的空罐,連踢了幾下,彎下腰大氣直喘的蹲了下來往路旁的地上一屁股坐下…

 

就這樣? 這就是心痛的感覺?

 

阿飛哭了… 一向好強的他其實並不是難過泡泡沒有抗拒余家凱,而是他突然體會到泡泡看到他和女毒梟那一幕幕纏綿的心情。 心裡頭直想著“對不起,對不起,我一點都不懂妳的心情,直到現在!”坐在地上的阿飛拄著右手臂,臉龐輕輕的挨著手,一直忍不住瞄向泡泡家門口,說他不在意裡面的畫面,那是騙人的。誰叫自己硬是輸給那個余家凱太多,就算泡泡真的喜歡他,他也沒話講。

 

這才是他真正難堪的地方。 不知憑什麼去爭,拿什麼去爭? 名聲、事業、金錢,沒有一樣是他給的起的。 偏偏又愛泡泡愛到灑脫不起來,所以心痛;所以淚濕衣袖;所以一直向著泡泡家門方向望著…嘴角輕揚的苦笑著,倔強的阿飛除了愛這份工作,更需要證明自己有愛泡泡的能力,有超越余家凱的實力。

 

阿飛心裡想著 “泡泡,給我一年的時間! 一年以後我一定回來,如果妳嫁給余家凱,那我祝福妳,如果妳還在等我,不管如何我一定不辜負妳…就讓我拿一年來賭這段感情吧,等我!”

 

「回來了!怎麼臉色這麼差? 說不通?那我們就不要去了好不好? 人家泡泡…」

 

等門等到著急的媽媽總算鬆了一口氣卻看著阿飛一臉的白青。 阿飛自顧自的走進房間面無表情。

 

「怎麼了?」任媽媽邊說邊追進了房間。

 

「媽、我決定好了。 明天我就去報到,受一個月訓練我就進泰國了!」

 

「泡泡同意了?」任媽媽難掩失望。

 

「沒有,我沒說。 我要上級幫我假造到外島當兵的紀錄,讓她相信我去當兵。這中間如果我有機會回來就好。 萬一我有個….也可以告訴她是意外…媽,我決定不讓她再難過了,讓她好好過她的人生。 沒有我…也許她會碰到更好的人。」

 

「你是當真的?」阿飛點點頭

 

「你不後悔?」

 

「媽,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會後悔的,而且這是我唯一的機會。」

 

「阿飛,那你得答應媽媽三個條件。」原來任媽媽早就想了一整晚等著跟阿飛說個明白。

 

「嗯!」

 

「第一、 絕不輕言犧牲,再怎樣也要回來看媽媽。」

 

「第二、 絕對不碰毒品,一點點都不能碰。」

 

「第三、 ……」

 

「怎麼了? 我在聽…媽,第三?」

 

「媽媽的直覺是…如果黑幫不用毒品控制你,也不會用錢,那…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控制你讓你聽話。」

 

「媽,你想說什麼?」

 

「媽媽是說現在不是很流行針孔啦、錄影錄音什麼的…這種幫派一定會防著你的,小心點不要被設計了,以後回來你可還要做人!」

 

「喔! 媽啊,妳想到那兒了?我已經23了…」

 

「我是說真的! 20出頭正血氣方剛,這種方法控制你最容易了!」

 

「媽、你真的很天才耶…早知道不跟你說了!」

 

「媽是女人,你不是說那個毒幫主人是個女的,跟你說不要不相信…」

 

阿飛關上了門苦笑著,老媽媽真是多想又愛咾叨…不過以後暫時聽不到了,也許到時後還會懷念呢!

 

阿飛連夜把整個計劃回顧了一遍,找到了幾個問題點。 明天做個報告,整個檢討過,最重要的就是要一個自己的TEAM; 一個強有力的掩護和後方作戰系統。 現在時代變了,單打獨鬥的臥底早已落伍了。 我不是去當砲灰的,就算要臥底也要有週全的計劃。他需要兩個人,最頂級的電子設備包括營救系統,衛星定位系統及晶片等等…

 

兩個人一個是大少,一方面要他和父親妥協進入公司工作,準備接班。 條件是讓他另外開一家完全自主的公司,這個公司在往後的日子裡就是阿飛對台的秘密對口。表面是一家營運正常的貿易公司,實質上安排著所有阿飛的行動和工作。 也就是用合法掩護非法,非法又掩護臥底…就這麼回事!

 

胖胖呢? 電腦特強的他,九月就要進入最高學府的資訊研究所就讀。 就利用學校的研究室與特務部門合作,當然是絕對機密。阿飛身上的晶片,就由他負責監控,唯一的問題是他只能監控阿飛卻無法得知他是否危險,無法營救他。  當然,所有阿飛對外的任何通訊都必須經由他…而他也會另外複製一份秘密存檔,以備不時之需。

 

這兩個人表面上是他推薦給特警隊當後方人員,實質上也是他唯二可以信任的人。 今天三人將一起報到,兩個死黨雖然到最後一刻才被告知加入阿飛的組織,但事關阿飛的前途和生死大事,大少和胖胖都沒有推托的餘地,只是… 剛從學校畢業的三人第一次這麼正經八百的…

 

「你幹嘛啦,這樣很恶心耶,太娘了!」

 

阿飛被大少的舉動弄得渾身不自在,原來大少一直在拉扯阿飛身上的復古襯衫。

 

「再娘,有你那身衣服娘嗎?我看你還是把外套穿起來好了!」

 

「ㄟ、這是我媽幫我準備的,是我老爸結婚時穿的襯衫,第一天報到當然得慎重點,雖然…」

 

「你別笑他了!阿飛平常再怎麼囂張,媽媽的話是一定聽的!」 胖胖想打圓場。

 

大少突然板起臉,「那這次呢? 我不相信任媽媽會同意,你可是她的獨生兒子!」

 

「對啊,阿飛,雖然我不懂什麼臥底的要幹嘛,可是電影我可看了不少…你不怕像小梁一樣就這樣…」胖胖用手指指著腦袋。

 

大少則一把抓住阿飛,

 

「你還是先跟我們說清楚,我可以挺你到底,幫你擋子彈我都願意,但是不能幫你去送死。」

 

「對、除非大家一起去!」

 

「你們以為我去開party啊! 把你們都找來就是要你們知道整個作業流程跟計劃。我弄了兩天好不容易說服上面讓你們加入。 我不是搞死亡任務的,你們放心。 但是我真的需要你們, 把它當個A計劃吧,我也想試試自己的能耐。」

 

「能耐? 你能做什麼?」

 

「做我自己!  很簡單的做我自己,要不然這個計劃只有死路一條…」

 

「你說的好玄,但是…我相信你,只要不要叫我開槍殺你,我什麼都願意做!」

 

「我也是!」大少附和著胖胖。

 

「你們啊,電影看太多了!」

 

「我還是不相信任媽媽會同意你去, 還有 泡泡呢? 不要告訴我泡泡也同意,打死我都不相信!」

 

「我也是!」這次是胖胖附和著大少。 這三個人的默契是越來越好了。 誰知阿飛揮了揮手,一附有口難言或不願提及的表情…看著他的為難倆個好友也不好再逼問。

 

 會議室裡極其的嚴肅,大位上背坐著一個大老闆,一等大家就座,終於轉過身來…余家凱!三人沒有一個不是瞪大了兩個眼珠子,尤其是阿飛…

 

「不要驚訝!我就是這個案子的幕後策劃,現在終於改到最後版本了,也就是你們眼前的這份計畫書。」

 

 阿飛的心情之複雜很難三言兩語說清楚。 這個差點打垮他信心的人就是他幕後的大老闆?那個吻…讓他兩天都躲著泡泡沒辦法面對她。現在卻看著他高談闊論,還要點頭稱是,要把自己的生命交在這個頭號情敵手上? 阿飛突然一身的哆嗦,冷了起來,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開始,他覺得這是個大冒險了…

 

結論是接下來的四個禮拜,大少要籌備好新公司,熟悉所有的“黑道作業”,做假證件、假身份的方法。 胖胖開始使用撥下來的經費在學校的研究室設立一個專案,備齊所有設備包括阿飛的身上在最後一天要植入的晶片。

 

那泡泡呢? 忙著上班的她每天下班都到阿飛家報到幫點忙,然而任媽媽確說阿飛趁當兵前跟朋友騎重機去環島了。 大少和胖胖都好忙,整整10幾天沒看到人了, 倒是余家凱一有空就來接泡泡下班。只是自從上次偷吻事件後,泡泡開始跟他拉遠了距離。  女孩子長大了,從那一刻她已經分得出友情和愛情的差別。至少在此刻,她只想著阿飛。 

 

三週了,阿飛還是不見蹤影連個電話也沒有,泡泡開始不太安心。 她從來沒有那麼久的時間沒看到阿飛。 這天她終於從任媽媽手上看到兵單了,好不可思議的兵單,直下外島。泡泡慌了! 搶著兵單衝回家問爸爸。

 

「爸,你快幫我看看! 這是阿飛的兵單,怎麼會這樣?沒到中心直接下外島,怎麼會這樣?」

袁爸爸一看,突然想起剛接手余家凱那個特別專案裡面好像就有一張這樣的假兵單,只是他並沒有注意到名字。

 

「泡泡,妳冷靜點!我去幫妳問問怎麼回事!」沒多說話的袁爸爸匆忙的出了門,阿飛就像他自己兒子一樣,尤其又跟泡泡這麼好,希望這不是真的。  但是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上了心頭…

 

袁爸直衝進特警隊,知道余家凱還在加班,直奔向他辦公室。

 

「余家凱,你告訴我這怎麼回事?」 袁警官一手抓著兵單一手抓著余家胸前的襯衫,袁爸爸從未這麼發火過,何況是他上司!

 

「學長,你不要激動 (看了眼兵單, 冷笑了笑) 沒想到這麼快就讓你發現,反正遲早的事。你坐,我跟你報告一下。」

 

「你不要告訴我這一切都是你計劃好的。 泡泡怎麼辦? 阿飛就像我兒子一樣,他年輕血氣方剛,喜歡逞英雄,可是你呢? 你一點都不關心泡泡?還是…你想追泡泡? 那就明著來,怎麼可以這樣?你要阿飛媽媽以後怎麼過?」袁警官一口氣把話說完,把激動都寫在臉上了。

 

「學長,你現在知道為什麼我會把你調進來這個專案了,就是怕你誤會。 你看現在…我好不容易找到這個適當人選。」

 

「你騙誰?你手下有多少人選你不用? 一定要阿飛,我不信!」

 

「我給你三個理由, 我非用他不可!」余家凱突然板起隊長的臉嚴肅起來,袁警官氣還沒消,站著插著腰斜著臉看著余家凱。

 

「第一、                     他見過白令雨,她似乎很喜歡阿飛,上次沒殺他滅口;我們有十足把握她下次也不會殺他。」

 

第二、      阿飛年輕,單純的像張白紙,手腳好、聰明、反應夠快; 有大學的學歷又懂車子、電子、

 

嫉惡如仇,我們要的條件他都具備了!」

 

第三、      阿飛已經簽下同意書做好所有的準備了,再一個禮拜,他就要進入泰國了。」  

 

袁警官就像洩了氣一般,「你們就不能找一個無牽無掛的孩子?阿飛這種獨生兒子,他媽媽能熬的過嗎?」

 

 臥底的工作很特別,一個把持不住就會叛變。 我們需要一個強有力的牽絆押在台灣,一個是他媽媽、另一個就是泡泡…如果還壓不住,隨時有犧牲掉整個計劃的後備方案…」

 

「你…」

 

袁警官見大勢底定,已經不是他能改變了,因為他知道余家凱說的是實話。 他現在的責任更重了,要穩住泡泡和他媽。 他一句話也沒說的離開了…

 

這條回家的路袁警官心情沉重無比,怎麼會變這樣? 他要不要說? 要說多少? 能說多少? 只剩一個禮拜了,要不要讓他們見一面好好說清楚?泡泡這個直性子會不會壞了大事? 唉!

 

袁警官回家後隨便敷衍泡泡就說要查個兩三天才能知道;他想先和阿飛談再決定該怎辦。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75,067
  • 今日瀏覽人數 : 244
  • 昨日瀏覽人數 : 784
  • 上週瀏覽人數 : 5,55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830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