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十八章 天使或魔鬼

2011/06/29 01:14:46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阿飛的策略奏效了,白令雨當他是生命中的天使,而他自認是她生命中的魔鬼…)

 

清晨,Young剛跟大少、胖胖連完線,得知大少三天後到泰國。 見面的時間和地點也定下了,是間很不起眼的小旅店,游擊隊常會出入的地點,一般人不會去的,最危險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不是都這麼說的嗎?

 

Young想該給小雨一些訊息了,這幾天他除了整理車子、幫泰國佬再送些貨,沒做別的。今天連完線實在睡不著,阿飛索性起來整理車子,在這裡他最有趣的休閒

 

天還沒全亮,Young一個人正準備開始檢查輪胎,才拿好工具蹲下來,就聽到一陣腳步聲。阿飛笑了笑,應該是小雨,這附近女人很少… Young半蹲著朝著腳步聲的方向揚起頭,嘴角也揚起

 

「早!」

 

「你也很早!」

 

「半夜就醒來了!」阿飛愛說實話的毛病可沒改。

 

「睡的不好?」

 

Young笑著,雙眼可迷濛了,誰讓他一夜沒睡。「找時間補回來就好了。」

 

「陪我去看日出?」

 

「嗯」

 

小雨拉著Young漫步走到山坡上,亂草野花在清晨的光曦中隨清風搖曳,曙光乍現。小雨與Young席地坐下,「我等你三天了,怎麼都不回我話?」

 

Young看著小雨,表情很淡也有點累,摸摸小雨的頭,撥撥她的長髮…

 

「我還在想,想我媽媽怎麼辦…」面對阿飛無奈的表情,小雨反而笑的很輕鬆,

 

「原來你擔心這個。 以我的財力,你母親那邊不用操心的…」

 

「我擔心的不是錢,沒人能接受一個做毒品的兒子,我不能讓我媽媽丟臉。」

小雨邊笑著伸長手勾住Young 的脖子,看著他,

 

Young,我發現我運氣好好喔…」

 

「什麼意思?」

 

「沒有啊,就是碰到你!」在Young的唇上小啄一下。

 

「妳今天心情不錯?」

 

「等了23天好悶,今天看到你好多了。」

 

「你還沒回答我。」

 

「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任何記錄的。 我有很正派的公司在營運,把你掛名在那兒。 一切表面上是合法的,你忘了為什麼我身邊的人不能吸毒喀藥。」

 

「既然這樣,你有太多人選可以用,為什麼要用我?」小雨頓了一下,

 

「你說的對,我有很多人可以用…」直視著阿飛,「可是沒有人過的了我這關!」小雨手指著心。

 

Young往後躺在草原上,看著天上的雲,手指著雲,「你看,雲來雲去;說變就變了,你不怕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朵雲?」

 

小雨躺在Young的身上,「至少你來過,我所擁有的那一樣不是浮雲?我相信,多了你,我會很快樂。」 小雨把手貼著Young平放在草地上的手,Young就這樣小憩了一會,小雨靜靜的陪著。

 

不知過了多久,Young突然醒來,「我睡了多久了?」

 

「我不知道,我一直看著天上那片雲,它還在!」

 

Young的心裡五味雜陳,寧可小雨是個無惡不赦的女魔頭吧! 這樣他未來的日子會比較好過他拉起小雨的手,在山坡上隨意的漫步…小雨則用兩隻手牽著Young的右手。 Young心想著,這樣的感情壓力似乎遠比臥底兩個字來的重又傷人! OS﹒“我才23歲,我玩的起這樣的愛情遊戲嗎?”

 

「三天後我去報到。」

 

「真的? 為什麼要三天?」

 

Young點點頭,看著遠方,笑容越來越沉了,「把老闆這邊的工作處理完,要修車,反正下週一我去報到。」

 

Young,」

 

「怎麼了?」小雨雙手攬住Young的腰,

 

「你來,就算是暴風雨我也認了

 

「小雨,我總覺得妳好像很急著要我進去,不會只是為了喜歡我而已吧!」

 

「嗯,公司裡確實有事。 最近一批大貨在美國海關被抓到,幾百公斤,我很頭大。 義大利的貨也被劫,這些是大Case,其他的小case也不斷,我覺得好累。」小雨談起公事整個光彩都消失了。

 

「妳不是有兩個朋友在幫妳?」

 

「你說Alex Brain 嗎? Alex負責電腦網路,Brain負責武器和生產進度。 基本上外面的行銷通路是以往我爸爸建立的,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到巴西和義大利唸書就是要了解當地的分銷情況和人脈,這是我爸爸幫我鋪的路。」

 

「我不懂,你爸爸怎麼可能讓你一個女孩子來做這樣的事業,這不合邏輯。」

 

「我知道你的想法,我爸爸在我拿到文憑時確實興起了退下來的念頭,要我留在美國清清白白的過日子。 就因為這樣,他的手下有不同的聲音,開始內鬥爭權。我在美國不知道爸爸的遭遇,直到他被槍殺」 小雨顯的很堅強,只是看著遠方,淚水在眼框打轉,但依然抬頭挺胸。

 

「當時妳就回來接手? 他們怎麼對妳的?」

 

「本來就有兩派人,當時Brain陪我回來,我們聯絡好爸爸的死忠手下內應,直搗黃龍,引起了一場槍戰。我背部的槍傷就是這樣來的,不過我也親手槍殺了殺父兇手(小雨邊說邊雙手互握輕輕的顫抖著)這樣才穩住了這裡,我也就不得不繼續這邊的工作。  我殺了人,又販毒,你說我是不是該下地獄?」

 

Young從背後握住小雨的手 ……

「命,都是命,只是,你難道沒有別的選擇?」

 

「到今天,我才終於作了自己的選擇。」

 

「什麼?」

 

小雨轉過身來,「你啊!」

 

「如果…我是個魔鬼呢?」

 

小雨笑了笑,「那不正好? 我們一起下地獄!」相對於阿飛的嚴肅,小雨癡望著Young,「可是,我不這麼認為。我相信你是我的天使,就算有一天要死在你的手裡,我都會認為是天使來帶我走。 那對我是個最好的解脫。」挨進Young的胸膛,嚴肅的話題搭著幸福的神情,多麼詭譎的氣氛,或許,之於小雨,這已經是她此刻所能汲求的了。

 

「你怎麼會這麼想? 你不想過正常的日子? 你有錢,要到那裡都行,也都好過這裡。」

 

「錢? 錢留不住我媽;留不住我爸,錢是全世界最沒有用的東西,我卻拼死命在掙,好不好笑?」

Young抱緊小雨,「讓我陪你一段吧,我們一起找路

 

「我剛剛說要你陪我一起下地獄,不是真心話。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讓你全身而退, I promise!」

在小雨的擁抱和承諾當中,Young發現他的任務好像起了的變化

 

台北這邊泡泡正在跟余家凱吃晚飯,為免他起疑,這趟泰國之行是一定要先“報備”的,

 

「泡泡,你怎麼突然要跟大少出國玩?我居然都不知道,你跟大少?」

 

「喔,本來我是跟胖胖、小涵、婷婷、大少約好一起去東南亞玩一個禮拜,他們說要陪我去散散心的。 結果呢誰知道小涵上次托福沒考好,說她沒心情,要再拼下一次。婷婷呢也因為大老闆要來不讓她請假,胖胖說婷婷不去他也不去,所以就剩大少說要捨命陪我著個公主了。」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可以請休假陪你去啊!」

 

「你不是說你的案子快要成功了,應該走不開吧! 而且我是去散心的,你也知道自從阿飛去當兵,我一直心情就很不好,怎麼可以壞了你渡假的心情。再說,大少當我的出氣筒也習慣了

 

「泡泡,為什麼你對我總是這麼見外?」余家凱把手放在泡泡的手上,泡泡維持著微笑;並沒有特意抗拒,「我知道妳和阿飛從小一起長大,而且互相喜歡。可是這並不表示你們就不能再有其他的選擇了。 阿飛還不定性,妳們都太年輕了,我希望妳趁這兩年好好的想想,多看看身邊其他的選擇,也許你會發現還有其他可能」此時泡泡抽回了手,

 

「余大哥,我知道你關心我,我爸爸也這麼說耶。 只是我現在還沒那個心情,阿飛到現在沒個消息。 也許要時間吧,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好好想想。 對了,你的專案進展的怎樣?」

 

「很不錯,應該再兩三天就可以正式展開工作了。 只不過

 

「根據我的消息,這個女毒梟好像真的愛上了我這個臥底人員,我有點擔心

 

「擔心什麼?」泡泡的臉色都變了,

 

「妳不知道,這個女的不但有高學歷、聰明、漂亮、身價少說有十億美金,對感情又很執著,根據我手上的資料,她如果當真愛上我這個臥底人員,我怕

 

「怕什麼?」

 

「只有兩個結果」

 

「那兩個?」

 

「一個是她發現真相,臥底人員只有死路一條,另一個就是

 

「是什麼?」

 

「臥底的人變節,如果能娶到這個女的,就算放棄任務,只要那個女毒梟放棄所有毒品交易,她們還是可以遠走他鄉,過著優沃的日子。」

 

「真的嗎?」

 

「哈哈! 當然沒那麼簡單。」

 

「怎麼說?」泡泡苦苦的裝著笑容。

 

「我不會放過他,白令雨的敵人也不會放過她。」余家凱啜飲著咖啡,一邊看著泡泡冷冷的說著。

 

泡泡倒抽一口冷氣硬裝著笑;她知道除了冷靜,她別無其它選擇。 泡泡帶著滿心的疑問和擔心回頭求助老爸。

 

「回來了?跟妳余大哥吃飯? 怎麼啦? 明天要出國玩了,怎麼一臉不開心?」

 

「爸,你做過臥底嗎?」

 

「怎麼突然問這個? 當然沒有我有妻有女的,通常不會派這樣的人去做臥底,何況這種案子很少,電影看多了妳!」袁爸爸其實是顧左右而言他。

 

「剛余大哥跟我說

 

「說什麼? 他跟妳說什麼?」

 

「他說…如果臥底的人員變節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泡泡,來,坐下,陪爸爸泡茶。 我知道妳擔心什麼,怎麼對阿飛這麼沒信心?」

 

「爸,這不是信心的問題。 萬一,那個女毒梟跟本不是什麼壞人,而且

 

「你怕阿飛心軟?」

 

「也不是,余家凱說她很喜歡阿飛,如果她只是個毒梟也就算了,如果不是

 

「泡泡,販毒或吸毒都是一條不歸路,沒有什麼好人壞人之分。 妳聽我說,除非她帶著阿飛從此隱姓埋名放棄一切,從地球上消失。他們不可能有第二條路可以走,我希望阿飛夠聰明

 

「所以你跟余大哥的想法一樣? 阿飛只有完成任務,沒有其它活路可以走?」

 

「爸的意思不是這樣,沒有事情是絕對的。 但是那個幫派裡臥虎藏龍的,黑社會又不像校園,打打鬧鬧最多記過了事。 一個不小心,也不是…泡泡,不要想這麼多了,阿飛只要成功打進去,搞清楚裡面的運作打斷行銷網路,抓幾個……

 

「爸,不說了,我好累! 還沒打包呢,明天早上的飛機,不能太晚睡。」

 

「好吧,你早點睡吧!」 

 

泡泡終究沒有說出到泰國的真正目的,不想讓爸爸再多操心吧,任性夠久了,這一次就自己一個人承擔就好。

 

泰國的週末夜,照例大家群聚在酒吧裡喝酒。 Young一個人想著明天和大少的約,想起以前一票死黨對飲的青春記事,想著想著就笑了。以前的歡笑好簡單,打打鬧鬧說說笑笑一些不痛不癢的狗屁倒灶的事,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現在在這個異鄉的小酒店裡,來往的人不知道是黑是白,每個人想著不同的心事。 音樂聲越響,心事越多,才發現當快樂垂手可得的時候,永遠不滿足,不懂珍惜,青春原來就那麼一回事。

 

不知誰又讓音樂換了,有人對著麥克風說話了

 

“I’d like to dedicate this song to a friend over there … 」點歌者指向 Young,全場都看向他,Young 一回頭Rain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Rain下台硬拉著Young上舞台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d be like heaven to touch

I wanna hold you so much

At long last love has arrived

And I thank God I’m alive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妳會不會太猛了? Rain

「週末嘛,本來就應該瘋狂一下的!」

「你知道我不會跳舞…」

「跟著我動作就好了!」

Young 好像沒有太多選擇只能隨著音樂跟著小雨輕輕搖晃著。

 

Pardon the way that I stare

There’s nothing elase to compare

The sight of you leaves me weak

There are no words left to speak

And if you feel like I feel

Please let me know that it’s real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ng: 「拜託! 這歌是唱給女人的, 你這樣我很尷尬。」

Rain: So what? 聽!下面是我點給你的。」

 

I love you baby, and if it’s quite alright

I need you baby to warm the lonely night

I love you baby

Trust in me when I say…

 

此時熱情的音樂吵熱了整個氣氛,很熱,很high,顯然小雨是有備而來的。而Young則有點不太好意思,一方面有點難以招架。 正在想該如何脫身要很優雅的脫身,不能再像上次一樣被拖上樓…Young特意眼神到處遊移,以免再度落入溫柔陷阱。 因為Rain又開始用唇輕輕碰觸Young 的頸到耳際

 

突然,Young的眼睛被一個窗外很集中的閃光一刺不對,閃光在移動,阿飛一個直覺一把將懷中的Rain推開槍響!真的是暗槍,像是衝著 Rain而來。 Young 還好同時撲倒,一時音樂停了,屋裡突然一陣慌亂。 Young怕再有槍響,直接用身體護著已經跌在地上的Rain…

 

「你快走,我沒帶武器。」兩人隱藏在櫃台下頭,Rain想讓Young先走。

 

「不行,敵暗我明,我們一站起來就成了靶了。」

 

「那我們分開走,至少可以走掉一個!」

 

「哇! 妳都玩這麼大? 開玩笑,我才不跟子彈賽跑!」Young試圖在黑暗中搜索,邊思考著可能逃離的方法。這時,所有人都伏地找掩避,一片死寂,槍聲雖沒有繼續,但氣氛很恐怖。  Young

脫掉自己的夾克往上一拋這下可好,連三響,至少Young 知道這個不是什麼意外而是暗殺。

 

可是身上連把刀都沒有怎麼辦? Young決定再賭一次,正想再找個東西消耗掉殺手的子彈,然後趁換彈夾的空檔快跑不過真的很冒險,連對方持什麼槍都不知道,怎麼賭

 

此時,有個人影衝進來,丟了兩把制式90Young,是Brain…

Get out of hereIll cover you two go!」(快走!我掩護你們,走!

 

Do you know what’s wrong?」(你知道怎麼回事嗎?)Young明知問也是白問,

 

Looks like pro go now!」(看來是職業殺手,快走!)Brain向外頭連開了幾槍,Rain 拉著Young 從後門快速逃離,Young 騎上重機迅速發動,Rain跳上車,用最快的速度在黑暗中飆離

 

Young 氣喘噓噓的問,「他會不會有事?」

 

「放心吧,他是高手應該不會有事,剛剛謝謝你,你怎麼發現的?」

 

「是運氣,怎麼有人會要殺你?」Rain沉默以對。 Young看四週無人把車子暫停下來,

 

「幹嘛不說話?」Rain還是低著頭,

 

「仇家? 剛剛那個是職業殺手對不對?」Rain點點頭,

 

「喂,妳說話好不好?」Young連三問卻不見Rain開口,

 

突然她雙手環住Young,「趁我還沒後悔,你走!走越遠越好!」

 

「你在說什麼? 是妳要我進來幫妳的。」

 

「我後悔了,你聽到沒?」

 

「妳說清楚!」

 

「我也不知道,我剛剛嚇壞了!」

 

「妳也會被嚇到? 我還以為…」Young一附戲謔的態度,卻見Rain一臉嚴肅,

 

Younglisten to me! 這是我第三次被槍殺了,可是我從來沒這麼怕過!」

 

Young終於收起笑容,「因為我?」

    

「是吧,我錯了! 我以為有你加入我會更堅強,結果Rain帶著一點發抖的聲音說著「嗯,是你!是因為你!」

 

Young一反剛剛的態度從背後扣住Rain雙手,「妳也看到了,我確實能幫妳,沒什麼好擔心的!」

 

「你不知道,我以為我真的錯了!」

 

「你想說什麼?」

 

You make me weak!」

 

「什麼都不要說了,我先送妳回去。」

 

「不,在山裡慢慢繞,先觀察一下,你好好想想我說的話,今晚就走,不要讓我再看到你了!」

 

Young沒答腔,Rain在後座就緊抱著Young,靠著他的背,很清楚的唸著“不要讓我再看到你了!”

 

Young 載著 Rain 在山裡繞著,確定已經沒有危險,車騎到白屋門口,兩人都一句話也沒講。  Young 倆手抓著Rain攬在腰間的雙手一時並不想放,也不回頭,也說不出話。 很多情緒不是這個時候的他表達的出來的。 這一個摸黑的小時裡,除了 Rain的心跳聲、引擎聲、就只有浸濕Young背上的淚水了,連哭聲都沒有

 

Young此刻只有懷疑自己到底繞的這幾圈路是不捨Rain,還是想釐清剛剛發生的事,能跟Rain 說些什麼? 也許一切來的太突然,讓他來不及思考。最後,RainYoung的肩上留下一個咬痕和重重的抓痕然後掙脫了Young 的雙手,跳開了車子。  

 

Young感受到一陣刺痛,一時驚醒,伸出了右手趕緊拉住了Rain的左手。 他確定他出了不少力氣,但隨著指尖滑落,回頭只能眼看著Rain的背影越來越遠,而她,始終沒有回頭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754,889
  • 今日瀏覽人數 : 148
  • 昨日瀏覽人數 : 773
  • 上週瀏覽人數 : 4,438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8,535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