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十九章  故人風雨

2011/07/08 00:45:52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一夜的混亂Young發現小雨的真情也發現自己陷入了泥沼,工作的、感情的,而大少就將來到泰國…)

送走了RainYoung決定回到小酒店找些蛛絲馬跡。關了車燈,遠遠望著酒店內的動靜,很意外的,Young看見Brain正和一個人交頭接耳,那人喝了一杯酒就離開了,既看不清臉也不知道他們說什麼。只能用“初生之犢不畏虎”來形容,阿飛毫不考慮的走進小酒館

 

Brain一眼看到Young顯然很驚訝,「Why are you hereWhere is Rain?」(你來這裡幹嘛?Rain呢?)

 

She is safe at homewhy are you still here Got the hitman?」(回家了她很安全,你怎麼還在這裡,抓到殺手了嗎?) 阿飛還刻意東張西望一番。

 

NoI just talked to one guyI guess the hitman is a contractorWhat do you come back for?」(沒有,剛剛問了個目擊者,我猜應該是個職業殺手,你回來作什麼?)

 

Welljust come to say “thanks” and… See you on Monday!」(沒事,只是跟你說聲謝,還有…周一見!)

 

I must sayyou got the guts!」(我必須說,你真有膽識!)Brain的這句話似乎一語雙關。

 

Young揮揮手,轉身笑著離開了。 天快亮了,再幾個小時,大少就要到了。經過一夜的折騰,他只想好好洗個澡睡個覺。 趕去見大少最少也要兩三個小時,是需要體力的。

 

Young一回到住處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了一大跳,整個被全翻亂了,這是怎麼回事? Young找了找藏在牆內的電腦、地圖、武器等,還好沒被翻出來,這擺明了是“警告”。 這下子覺不用睡了,極度疲勞的Young,內外的仔細尋找蛛絲馬跡。

 

昨天的殺手和搜他住處的人是同一批人? 或者只是巧合? 檢查了一遍,除了沒辦法採指紋, Young實在找不到什麼,又是一個職業級的高手? Young倒是聞到了一絲絲不屬於這裡的味道酒! 而且是酒館的招牌酒Brain 或者那個跟他說話的人? 還是又是一個巧合?

 

已經出發的泡泡和大少坐在機艙裡,泡泡一臉的憂愁,大少實在看不過去了,

「泡泡,我實在不喜歡現在的你,不要讓阿飛擔心好不好?」

 

「我沒辦法不去想余大哥和爸爸說的話,阿飛自己到底知不知道他自己的處境?」

 

「阿飛或許是有點太衝動,但是人生就是這樣,每件事都深思熟慮,就沒有勇氣往前走了。」

 

「看不出來耶,你最近也變了不少!」泡泡終於露出了笑臉。

 

「妳終於笑了,這樣才像泡泡嘛! 說真的,見到阿飛妳想說些什麼? 我很怕你們…」

 

「怕我們又打起來? 又不是小孩子了!」.

 

「也對,但是大人的世界更複雜,以前打一打就可以搞定了,現在呢?」

 

「說實話,我還是很想打他一頓!」泡泡大笑了起來,

 

「會笑就好,晚上你們好好講。 記得,那個地方常有游擊隊出入,不能引起任何騷動!也就是不准打起來,OK?」

 

「我有多少時間?」

 

「應該就今天晚上吧,不能久留,明早天一亮我們就得離開,然後到曼谷走一走,拍拍照留些旅遊的記錄就好。」

 

「謝謝你!你幫阿飛和我想的好週到。」

 

「怎麼這樣說!別忘了阿飛是我兄弟,這個世界要是少了他啊…簡直太沒趣了!你說是不是?」

 

泡泡那裡不知道大少用盡心思要她開開心心的和阿飛見面,阿飛有這個好朋友,應該是件很值得的事。 其實,除了她對阿飛多的一份男女間的愛,大少擔的心一點也沒比泡泡少。到了曼谷,居然還要驅車45個小時,這趟路真的好遙遠

 

Young這邊雖然累了一個晚上,直覺告訴他就算只有一點點線索也不能斷了,不然昨兒個一晚的折騰就白挨了!於是他決定什麼都不管,先追了再說。 既然唯一的線索是酒,只好第三次回到酒館。 這會兒當然沒開門,昨晚的槍戰現場也清除的差不多了,Young也別想找到任何子彈了! 他要找的是送酒的女侍!

 

她是個苦命的當地女孩,大大靈活的眼睛,只會簡單的英文,總是對Young笑,一天有20個小時在工作才能養活一家老小。 這會兒她應該在2樓的旅館裡整理床被。 阿飛想問的是最後走的那兩個人也就是Brain和另一個人到底喝些什麼? 說些什麼? 她見過那人沒有? 拼拼湊湊以後,大概知道了那個人是陌生面孔,倆人喝一樣的招牌酒,Brain買的單。 重點是兩個人操的是道地英文,她不是很懂,但Brain似乎有拿什麼東西給他;很可能是錢;但一定不是泰銖。

 

Young拿了些小費給女侍當謝酬。 Young想了想,這個Brain確實有問題,但昨天救他們的也是他,難道是自導自演? 目地呢? 嚇他還是嚇Rain?不太合邏輯,Rain 第一次被槍傷也是他救的,為了Young有需要大費週章嗎? 為爭風吃醋? 也不對,他是個gayYoung決定往跑白屋一趟,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Young在白屋的附近繞了兩圈,膽大的他決定潛入圍牆內。 前兩次來沒得看清楚,這次Young 細心的在裡面觀察個仔細。 今天是週末,這裡看來沒什麼人,Brain 倒是在,在跟人說話,是誰?  Rain,雙手交插在胸前聽著Brain說話,一臉沉重,顯然說的是昨晚的刺殺事件。 看Brain拿著一把掌心雷給Rain,應該是給她防身用的。 Rain面無表情似乎很累,或許昨晚沒睡好吧!

 

Alex也加入了,拿了個小東西在手上坐在電腦前,猜是在比對子彈。 看來昨晚的子彈由Brain拿回來了,如果他是自導自演,還真是精彩,說不定連畫像都出來了呢! 雖然昨天並沒有人看到槍手的長像,除了那個後來跟Brain一起喝酒的人,或者說拿他錢的人

 

Young離開時已過午了,要趕去赴大少的約,快來不及了! 顧不得一身疲憊,簡單換個衣服,一路飆車甩尾的。 Young,不,應該說阿飛,阿飛想把Young留在住的地方,用阿飛的身份去見大少,希望如此!

 

到了約好的旅店,阿飛躲在林子後頭觀察了一會兒,確定了是個冷清的週末,阿飛比較放心了。 今天應該可以好好跟大少聚聚了。阿飛換了出國當天穿的全黑裝束,理由很簡單,怕大少認不出他。 才多久沒見面,阿飛居然有些緊張,好像好多天沒照到鏡子了,阿飛似乎不太想得起阿飛的樣子了,或者應該是什麼樣子,把Young藏起來反而是他現在滿腦子在想的事情。 

 

阿飛老遠就看到了一輛德國跑車,嗯,果然是大少的tone,為了謹慎起見,阿飛先躲在樹後。這時先出車子的是泡泡,大少尾隨著她進入旅店。 等阿飛再探出頭來,只看到大少的背影進了野店。 即使是背影,已經讓阿飛忍不住激動起來,很想馬上跳到大少的身上就像不久之前那樣

 

阿飛等了沒多久,算算差不多Check in 好了,戴上他的墨鏡和很想很想大少的心情走進了旅店大少,就站在櫃台前,那個高大挺拔的身影就算阿飛再繞地球一周也找不到相似的,阿飛好想就這樣衝過去

 

「大少!」大少猛一回頭但沒有開口叫阿飛,他知道在這裡他叫Young

 

「是你!」大少衝過去很用力的大抱著阿飛,激動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大少,大少,輕一點!我喘不過氣了

 

大少往阿飛臉上輕拍了一下,「有沒有搞錯? 這麼狼狽,你怎麼了? 從視訊那天到現在還沒刮鬍子啊!」

 

「你太誇張了啦,才兩天沒刮,昨晚差點掛了,那有那個心情!」大少把阿飛拉到房間前,一邊開鎖,一邊示意他小聲說話,「發生什麼事?」兩人進了房間。

 

「昨天我和小雨,就上次我們在山上碰到那個女的,我們在酒吧裡被開暗槍。」

 

「你不是下個禮拜才要進去? 昨天就被暗殺,有人不要你去!」

 

「昨天那槍是對開Rain 開的,不是我!」

 

「你又怎麼確定?」

 

「我們在舞池裡,殺手瞄準她背部開的,我親眼看到的,可惜我急著帶她逃命,沒找到什麼線索。」

 

「舞池? 你還有心情跳舞,看來你跟你未來的女老闆感情不錯嘛!」 

 

此時住隔壁房的泡泡聞聲而到,站在門外不敢馬上進來…

「大少,你可不要跟泡泡亂講!」離開這麼久,第一次跟自己的兄弟提起泡泡,阿飛的聲音顯的有一點點激動。 大少多少有點故意,他想泡泡應該已經過來了,

 

「老實說! 你在這邊是不是有點樂不思蜀,把泡泡給忘了?」大少心理其實是很緊張的在禱告, “阿飛啊阿飛,你可千萬別亂開口”,視線還掃了一下門外。

 

「上次視訊的時候不是說的很清楚了」阿飛轉過身背對著門口低下頭,「其實我很後悔沒跟泡泡說清楚就這麼任性的來到泰國,幾次生死攸關,我才明白什麼叫來不及,我想讓我再來一次,我不會這麼衝動!」

 

「所以,再讓你看到泡泡,你欠人家一聲道歉了!」

 

「豈止道歉,我有好多話要跟她說

 

「比如呢?」大少又忍不住瞄瞄門外,

 

「你今天怎麼搞的?變的婆婆媽媽的。」

 

「我是給你機會練習喔,那天碰到泡泡才不會結巴啊!」

 

「你今天真的很娘耶! 我要對她說的話都放在這裡(指著心),我跟你說幹嘛! 上次視訊已經說太多了,我不應該把我和泡泡的事跟你們講,好怕你們也不諒解她,是我自己太弱,條件不夠好,怪不得她…」

 

「等等! 你還是誤會泡泡? 她不像你想的那樣該不會就這樣,你看上那個女毒梟吧!」大少說的太急,門外的泡泡神色緊張了起來…

 

「那是工作,你不要亂講,這個地方鳥不生蛋的,為了早點完成工作,我承認我必需放開一點。 白天我就是Young,晚上回到阿飛的身份。」阿飛把弄著矮桌上的盆栽,突然笑開了起來…

 

「你在笑什麼?」

 

「沒有,突然想到泡泡,有一次她躲在我房門口偷聽我講電話,我明知道她在故意講反話氣她,她居然氣到把我門口的盆栽摘個精光。哈,她真的好可愛大少,我一個人的時候,晚上總是想到她,想起以前在一起說的話、做的事,現在變的好清楚,好明白。」

 

此時門外的泡泡已經摀住嘴哭了出來了…

 

「所以,你對她的感情並沒有變?」 隔著大少,泡泡推門進來,阿飛則轉過身來面對大少,也面對著泡泡就隔著大少,高個兒的大少正好擋住阿飛的視線。

 

「變? 如果不是為了泡泡,我不會這麼拼命的接下這個工作,如果不是她,我可能撐不到現在, 如果不是來到這兒,我可能永遠搞不清楚自己能做什麼,能給泡泡什麼我到底有多愛她!」

 

「那你到底有多愛她?」

 

「我想」此時在門口的泡泡突然開了口,

 

「阿飛」大少一聽到泡泡的聲音趕緊轉過身去,泡泡,就這麼出現在阿飛的眼前

 

阿飛驚訝的啞口無聲

 

「我你們慢慢說…」大少手指門外轉身走開,留下已經月餘沒見過面的阿飛和泡泡。

 

「泡泡妳怎麼來了? 妳,什麼都知道了?」阿飛使著有點抖,低沉又有點不知所措的聲音。

 

「阿飛,你怎麼這個樣子?」泡泡前進了幾步,伸手摸摸阿飛的臉,

 

「還好啦,這裡不比台北,怎樣? 不帥了?」阿飛總算放鬆的笑了,泡泡也是,

 

「沒啦,落腮鬍還是很帥啦!」泡泡一手擦去臉上的淚水;一手撫著阿飛的臉頰;還含著淚的雙眼直盯著阿飛… 而阿飛猛然的抱住泡泡,

 

「泡泡,我好想妳!」泡泡緊閉著眼;雙手緊緊圈著阿飛的脖子,眼淚不住的流著… 此刻泡泡心裡想著,是要開心的來見阿飛的,怎樣也要先跟他好好說說話,先深呼吸調整一下心情。

 

「我也好想你,讓我好好看看你!」鬆掉手、雙手拉著阿飛上下打量,

 

「你真的…look like a piece of shit!」 泡泡笑出了聲,「我看你先好好洗個澡,把自己弄乾淨,我們慢慢講!」

 

阿飛苦笑著說,「真的厚!我好幾天沒好好洗澡了,妳呢? 路上很累吧,要不要一起洗?」 兩個人幾乎同時笑了出來。

 

「才離開沒多久,怎麼好像…」

 

「恍如隔世?」阿飛不想破壞氣氛,趕緊打住,轉身向浴室走去,邊叨念著,

 

「自從來到這兒一天到晚有人叫我洗澡,好像我很不愛乾淨似的,又不是我愛的

 

「一天到晚有人叫你洗澡? 等等,等等,阿飛,你剛剛說什麼? 你在這兒…」阿飛發現說了不該說的話趕緊把浴室門一關… 泡泡在外面喊著,

 

「不准關門! 跟我說清楚,誰一天到晚叫你洗澡?」阿飛心想,泡泡還是泡泡,還是那個愛吃醋、恰北北的泡泡,逗逗她,好像回到以前的日子,快樂就是那麼簡單。

 

阿飛其實心裡一陣甜蜜,笑著邊開始洗澡

 

「不關就不關,難不成妳敢偷看!」 阿飛笑了下但沒一秒鐘又大聲說著,「說真的這個地方不宜久留,邊跟我說話,我不想浪費你在的任何一秒鐘。」

 

泡泡坐在床沿,笑著又忍不住含著淚,好,不浪費一秒鐘,其實只想抱著她的阿飛一秒鐘也不分開。 泡泡擦掉眼淚認真的說著,「阿飛,你剛不是說要一起洗澡嗎?說真的嗎?」  

 

「泡泡,你可以幫我找大少要套換洗衣服嗎?」阿飛還是岔開了話題,突然嚴肅了起來。

 

「喔,好!」泡泡到隔壁房間跟大少說了一聲,大少直提醒她不要太大聲說話,以免引人耳目。

 

泡泡回到房裡,打開了大少的行李,幫阿飛挑衣服。

 

「泡泡,妳怎麼不說話了? 跟我說話!」

 

「我在幫你找衣服,大少的衣服好大喔阿飛,你剛說是誰一天到晚叫你洗澡?你在這邊」沒想到泡泡還不放棄追問這個敏感話題。

 

「你想歪了,我在刮鬍子得專心點,免的又刮傷了…這邊都沒有電動刮鬍刀,真是不方便! 妳繼續說話,我在聽

 

「刮鬍子? 要不要我幫忙? 我會!」

 

「真的假的?怎麼沒聽妳說過?」

 

「你開始刮鬍子也沒幾年吧! 是我爸爸,他不喜歡用電動的,以前手受傷不方便,我學著幫他刮過,來,我幫你!」邊說著泡泡就走到浴室門口了。

 

「不,不要,我自己來就好!」阿飛的心情有點上上下下的,講到刮鬍子難免想到小雨,不是現在該想到的。

 

「說真的,剛看到你還真的嚇一跳,look like a piece of shit,這句話還真傳神!」

 

阿飛正低頭沖水,突然發現不對,別過頭來對著泡泡,「你什麼時後開始也會說英文啊?」

 

「你說剛剛那句啊,就跟胖胖學的啊」直性子的泡泡還沒發現好像穿梆了。

 

阿飛顧不得只披了大毛巾衝出了門口,「上次視訊妳在現場?」

 

「我…」泡泡瞪大了眼睛看著阿飛。

 

「所以你都聽到了? 也看到了?」

 

泡泡緊閉著嘴,淚水在眼框裡打轉,

 

「我說的每一句話?」

 

泡泡點點頭,

    

「所以胖胖故意弄壞小眼睛的?」

 

泡泡再點頭,

 

「所以妳才老遠來這兒?」

 

泡泡又再點頭,泡泡一時不知怎麼回答,轉過身趕緊拿著大少的衣服要阿飛換上,「來,快穿上,免的著涼」 此時激動的阿飛從背後緊抱住泡泡!

 

「對不起! 是我太任性;我太固執;我太要面子!」泡泡心頭一緊,眼淚就這麼滴了下來,

 

「我只想知道,你真的認為我跟余家凱背著你大少說“眼見為憑”,我想知道你怎麼說?」

 

「出國前我不服氣,我想賭,出國後」阿飛停住了… 泡泡轉過身來,

 

「我在聽」阿飛兩手捧著泡泡的臉,撥去臉頰上的淚,

 

「泡泡,妳出現在這裡已經給我最好的答案了!」

 

「所以你相信我了?」阿飛點頭,

 

「相信我沒變心?」阿飛再點頭,

 

「相信我一直只愛你一個?」阿飛用深深的吻代替回答

 

「阿飛,你這樣會不會感冒啊?」阿飛不回答,他忙著探索泡泡美麗的脖子…

 

「阿飛,我怕癢!」泡泡倒退了兩步往床上跌躺下,

 

「泡泡,這次是妳把我拉到床上的喔! 」阿飛使著低沉的聲音對著泡泡大眼睛說著,

    

「剛剛又找我一起洗澡,妳不怕我變成野獸?」泡泡用手把阿飛的頭圈進來,做個聞的動作,

 

「好香的野獸…」 這兩個人頭頂著頭,鼻尖貼著鼻尖,唇輕輕碰著…

 

「謝謝妳來這一趟!」

 

「幹嘛謝? 不來,你都不知道我心裡多難受,尤其上次看到視訊以後,我到現在都沒好好睡過。阿飛,可不可以答應我,不要再不相信我,不管我做什麼,我都只愛你一個,好不好?」

 

「嗯,妳也一樣,不管聽到什麼、看到什麼,都要相信我,除非我死了,我不會停止愛你!」

泡泡遮著阿飛的嘴,

 

「你怎麼亂講話?我不許你亂講,我不許!」泡泡突然變的主動;激動的狂吻阿飛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96,549
  • 今日瀏覽人數 : 400
  • 昨日瀏覽人數 : 679
  • 上週瀏覽人數 : 4,633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27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