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二十章 再別異鄉

2011/07/13 08:49:53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第二十章  再別異鄉

(進入白屋前的最後一夜; Young回到阿飛的身分與泡泡重逢,阿飛失控了…)

 

阿飛怎能不熱切的回應,泡泡挑起了他壓抑許久的情緒;更別提點燃了他思念的愛火,很快的失了控制,險些扯開了泡泡的上衣,自己身上的浴巾也鬆脱了下來,一下子阿飛突然清醒了,重新圍上浴巾衝向浴室,開了蓮蓬頭的水向著頭沖

 

反過來看泡泡,其實她心裡甜甜的,這畢竟是他們之間不曾有過的親密指數。 她決定要捉弄一下阿飛,多少報復一下這一個多月來的折磨,泡泡故意跑到浴室門口,裝模作樣一番,

 

「阿飛,你怎麼了?我可以進去嗎?」

 

「你要幹嘛?」

 

「洗澡啊,你剛剛不是問我要不要一起洗?」泡泡掩嘴偷笑著,

 

「泡泡,你冷靜一點喔!」

 

「我要進去了…」泡泡手握著門把,心想“今天你遜掉了厚”! 不過泡泡真的開了門有時候慾望這種東西是潛在而無法忽視或解釋的。 而阿飛很匆忙的圍上浴巾,背對著泡泡,

 

「厚,這種天氣你怎麼用冷水,不怕感冒嗎? 趕快把頭髮吹一吹好不好,來,我幫你!」泡泡拿起吹風機在阿飛頭上吹了起來,阿飛依舊背對著她想推也推不了,泡泡吹著吹著,突然看到阿飛背上的咬痕和手指抓痕,心頭一緊,關了吹風機,泡泡臉色變了

 

「你怎麼了? 怎麼不出聲了?」

 

泡泡比對了一下,發現這個咬阿飛的女生未免太高了,她故意問阿飛,「你騎機車對不對?」

 

「對啊!」

 

「你的機車載過人嗎?」

 

阿飛轉過頭來,「你幹嘛? 發什麼神經啊?」

 

泡泡掂起腳按著抓痕和齒痕也咬了阿飛一下,然後出了浴室。

 

阿飛驚叫了一聲,同時也突然想起來了昨晚發生的事情,知道泡泡看到了什麼,馬上追了出去。泡泡坐在床上躬起腳,把頭擱在腿上,雙手環抱著雙腳,臉色一陣青綠。

 

「泡泡,妳不要胡思亂想好不好?」

 

「本來余家凱告訴我你成功進去臥底的原因我還不相信,如果你不承認用機車載過那個女人,那就是在床上囉?」

 

阿飛神情嚴肅了起來

 

「我不想否認什麼,我說過了,那是工作!」阿飛沿著床邊在下低著頭。 而泡泡的呼吸重了起來,抿著嘴用手擋去半個臉想掩飾自己的難過。

 

「我以為我不會在乎的,我以為那是余家凱誇張的說法,我以為那只是工作…」泡泡頓了一會兒,

     「你為什麼不否認?為什麼不哄哄我?你明知道我會相信你的…」

 

      泡泡低頭哭了起來,此時隔壁的大少聽到了泡泡的吼聲,過來敲了敲房門提醒他們,泡泡摀住了嘴卻忍不住眼淚!

 

「好了!」阿飛溫柔的拍拍泡泡的背,

 

「別這樣!我的工作就要開始進入狀況了,有些事情我只能且戰且走,不敢說會發生什麼事;也不敢跟妳保證什麼,你這樣我怎麼放心?」

 

「那我呢? 我就能放心嗎?」 此時大少見他們的爭吵快要失控又不想打斷他們講清楚的唯一機會,步出了房門準備四處看一看,順便把風。

 

心煩的阿飛翻出了衣服口袋裡的煙,想點燃,卻被泡泡一把推掉,

 

「你什麼時候學會抽煙的?」

 

阿飛低下頭去,「泰國老闆給的,心煩的時候;緊張的時候想妳的時候。」

 

泡泡忍不住一陣心痛,掩著臉哭著說著,「阿飛,你確定你回來的時候,我還能認得你嗎?」

 

「除了我的心不變,其他的我都沒辦法保證,泡泡,我不想騙你!」

 

「好,那你告訴我,你跟那個白令雨上床的時候,你會想到我嗎?」

 

「我,沒,有!」阿飛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泡泡,妳太激動了!」

 

「是嗎? 今天你抽煙,我怎麼知道明天你會不會吸毒?今天你說沒有,我怎麼知道你明天不會? 阿飛,我是不是不該來? 我的心裡只有你,你的心裡卻只有工作,這樣對我公平嗎?來,把煙給我!」 泡泡搶過阿飛的風衣,竟然發現裡面有一隻制式90,泡泡簡直嚇呆了…

 

「你幹嘛?」阿飛伸手去搶,

 

「你隨身帶槍? 阿飛,不是說只是搜集資料?」

 

「那不是… 那是因為昨天被放暗槍唉! 妳不知道啦,這個你不要知道比較好!」

 

「阿飛,你還有什麼不能跟我說的?你還沒進去就被放槍了?以後呢?」泡泡呼吸變的急促,悶著頭哭泣。

 

「工作的部份妳不要管好不好?」泡泡掩住口鼻呼吸越來越急,

 

「要我不要管?你只會叫我不要管?我做的到嗎? 你最了解我了,你告訴我我做的到嗎?阿飛轉身過去安慰泡泡,

 

「你只要相信我的心不會變,其他的,我答應我一定會很小心。泡泡,不要哭了剛剛還笑的很開心的,我最喜歡看妳笑了」 阿飛試著擁抱泡泡好安撫她,可是泡泡好像呼吸過於急促…

 

「泡泡,你怎麼了?」

 

泡泡似乎是“過度換氣”引起的呼吸急促看來就像氣喘發作一樣。 阿飛急著找紙袋讓泡泡用力呼吸。 折騰了一會兒,泡泡呼吸漸趨平緩,但情緒仍然激動,手腳依舊在抖著。阿飛抱住她想讓她平靜下來,泡泡似乎用盡了力氣抓住阿飛,然後放聲的大哭

 

「跟我回去,跟我回去,你不回去我也不走了」阿飛把泡泡壓制在床上,試圖讓她安靜下來…

 

「泡泡,聽話! 我對不起妳,是我對不起妳

 

泡泡始終不肯放手她掙扎的雙手打在阿飛身上就像打在他心上一般的痛。 阿飛哪裡不知道泡泡把生命都放在他身上了,此刻也只有阿飛的吻能讓她安靜下來…

 

化不開的吻;放不開的手,阿飛的理智硬生生的被拋開,隨著泡泡放鬆的身體,阿飛則完完全全的失了控制,兩個月來的思念加乘著火般的熱愛炙燒著…

 

這個夜好不平靜! 從重逢、甜蜜的回味過往、到認清顯然超過泡泡所能負荷的事實,阿飛能做的就只有在這一刻,用他全部的力氣來愛泡泡。今夜的阿飛終於可以釋放這幾十天來壓抑的情感,用行動來證明他對泡泡的愛依然無比熾熱,可是明天呢?

 

大少在屋外一邊到處看,一邊想著屋裡的情況,不知道這趟來的對不對。 泡泡這麼固執的性子,阿飛能不能奈何的了她? 到了大半夜,大少想進屋裡,正好碰到阿飛出來,兩兄弟在屋外坐著說話。

 

「泡泡呢?」

 

「睡著了! 我害慘她了,大少,怎麼辦?」阿飛用手掌揉了揉額頭,嘆了口長氣,隨即點起煙,被大少給撥掉,

 

「你幹嘛?什麼時候跟人家學抽煙的?」

 

「你不知道我每天要面對的壓力和恐懼,泰國老闆給的,就抽上了!大少,你怎麼會帶她來的? 現在怎麼辦? 我對不起她,明天早上我要怎麼離開?」

 

大少臉色一沉,「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 泡泡對你太死心蹋地,反而我不擔心。」

 

「這樣講不公平,她這麼單純,我太衝動了!」

 

「你認定她嗎?」

 

「當然,除非除非我回不去。」

 

「那簡單,你給我拼了命的活著,好好的回來,那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否則的話,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捉出來,我說到做到!」

 

大少用力的搭著阿飛的肩膀,嘴硬心軟,就是要他活著回來,不能辜負泡泡。 阿飛知道兄弟的心意,這時候的他還真需要一個肩膀可以依靠一會兒。  這麼深的夜裡,兩個大男人連呼吸都很清晰,那外面的風吹草動呢?

 

「走吧,到房裡去,把我帶來的東西拿出來我跟你說一下,別吵醒泡泡!」

 

「好,等我一會兒!」

 

阿飛進了房裡,先看一下熟睡的泡泡,在床邊坐下。 這個總是讓他失控的女人,阿飛為了看她清楚點,沿著床跪了下來好直直的望著她的臉龐。她的女人味越來越濃了,順著眉而下,阿飛不想錯過任何一個角落,指尖輕輕的碰觸著泡泡的臉,重了怕吵醒她,輕了怕少一點點溫存,還是忍不住要偷吻她,她醒了

 

「阿飛,你怎麼不睡?」

 

「我跟大少說話,妳乖乖睡,天亮了我叫妳。」

 

「嗯,不能走開喔!」阿飛在泡泡的額上輕吻了一下;鼻上停了許久是該控制一下感情了,還有好多事要跟大少商量。拍拍泡泡的背,拉好被子,泡泡出手一抱,甜笑著唸著

 

「不要走喔!」

 

阿飛鼻酸了,不想掉淚在泡泡臉上,別過頭起身拿了行李包趕緊出房門。 阿飛長這麼大,第一次體會到書上說的“兒女情長”。

 

大少在門外等著,一看到阿飛的臉色,體貼的他走向阿飛,給阿飛一個安慰的擁抱,拍著他的背,小聲的說著,「堅強點!」

 

在兄弟面前阿飛放任淚水流奔,這樣一個支持的肩膀;了解的心;正是阿飛此刻最需要的!

    其實大少並沒有比阿飛堅強,只是這個時候,他最知道阿飛需要的是什麼,真的得挺住!阿飛擦掉了眼淚把大少的行李袋交給了他。

 

大少和阿飛在隔壁房裡交待那些“逃命”的工具,精巧到毫不起眼,比起來的話,Brain給的那把制式真是龐然大物。 阿飛感覺好像真的要上戰場一樣,一個比智力,比膽識的戰場,不過這些都是如意算盤而已,也許他最需要的還是運氣。

 

 阿飛突然看到窗戶的窗簾沒拉上,走到窗邊正想… 眼前一片黑漆中的一個閃光刺中了他的眼, 阿飛心想不對,怎麼又來了!  拉上窗簾以極迅速的速度衝出門並拉走大少,果然就在那一剎那–槍響!這次是消音的,來人有所顧忌想殺人於無聲。

 

阿飛衝進隔壁泡泡房裡,還好昨晚窗簾拉上了。 阿飛突然恍然大悟,殺手的對象是泡泡! 只是沒料到泡泡睡在他房裡。 阿飛示意大少把東西都帶好,非常安靜的情況下叫醒泡泡,這次說什麼也不能讓泡泡出一丁點事。

 

泡泡醒來看到情況不對,抓著阿飛不放。 阿飛交待大少並且把那把90交給他,要他立刻帶著泡泡走,慌亂當中,泡泡異常的冷靜,只是一直看著阿飛,淚水在眼框轉著。三人都不敢出聲,阿飛拉著大少和泡泡從後門逃離。 天還沒亮,三人跑到後門口,大少上了車還不敢發動引擎,一邊擔心殺手會進房裡“驗收”,一方面緊張的看著阿飛和泡泡道別

 

阿飛在泡泡耳朵旁細聲的說,

「泡泡,對不起!記得我永遠愛妳。」泡泡緊閉著嘴一直搖頭,阿飛捧住泡泡的淚頰深情的吻住她,把所有的不捨全部釋放泡泡用手緊抓住他的肩頭,說什麼都不肯放…

 

大少擔心拖延太久,發動了引擎……催促他們兩分開! 阿飛掙開泡泡的手,再多不捨也得放手了把泡泡推上了車,走到駕駛座。 大少開了窗戶,伸出了手和阿飛緊握。 只是阿飛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只說了聲保護泡泡反身就跑向樹後停機車的地方。

 

泡泡不敢回頭看阿飛,平常再任性的她經過這一趟,她已經了解到阿飛的處境,低著頭忍著淚只能幫阿飛祈禱,希望他平安無事

 

阿飛為掩護大少和泡泡離開,騎著重機直往放槍的樹林裡去,目的是打草驚蛇。 這個舉動著實讓大少和泡泡嚇出一身冷汗,大少把槍交給泡泡,好專心開車。  大少保持一個距離隨著阿飛的重機。 原來殺手真的還沒離開,而且騎的也是重機。 阿飛打開改造過的大燈想照出殺手原形,阿飛的計畫奏效,這個殺手果然並不戀戰,發現行動失敗就一路奔逃。阿飛為掩護大少跟泡泡安然離開,裝腔作勢的狂追一路。 阿飛和泡泡的異國重逢就這樣沒有回頭的結束了。

 

回程的路上阿飛想不通會是誰要泡泡的命,有可能是小雨嗎? 應該不是,她已經表明要他離開, 小雨對自己的感情應該是肯定的。剩下的可能就是不想讓他進去的人了,下這麼大的毒手一定跟很大的利益有關,為何不直接殺他就好? 何必暗殺小雨又向泡泡下手? 看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明天是一定要到白屋報到的

 

阿飛想的很清楚,這裡面一定有問題,說不定最危險的人就是小雨。  還有,泡泡被盯上了,希望她回台北以後不會有事。 想到這兒,阿飛決定回到住處跟胖胖聯繫,設法要袁爸爸爸注意泡泡往後的安全。   

 

等到半夜終於和胖胖通上視訊,

「見到大少和泡泡了?」

 

「嗯, 胖胖, 我們遭到攻擊,對象是泡泡,已經沒事了。可是我擔心回台北以後會有狀況,幫我跟袁爸爸說一聲,要泡泡隨時提防。」

 

「那余家凱那邊呢? 他還不知道泡泡去泰國是為了去看你。」

 

「先不管,泡泡不屬於這個案子,不要讓余家凱知道。 我明天一早就到山裡報到了,以後的狀況可能不好控制。 我想我一有機會就想辦法傳訊息給你,你給我的資料我看過了,想辦法幫我多找些 Brain的資料。」

 

「可是我真的查了幾遍了,什麼都找不到。」

 

「找大少,他手上有把90,槍上應該有Brain的指紋,用指紋去查,我需要他的背景。」

 

「大少哪有辦法把你的槍帶回來?」

 

「你跟他連絡,我想他會有辦法,接下來全靠你們了!」

 

「阿飛,保重啊! 打個電話回家給你媽媽,她很想你。」

 

「知道了,我看這個案子結束,等你畢了業,可以考慮進鑑識組,你很適合這個工作!」

 

「你現在這個狀況還關心我?」

 

「我在這兒怎麼想也就是你們幾個,多幫我看著泡泡,以後她想知道我任何事情都讓她知道,我不想瞞她了,我欠她太多,好壞我都想跟她一起度過,你們也一樣!」

 

「好! 好壞都一起度過。 你放心好了,泡泡包在我和大少身上,你放手去做吧!」

 

「我上次去白屋探過,裡面的電腦設備很高檔,我想一定有很強的監視系統,幫我想想辦法,可不可以找一套偽裝系統閃避監視系統?」

 

「是有,但只能偽裝十分鐘,超過還是會被發現,我傳給你。」

 

「好,很好,你真的很行!」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5,707
  • 今日瀏覽人數 : 481
  • 昨日瀏覽人數 : 572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