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二十二章 刺探

2011/07/27 20:22:36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白屋裡各個心懷鬼胎,為情?為財? 待阿飛抽絲剝繭…)

 

「吃飯了嗎?」 Alex一邊看著電腦螢幕啟動他的監視軟体,看來Young玩了10來分的網路遊戲。

 

「沒胃口,Rain呢? 不是一起出去吃飯? 她怎麼沒回來?」

 

Brain陪她到工廠了。 你來了兩個禮拜了,還習慣嗎?」

 

「這裡裏面由你負責;外面由Brain負責,我簡直成了Rain的貼身保鑣,也幫不上多少忙,沒什麼不習慣的。」

 

「你放心好了,下個月有兩票買家要來,我們有的忙的,是大生意。 你得緊張點,好好保護Rain。」

Young突然坐正,心想這大概就是Rain急著要他來的原因。 可是他還不敢輕舉妄動,就一下子要進入緊急狀況了,這有點出乎他意料

 

「我該做什麼,你交待就是了!」

 

「我想跟你聊聊Rain。」

 

「怎麼了嗎?」Young想辦法故作鎮定。

 

「上次在 Endless PubRain帶著你上二樓

 

這麼單刀直入,Young整個的不自在起來,大大變換了個姿勢,旋轉椅大轉了個90度,很明顯的不喜歡這個話題。 原來一開始就被盯上了,這個Alex難道也是一路跟他和泡泡的人?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Rain說她很愛你,是不是就是從那天開始的?」Young 非常不喜歡 Alex的輕蔑態度,但還是得好好應付。

 

「那天我們都喝多了,pub裡氣氛很好,Rain不是隨便的女孩子,我們之前就見過幾次面了我知道她喜歡我,你還想知道什麼?我們在樓上做些什麼嗎?」Young一派強勢想壓過自己的心虛。

 

「你不用太激動,不是要刺探你隱私。 只是…我一直很喜歡Rain,所以我才在一直待在這裡。」Alex出乎意料的坦白反而讓Young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所以你要確定我對她是真的假的?」

 

「可以這樣說,我一直在觀察你,自從你進來以後,一直跟Rain保持一定的距離,我不得不聯想…」

Young左手頂著下巴,很專注的盯著Alex (這是Young所能想到掩飾心虛的好方法)

 

「第一﹒ 那天在旅館裡,我們都喝了不少,Rain 喜歡我;我也喜歡她,能做的都做了,如果你好奇的話。」Young坐正了說;並且雙手並扣在胸前,口氣和神情都變的嚴肅。

 

「第二, 我跟Rain 說好的,我進來工作幫她忙,O.K.,但是我的工作不包括“特別服務”這樣說你清楚嗎? 滿意嗎?」

 

Young的火氣讓Alex很滿意,可以這樣說,Alex居然還蠻喜歡這小子的直率態度。 至少 Rain碰到的不是個陰沉的小人,火爆浪子總好過深沉摸不著底的人。

 

Young呢? 第一次大剌剌的說謊,其實他是極端的心虛加不安。 但是他也很清楚,如果這第一關不壓過Alex,以後的日子都只有心虛到底,他也只能用篤定的眼神矇混過去…

 

Calm down!既然如此,你就自在點跟Rain相處,為什麼這麼拘謹? 你在怕什麼? 或者擔心什麼?」

 

「我不喜歡這邊的監視系統,很不習慣,就這樣而已…」

 

OK,我撤掉一些,你房裡的、Rain房裡的,這樣ok嗎?」

 

「我不懂,你喜歡Rain應該很久了,為什麼要做這些? 我接近她,你不難過嗎?」

 

Rain 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子,她家財萬貫,大可以錦衣玉食,被牽扯進這個行業是她一個很大的錯誤,我以為自己可以拉她一把。但是我想我做不到的,或許你可以…」

 

「我怕我沒有你說的有那麼大的影響力,我只是走投無路正好碰到她而已。」起身要離開。

 

「我希望她快樂,就這麼簡單,She deserves it,如果你真的愛她,我可以用生命保護你,否則

 

Young起了一身冷顫,這個Alex 雖然只是個癡心漢,但是恐怕也是最具威力的一個。如果所有的跟監都是他做的,那泡泡會不會有危險?不能讓他發現泡泡和自己的感情,說什麼都不行…

 

自從發現那10 分鐘之好用之後,阿飛善加利用有限的自由時間。 這天他看完了胖胖傳來的Brain 的過往檔案,據說胖胖花了幾天才破解了這個加密檔,由於是英文的,花了阿飛不少的時間,越看心越冷,越看越覺得這個地方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殺戮氣氛。

 

資料上 Brain出身紐約貧民窟,從12歲混幫派,因為特別聰明,一直是個出主意的中心人物。 從街頭一路混到只做大買賣的掮客,舉凡毒品、武器,只要利潤好就做。 年輕輕就過著闊綽的生活,自恃高又目中無人,也因此引來殺機。

 

最後一次因為一筆大利差,出賣了義大利黑手黨的一筆交易給美國一個大幫派,犯了業界的大忌而遭追殺。 或許為了保命吧,自行到聯邦調查局要求做污點證人,破獲了一筆大交易以後;在攻尖中詐死,一年後用新身份成了Rain的同學。 經過整型手術,還真看不太出來原來的樣貌,他雖然不曾殺人,但遭他出賣犧牲的人命可不少,是個標準的冷面殺手。

 

看來Brain的目標極可能就是下個月要來的兩票買家,Young又碰不到買方,該怎麼辦呢?

 

自從泡泡進了余家凱的辦公室上班以後,好像余家凱就不出勤了,總是風雨無阻的接送泡泡上下班。 還常藉口邀泡泡一起逛街看電影。泡泡開始覺得自己很像個演員,雖然余家凱有著一流的外在及現實上的條件,但對他,泡泡有著一份解釋不出來的“畏懼

 

這樣說好像又太嚴重了,或許是跟阿飛、大少他們相處很久了,總是直來直往,什麼事都不隱瞞。 相對來看,余家凱的深沉或說內斂常讓她不自在,老覺得自己被上下打量,又得不到評分。對,就是這種感覺! 永遠不知道他的笑容後面,是真誠的、肯定的、藐視的、還是質疑

 

雖然有點煩,泡泡只要想到可以慢慢的接觸到余家凱的許多工作,還是很開心。 尤其越來越多的機密文件會經過她的手,她總是會多瞄兩眼,漸漸的他連余家凱的私人信函和包裹也都可以開啟,這是個很好的開始.

 

這天余家凱說要請她吃飯,說是有事要慶祝,泡泡好像沒有理由可以說不,兩人坐定以後…

 

「妳表現的不錯,好好的準備下次的升等考,有你在辦公室裡,我都不想出外勤了!」

 

「余大哥,我知道你對我的好意,可是… 你知道我一直在等阿飛。」

 

「余大哥就是喜歡妳的執著,現在的女孩子很少這麼專情的了。」 余家凱認真的直視著泡泡,任誰都能感受到他真正的意圖。

 

「你的條件那麼好,光是辦公室裡就有好多愛慕的眼神,難道你不知道嗎?」

 

「她們是在羨慕妳吧!」

 

為了工作泡泡一改以往的“男孩子氣想好好的應付上司,突然覺得自己有一點特務的樣子,還挺得意的。

 

「我懂,可是阿飛只是去當兵,兩年就會回來了,我答應他要等他的,只能算我們沒有緣份了。  余大哥,以你的條件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了吧。」

 

「我知道妳很執著,這也是我喜歡你的原因。 這樣吧!給余大哥一個承諾,如果阿飛變心,不要生氣喔! 我只是假設而已,或者他不回來了,肯不肯給余大哥優先的機會?」

 

泡泡虛應的點點頭然後低頭不語。 余家凱自我解釋為泡泡心動了也首肯了,自然心情大好,多喝了幾杯。 趁醉他拿出了預備好的禮物,一隻鑽石戒指要泡泡戴上,泡泡起初不肯,但盧不過酒醉的余家凱就戴上了。 沒想到余家凱就這麼拿出了手機一路的自錄,泡泡有點生氣又不知如何反應,沒想到余家凱還在泡泡臉頰上偷親了一下,全都錄了。泡泡氣的要搶余家凱手上的手機,卻被余家凱一手收進了胸前的口袋,還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說,

 

「泡泡,這就當做是妳給余大哥的承諾好了,可以嗎?」

 

除了傻笑,泡泡還真不能像孩提時候那樣給他個過肩摔加粉拳幾記,誰叫她長大了! 心中多了個永遠的牽掛–阿飛,而阿飛呢?是不是也一樣牽掛著她?

 

Alex談過以後,又看過了Brain的資料,阿飛的心七上八下的,雖然表面力求鎮定,但真的很擔心泡泡在台北的處境,除了傳訊息給胖胖要他每天找泡泡報平安以外,能作的還真是不多。

 

而他這邊也正為了買家要來的事大肆準備,從產地、工廠的作業到槍械室,還真是讓Young 大開眼界。 看著Rain 跑進走出, 一個正花樣年華的女孩子,怎麼會困在這山裡? 他終能體會Alex的心情; 想把她帶離開這裡的心情。

 

台北這邊照常上下班的泡泡,一直擔心著余家凱用手機錄的影像。 今天余家凱沒有如以往般來接她,她想可能還在宿醉吧! 可是一踏進辦公室居然余家凱已經在裡面了,泡泡真的嚇了一大跳,更不尋常的是余家凱看到泡泡居然馬上把電腦關了機,泡泡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余大哥,你在忙什麼? 今天會不會太早了?」

 

「不是,早上有很多公事,一大早來加班。 昨天很開心,喝多了!」

 

「正好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昨天你錄的那段影音可不可以給我讓我把它刪掉?」

 

「泡泡,昨天我們不是說好了的? 這是你要給余大哥的承諾,為什麼又反悔了?」

 

「那一碼歸一碼,我都說好了,不必要留這個影音吧? 我覺得不太好,我們都醉醉的,我想一定很難看,所以我想… 還是刪掉比較好。」

 

「這樣喔,好吧!  余大哥相信你,手機給妳,妳自己來好了,免得又不相信我。」

 

「真的? 謝謝余大哥,你真的很正耶! 害我擔心了一個晚上。」

 

「擔心? 擔心什麼? 怕我把它拿給阿飛看? 他人在外島,就算我想也不成。」

 

「沒有啦!我是怕被爸爸看到又要罵我一頓。 沒事了!」泡泡刪掉手機上的檔案還給余家凱,一邊開心的出去工作了。

 

泰國這邊忙了幾天,大夥兒終於得了個閒。  Rain 讓手下準備了啤酒、烤肉和食物就在院子裡聚餐,放鬆一下順便犒賞大家這一陣子為了迎接來客做的大堆頭準備,唯獨不見Brain,阿飛自告奮勇的進去喊他,看他正在電腦室裡上網…

 

Brainwe are waiting for youwhat keeps you busy?」(大家都在等你,你在忙什麼?)

 

Well I’m checking Youtubesometimes, there are funny stuff!」(在上YOUTUBE, 有時候會有些好玩的玩意兒)

 

What’s new? (看到什麼新鮮的嗎?)

 

Just viewing a Chinese guy proposes to his girl friendcuteOKI’m donewanna take a look?」(剛看到一個中國人跟女朋友求婚,挺可愛的,我看好了,你要不要看一眼?)

 

Young 斜眼瞄了一下,求婚有什麼好看的? 還自po上網,這算求婚新招術嗎? 才瞄了一下Young的眼睛馬上被那個小小的方塊給吸引住了,天啊!不是別人,就是他日思夜唸的泡泡,旁邊的所謂求婚的男人正是余家凱。

 

Young忍住驚訝,揮手讓Brain不用等他,他坐了下來好好的看完這135秒的短片。 用手機自錄的,粒子大又模糊。 可是泡泡微紅的臉頰和笑聲還是讓Young忍不住想觸摸螢幕,鑽戒是看到了,可是Young卻出奇的沒有氣憤的感覺,但說沒吃醋是太假了一點,至少那鑽戒是他現在還給不起的。

 

何況余家凱又偷親了泡泡。 Young其實心裡起了不少漣漪,酸酸的,吞了不少口水。可是理智告訴他事有蹊蹺,就是一時想不通。 這只是余家凱搞的求婚把戲正巧被他看到,還是還會有什麼可能?  現在的泡泡是他想的到,看的到卻摸不到的。 Young摸摸螢幕上泡泡的唇,想著的是她來泰國的那個晚上,他們倆是如何肆意的佔領彼此。至於這個余家凱是完全不被他放在眼裡,問題是余家凱把這段影音PO上網路是何居心? 向他示威? 不可能,不可能這麼簡單,一定大有問題。但問題在那兒? 

 

Young一時真的想不出來,只好先出去和大夥兒應酬去。 可是Young的臉上多了一絲愁。 集訓時只教他如何欺敵,掩飾緊張,通過測謊。 但沒有教他怎麼掩飾愁眉,怎麼不擔心心愛的人不自覺的Young不停的灌自己酒。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4,013
  • 今日瀏覽人數 : 42
  • 昨日瀏覽人數 : 551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